食色男女 第066章 開解

  「顧阿姨,怎麼了?」郭燁有些迷惑的蹲了下來,伸手撫摸在她光潔水滑的玉背上,顧建萍的背部抽動了下,好像有些畏懼的想要閃躲。

  此時已經快要到下午四點,這已經是秋季,浴室的蓮蓬頭裡噴出的是熱水,顧建萍就這樣坐在冰涼的地板上,仍由熱水沖刷著,再這樣下去她會生病的,郭燁難以抑制自己的愛憐,伸手放在顧建萍的胯下,將她整個人提起遠離水流。

  郭燁拿來乾淨的毛巾,為顧建萍擦去身上的水滴,動作溫柔而又輕緩,就像在照顧自己的母親一般,她既不拒絕也不反抗,只是呆呆的站著任由他擺佈,郭燁在擦拭的同時,順勢親手觸摸了她全身,顧建萍的身材沒有母親豐滿,但配上她的身高卻顯得很勻稱,很美,可以說是完美無瑕的,窄窄的肩膀、飽滿尖挺的雙乳、不堪一握的細腰、頎長而又均勻的雙腿,簡直是上帝精心打造的女體模板。

  她的肌膚更是像初生嬰兒般滑膩柔嫩,完全不是這個歲數的女人應有的狀態,只是伸手觸摸在上面有些冰涼,沒有白莉媛那種溫香軟玉的感覺,指尖所到處,顧建萍纖白的大腿內側和玉背上有幾處淤青的痕跡,在那具瓷白觀音般的玉體上顯得有些觸目驚心,她的皮膚細膩嬌嫩得令人驚歎,稍微受到一點外力的作用就會出現淤青。

  郭燁雖然已經對她足夠溫柔了,但仍不免在這副嬌弱不堪的玉體上留下慾望的痕跡,郭燁有些心疼,雙唇輕輕的吻著她雪膚上的那些青痕,試圖想讓自己的嘴唇抹去那些青白的痕跡,分開她勻稱細膩的大腿內側,用毛巾擦拭在胯間那具花瓣蜜屄上,白皙平坦的小腹下方那縷柔軟的恥毛被撫平,恥毛叢中那一圈嫣紅飽滿的陰唇卻有些腫脹未消,那嫩肉上還殘留著充血腫脹的痕跡,肉縫微微開啟,這都要歸罪於郭燁那根異於常人的肉棒。

  郭燁忍不住蹲下身輕輕的吻在蜜屄上,將顧建萍嫣紅陰唇納入自己口中,用舌頭和唾液去撫慰她們,雖然他並沒有在裡面射精,但畢竟還殘留了些許分泌物的味道,但她的陰唇卻有一種花果般的清香,讓郭燁忍不住想用舌頭去品嚐她們。

  要是往常換成給師娘她們的蜜屄口舌,她很快就會給出熱烈而又愉快的反應,但今天郭燁用同樣的手法對待顧建萍,卻遲遲未見她蜜屄或者花瓣升溫的跡象。

  嘗試了一陣,郭燁有些不甘心的放棄了,重新站起身來卻發現,在浴室的燈光下,顧建萍像一尊白瓷觀音般冷冷的站著,浴後更加光潔如玉的臉頰上,兩行晶瑩的淚珠正在默默的從鳳目中流出,顧建萍哭了。

  郭燁有些束手無策,對於這個美人郭燁一直都仰慕,也一直渴望著一親芳澤,而今天郭燁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可不知為何,郭燁的心裡頭卻有些隱隱的擔憂,好像她與自己之間的距離並未隨著身體的交合而更近了,反而有些漸行漸遠的感覺。

  郭燁張開雙臂把她摟入懷中,用自己寬闊的臂彎和堅實的胸肌包圍她,用自己身上的熱量溫暖她,郭燁生怕稍有不慎,眼前這個美人可能會因為體溫過低而凍僵過去,但事情卻朝著郭燁最怕的方向發展過去,懷裡玉人的身子還是那麼的冰涼,要不是她秫秫不休的淚水滴在郭燁的胸膛上,郭燁真懷疑自己摟著的是一尊玉石觀音。

  「顧阿姨,不要哭了好嗎?」郭燁無比心疼的捧起她的臉,話音裡帶著一種負罪的感覺。

  「求求你了,你這樣子讓我好害怕。」過了好一陣子,顧建萍才輕輕的開啟薄唇,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清冷,但好像更缺少了股生機。

  「小燁,夠了嗎?」顧建萍梨花帶雨的抬起頭。

  郭燁沒聽懂她話裡的意思,只是搖搖頭看著她,她的鳳目清澈見底,眼中有股讓郭燁心虛的東西。

  「你究竟想要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顧建萍淡淡道。

  「我……」郭燁欲言又止,顧建萍的話點中了他的要害,究竟是為什麼呢?為了她那纖細柔美的身體,還是她過人的智慧才情?

  「顧阿姨,我就是想要你。」郭燁突然下定了決心,不管未來如何,都必須堅持自己的想法。

  「你很聰明,你很有見識,你很懂得發現並欣賞美的事物,你本身就是一個完美的女子,從第一次見到你以來,我心中就暗暗的仰慕著你,你是我心裡的女神。」郭燁的聲音堅定中又帶著不可抑制的熱情,極具自信的緩緩道來。

  「我想要讓你過得更加快樂,為你抹去眼角里的哀傷,幫你卸下身上堅硬的甲殼,讓你得到一個女人應有的幸福。」

  「小燁,你的想法太不實際了。」顧建萍靜靜的看郭燁說完,她的鳳目中好像有些變化,但話音還是那麼的冷淡:「你所說的沒一條可以成立,我已經不是青春少女了,而你是那麼的年輕,我是有夫之婦,我是唐婧的媽媽,而你是她的男朋友,從倫理道德上就行不通。」

  「你說你要給我一個女人的幸福,那你能給我什麼呢?」顧建萍講話的速度並不快,但她的話語卻像刀鋒般銳利。

  「你只是想得到我的身體,你只是想在我身上滿足慾望,你只是想實現征服女性的野心罷了。」顧建萍輕輕搖著臻首,嫣紅的嘴角掛著一絲譏諷的笑意,郭燁啞口無言,顧建萍看得出他的無力,她繼續用言辭進攻著。

  「小燁,你給不了我什麼,這一切都只是你的借口而已。」顧建萍淡淡道,她的身子在郭燁懷中顯得很是嬌柔,但這一刻好像他們之間的位置顛倒了過來一般,懷中那具滑膩柔嫩的玉體突然間變得堅硬如鋼鐵般。

  「顧阿姨,你說得沒錯。」郭燁沉默了半天,總算開了口,啞著嗓子道。

  他的回答在顧建萍的預料之中,她似乎鬆了口氣又好像有些失望的樣子,郭燁很敏銳的捕捉到了這一瞬間的表情變化。

  「只不過,你好像忘記了一點。或者說,你是在掩蓋這一點。」郭燁的話讓顧建萍有些驚訝,她似乎沒料到少年還有餘力反擊。

  「我掩蓋了什麼?」顧建萍那兩道上翹的秀眉蹙了起來,她頗不服氣的道。

  「你掩蓋了你愛我,顧阿姨。而我……也愛你。」郭燁的嘴角泛起一絲帶邪氣的笑意,他把嘴巴湊近她白玉般圓潤的耳根,輕聲道:「顧阿姨,當我們結合在一起的時候,你的感覺是快樂的。」

  不知是郭燁的話,還是郭燁說話時噴出的口氣,顧建萍渾身好像被電擊般顫抖了下,她小巧玲瓏如玉的耳朵縮了縮,似乎想要躲開郭燁的大嘴一般。

  「你……你胡說,我沒有。」顧建萍急切的反駁著郭燁,她的語調失去了先前的淡然自若,她的臉頰因為激動而有些脹紅了起來,倒是多了幾分血色。

  「沒關係的,顧阿姨。」郭燁一點都不急於辯護,他只是淡淡的笑著道:「你可以否認,但是你的身體不會說謊的。」

  郭燁的眼神中少了之前的衝動和焦慮,更多的是一種好整有暇的從容,那是可以主宰對方的自信,郭燁與顧建萍之間好像換了個邊似得,事情正向有利於郭燁的方向發展。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顧建萍像是被郭燁點中了屄位般,她把下唇咬得緊緊的,似乎都要滴出血一般。

  但郭燁沒有跟她多說什麼,只是張口噙住了那對嬌艷的玉唇,回報而來的自然是一陣劇烈的反抗,顧建萍使勁搖晃著臻首,用尖尖的長指甲摳郭燁,用她的纖細高跟鞋踢踩郭燁,她的反抗就像她的言語般激烈,但在郭燁身上卻又絲毫沒有功效,儘管真的很疼。

  郭燁只是不依不饒的緊緊抱著她,嘴巴毫不氣餒的叩擊著她的牙關,郭燁的堅持與從容收到了效果,懷裡的反抗漸漸弱了下來,然後幾近於無。

  她的體溫漸漸升高,滑膩嬌嫩的肌膚開始泛紅,最後就連小口的那道關卡也沒守住,終究被郭燁的長舌攻佔了進去,好像是在驗證郭燁之前的話一般,顧建萍的身體又一次出賣了她的感受,她逐漸從被動承受,轉化成主動配合著郭燁,郭燁懷中的玉人不但開始緊緊抱住郭燁的後背,而且還開始與郭燁口舌相交,相互遞送著津液。

  直至郭燁的大手將要探入她雙腿之間時,顧建萍才突然驚醒般夾起大腿,阻擋住郭燁的行動,她死命的推開郭燁的頭,從郭燁身邊後退了幾步,她臉上掛著艷麗的桃紅,一對鳳目帶著十分複雜的神色看著郭燁。

  「小燁,你這個混蛋。」顧建萍口中喃喃自語道,一雙水仙花瓣般的玉手捂在了臉上,眼角似乎再次迸出淚水,只不過,這次她哭泣的內容與心態,比起先前那一次大不相同了。

  郭燁默默無言,只是拿起顧建萍的衣服,披在她光滑如玉的後背上,伸手再次將她摟入懷中,這一次她沒有再拒絕郭燁。

  「小燁,我們之間遲早會出事的。」顧建萍面朝著窗戶開口了,她這句話好像是對郭燁說,又好像只是自言自語道。

  「那又怎樣,顧阿姨,我根本不在乎的。」郭燁面色平靜如水,從容的答道。

  「我只想讓你快樂,把握現在就足夠了,其他的東西,讓他們見鬼去吧。」

  「你不懂的,小燁。」顧建萍搖了搖頭,她的語氣裡有些憂傷,卻少了先前那種冷漠。

  我懂的,我一直都懂的。郭燁在心裡頭暗暗的說,但卻沒有表現出來,只是認真的說:「顧阿姨你放心,我會像愛小婧那樣愛你。」

  這句話可是神效無比,一下就戳到了顧建萍的痛處,她也不知道哪來的力量和勇氣,狠狠的抽了郭燁一個大嘴巴:「你……你還敢提小婧!?你這個沒人性的禽獸!」

  郭燁第二次被人扇耳光,但卻一點也不生氣,這話是他特意提的,只是不想顧建萍平靜下來之後再生事端,他撲過去把抱著她,狂舔著她的脖子,右手的手指又插入了她雙腿之間的小肉孔裡:「為什麼不能提?小婧知道她母親有多漂亮,她會原諒我的。」

  顧建萍雙手死死的推著郭燁,她已經絕望了,肉穴被他肏過,一切都不能逆轉了,她心若死灰:「小婧不會原諒我的……她會恨我一輩子的……小婧……是媽媽……是媽媽對不起你……嗚嗚嗚……」

  「顧阿姨,不會的,小婧不會恨你,我知道她有多愛你,我會處理好的……只要你快樂起來。」這次郭燁沒有動手動腳,他說到一半的時候,顧建萍就又已經開始輕輕抽泣了,他的聲音是那麼的柔和,充滿感情的篤定。

  「不……不要告訴她……我害怕!」顧建萍抽泣著,對女兒的愧疚蓋過了所有,她從小和唐婧相依為命,直到唐婧十歲時唐學謙才反案回家,只是那時候對於這個家庭來說他這個丈夫變得陌生了,十八年來,顧建萍都是一個人默默的承受所有,女兒是她生活中的唯一依靠。

  郭燁開始做他的結案陳詞了:「我不說……不說……我知道你心裡很苦,你一定覺得老天很不公平,沒關係,你有什麼都可以向說,我會做你最忠實的聽眾的。」他說完就摟住了美人的肩膀,湊到她跟前,在她唇上輕輕一吻。

  顧建萍一下撲進男人的懷裡,哭得傷心欲絕,她只有一句話:「不公平……不公平……」這次她哭的比剛才那次還厲害,大概是因為那時對著的是女兒的男友,而現在對著的一生難求的「知己」吧。

  郭燁愛撫著美女散亂的長髮:「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會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愛護你們母女的。」

  「唔……唔……」顧建萍的臉被托了起來,雙唇又被吻住了……自己的身體被慢慢的變軟了,脖子上傳來男人火熱唇舌滑過的感覺。

  「嗯……嗯……啊……不可以……嗯……」耳朵被輕輕的咬住了,一條滑膩的東西開始在耳孔裡進出,顧建萍的意識越來越模糊,雙手胡亂的在郭燁堅實的胸膛推著。

  『都這樣,你就從了吧……不可以,你這麼做是有違倫常的,你的做法是不會被世人接受的,他們會如何看你呢?』顧建萍腦子裡的爭鬥又起,理智逐漸佔了上風,她越發用力推起郭燁的肩膀:「小燁,不能,不可以啊。」

  「怎麼?」郭燁雙臂抱著顧建萍的腰肢,看著她那對淚光隱隱的星眸:「你還不肯接受我嗎?我就真的一點兒都不能讓你動心?」

  「不……不是,小燁,哪怕你是有妻室的人,要阿姨做你的情婦,我都會答應的,可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不可以的,真的不可以……」顧建萍急得眼淚又快出來了,怕他誤解自己她又加了一句:「再說要是被你唐伯伯知道……你就完了!阿姨真的擔心,你讓我好好想想……」

  「好吧!」到了這份上郭燁也不能逼得太過,只能點頭答應,兩人光著身子出了浴室。

  顧建萍看著他腿上腳上被自己剛剛用高跟鞋踢的踩的纍纍傷痕,有些心疼的蹲下身子,纖手從上到下滑過郭燁的小腿:「你剛剛怎麼也不躲一下。」

  「還不是為了讓你出氣?只要顧阿姨能接受我,死了也值!」郭燁明顯感覺顧建萍的纖手有些微微發抖,從上往下的角度看下去,濕潤的如海藻一般的秀髮披散在她潔白的背脊上,光潔的額頭下兩片扇子般又長又密的睫毛一動不動,她蹲著,頭正好在自己胯下,而下體濃密的毛髮從中藏著一條壯碩的大肉棒,即便此刻它處於養精蓄銳的階段,但那長度和粗度都是遠勝常人的,直伶伶地掛在兩顆垂著的睪丸前,以現在她的位置即使低著頭也能看到聞到。

  「討厭……那你就去死……」顧建萍又是心疼又是感動又是羞怯,站起身來眼神像是不經意間掃了一眼郭燁的胯下:「趕緊去把衣服穿上……」她從衣櫃裡掏出一件睡袍披到身上,她的這些動作當然不能掩飾住整個身子,眼角描到了郭燁緊盯著自己腿縫那一處錦繡的毛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