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著的武神 第一集 聳天之子 第九章 女神的把戲

  巴洛二年,十月。

  風妖接到漠九的傳令,說巴洛大帝讓他進宮,這使得風妖心裡無比興奮。自從巴洛金奪得帝王之位,除了讓他前往現在的伊芝城一趟後,就再也沒有什麼任務給他了。

  巴洛金也沒有降罪給他,只是讓他像個貴族一樣住在帝都,但是,作為一個不可一世的強者,風妖本身期待有點事做,何況像他這樣沒有男人尊嚴的男人,更是希望從其它的事情中得到慰安,以證實他仍是一個強大之人。

  對於巴洛金這次突然招見他,他不但激動得想在女人的肚皮上大幹一場——可惜折了槍啊,而且還在心裡立誓不管是刀山火海,他都一往無前,以謝巴洛金不殺之恩。

  風妖在帝宮後院見到了巴洛金,他的身邊還有伊芝和芭婭。

  風妖在巴洛金腳下跪了下來,道:「臣磕見大帝!」

  巴洛金揮手讓他起來,笑道:「風妖,這兩年過得還好吧?」

  風妖感激地道:「謝謝巴洛大帝,風妖過得還安逸。」

  「這就好,我怕你小子沒了雞雞會自殺哩,原來你挺堅強的。」

  風妖一臉的尷尬,像女孩一樣臉紅了,不敢出聲。

  「風妖,聽說你老婆生了?是男是女?」

  風妖道:「回大帝,是個男孩兒。」

  巴洛金大手拍在風妖的肩膀,道:「好啊,你小子也不怕絕後了,你的女兒也有四歲了吧?」

  「是的。」

  「什麼時候,把你的妻子兒女都帶到宮裡來,和我那三個小東西親熱親熱,你妻子是個大美人,想來你女兒以後也會是個美人兒的,我現在就把她定下了,讓她長大後作我的兒子的嬪妃。」

  風妖大是歡喜地道:「這真是太好了,我回去就把這消息告訴我的妻子,她一定也非常高興的。大帝,既然提到我的兒子,我想,是否也把大帝的兩個女兒之一與咱的小子定了?」他怯怯地提出這個要求……

  「什麼?你小子竟然想讓你的兒子搶我的女兒,就你這副德性,你的種也不會好到哪裡去,我的女兒長大後鐵定是美女一雙,說什麼也得給她找個更帥的男人。」

  風妖驚惶失措,垂著雙手,道:「大帝,你就當臣沒說過,是臣貪心了,能夠得到大帝的優良品種垂青我家小女已經是我的萬幸了,唉。」

  巴洛金不以為意,道:「你小子說話還挺得意的,優良品種?我的種當然是最優良的了,哈哈!」

  風妖在心裡暗道:無論多麼的優良,也不是你巴洛金的種。

  原來巴洛金的三個女人以及他的七個副手都清楚巴洛金來自聳天古族,也清楚巴洛金和

  瀘澌仍是無生育能力的男人。

  巴洛金道:「風妖,你到渤洄一趟,看看長明谷裡面的情況如何。我不是瀘澌,我現在當了海之眼的帝王,我就想著把他們接回這繁華的都市,讓他們和我一齊享受這裡的一切,美女和權力,以及作為高貴種族的榮耀。」

  風妖驚道:「長明谷?」

  「你怕?」

  「不,不是這樣的,巴洛大帝,我很感謝你給我這個艱巨的任務,我明天就帶人前往。」

  「這是秘密行動,只能你一人前往。」

  「這?」風妖的眼睛裡閃過一絲退縮,然而他定了定神,還是以無比堅定的口氣道:「好的,我明天就單獨探索渤洄,如果我回不來,請大帝幫忙照顧我的家人。」

  巴洛金道:「風妖,你應該放走你的妾侍和女奴了,你留著她們也沒有什麼用,不如把她們獻給我,我再把她們賜給另外的大臣,你覺得如何?」

  風妖臉露難色,道:「巴洛大帝,我就只有這些財產了,請你留我一些。雖然我無法完成男人的天職,但我是從蕪族出來的,沒有了下面,我依然能夠用各種方式滿足她們的需求。我留著她們也是有用的,她們都很年輕,至多也是二十歲,且她們以前都經歷過我的教導,因此,我想留著她們教導我的兒子。你知道的,我來自蕪族,不能讓我的兒子把蕪族的最驕傲的東西遺失了。」

  伊芝在一旁氣道:「你竟然把她們留給你的兒子?」

  風妖很自然地道:「父親的東西,總是兒子的。」

  巴洛金道:「風妖,說得對,兒子也應該繼承你親的一切,假如兒子不能做到這樣,也是作父親的遺憾。好吧,我就不打你那些女人的主意了,不過,你可提著點,她們或許會出外偷人的,這是女人的毛病。」

  風妖道:「大帝放心,我的女人還不敢背叛,我有許多令她們求生不得的方法,量她們不敢背著我亂來。雖然我已經不能人道,但駕馭女人這種馬,卻是我風妖的專長,況且,她們在我的面前,沒有任何地位,也不敢奢望太多的東西,能令她們生活得安安靜靜,她們就對我感激涕零了。」

  「風妖,還是蠻有男子漢氣概的。希望你能夠完成我交給你的特殊任務,回來我再給你幾個別族的美人,讓你留著她們教導你的兒子。」

  「謝謝偉大的巴洛大帝,風妖明天就動身前往渤洄森林,一定完成大帝交給臣的艱巨任務。」

  巴洛金望著風妖走出去,對伊芝道:「這小子,還是挺樂觀挺忠心的。」

  伊芝答非所問地道:「芭婭,我們回去寢室,渺兒可能睡醒了,我們逗她玩去。」

  芭婭應道:「嗯,帝后。」

  巴洛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長明谷裡依然溫暖如春,花開七色。

  嬰兒靜靜地躺在無根花叢中,七色的彩似波濤般湧入他的身體,如果仔細看,會發現嬰兒比初時長大了許多,才五六個月的嬰兒,如今看起來已經像是有兩週歲大的小孩子了。

  他睡得很安祥,這半年來都沒有睜開過眼,彷彿不需要任何營養物質,他的生命依然茁壯成長。

  「孩子,想不到你竟是如此的神奇,能夠在短短的半年之內,把我的力量幾乎全吸收了,現在只剩支持著我的神靈的力量了,孩子,我的好孩子,願你繼續沉睡,直到我遇到人類出現在這裡……」

  無根花的七色光彩漸漸變得稀薄,隨之消失,山谷裡恢復寧靜,在這寧靜中,顯得祥和而安謐。

  頃刻,洞外腳步聲的響起,令無根花的七色光彩再度耀亮……

  「時間,也有催促我重生的腳步,海之眼,我久違的故鄉,你最美麗的女兒即將回來了。」

  此時,從洞口處鑽進來一個高大的身影——赫然是曾經跑出山谷準備「變女人」的阿強?!

  可惜阿祖錯了,阿強沒有變成女人,他的胸依然是平坦的,像男人一樣——也不全像男人,他的下體已經沒有了粗壯的男根。

  他見到洞裡的導象,驚愕得眼瞪嘴張,突然又呱呱大叫,瘋了似的在山洞裡踩著無根花奔跑……直到他沒有見到任何遺物以及他的同夥,他才結束這種無目的奔跑,流著淚走到原來的神壇前,撿起那十顆夜明珠,把它們堆在一起,他就坐在夜明珠前,哭喊道:「長明,長明,沒有了人,如何還能長明?」

  無根花的詛咒已經解開,他的生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哪怕無根花的詛咒還在,對著他時,也是無效的,到底這人是男是女呢?

  從他進來的那一刻開始,無根花就漸漸地枯萎、凋落。

  「孩子,我們在一起已經有半年了,我看著你沉睡了半年,你也應該醒了。」

  七色的光芒再次注入嬰兒的身體,一聲震天似的大哭,嬰兒睜開了雙眼,與此同時,他的雙眼放射出七色的光彩……

  阿強被這突然的聲音震醒神智,在他轉臉看時,見到雙眼放射著七色光彩的嬰兒,他朝嬰兒飛撲過去,被嬰兒雙眼射出的彩光照射著,他把嬰兒抱了起來,兩人處在七色的光團裡,阿強的嘴裡興奮地道:「孩子,啊,孩子,一定是他們讓那女人生的孩子,我們的孩子,聳天的孩子,偉大的阿祖,你讓女人生孩子了……」

  女神的聲音又響起:「我以孩子體內的力量的主人的名義招喚,神的萬能變換符,請把面前這不男不女的人變成一個美麗的女人……」

  阿強聽不得女神的語言,在這一刻,他也根本無心注意其它,只是抱舉著嬰兒,仔細地端祥著聳天古族最後的根苗。

  他沒有發覺,在女神的咒言中,他的身體在漸漸地改變著……平坦的胸膛慢慢地隆脹而起,形成了兩個半圓的女性乳房……被匕首削得不倫不類的胯間也在一點點地陷下去,從而把雙腿間的裂縫拉長,肚臍以下的地方在隆起,裂縫兩旁的膚肉也在膨脹形成女性的外陰……膚色也從原來的黑黃變成泛著潔白光彩的嬌嫩之色……

  他的——應該說是「她」——全身彷彿被水沖洗過似的,沒有了一點污跡,長長的發向肩背兩旁垂拉而下,秀髮所襯托出的是一張妖艷的女性面孔,乳峰高聳地挺立著,平坦而滑嫩的細腰之下,是一叢很濃的黑亮的粗毛,整齊地排豎在兩旁,毛叢之間隱約著女性特有的裂縫……

  嬰兒的嘴突然含在阿強的胸脯的乳頭,阿強大驚,始發現這些異變,她(從此便用女性的稱呼稱阿強)失手把嬰兒丟落地,低頭看著自己的新身體,大聲驚呼:「啊,女人,我怎麼變成了女人?」

  嬰兒掉落地上竟然也不哭了,阿強抓抓自己胸前的乳房,喃喃自語道:「軟軟的,滑滑的,和以前那個女人一樣……」

  她又用手碰到碰私處,「喔……噢……」,一陣異樣的感覺令她不自覺地呻吟。

  「孩子,我重生的所有條件都已經完成,在我的元神進入她的身體重組我的肉身之時,我必須同時得把所有的力量和記憶釋放,這樣,我才能獲得一個純潔的、完美無瑕的身體,而你身體裡面有我百分之九十五的力量,我釋放出去的力量和記憶會被藏在你身體裡的力量所吸收,因此,你的體內就藏著我前世的元神和記憶。當重生的我和你相遇,你能夠解開我身上的密碼之時,我前世的元神和記憶就會與重生的我結合,形成一個全新的喀紗女神……」

  「在我重生之前,我以我前世對別的女人的恨意立下這個無法解開的咒語:孩子,我要你為我解恨,把所有的女人都征服在你的胯下,把她們玩弄在你的手掌心。再見,我的孩子。」

  地底升起一道白色的光影,彷彿是一個女人的模糊的影像,這虛無的影像侵入阿強的腹腔部,猛地,一道白光又從阿強的腹腔射出,射入躺在地上的嬰兒的體內。阿強猶如未覺,只顧著探索自己的身體,而正在此時,另一個人也探索至長明谷……

  風妖從帝都出來已經一個多月了,進入渤洄森林也有半個月了,他沒有芭絲的幸運,不但沒有野人來為他領路,且還有各種各樣的猛獸阻著他的去路。

  雖然他已經了作為一個男人的尖端武器,然而作為海之眼少有的強者,對於這些猛獸,他還是能對付,只是長期下來,他身上華麗的衣服被野獸撕爛了一件又一件,現在只剩最後穿著在身的爛衣服了。

  他全身髒得可以,衣不掩體的,看起來和聳天古族的野人差不多。

  「媽的,這渤洄是地獄,大帝真是不體諒人家的嬌弱的身體,這應該是男人做的事,我風妖現在可不是男人了。」他有些埋怨,語氣之中有種變態的特性,若是現在有人在他身旁,鐵定被他弄得雞皮疙瘩。

  正在他為找尋長明的谷口而煩惱之時,聽到了震天似的哭叫,他的精神大震,朝著方向前行,最終讓他確定了哭聲來自腳下的山崖中腰處……

  風妖鑽入山谷,眼睛大亮,一個有著絕世之姿的高大美女正旁若無人地撫弄著她自己的身體,胯間的黑毛處已經潮濕,他覺得,這是這山谷唯一的濕處了。

  若是風妖還算個男人,此刻他可能早就撲到阿強身上了,可惜的是——他看看自己的下體,唉,沒勁。那裡曾被芭絲撞得稀巴爛,下體為了醫治的方便,乾脆削平了,只留一個暗洞,以便撒尿。

  風妖看見,在裸女的腳下,躺著一個男嬰,他剛才在森林裡聽到的哭聲應該是這嬰兒的。

  「喂,女人,你悶騷夠沒?」風妖自從被毀了小弟之後,一旦看到女人的騷態,他就受不了——心裡痛啊癢呀的。

  阿強在沉迷中被風妖驚醒,顯得有些不高興,然而他一看到風妖平坦的下體,眼睛裡神彩大放,傻笑著走過去……

  風妖警惕地看著美人向他走來,他也看見了美人臉上善意得近乎神經兮兮的笑,他知道這美人對他沒什麼敵意,於是想,難道這美人是對他投懷送抱?這可怎麼得了,他無法慰藉美人啊?

  阿強走到風妖身前,彎要下去,盯著風妖的下體,嘖嘖驚奇,抬頭道:「你也要變成女人?」

  風妖聽不懂她的語言,但猜測她是在問他的下體的事,他的臉有些紅了,尷尬地道:「被一個女人毀了,我以前可是很強猛的。」

  阿強當然也是聽不懂風妖說什麼的,只顧盯著風妖的下體,伸出手摸了摸,風妖反射性地拍開他的手,怒道:「別他媽的亂碰,老子不喜歡這套。」

  阿強收回被風妖拍開的手,站直身,風妖只到她的肩膀,她的手又在自己的潮濕處碰了幾下,喔喔地呻吟,然後拉風妖的手去碰她的私處,一邊道:「好玩,舒服哩。」

  風妖掙脫,罵道:「你媽的婊子,要騷也要看對象,別對我這不男不女的妖怪亂招呼。喂,這是長明谷嗎?」

  阿強沒有回答,他聽不懂風妖的問話。

  「看來這定然是長明瞭,這地上還有十顆巨大的夜明珠。」風妖無奈地喃喃自語,「長明谷裡就只剩你這騷貨了?」

  「這裡好像被火燒過似的,難道長明谷裡的人都被燒死了?聳天古族,除了大帝,就只有這悶騷貨和地上的小嬰兒了?這孩子是她的?」

  為了得到答案,風妖彎下去端詳阿強的私處,發現嬌嫩無比,他道:「不像生過孩子的女人。」

  他又伸出雙手瓣開阿強的蜜穴,看見裡面的處女膜,大是驚異地道:「喲呵,這騷貨竟然還是處女?」

  阿強被他弄得騷癢難當,嬌軀扭動……

  風妖搞不清楚面前這女人的狀況,離開她,走到嬰兒的身旁蹲下來,喃喃自語道:「這小子長得又可愛又強壯,長大後一定是個絕頂的男人。」他的手捏了捏睡著的嬰兒的小棍棒,又道:「你小子這根傢伙比我家那小子的強壯好多,頂部還佈滿一圈小肉粒,他媽的,還有著顏色。人的龜頭上長了一圈七色的肉粒,你小子也算天下第一人了,真是稀奇。」

  「我把你帶出去養大,收你作我的養子,一定比我家那小子爭氣,看誰還敢看扁我風妖?我讓所有的女人在我風妖的兒子胯下稱臣,——想想心裡頭就覺得大是暢快。」

  風妖抱起來嬰兒,阿強突然喊道:「放下孩子。」他跑過來,從風妖手中搶走嬰兒,抱在懷中,呵護著。

  風妖聽不懂她所說的話,不過知道孩子已經在她的懷抱,他道:「你不自摸了嗎?」

  看來還是無效,他和她之間根本上是語言不通,交流不暢,但他不能讓她和孩子長留在這山谷,得想個辦法讓她帶著孩子離開這裡,跟他回到帝都巴澤。

  他的靈光一閃,伸出手指就在阿強嫩穴裡活動,阿強受到他突然的侵襲,全身劇顫,雙手大松,嬰兒又掉到地上,奇怪的是,嬰兒仍舊無事地沉睡著……

  風妖就在阿強身上大展其手段……兩人在地上翻滾著……阿強在風妖的挑情手法中,得到了她作為女人的第一次高潮,無力地軟躺在地上……

  風妖站了起來,在孩子身旁坐下,抱著嬰兒,道:「我要帶你們離開這個地獄般的森林了,孩子,你生於長明,以後就跟我姓,我是你的父親,你是我的兒子,從此你就叫做——風長明。」

  阿強從一邊爬過來,依靠在風妖的肩上,彷彿很信任風妖了……風妖對待女人果然是極有一套,就連語言不通,也能達到交流,並且令這胸大無腦的美人對他百般信賴。一個字:絕。

  風妖伸手指指她,又指指自己和孩子,然後指著谷口,道:「我們,出去?」

  阿強不懂得他的語言,但多少明白她的意思了,況且風妖已經抱著孩子往谷口走,她也艱難地站了起來,緊緊地跟在風妖後面……

  長明谷裡,十顆夜明珠依然在閃亮著。其實風妖很想把這些價值連城的寶貝取走,只是這樣很不方便,況且拿回去之後可能也得交給巴洛金,因此他就懶得拿,心想:以後窮得沒錢過日子之時,再回來取出去賣個好價錢吧。

  夜明珠的白色光芒裡,也有一顆暗星在閃爍著微弱的藍光,風妖和阿強都沒有注意到,

  那是原來掛在芭絲身上的海洋之石——心之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