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男女 第070章 窺探

  上午十點多鐘,太陽暖洋洋地照在大地上,杭州市的大街小巷裡,已經滿是行人車輛,臨街的店舖早已經開門迎客,高音喇叭聲混雜著喧鬧的音樂聲,此起彼伏,熱鬧非凡,而一條小巷裡的一戶人家,一樓的臥室裡,卻拉著厚厚的窗簾,將陽光完全擋在外面,屋子裡的光線很暗,被子高高隆起,正有人如蛇般蠕動著,除了嘿嘿的壞笑聲外,裡面還有勾魂般的媚叫聲傳出。

  十幾分鐘後,大床晃動得更加厲害,被子踢開一角,一條白生生的美腿露了出來,那條玉腿在床單上蹬了幾下後,又陡然勾了回去,緊接著,腳面忽然繃直,在一陣痙攣中,那幾根小巧白嫩的腳趾都在打著顫,錦被裡傳出一聲媚到骨子裡的嬌呼:「不要,停下!」

  恰在這時,床頭櫃上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震動起來,伴著嗡嗡的震動聲,裡面傳出悅耳的鈴音:「叮叮叮……」

  一愣神的功夫,周小釵紅著臉探出頭來,喘息著道:「小燁,有電話來了!」

  郭燁正在興頭上,就又把被子將她蒙上,輕笑道:「不用管,這大早晨的,別被他們攪了好事。」

  「還是……還是……先接……唔!」周小釵費了好大的力氣,也沒有把話講清楚,只好無奈地閉了眼睛,又伸出白嫩的胳膊,勾了郭燁的脖子,顫聲哼唱起來。

  又折騰了七八分鐘,在周小釵銷魂的驚呼聲中,大床猛地抖動了幾下,微微顫動起來,過了好一會,郭燁探出腦殼,掀開了被子,望著臉色紅潤的周小釵,嘿嘿地壞笑起來,輕聲道:「師娘,麻酥酥的感覺真好。」

  周小釵羞愧到了極點,忙拉了被子,把俏臉扭到旁邊,粉唇哆嗦著道:「小燁,快去接電話,別讓它吵了。」

  「遵命!」郭燁在她光潔的面頰上親了一口,就伸手摸向床頭櫃,接通電話後,看了看旁邊靠在身上的師娘,他愜意地靠在床頭道:「顧阿姨,幹嘛啊,這麼早就打電話來了?」

  電話裡傳來顧建萍的清冷的聲因:「小燁,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怎麼了?」郭燁眉頭一皺,有了不好的預感。

  「今天有人給我們信箱裡塞了一封匿名信,裡面都是你和其他女人的照片,還有以前那個女人許思的……」

  郭燁頭皮發涼的問:「唐伯伯看到了?」

  「沒有,是在我今天在新房這邊的信箱裡發現的。」顧建萍心情明顯不怎麼樣,她頓了頓:「你……算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顧建萍說完就掛斷了電話,郭燁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他第一個懷疑的就是李家明,原因很簡單,自己乾乾淨淨的沒什麼仇家,學校裡倒是有一個趙思明,可是就憑他沒長成的頭腦很定幹不出這事,能做出這事的是對自己關係和杭州官場很瞭解的一個人,這樣一想就只有李家明瞭,可是他大概沒想到唐學謙的妻子顧建萍會不顧女兒和丈夫向著自己,對於這點,郭燁有些感動。

  這是想釜底抽薪,讓自己和唐學謙一家鬧僵,最少也要讓唐學謙對自己的品性產生懷疑……到時候再對付自己?郭燁有些心煩了,他明白自己的缺點,沒有自己的勢力,都倚仗別人,別看他有個月入百萬的高檔餐廳,那對於普通市民來說確實難得,可是對於那些大商人和幹部來說,上不得檯面,郭燁心裡對於創建公司的心越發急切了。

  「怎麼了?」周小釵見丈夫徒弟皺著眉頭的樣子,關心的問道,把身子依戀著伏到了他的胸膛上,一對白膩膩的柔軟乳房擠壓在他的胸口。

  「沒什麼生意上的事。」郭燁不想師娘擔心,沒說實話,估計那些照片裡還有師娘,只是不知道床上的照片有沒有被拍到,估計是沒有的,不然可能就是登報了,而不是用這樣的方式給唐學謙,那暗處的人估計也是太急躁,跟蹤那麼久了,就不能等到拍到實質性的東西再動手?

  「師娘你以前也在一紡廠工作,認不認識成衣車間的人?」郭燁之前對吳建華說的還有些猶豫,但現在已經下定決心要做出一番事業,不過他也不準備依照他說的做代工和生產校服,那實在太小家子氣,既然決定要做自然做大一點。

  周小釵思索了一下才道:「認識兩個,怎麼了?」

  「你能不能出面,找一個覺得人品還行的,叫他組織人上訪,支持改制,散播下崗的消息。」郭燁能這樣說自然是有把握的,這年代工人遊行抗議之類的很常見。

  「這樣不好吧……!」周小釵有些猶豫。

  「你不要直接說啊,你只要在閒聊的時候說到廠裡沒資金,發工資都困難要跨之類……」

  郭燁苦口婆心的勸了好一會,周小釵才答應試一試,不保證成功,兩人溫存了一會後郭燁才起了床,趕往學校,今天已經曠課半天了,此時回去自然是去請假的,他要趕在這段時間,將事業組建起來。

  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才剛到校門口一下車,就見許思風姿綽約的站在校門口引得路過的學生頻頻側目,郭燁一臉笑容的跑過去:「許思姐,你怎麼來這了?」

  「來找你啊,你那天走那麼快電話都沒留,我還是從五味樓你小姨那裡才打聽到你的。」許思捋了捋額前被風吹亂的鬢角。

  「啊!那你幹嘛不打我手機?」郭燁心裡莫名的一軟,繞著許思轉了個圈。

  「我不知道你有手機……餵你看什麼呢?」許思略帶嬌嗔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郭燁繞許思轉了一圈,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放心了,幾天沒見,還怕許思姐人會變瘦,胸、屁股會變小,擔心死我了……」

  「呸,狗嘴裡吐不像牙……」許思羞惱的罵了一聲,忍不住又笑了起來,這瞬間轉變的風情,讓經過的學生們面紅耳赤,心跳加速。

  她這次過來找郭燁,心裡壓著很多事,讓他見面第一句話就給岔開了,說不出的輕鬆,說來奇怪,自己長這麼大,也只有眼前這個少年,讓自己感到心安。

  「去我主的地方坐一下,站這裡我壓力太大。」郭燁牽過許思的手,經過的人都頻頻回頭,驚艷的眼神轉到郭燁臉上,就變成疑惑與羨慕了。

  許思抽了幾下手都沒抽掉,就任由他牽著了,粉臉有些潮紅,讓郭燁牽著手到了小紅樓,莫名的一陣心慌,她要找些事情來岔開慌亂的心緒,兩人進了門,趙鶯早已經出門了,許思在沙發上坐下打量了一下四周才道:「對了我是來邀請你明天去我家吃飯的,你的錢我會想辦法還的……」

  「彆拗了,別人是信任我才借出這筆錢,要還,也是我們一起想辦法還上。」郭燁從冰箱裡拿來兩瓶飲料,在旁邊沙發上坐下,看著許思執著的眼睛:「許思姐?」

  「嗯?」許思聽郭燁的聲音突然溫柔起來,見他身子傾過來,心裡一慌,應了一聲。

  「心裡好受點了吧?」

  許思心裡一酸,差點就哭出來。

  「許思姐,心裡不要想太多的事,我跟你說過,不會再讓你到傷害……你信任我嗎?」

  「怎麼這麼問?」許思讓郭燁看的心慌,又說了一句:「小破孩一個,你有什麼好信任的?」

  「許思姐,你這麼美,我想每一個看到你的男人都會真心喜歡你……」

  「他們哪裡是真心喜歡我?」

  「你不要對男人有偏見,有一句話說男女之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之。迷戀肉體又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事,他們迷你,迷了出不來,那也是動了真情;你太美了,對男人來說就太危險了,每一個男人都會對保護你缺乏信心,你只能自己保護自己……」

  「你怎麼知道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情?」郭燁的話讓許思很吃驚,她想像不出眼前的少年會說出直剖人心的話來。

  「因為我也是男人啊?」郭燁調侃的說:「你現在是刺上帶血的玫瑰,別人都不敢碰你、惹你,我正好將你據為己有。」

  「說什麼話?」許思莫名羞澀起來:「我今天過來找你,可不是聽你胡扯的。」

  「我不是胡說八道,我把錢交給你的時候,說過希望你來我公司上班。」郭燁一本正經的說:「許思姐,信任我,把你今後三年的人生交給我。」

  許思愣愣的看著郭燁:「你公司?五味樓還需要人嗎?」

  許思的目光落在茶几一本菲利普·科特勒的英文原著《營銷管理》,有英文牛津字典厚的書翻開一半,夾著用英文書寫的筆注,心想這是誰看的書。

  「把你今後三年的人生交給我,」郭燁執著的又說了一次:「不是五味樓,我現在要成立一家服裝公司,你正好送上門來了。」

  「服裝公司?」許思見郭燁說的很認真,心裡隨還有些疑慮,但也沒了之前的不當真。

  「對,前期投入的資金暫定一百萬,倒時看情況還會追加,許思姐你總不會以為我能任性到拿一百萬玩吧?」

  「你哪來這麼多錢?」許思愣了愣:「你爸媽知道嗎?」

  「我老子不是貪官,就算他是貪官,也不會給我這麼多錢,這錢是我自己掙的,那五味樓就是我開的。」郭燁傾過身子來,注視著許思的眼睛:「我很認真的對你說一件事,你卻當我在開玩笑,為什麼?因為我在你的眼裡,還只是剛剛高中畢業的男孩子,還不值得信任。就是這樣,一旦我想做什麼事情與我的年齡脫節,對方心裡一定會想:這小破孩,開玩笑吧?」

  「你想說什麼?」許思疑惑的問。

  「我想說,我想做些事情,但是看起來不像是我這個年齡的孩子會去做的……」郭燁看著許思的身體往後縮了縮,拍拍腦袋:「你想哪裡去了?你的檔案上寫你的學歷蠻高的,你是真聽不明白?」

  「有些驚訝?」許思笑了笑:「想不明白你想要做什麼事。不過,你幫了我這麼多,你想要我幫你做什麼事,只要不是壞事,我怎麼會拒絕?」

  郭燁笑了笑總算說服了許思,雖然她心裡還有些不安,但也不急著一時就讓許思完全接受,為一個十八歲的男孩打工,是個人都會有些忐忑,郭燁實在是缺少人才,雖然這年頭有的是人,可是能打理公司的大學畢業的人才卻很少,九零年代城裡人普遍都是初高中畢業,連政府幹部大多都只是高中畢業,而農村還普遍存在吃不飽飯,初中畢業就已經很不錯了,大多人大字都不認識幾個。

  既然已經定下,郭燁稍作休息,便先打了個電話給吳建華,結果對方已經在陪客戶走不開,郭燁又打電話嫂子沈鈺,約好在五味樓見面,才與許思下了樓。

  九四年的浙江大學離杭州市區很遠,郭燁要回五味樓,郭燁與許思等了一會的士,沒等到只能坐公交車,剛到中午12點,下班時間,公交車很擠,郭燁叉開雙臂,撐在車窗上,將許思護懷裡,免得給別人佔便宜,人不見下,車裡更加擁擠,許思手臂屈在胸前,免得胸部直接貼到郭燁的懷裡。

  郭燁不想新公司的事,他的心思又回到許思的身上,沒想到一下子就這麼香艷,幾乎緊緊摟著許思溫軟玉香的嬌軀,身體緊挨著,隔著薄薄的衣衫,都能感覺許思身體的溫熱與驚人的彈性,想退後一點也沒有空間,胸口讓許思的手心緊緊的貼著,許思穿著高跟鞋,幾乎與自己一般高,兩眼相對,只隔著不到十公分的距離,幾乎能看見許思眼睛裡的水跡,勾人魂,兩人臉微微錯著,卻感覺溫熱的鼻息撲在耳朵上,心癢癢的,低頭就能看見深深的乳溝,白得晃眼。

  「許思姐……」郭燁輕喚了一聲。

  許思側過頭來,眼神又驚慌的躲開,臉頰飛紅。

  郭燁控制不住身體的感覺,不敢動彈,就怕許思誤會,男女之情思於此時卻是異常的銷魂,只見許思眉頭皺了皺,手伸到自己腰間狠狠的掐了一把:「你在想什麼呢?」

  郭燁咧嘴抽氣,身體努力往後退:「沒有瞎想,你不知道你多迷人?」

  許思手裡又加了勁,郭燁連忙告饒,但是後面人擠得死死的,不讓他往退。許思皺著眉頭,耳根都滲血似的染上一層紅暈,美得讓郭燁眩暈,兩隻手撐在郭燁的肚子上,嘴裡又說:「想不到你還有腹肌呢?」豐挺的胸部卻貼到郭燁的懷裡,郭燁苦笑著說:「你有心思管這個?」

  九四年,市區的路況也不盡人情,車一顛一顛的,人擠著人,讓許思沁涼的小手撐在肚子,胸口將貼著她豐挺的胸口,郭燁能感覺到懷裡的嬌軀燙得厲害,許思側著臉,耳根都滲血似的紅著,郭燁不敢再說挑逗的話,比起挑起許思的情慾,郭燁擔心自己敏感的身體會先承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