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男女 第046章 老郭

  穩坐縣委書記一個月的老郭馬不停蹄的向自己家的方向趕去,他已經好久沒見到妻子和兒子了,心裡免不得有些思念,雖然偶爾也會通電話但這解決不了相思之苦,更何況他發現妻子趙鶯跟自己的通話越來越少了,根本沒有主動打過電話給他,老郭心裡免不得有些多想,妻子趙鶯長得那麼漂亮,而自己卻有一個月沒見她,再聯想她這一個月來的表現,老郭有些遲鈍的懷疑妻子是不是有人了,他的心已經完全飛到妻子趙鶯身上去了,雖然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而已,卻像是如隔三秋,這種別離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老郭為了能和妻子兒子相處幾日,他特意請了兩天假選了週五回家,擠在擁擠的班車裡,心裡思念著趙鶯,想到妻子那翹臀浪乳的身體與端莊的神態,他身上就一陣陣的發熱,在各種情愫的驅動下,兩個小時的車程簡直難熬。

  「小鶯,我回來了。」一到家門口老郭就忍不住高聲叫道,聲音在寂靜的房間裡迴盪著,但卻沒有出現回聲。

  妻子還沒回來?鞋櫃裡的幾雙高跟鞋上並沒有穿過的痕跡,客廳內沙發茶几一塵不染,廚房裡餐桌和炊具整潔乾淨,推開主臥,白色大床上被褥床單完好無缺,枕頭邊還殘留著那股似香似麝的氣息,但這股香氣的女主人卻不在屋中。

  老郭的褲襠已經腫脹起了,看了下時間已經是下午六點估摸著妻子就快回來了,老郭就坐在客廳等。

  沒多久,伴隨著一陣高跟鞋踩地的脆響,門外傳來一陣鑰匙的開門聲,多年的習慣一聽腳步聲就知道是趙鶯,老郭一個箭步衝到了門後,門被從外面向裡推開,擋住了老郭的身體,趙鶯凹凸有致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她那一頭黑色長髮整整齊齊的在腦後盤了個髮髻,上身穿著一件白色襯衫,胸口高聳,領口上有一串龍眼大的銀白項鏈,細細的腰身箍在一條純白真絲裙內,這條絲裙的長度只及膝蓋,隱約可見裡面修長的美腿,兩截筆直白嫩的小腿踩在一雙7 厘米的黑色細高跟魚嘴鞋內,更加顯得她那玉足纖長細瘦,魚嘴鞋鞋頭的橢圓形小口中,露出兩雪白細緻的腳趾頭,顯得格外誘人。

  老郭輕輕的把門關上上了一點,妻子趙鶯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她此刻正曲起一條白皙纖長的小腿,脫著腳上的黑色細高跟鞋,由於彎著腰的緣故,兩瓣渾圓肥碩的豐臀正對著老郭,裙角被撩起露出一對玉柱般筆直修長的美腿,這對美腿的主人把他們從細高跟鞋中解放出來後,又放入一雙銀色綢緞表面的拖鞋中。

  此時趙鶯正背對著老郭彎腰換鞋,挺翹的臀部顯得豐滿誘人,老郭用手一推就把門關上,一把從後面抱住了她的豐臀:「老婆,你終於回來了。」

  「啊!」趙鶯被老郭從後面抱住的瞬間身體一僵,觸電般的直起身來,驚叫了一聲,就聽到老公的聲音,一股驚嚇惶恐的情緒瞬間湧出,又被她壓了下去,然後便起身抬起她盤著髮髻的頭朝後面看去:「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嚇死我了。」

  「都回來半個小時了,想死你了。」老郭的頭枕在趙鶯的肩膀。

  「快鬆開我要換鞋!」趙鶯掙扎了一下,她這樣被老公抱著,趙鶯裡卻想到了自己兒子,有些不自在。

  老郭的胯部盯著妻子圓潤的臀瓣,肉棒已經開始發硬了直直的抵在妻子的股溝裡,雙手摟著她的纖腰沒有撒手:「這麼久不見,你就不想我!」

  「想啊!」趙鶯言不由衷的說了一聲,見他還不撒手就一邊換鞋一邊淡淡的問:「你怎麼回來了也不打個電話?」

  「這不是想給你一個驚喜麼?快讓我親親!」老郭說著就往趙鶯的雪白的脖子後上親去,同時雙手摟上了她胸前高聳飽滿的乳房,開始揉捏。

  「不要這樣,出了一身汗等會兒子就要回來了。」趙鶯乳房被自己老公搓揉不但沒絲毫快感,反而有種背叛兒子的忐忑不安還夾雜著對老郭的愧疚。

  「你怎麼了?」老郭鬆開了她,屢次三番的被妻子拒絕,他有了些火氣,心裡也越發的覺得妻子是外面有人了,或者心裡有了別人。

  「現在都幾點了,小燁等會就到家了,一晚上這麼長你就著急這會?」趙鶯轉過身,笑容甜美的吻了下丈夫的嘴巴後:「這次回來待多久?」

  「待……一天!」老郭準備說兩天,趙鶯思電轉的說出一天,他準備留一天跟蹤一下趙鶯,看看她一天都接觸了些什麼人。

  時間過去半個多小時,趙鶯在廚房做飯,老郭坐在客廳看著電視。

  「媽……我回來了。」門外傳來開門聲,緊接著一個穿著短褲短袖的運動裝的男孩走了進來,看到沙發上的老郭明顯一愣:「爸!你回來了?」

  「小燁回來了。」從廚房裡傳來了一個溫柔而清脆的聲音,趙鶯翩翩地出現在廚房門口,手裡端著一盤熱氣騰騰的炒菜。

  「嗯!」沙發上老郭嗯了一聲,算是應了兒子,同時打量著高大的兒子:「大學生活怎麼樣?」

  「還好啊,就是相比高中要輕鬆一些!」郭燁走了進來,放下背包就往父親身邊一坐:「媽,郭縣長大駕光臨今晚吃什麼,這麼香?」

  趙鶯已經笑逐顏開:「今天怎麼回來的比平常晚了點,馬上飯菜就弄好了,有你喜歡的香菇燉雞!」

  她仔細的看了沙發上的兒子一眼,她已經有五天沒見兒子了,此時可謂媚眼含春,如同打量自己丈夫的妻子,說完就轉身進了廚房。

  父親老郭歎了一口氣:「哎,你就這麼寵他,沒我的喜歡的菜麼?」

  「誰叫你要回來也不打身招呼。」廚房裡趙鶯回著。

  「爸,一個月不見,你都胖了,是那邊的擔子太輕,還是伙食太好?」望著一個月沒見的父親,他臉上有了些肉,同時氣勢也有了些改變!

  「再怎麼好也沒有你媽做得好啊,只是酒席太多,自然胖了一點。」

  「這次回來是公務還是休息啊?」

  「就回來休息一天……」

  兩人聊著天,趙鶯已經把飯菜做好,一家人上桌吃飯,吃著那熏香滿屋溫馨的香菇燉雞,郭燁的眼睛就若有若無的瞄向飯桌身旁母親,心裡預估自己的一隻手恐怕握不住一隻乳房,聞著她身上淡淡的熟女體香,他的下面就已經硬了。

  看著一臉淡定的和父親聊天的母親,郭燁不僅暗自感歎,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員,父親回來前,她還和自己說過,擔心會被父親看出端倪,但是現在,如果不是親眼見過她在自己胯下婉轉呻吟、嬌羞嫵媚的萬種風情,也是決然無法看出她一臉端莊慈愛的背後,竟是個那麼熱情淫蕩的女人。

  察覺到兒子打量的視線,瞅著丈夫不注意,戀姦情熱的趙鶯偷偷的給兒子拋了個媚眼,看到他下意識的蠕動了下喉結,一臉色授魂與的渴望模樣,趙鶯不禁想起兩人的風流勾當,面頰微紅,眉目含羞,雙乳微脹,滿心眼裡有著說不出的歡喜與羞意。

  正低頭吃飯夾菜的老郭,渾然沒有留意到妻子和兒子竟然會當著自己的面肆無忌憚的眉目傳情,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頭上若隱若現的綠雲也愈發的青翠欲滴,吃晚飯的時候突然停電了,餐廳裡面一團漆黑。

  「怎麼又停電了!我去拿蠟燭。」老郭不滿的嘟囔了一聲,站起身摸索著去臥室裡取蠟燭。

  父親一起身,郭燁趁機伸手去摸母親裙子裡面赤裸的大腿,趙鶯嚇得大腿夾緊,回身看了看丈夫的方向,一片昏暗只能模糊的看清身影,她沒有拒絕,只是壓低了聲音說:「不要,你爸他還沒走遠。」

  「媽,我想死你了!」郭燁順著母親滑嫩肌膚的大腿一直摸到盡頭,並且快速的挑開內褲的邊緣把整個手掌探進去,只覺得她毛茸茸、肥嘟嘟的陰戶嬌嫩而又潮濕。

  「寶貝,不要這樣!」趙鶯本能的夾緊雙腿,把兒子的手緊緊的夾在那兒,她像是在哀求兒子,屁股卻微微的扭動,她的陰戶在他的手上磨蹭。

  郭燁清晰的感覺到一股熱熱滑滑的水兒從肉縫裡面滲出,浸濕了手心,他曲起一根手指刺入她肥嫩的肉縫中,來回滑動幾下便粘著濕滑的淫水插進她的肉洞裡面。

  「啊……」趙鶯渾身一顫,的低聲叫了一聲,她微微的蹙起眉頭、迷濛的嬌眸不情不願的睜開一絲小縫,那沒上脂粉的素唇、依稀可見青嫩血管的白玉頰頸,每一吋肌膚都像在勾引著男人。

  郭燁抽動著手指,感覺著母親肉洞裡面的嫩肉溫柔滑膩而且不停的收縮,像小嘴一樣在吸吮著我的手指。

  「小鶯,蠟燭放哪了?」臥室裡面傳來老郭開關抽屜的聲音,他還在尋找著蠟燭。

  「在……在床頭櫃的第二個抽屜裡,你仔細找找。」趙鶯的身子軟軟的靠進兒子的懷裡,眉頭揪得更緊、玉唇微微張啟,不知所以的嬌哼著,她的雙腿微微打開,一隻手抓著兒子的胳膊,一隻手伸到他的胯下,隔著褲子摩娑他的陰莖,她緊緊閉著嘴巴,在這寂靜黑暗的餐廳裡面壓抑著自己的呼吸。

  「裡面好燙!」郭燁忍不住呼道,母親陰道裡頭溫度高得驚人,手指都快被熔化的感覺,他興奮的把手指插到最底,開始摳挖如絲緞般緊滑的肉壁。

  「嗯……討……厭……啊……」趙鶯輕顫的嬌軀浮上一層淡淡的暈紅,陰道緊緊的吮住兒子的手指。

  「真爽……好過癮……媽媽的屄真夠饞,吃得好用力……」郭燁彷彿忘了他只用手指,竟像把老二放進去一樣的爽叫,母親可憐的濕軟嫩洞被他兩根粗指挖得啾啾作響,不斷冒出黏濁的穴水。

  「啊……不要……」趙鶯張著嘴愈哼愈大聲,彎彎的睫毛不住顫抖、猛然憋住了呼吸,身子緊緊的繃起,雙腿絞在一起,肉洞緊緊的鉗住兒子的手指痙攣般的收縮起來,在這短短的兩分鐘的時間內,她竟被兒子的手指插到了一個小高潮了。

  臥室裡面透出了微弱的亮光,老郭點燃了蠟燭,並慢慢向外走。

  趙鶯掙扎著疲軟的身子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她的一隻手卻仍舊隔著褲子抓著兒子腫脹的陰莖。

  郭燁從她的腿間抽出手,把濕淋淋的手指放進嘴裡吸吮,這時也老郭走進了餐廳,藉著燭光郭燁看到母親的臉蛋嬌羞而又嫵媚,他的陰莖不禁脹得更加厲害,在她的手心裡面跳了幾下。

  「家裡就剩這點蠟燭了,咱們趁亮快吃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電。」老郭一面說,一面把一小截蠟燭插在餐桌上。

  「我去買些蠟燭吧?」郭燁說。

  「不用了,說不定一會兒就來電了。」老郭說。

  趙鶯不說話,只是低著頭吃飯,她是怕丈夫看出她臉上的異樣,可在餐桌下面,她竟拉開了兒子的褲襠,把他的陰莖掏了出來。

  郭燁的心狂跳起來,端莊的母親居然如此大膽,她的手柔軟溫熱,手心裡面汗津津的,輕輕的摩娑著他的龜頭,陣陣酥麻的感覺讓郭燁渾身火燒火燎的不自在,他也怕被父親看出來,趕忙低下頭假裝吃飯。

  「沒電不能用空調,很熱是不?」老郭好像看出來母子倆的異樣問。

  郭燁連忙搖頭說:「還行,不算熱。」

  「還說不熱,瞧你倆都熱得臉都通紅了。」

  晚飯還沒吃完,又來電了,片刻之後,趙鶯起身去廚房收拾碗筷,趁丈夫老郭不注意,嬌滴滴的滿眼含春的看了兒子一眼,然後走進廚房,關上門,心裡美滋滋的想:「我那媚眼讓他硬了,看他怎麼敢站起來,呵呵,我的寶貝,媽媽會讓你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

  趙鶯靠在門上,雙手撫胸,慢慢順著腹部滑下來,在腿間那隆起的陰阜上摸了一把,撫慰一下似火的慾望,寶貝,你也不進來幫幫忙,趁機來抱抱媽媽,小傻瓜。

  趙鶯想了想,推開廚房門喊了一聲:「小燁幫我來收拾一下廚房!」

  郭燁正和父親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在客廳看著新聞聯播,心裡猶豫著是不是要找借口跟過去時,就聽到母親主動打招呼讓他來廚房幫忙,心中不由大喜,強作鎮定的起身跟進了廚房:「來了!」

  趙鶯關上門,一邊洗碗一邊想,一會兒兒子一進來就抱抱他,用自己最嫵媚最充滿情慾的懷抱,哼,把寶貝的魂兒勾走!過了一會兒,廚房的門被推開了,趙鶯激動不已,沒有回頭確認他已經關上了廚房門,她幾乎能感受到身後兒子身體的溫度了,趙鶯心裡一陣春潮湧動,萬般柔情滋生出來,她放下手中的東西,一轉身就抱住他,嬌滴滴的喊了聲:「寶貝……」

  趙鶯豐滿的雙乳完全貼了上去,撅著嘴唇就要送上自己的舌吻,嘴唇相觸的瞬間情慾之火燃起,郭燁已經死死抱住母親的腰,激動的喘息著,雙眼放射出惡狼般的光芒,那眼神讓趙鶯感到一陣春情湧動,被愛慾之火沖昏了頭腦的女人,根本顧不上一牆之隔的丈夫,迫不及待的踮起腳尖,將滿腔的熱情通過口舌送進了兒子的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