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龍傳奇 第四百零六章 帝國酒店艷遇(五)

  「阿飛!」袁明明情不自禁地嬌喘吁吁,嬌羞嫵媚地浪叫著阿飛的名字,嚶嚀哀求道,「先去看過了大姐的辦公室,回來人家和陶芸姐姐一起任憑你撒野瘋狂,好嗎?」

  38樓居然空蕩蕩的,袁明明掏出來鑰匙打開了經理辦公室。

  「羅敏大姐是帝國集團的什麼經理?」阿飛問道。

  「大姐一直是帝國集團的財務部經理,羅軍從小父母雙亡,都是大姐把他帶大的,他一直把大姐看作母親的。」袁明明推開了門。

  寬敞明亮的經理造辦公室,老闆椅,老闆桌,沙發,茶几,電腦,牆角緊靠著文件櫃擺放了一個衣櫃,此外羅敏賦予了很多中國古代的文化元素,李清照的詩詞赫然在牆壁懸掛:

  武陵春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

  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一副程十發的《西施浣紗圖》並肩而掛,書法繪畫,相映生輝,看來羅敏氣質高雅,非是尋常品味女人可以比擬的。

  「這裡有人動過嗎?」阿飛問道。

  「報案之後我來過這裡,和當時的情形一模一樣,而且警方要求任何人不要亂動的,關閉之後就沒有人來過這裡了,整個38樓都轉移到其他樓層辦公了,看起來好像沒有人動過這些東西!」袁明明說道。

  阿飛四顧之後,微感詫異道:「大姐看來是很古典而十分有品味的女人啊!不僅喜歡書法繪畫,而且在辦公桌上還擺放了一個瓷筆洗,古今中外融於一體十分難得啊!」

  辦公桌上擺放著台式電腦,玉蘭花瓶,筆洗前面擺放著一份《霸道征服》遊戲的開發策劃書,一個個人的相框,上面的羅敏照片可是一張完美無瑕的臉孔,細長的柳眉、明澈的雙瞳、秀直的鼻樑、嬌潤的櫻唇和光潔的香腮,那麼恰到好處的集合在了同一張國色天香的美靨上,還配合著一份讓人無法抗拒的迷人氣質,眼角的魚尾紋隱約可見,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美貌,反而更加增添了一分成熟柔媚的美婦丰韻,只是眼神憂鬱,流露出來些許多愁善感之色。

  袁明明還要查找,阿飛突然拉住她的玉手,低聲說道:「有人過來了,我們怎麼辦?」

  他抬頭看了看上面天花板通氣孔,想起來在日本首相夫人的辦公室曾經和兩個少女學生躲藏在裡面。

  「到這裡吧!」袁明明卻拉著阿飛打開衣櫃,鑽了進去,衣櫃雖然狹小,兩個人還是可以容下的。

  辦公室門響,進來一位短髮的眼鏡先生,一身白色的運動服,倒是顯得與眾不同十分利落。

  「是他?」袁明明在阿飛耳朵旁邊低聲呢喃道。

  「他?」阿飛明白她指的是誰,通過衣櫃的門縫觀看羅軍,頭髮段平支楞著,乍看好像愣頭青似的,他徑直走到辦公桌前坐下,打開羅敏的電腦。

  桌面顯示就是羅敏的一張海濱的玉照,笑顏如花,十分美麗,羅軍看見姐姐的面容,也不禁有些黯然,悠悠說道:「大姐,我對不起你啊!」

  阿飛和袁明明相視無語,羅敏至今生死下落不明,也難怪羅軍如此黯然神傷了。

  羅軍的確是個電腦高手,很快就破解了羅敏設置的密碼,然後掏出來一個口香糖放進嘴裡咀嚼著仔細查看起來。

  阿飛聞著袁明明吐氣如藍的芬芳,忍不住緊緊摟抱住她的嬌軀。看著她嬌羞無比粉面緋紅地幾乎低頭埋進他的胸膛裡面,他更加肆無忌憚,雙手摟抱住她豐腴滾圓的臀瓣撫摩著揉捏著,慾火高漲得隔著黃色的碎花斜肩露背短裙頂在她的玉腿之間摩擦著。此刻被他如此親密地摟抱在懷抱裡,被他的色手如此撫摩揉捏,袁明明清晰感覺到他的巨大堅硬隔著短裙堅決地頂在她的玉腿之間的蜜屄,一種酸溜溜麻酥酥的感覺傳遍全身,她幾乎渾身酥軟,站立不住,全靠他的色手把握住她的美臀才勉強依靠在他的懷抱之中。

  阿飛感受著袁明明飽滿渾圓的乳房在他胸膛的壓迫下依然膨脹彈性十足,他更加慾火高漲,色手手指滑進了她的敏感的臀溝,她穿的是兩截式透明絲襪,沒有生育過的少婦才能擁有如此翹挺滾圓的臀瓣和如此緊繃繃美妙的臀溝。袁明明如被電擊,嬌軀在他懷抱裡顫抖,眉目含春地低聲呢喃嬌嗔道:「你好壞!老實點!」

  「好姐姐,他坐那裡不走,我忍不住啊!讓我摸摸你吧!」阿飛輕輕咬嚙著她白嫩柔軟的耳朵,小聲調戲道。袁明明害羞嫵媚地依偎在他的懷抱裡,不置可否就是最好的答案。

  阿飛摟抱著擠在衣櫃裡面,更加肆無忌憚,先是親吻舔弄著袁明明白嫩柔軟的耳垂,後來乾脆用牙齒輕輕咬嚙著,那可是袁明明最為敏感的部位之一,刺激得她嬌軀輕輕顫抖,壓抑著嬌喘吁吁。而他的色手探進她的短裙裡面,放肆地撫摩著揉搓著她豐滿渾圓的玉腿和凸凹飽滿的蜜屄。隨著阿飛的手指刺破絲襪,肆無忌憚地揉捏住她的花瓣,她心裡嬌呼一聲,渾身軟弱無力,等到阿飛的手指輕車熟路地直接進入了她的寂寞幽徑,成熟人妻少婦袁明明長長地呻吟一聲,玉腿不由自主地夾緊,雙手不自覺地抓住阿飛的襯衣領口,嬌軀綿軟地依偎在他的胸前,幾乎癱軟下去,咬著他的耳朵低聲呢喃道:「啊!你的手指!啊!他就在外面,不要啊!」

  阿飛嫻熟而猛烈地挑動著手指,成熟人妻少婦袁明明情不自禁地喘息著呻吟著,緊夾的玉腿居然開始主動地分開,任憑他的手指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隨心所欲更加為所欲為。

  突然阿飛抽出來手指,袁明明感覺到胴體深處竟然如此空虛寂寞刺癢難捺,她的身體居然不由自主地向前迎合著尋找著剛才侵襲過她的手指。阿飛咬著她白皙的耳珠,淫褻地挑逗著成熟人妻少婦袁明明低聲說道:「好姐姐,你還想要嗎?你不怕叫出聲來被他聽見嗎?」

  「不要!」袁明明趴在阿飛耳朵旁邊,嬌羞地喘息低聲呢喃道。

  「那你是不想要了!是嗎?」阿飛故意捏弄著她的花瓣撩撥道。

  「我不知道!求求你,饒了我吧!他就在外面呢!小壞蛋!」袁明明驚恐地發現自己的內心雖然感覺羞辱,可是內心深處久違的渴望被眼前這個男人完全撩撥引誘出來,她的花徑濕潤,她的蜜屄泥濘,她不知不覺地挺起粉胯,主動迎合著吞吃著吮吸著阿飛劇烈律動的手指。袁明明被揉搓得淫水潺潺,已經浸濕了內褲和絲襪,她春情蕩漾地分開玉腿,方便他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為所欲為。

  羅軍在外面「啪啪」地熟練地敲打著鍵盤,袁明明卻幾乎癱軟在阿飛的懷抱裡,兩人的身體親密無間地緊緊貼著,他高搭起來的帳篷正好隔著衣裙頂在她的玉腿之間,袁明明被他恣意的摩擦和碰撞,刺激得好久沒有被丈夫愛撫的美好胴體居然顫動痙攣著瀉身了。

  阿飛聽著羅軍敲打鍵盤的聲音,更加慾火高漲,食指大動,色手偷偷地摟抱住袁明明豐腴滾圓的美臀撫摩揉搓著。袁明明瞪大了美目,可是不敢做出任何掙扎反抗,只好通過眼睛傳達著羞辱哀求的神色,但是在阿飛手法嫻熟的撫摩揉捏著她豐腴滾圓的臀瓣之下,一絲絲麻酥酥的感覺從她的美臀傳向她的玉體深處。袁明明透過衣櫃門縫就可以看見丈夫羅軍,而自己卻在衣櫃裡被情郎阿飛偷偷撫摩揉搓,少婦人妻感覺羞辱之中包含的快感越來越強烈地衝擊侵襲著她空曠已久寂寞幽怨的身心。畢竟,丈夫羅軍的技術和情郎阿飛的水平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羅軍還在那裡敲敲打打,這邊阿飛已經開始撩起了袁明明的黃色的碎花斜肩露背短裙,肆意地撫摩揉搓著她豐滿渾圓的大腿,包裹著黑色透明絲襪,更是手感滑膩性感迷人,令阿飛產生更加強烈的衝動。

  袁明明潔白的貝齒咬住紅嫩的櫻唇,臉頰上全是嬌媚誘人的神情,美目已經開始迷離,情郎的大手在她的玉體上下撫摩,又有丈夫在外面敲打鍵盤,這種偷情的感覺刺激得少婦人妻芳心有如鹿撞,渾身酸麻酥軟,被阿飛的色手按住她的玉腿之間蜜屄一番挑逗,她立刻聯想到了剛才阿飛在快艇上面撫摸自己的嫻熟手法,現在正在撫慰刺激撩撥著她幽怨空虛寂寞難捺的春心。

  阿飛看著袁明明嬌羞柔媚的嬌態,聽見羅軍在外面敲打鍵盤,禁不住熱血沸騰,更加肆無忌憚,雙手把握住袁明明豐滿渾圓的臀尖,雙腿頂進她雪白的玉腿之間,釋放出來龐然大物徑直頂住了她的蜜屄。

  袁明明猛然感覺到阿飛的龐然大物頂住了她的玉腿之間,兩截式的黑色透明絲襪和粉紅色的丁字性感內褲在阿飛的橫衝直撞之下形同虛設。她才瞪大了美目想要設法阻止他的進入,就立刻情不自禁地張大了櫻桃小口,幾乎壓抑不住地呻吟出聲,因為此時此刻,阿飛已經毅然決然地挺身進入了袁明明的胴體,並且直達深處。

  袁明明的美目立刻舒爽愜意如癡如醉地迷離閉合,櫻桃小口微微張開,極力壓抑著急促的喘息,可是她害怕驚動了不遠處的丈夫羅軍,芊芊玉手緊張激動地抓住阿飛的胳膊,頭動情地向後仰去,然後又酥軟無力地耷拉在阿飛的肩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