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龍傳奇 第三百六十七章 楊家姐妹(三)

  阿飛和楊玉卿感覺這樣的調笑卻也十分有趣,眉目之間,眼神有躲閃,有碰撞,有羞澀,也有火花,他深情地看了楊玉卿一眼,才微笑著轉身去找陶虹。

  「龍總,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可以幫你的嗎?」一個旗袍美女見阿飛好像在找什麼,她主動問道。

  阿飛看她眉心有一顆痦子,好像是《神醫喜來樂》裡面的『食為天』的老闆娘賽西施一樣,雖然沒有賽西施的美麗柔媚風情萬種,卻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胸牌上面赫然是她的名字:顏麗琪,酥胸並不豐滿高聳,卻也凸起嬌挺,旗袍開叉處若隱若現的大腿,雪白嬌嫩,配上紅色的高根更加誘人。

  「顏麗琪?」阿飛納悶道,「你認識顏美琪嗎?」

  「顏美琪是我姐姐!」顏麗琪羞赧地說道。

  「怪不得看著眼熟呢!」阿飛笑道,「原來是紫羅蘭夜總會經理的妹妹!不愧是姐妹雙花啊!長的都這麼漂亮!美琪姐姐和華倩姐姐還在香港,前幾天還和我打過電話呢!你想你姐姐嗎?」

  「平時在一起的時候,不覺得姐妹的親切,現在一分開,真的還是很想念的呢!」顏麗琪羞赧地說道,「我姐姐比較外向,能力強;我則是內向一些,喜歡一個人呆著。我們姐妹倆相差蠻大的!」

  阿飛想起來化妝舞會之後和張華倩顏美琪兩女演繹的一龍雙鳳的激情,見識了顏美琪的風騷嬌媚,此時見她妹妹顏麗琪如此的嬌羞婉孌,的確是兩個不同的風格。

  「對了,麗琪,你有沒有看見陶經理到哪裡去了?」阿飛問道。

  「陶阿姨去後面廚房去安排午餐去了,龍總,您跟我來吧!」顏麗琪帶領著阿飛向船尾走去。

  「麗琪,我和你姐姐是好朋友的。」阿飛邊走邊打量顏麗琪走動之間旗袍開叉處裸露出來的雪白渾圓的玉腿,笑容可掬地說道,「你叫我阿飛好了。」

  「我知道的!」顏麗琪嬌羞地呢喃道。

  「你知道?你知道什麼啊?」阿飛詫異道。

  「姐姐告訴我了!」顏麗琪不敢看阿飛的眼睛,自顧自地喃喃道,已經走到了船尾的廚房外面。

  阿飛卻一把抓住了顏麗琪雪白柔軟的胳膊,面對面地壞笑著追問道:「你姐姐都告訴你什麼了?」

  「沒有什麼啊!」顏麗琪被他的大手抓住胳膊,不禁嬌軀輕顫,更加羞赧地呢喃道,「姐姐就是說風風火火幾年了,終於找到了最愛的人了。不瞞你說,姐姐有過許多男朋友,卻從來沒有說過愛這個字的。我才知道姐姐對你是動心了。」

  阿飛知道顏美琪以前為人很風騷妖媚的,生活作風很開放的,從她嫻熟的床上功夫和技巧還有內裡的吸力驚人就可見一斑,不過,那天一龍雙鳳把她和張華倩屢次三番地送上情慾的巔峰,顏美琪的身心就徹底地淪為阿飛的禁臠,發誓和過去淫蕩的生活一刀兩斷,阿飛卻也不是那種過分計較女人過去的男人,此時見顏麗琪緋紅的臉頰,十分誘人,不禁起了挑逗撩撥的色心,壞笑著問道:「那麗琪妹妹有沒有男朋友呢?」

  「我才不要呢!」顏麗琪看見阿飛色咪咪的壞笑,愈發羞怯地想要掙脫他的大手。

  阿飛估計顏麗琪也應該有25、6歲了,如果從來沒有男朋友,豈不是個希罕的老處女了嗎?不覺動了姐妹雙收,開發資源的念頭。

  「麗琪芳齡幾許了?」阿飛的大手抓住顏麗琪光滑嬌嫩的胳膊不放,繼續壞笑著追問道。

  「女孩子的年齡是秘密的!」顏麗琪更加羞怯,左右張望著,害怕突然有人出來看見她被阿飛抓著胳膊不放就丟人了,低聲哀求道,「龍總,你快放手啊!求你了!」

  「那你告訴我你比你姐姐小幾歲呢?說了我就放開你哦!」阿飛近距離地觀察著顏麗琪的酥胸,沒有她姐姐顏美琪那樣的豐碩飽滿,只是在旗袍上面凸起嬌挺起來,眉毛整齊,十有八九還是處子之身,含苞待放。

  「我比姐姐小六歲!」顏麗琪嬌羞無比,卻又無可奈何低聲喃喃著,「你現在可以放開人家了吧?」

  「啊?那你不是比我還要大嗎?我也要叫你姐姐了!」阿飛壞笑道,「我不信你還沒有過男朋友哦!」

  「人家真的沒有嘛!」顏麗琪被他道破真實年齡,更加難為情起來,粉面通紅地掙扎著,「快點放開人家,被人看見了成什麼樣子啊?」

  「看見了又怎麼了?總經理拉著員工聊天有什麼奇怪的嗎?」阿飛不僅不放手,反而將顏麗琪逼在船欄上,身體貼住了她的嬌軀,「好姐姐,讓我親一口,我就放開你哦!」

  「什麼?不可以的!絕對不可以的!」顏麗琪沒有想到阿飛大庭廣眾之下如此放肆無禮,驚慌失措地掙扎著。

  「你姐姐沒有告訴你我很凶暴的嗎?再不答應,我就要使用暴力了啊!你想讓大家都出來觀看我們親熱嗎?」阿飛故作凶神惡煞似的,悶聲恐嚇道,然後又低聲溫柔地勸說道,「只是親一下罷了,誰讓你這麼婉孌可人的呢?親一口,馬上就放開你,好嗎?你是姐姐還害怕嗎?」

  顏麗琪確實和姐姐顏美琪是截然相反的性格,嬌羞懦弱,聽阿飛說的這麼兇惡,芳心都嚇碎了,暗說自己討厭男人還是有道理的,除了那些欺騙玩弄姐姐的好色之徒,就是阿飛這樣粗暴無禮的壞人,哪裡有什麼男人值得信賴呢?她咬著牙閉上眼睛,不再掙扎,等待著阿飛粗暴無禮的侵襲。卻不料等來的卻是阿飛溫柔無比的擁抱親吻。

  「麗琪,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我是故意嚇唬你的!」阿飛的舌尖不斷輕舐著她的耳根及顏麗琪玉般通透晶瑩的耳垂,顏麗琪就覺得從心底慢慢升騰起一股熱湧,在週身上下快速地跑動數圈後,便不住刺激著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膚,以及她的感官意識。

  阿飛的侵襲仍然在繼續,她耳畔涼涼的是他吻過的濕痕,熱熱溫潤的是他肆虐的長舌,還有「嗉嗉」吮吸的聲音隔著小巧如元寶般的耳朵清晰地傳進顏麗琪的心頭。即使她再如何地忍耐壓抑,卻還是擋不住陣陣快感和需求從體內升騰迸發。忽然阿飛沉沉的呼吸聲漂浮到顏麗琪的耳際,並有意地在她耳邊呵了口氣。那溫熱的氣息透過耳道「咻」地直吹了進去,劃過顏麗琪早已泛紅的耳朵上,那極其細密的小小絨毛,又吹拂起她貼在耳鬢的幾根髮絲。這種酥酥癢癢的感覺慢慢將慾望悄悄地挑上心頭。顏麗琪嬌喘吁吁,情難自禁。

  「粗暴嗎?可怕嗎?」阿飛軟語溫存,右手緊摟著顏麗琪那香噴噴柔若無骨的胴體,以迅雷不及耳之手法強吻她性感的紅唇,又成功突襲她口腔內,與她香舌糾纏不休,同時更嘗盡她口腔裡的玉津甘露……

  顏麗琪實在喘不過氣來、拚命搖擺皓首以擺脫他窒息式的濕吻,「唔唔……唔唔……」

  顏麗琪被阿飛吻得渾身發燙,呼吸有些急速,胸前那對誘人的玉乳更上下起伏跌宕不己,她不禁雙頰緋紅,顏麗琪櫻桃玉嘴裡的香津玉露被阿飛飢渴地吸吮不休,如此般窒息式的擁吻,顏麗琪少女之身,有生以來尚屬首次遇到,她很快就氣息咻咻,嬌喘吁吁,乏力掙扎,小嘴不住發出儘是惹人性慾沸騰:「唔……唔……唔……唔……」之嬌吟聲。

  「麗琪姐姐,是不是和你想像的粗暴可怕完全不一樣吧?」阿飛低聲調笑道,他就是要製造這個強烈的反差來挑逗顏麗琪這個26歲的老處女動心。

  「人家不知道……」顏麗琪嬌喘吁吁,羞澀無比地呢喃道,她真的不知道了,也搞不懂男人的親吻原來這麼美好奇妙,男人的懷抱原來這麼溫暖有力,她略微明白姐姐為什麼最愛眼前這個英俊瀟灑而又風流好色的花花公子了。

  「不知道那就應該再好好的感受一下哦!」阿飛再次親吻住顏麗琪的櫻唇,勾引糾纏住她柔軟滑膩的香舌恣意吮吸,同時忍不住伸右手探入顏麗琪的旗袍開叉處撫摸揉搓。

  顏麗琪感覺到他的手爬上了她豐滿的臀部,由於顏麗琪沒有穿絲襪,手掌可以直接觸摸到她玉腿根部滑膩的肌膚,她超薄的三角內褲應該是透明的。阿飛的手肆意地揉捏著顏麗琪翹挺柔軟的臀瓣。有力的五指已經完全陷入嫩肉,或輕或重地擠壓,品味著美臀的肉感和彈性。紅色的旗袍下,顏麗琪豐盈雪白的玉腿和渾圓的臀瓣正被阿飛的大手在恣情地享受著。渾圓光滑的臀瓣被輕撫、被緩揉、被力捏、被向外剝開、又向內擠緊,一下下來回揉搓。

  顏麗琪嬌喘吁吁,嚶嚀聲聲,渾身酸麻酥軟,已經站立不穩,更不知道是該推開得寸進尺的阿飛,還是任憑他繼續那令人心神迷醉的騷擾侵襲。

  就在這時,一聲輕咳,打斷了兩個人的親熱纏綿,原來是陶虹從廚房出來,無意之中驚散了一對偷情的鴛鴦,顏麗琪羞的無地自容,慌忙掩著粉面狂跑開去。

  「我沒有打擾你們吧?」陶虹目睹了阿飛激情嫻熟的濕吻技巧和撫摸手法,她雖然是過來人,也不禁有點羞澀有點不好意思。

  「我想沒有打擾,該發生的發生了,不該發生的還沒有發生。」阿飛臉皮的確厚,被人看見偷情壞了好事,還能夠面不改色心不狂跳嬉笑自若的男人,除了韋小寶,估計就是他了,他不動聲色地笑道,「我本來想問問陶姐姐,午餐準備的怎麼樣了?」

  「我已經安排好了,正想到酒窖裡看看,挑選兩瓶紅酒呢!」陶虹也識趣地轉移話題說道,「阿飛,你不想跟著看看你爸爸生前鍾愛的酒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