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龍傳奇 第三百四十五章 老師如許(六)

  阿飛還回味著柳玉茹的風騷嫵媚和性感放浪,當然也在思考著她的掖掖藏藏,總是不肯告訴他,她和常士偉為什麼從市一中辭職來到國際學校的?他感覺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或者是比較隱私的原因,算了,慢慢詢問吧!阿飛愛他的每一個女人,同時尊重她們自己的個人隱私。

  在上課鈴打響之前,阿飛衣著整潔地走進了高一七班,現在男女比例確實有些失調啊!高中就已經明顯的陰盛陽衰了,七成都是女生,三成的男生大概理所當然地成為了香餑餑了。

  阿飛從後門悄無聲息地進去,坐在冷艷少婦李郁君已經給預備好的聽課椅子上面,仍然引來學生們不約而同地頻頻回顧,許多學生臉上浮現出來難以掩飾的偷笑。

  冷艷少婦李郁君居然少有地微笑著走到阿飛身旁,輕聲說道:「看來學生對你的到來很關注也很感興趣啊!」

  「是嗎?」阿飛難得一見冷艷少婦李郁君的笑容,冷艷的面龐破天荒地綻露笑顏,如此令人驚艷,卻也摸不清她為什麼突然前倨而後恭,只好也微笑以對,「希望我來聽課不要影響李老師的講課水平哦!」

  「是嗎?那倒不會的!」冷艷少婦李郁君微笑道,「相反我對龍總的講課水平也很感興趣的哦!」說完,上課鈴聲打響了,冷艷少婦李郁君款款扭動豐滿翹挺的美臀走上講台。

  阿飛正在胡思亂想這個冷艷少婦的美臀居然也如此豐滿翹挺渾圓性感,渾然沒有覺察冷艷少婦李郁君和學生們相視而笑,布下了一個小小的局,已經張網以待了。

  「上課!」冷艷少婦李郁君說道。

  「起立!」一個女班長叫道。

  「同學們好!」

  「老師好!」

  一連串的程序,勾起阿飛對於課堂的深深懷念,好像一個老兵聽見軍號聲的親切,彷彿一個退役運動員看見運動場的熱忱,心裡火火地燃燒起來。可是,接下來冷艷少婦李郁君的幾句話就讓阿飛頓時大驚失色目瞪口呆了。

  「我們今天這節課原定就是討論課,關於經濟的討論課。」冷艷少婦李郁君微笑著說道,「不過啊!與原定計劃不同的是,我今天給大家請來了一位特邀嘉賓,他曾經是高中的歷史老師,後來下海從商,年輕有為,閱歷豐富,不僅對經濟有著獨到的見解,而且對於政治歷史文化各個方面都有深刻的理解,同學們可以有幸請教龍老師,可以海闊天空,不拘一格,盡情在龍老師淵博的知識海洋中暢遊一番,好嗎?」

  「好!」自然是異口同聲地大聲叫好。

  「那現在我們就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龍老師上來主持這堂討論課吧!」冷艷少婦李郁君帶頭伸出芊芊玉手輕輕拊掌,笑語殷殷地看著阿飛,微微笑抿的櫻桃小口一幅請君入甕笑裡藏刀的態勢,阿飛這才知道這個女人不尋常,自己就這樣被她堂而皇之地捉弄了。

  聽著學生們熱烈的掌聲,勢成騎虎,阿飛狠狠地盯了一眼冷艷少婦李郁君豐滿高聳的乳峰,如果不是公共場合,他恨不得把她就地正法了,方能感覺稍稍解氣。此時此刻此情此景,阿飛別無選擇,只好站起身來,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瀟灑地走上講台,掌聲愈發熱烈,阿飛卻在經過冷艷少婦李郁君身旁地一剎那微笑著探頭在她耳朵旁邊低聲說了一句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阿飛微笑著站在了講台上面,冷艷少婦李郁君粉面緋紅地走到後面坐到聽課椅子上,冷笑著看著阿飛。

  闊別許久的講台,陌生而熟悉的學生,阿飛微笑著說道:「李老師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啊!我現在才明白那句廣告詞的含義我的地盤我做主!到了李老師的地盤,我當然也只好客隨主便聽憑李老師的安排調遣嘍!呵呵!」

  學生們聽阿飛開場白輕鬆詼諧,都不禁微笑著齊刷刷地看著這個掉進陷阱裡的老虎怎麼下台跑出去?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乍一走上講台,心裡難免惴惴不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滿嘴銅臭味的商人怎麼也走上講台了呢?」阿飛瞬間就找回了那種揮灑自如的感覺,微笑著說道,「不過,考慮到現在雪過天晴冰雪消融了,馬鷹九都大勝謝腸停了,王大拿王木生都想談鄉村愛情了,成龍李連傑第一次合作成功了,大S都到北大講美容了,大千世界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了,我站在講台上面還沒有說話都受同學們歡迎了,我看討論課也就可以如期進行了!」

  「龍老師,我們可以問您一些問題嗎?」那個女班長站起來問道,短髮烏黑,眉清目秀,嘴角的美人痣增加了一分嫵媚,顯得成熟許多,酥胸挺拔渾圓,身材曲線玲瓏凸凹有致,嬌軀上下洋溢著陽光氣息青春活力,清醇動人。

  「可以啊!除了不可以問的不要問,可以問的隨便問!」阿飛看了一眼坐在教師後面的冷艷少婦李郁君笑道,滿眼都是青春洋溢的面龐,前排一個長髮女生臉上有著一股極為明顯的稚氣,明眸皓齒,美目櫻唇,瑤鼻香腮,身材小巧玲瓏,肌膚雪白嬌嫩,本來是甜美純真的俊俏模樣,十足的一個美人胚子,只是此時美目之間充滿著難以掩飾的憂鬱神色,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同情我見猶憐,而那秀美的面容和憂鬱的神色彷彿在哪裡見過似的。

  「龍老師,政治課很枯燥乏味的,您如果講經濟課的話,您會怎麼講的生動活潑一點呢?」女班長開門見山地問道。

  「我曾經是歷史老師,記得講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的世界經濟危機的時候,一個學生曾要我給『衰退、蕭條、恐慌』這幾個專用辭彙下個定義。」阿飛思忖著笑道,「我記得當時打比方說道:『衰退時,人們需要把腰帶束緊;蕭條時,人們很難買到腰帶;當人們連褲子也穿不起時,恐慌就開始了。』如果這樣講經濟課的話,應該算是生動活潑吧?」

  學生們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課堂氣氛變得輕鬆許多。

  「龍老師,學校馬上就要開秋季運動會了,您有什麼話對我們班同學們囑咐的嗎?」站起來一個高大的男生問道。

  「我當然希望咱們班能夠在運動會上大顯神威威風八面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今年北京舉辦奧運會,奧林匹克精神就是貴在參與!」阿飛說道,「只要貴在參乎了,就不必過分計較成敗得失了,所以,我還是那句老話:希望大家勝不驕敗不餒!」

  「切!老套話,沒有新意!」教室裡面立刻噓聲一片,冷艷少婦李郁君嘴角的冷笑更加明顯了。

  「所謂勝不驕敗不餒呢!」阿飛卻不為所動,轉身在黑板上面寫下「驕嬌餒」三字,依然故我地微笑說道,「就是說勝利了男生不要象高頭大馬一樣得意忘形,女生不要象高傲的公主一樣增添了嬌氣;失敗了呢!大家看這個『餒』字,左邊是個食補旁,是說男生輸了不要吃不下飯;右邊上面是眼睛,下面是女字,就是說女生輸了不要掉眼淚哭鼻子哦!」

  學生們聽他如此說文解字,頗有意思,不禁都興致勃勃地聽著,女生還流露出來嘴角的淺笑。

  「龍老師,您對艷照門事件怎麼看呢?」一個模特一般高的女生站起來大大方方地問道,其他同學一片嘩然,連後面的冷艷少婦李郁君也不禁柳眉微皺,粉面緋紅。

  「孔子說:食色性也!這次艷照門事件,無論是明星還是媒體還是看客,都熏熏然陶陶然神魂顛倒樂此不疲,不管是居廟堂之高,還是處江湖之遠,都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捲入其間關注其中。說到底,只不過是人性的本能卻將人性的醜陋暴露無餘罷了!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明星很黃很暴力,我們才發現自己很傻很天真啊!」阿飛歎息一聲說道,「從中得出一個結論:如果你愛一個人,就送她去香港演藝界,因為那裡是天堂;如果你恨一個人,也送她去香港演藝界,因為那裡是地獄!或許天堂和地獄,只在一念之差,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啊!」

  哇!學生們聽他如此點評,嬉笑怒罵,字字珠璣,不禁驚歎聲四起,連後面的冷艷少婦李郁君也不禁為之動容。

  「龍老師,那我問一個敏感度很高的問題。」女班長毫無顧忌地問道,「您如何看待早戀的問題呢?」

  同學們不禁暗笑,不約而同地齊刷刷地盯著阿飛,看他怎麼回答?

  「早戀?很好啊!」阿飛隨口回答道。

  驚起學生們一片驚呼,冷艷少婦李郁君也柳眉緊皺,詫異他怎麼會說早戀很好呢?

  阿飛繼續不緊不慢地說道:「早晨空氣清新,早起鍛煉身體當然很好了!」

  學生們頓時一片噓聲,不過也都被他的這個漫不經心的抖包袱逗樂了。

  「歌德在《少年維特之煩惱》中說:哪個少女不懷春?哪個少男不動情?可是,我旗幟鮮明地表示:我並不贊成早戀!」阿飛正色說道,「高中就是應該以學習為主,感情的事情還是耐心地等到大學或者畢業以後再考慮吧!你春天把夏天的事情都做完了,那你夏天幹什麼呢?」

  同學們不禁頻頻點頭,後面的冷艷少婦李郁君也不禁鬆了一口氣,生怕這個口無遮攔的阿飛胡言亂語把學生們引入歧途帶到茄子地裡去。

  同學們見這樣的問題都難不倒龍老師,反而旁徵博引,儒學西學,信手拈來,妙語連珠,都不覺興致大起,爭相提問,課堂不知不覺變成了有問必答的記者招待會了。

  「龍老師,您認為老師有幾種呢?您作學生的時候喜歡什麼樣的老師呢?」一個嬌小玲瓏的小女生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