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龍傳奇 第二百八十八章 甜蜜蜜

  兩個人繾綣纏綿幾度雲雨,成熟美婦岳母林詩音花開花謝,潮起潮落,欲仙欲死,死去活來,也不知道翻滾歡好了多少次,最後只覺阿飛緊抵花心的蘑菇頭猛地噴射出強勁熱流,那股酥麻歡暢直達心坎,感覺就好像火山噴發一樣,猛烈地顫動,劇烈地噴射,滾燙的岩漿燙得她銷魂奪魄,頭暈目眩,胴體深處抽搐痙攣,再次達到了欲仙欲死的高潮……

  翌日凌晨,阿飛神清氣爽,精神百倍,一大早就在一柱擎天中醒來,看著林詩音和林玉芝母女倆仍然在甜美酣睡,林玉芝的胴體雪白豐滿嬌艷迷人,林詩音的玉體成熟豐腴圓潤誘人,春蘭秋菊,綠肥紅瘦,阿飛是得償夙願稱心如意,不免心曠神怡心滿意足,如果不是今天有事處理,真是要芙蓉帳裡春宵短,從此君王不早朝了。

  「冠子綴珠初泣露,霓裳舞袖更縈風。就中縱有紅都勝,淡佇爭如御愛紅。芍葯移來傍玉欄,淺深濃淡一般般。夜深促席來相就,要把春容子細看。」

  阿飛擁有如此羊脂白玉活色生香,也不禁喜不自勝感慨萬千青春得意躊躇滿志,在林詩音和林玉芝母女倆甜睡的白皙透著粉紅的臉頰上分別親吻一口,這才戀戀不捨地出來。

  一片沉睡寂靜,阿飛乘坐電梯來到樓下,乾媽許筱蝶已經在客廳等候了。

  「乾媽,起這麼早啊?」阿飛明知故問地笑道。

  「人家心事重重的,怎麼能夠睡得著呢?」乾媽許筱蝶嫵媚地嬌嗔道。

  阿飛見左右無人,索性坐在乾媽許筱蝶身旁,明目張膽地摟住她綿軟的柳腰壞笑著問道:「他呢?」

  「一大早就去省府了,連續會議雞吧乏術啊!」乾媽許筱蝶溫順地依偎在義子阿飛的懷裡,幽幽說道,「我們已經商量好了,已經通知淑惠了,今天我們以凌雲集團公司的名義捐助慈善款,而且把我們公司和遠洋公司的業務往來的明細賬目全部交給淑惠她們留做證據。人家可是什麼都聽你的了,飛,你可不能看著乾媽進監獄啊!」

  「我當然要讓乾媽進監獄了!」阿飛暗笑真是巧合,他也約了淑惠,色手從旗袍開叉探了進去撫摸揉搓著乾媽許筱蝶豐滿渾圓的大腿,愛撫上了她凸凹的蜜屄調笑道,「我就要乾媽以後進我這個監獄,我也就能夠好好奸你這個玉了哦!」

  乾媽許筱蝶玉體輕輕顫抖,嬌羞柔媚地瞪了他一眼,羞赧地嬌嗔道:「你昨天晚上的《甜蜜蜜》唱的滿好的,可惜我沒有聽全,乾媽要你現在唱給乾媽聽嘛!」

  「我給你唱另外一個版本的!」阿飛愛撫著乾媽許筱蝶豐腴的玉體淫笑著唱道:「舔咪咪你笑著舔咪咪好像那話兒開在唇縫裡開在唇縫裡在哪裡在哪裡奸過你你的笑容這樣獸襲我一直想勃起啊在夢裡夢裡猛力奸過你舔咪咪笑得多甜蜜是你是你猛奸的就是你在哪裡在哪裡奸過你你的笑容這樣獸襲我一直想勃起啊再猛力!」

  乾媽許筱蝶嬌媚動人滿心歡喜地看著阿飛,美麗的眼睛妖冶柔媚的幾乎可以滴出水來,玉腿之間卻已經被阿飛揉捏得淫水潺潺流淌出來。

  警車響動,鍾淑惠和蕭瑩秋如約前來,乾媽許筱蝶識趣地先退出去讓阿飛和兩女說悄悄話。

  「淑惠姐姐和瑩秋姐姐有什麼指示嗎?」阿飛左擁右抱著美女警察鍾淑惠和美女軍官蕭瑩秋兩女笑道。

  「上面注意紀洲也已經很久了,我們昨天晚上就調查了,郵局的確有紀錄顯示《昭君出塞》是北京發到林憑祥名下的,而且十有八九是紀洲派人郵寄的特快專遞。」蕭瑩秋依偎在阿飛的懷裡說道,「他是官宦世家,久經考驗的老官僚了。深懂虛則實之,實則虛之的機巧,故意通過林憑祥正大光明地轉交給賈滄海這幅畫,我們分析畫裡肯定別有玄機,只是暫時無法破譯出來罷了!」

  阿飛皺眉說道:「這幅《昭君出塞圖》乃是華巖大作,華巖是清代揚州畫派的著名畫家,字秋岳,號新羅山人。此圖自題『一望關河蕭索』,黃沙堆雪暗龍庭,馬上琵琶掩淚聽。漢室御戎無上策,錯教紅粉怨丹青。這是元朝初年詩人王思廉所作的詩。我記得林憑祥介紹的時候還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昨天晚上他也暗示畫裡可能別有深意,就是不知道這幅《昭君出塞圖》裡面究竟有什麼內裡玄機?」

  鍾淑惠和蕭瑩秋也都柳眉顰顰,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阿飛,你週末真去賈府赴會嗎?」鍾淑惠問道。

  「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賊巢穴,待俺趕上前去殺他一個乾乾淨淨!」阿飛左擁右抱著美女警察鍾淑惠和美女軍官蕭瑩秋兩女縱聲大笑道:「好姐姐,你們就等著我給你們唱一出單刀赴會!」

  心裡暗笑警方布下天羅地網,卻不知道雲龍幫暗中也已經虎視眈眈蠢蠢欲動,只等待時機趁火打劫渾水摸魚,翦除異己黨同伐異統一南方省黑道天下。

  不過,真的不可小覷這個賈滄海,也不可忽視這幅《昭君出塞圖》的內裡玄機,阿飛想起來林憑祥書寫的條幅: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饑來食,困則眠,熱取涼,寒向火。平常心即是自自然然,一無造作,了無是非取捨,只管行住坐臥,應機接物林憑祥錄黃龍慧開禪師名著無門關第十九則與賈滄海先生共勉。只是修身養性的心靈雞湯罷了,倒是看不出來什麼機關蹊蹺,也看不出來什麼提醒暗示。

  「這幅《昭君出塞圖》如果是真品的話,市場價值可是不菲啊!」蕭瑩秋隨口說道。

  「哪怕價值百萬,我也毫不動心,任它價值連城也不及姐姐的一根汗毛!」阿飛說笑著摟抱住美女軍官蕭瑩秋親吻住她鮮艷紅潤的櫻桃小口,碩大的舌頭用力前探,撬開了美女軍官蕭瑩秋的貝齒,舌頭長驅直入,攪弄著美女軍官蕭瑩秋甜美滑膩的香舌,她嬌喘吁吁,動情地任君品嚐。阿飛的舌頭先不住的纏攪美女軍官蕭瑩秋的香甜香舌,然後猛然將美女軍官蕭瑩秋的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裡,輕咬細舐,又吸又吮美女軍官蕭瑩秋滑膩香嫩的舌尖。阿飛一隻祿山之爪解開美女軍官成熟少婦蕭瑩秋的上身上身橄欖綠軍裝制服和藍色襯衣領帶,祿山之爪順利的滑進裡面,握著她豐碩飽滿的乳峰,來回地把玩揉捏著,並不時捏捏她的櫻桃,感覺是又軟又滑,而成熟少婦美女軍官蕭瑩秋雙頰似火,渾身癱軟,山峰原本是軟綿綿的,也漸漸發漲變硬,阿飛慾火高漲,另一隻色手撩起成熟少婦美女軍官蕭瑩秋的軍裝套裙,美臀豐腴滾圓翹挺圓潤,肉色透明水晶絲襪和薄如蟬翼的蕾絲內褲襯托著蜜屄,蜜屄之間,寸草不生,凸凹玲瓏,珠圓玉潤,阿飛色手撫摩揉捏著美女軍官蕭瑩秋豐腴滾圓的美臀,探手在她胴體深處挑動撩撥,無所不用其極。

  「小壞蛋,現在談正事呢!你幹什麼呀?啊!不要啊!老公!啊!你好壞啊!」美女軍官蕭瑩秋眉目含春地嬌嗔著,嚶嚀一聲,嬌軀顫抖,抽搐痙攣,淫水潺潺,汩汩而出,流淌不已。

  鍾淑惠嬌笑著酸溜溜地揶揄道:「看來送你什麼書法名畫什麼《昭君出塞圖》都沒用,送美女才是最直接有效的糖衣炮彈致命武器。只要有美女,哪怕出塞了,就是跑到日本跑到海角天涯,你都會屁顛屁顛的樂不可支哦!呵呵!」

  「姐姐是不是吃醋了啊?」阿飛騰出手來摟抱住美女警察鍾淑惠,突然他腦際靈光一閃,驚叫道,「你說什麼?美女?出塞?跑到天涯海角?」

  美女警察鍾淑惠也柳眉顰顰,面露喜色,美女軍官蕭瑩秋好不容易喘息過來,聽見阿飛的話語,她也不禁美目閃動,和鍾淑惠阿飛目光相視,心有靈犀,好像阿里巴巴發展了寶藏一樣,彷彿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似的,阿飛摟過兩女的耳朵低聲說出自己心裡的猜測。

  「好老公!你太有才了!太棒了!」美女警察鍾淑惠喜出望外地摟抱住愛郎阿飛親吻一口誇獎道。

  「姐姐如果榮升嘉獎的話,準備怎麼感謝我呢?」阿飛的祿山之爪隔著警察制服揉捏著美女警察鍾淑惠豐碩飽滿柔軟彈力十足的酥胸,色手卻也徑直探進套裙裡面撫摸揉搓著她豐滿雪白的大腿和性感內褲掩映著的芳草萋萋妙處,色咪咪地調笑著問道。

  美女警察鍾淑惠嫵媚地分開玉腿,讓愛郎阿飛的色手更加方便更加深入,她嬌喘吁吁,媚眼如絲地嬌嗔道:「人家都是你的了,什麼榮升不榮升的?還不是你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嗎?啊!壞老公,你的手指啊!」

  「我的要求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阿飛手指律動挑逗撩撥著壞笑道。美女警察鍾淑惠嬌喘吁吁,嚶嚀聲聲,春潮氾濫,蜜屄泥濘不堪,阿飛這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了她。

  「如果我們分析不錯的話,他身在高處,肯定是聽到了風吹草動,恐怕東窗事發禍及根本,所以通過這個近乎謎語密碼式的通風報信的方法暗示他腳底抹油溜之大吉,我們要馬上向上面匯報,並請示盡快採取果斷行動,快穩准狠地收網獵殺計劃!」蕭瑩秋喘息過來了美目閃爍,然後親吻了愛郎阿飛的臉頰一口柔聲地說道,「好老公,我們該回去了!還有好多事情要處理呢!」

  「好老公,我們又要走了哦!別生我們的氣哦!」美女警察鍾淑惠愛撫著愛郎阿飛寬闊強壯的胸膛,眉目含春地喘息呢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