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沉淪 第836章 俱樂部的留戀1

  我在臥室挑選衣服,妻子坐在床前一言不發。比過幾套後,最終選中套深色條紋西服,看起來精神,又不是太嚴肅。領帶卻有些拿不定主意,一條條比過後,最終剩下粉紅,藍色,黑色。

  「那條好看?」我望著鏡子中的妻子問。

  妻子看了眼鏡子,挑選說:「粉紅色。」

  「我也覺得這條不錯。」我笑道,把其餘兩條放下,察覺妻子一直沒動,疑惑道:「你怎麼還不換衣服。」妻子望了我一眼,欲言又止了好幾次,最終卻沒有說話。

  「怎麼了?」我放下領帶,回頭問。

  妻子看了我半響,突然道:「老公,我們能不去了嗎?」

  「為什麼?身體不舒服?」我擔心的走到她身邊坐下,握住她的手問。

  「不是,只是我有些累了。」妻子搖頭。

  「以前不是都好好的嘛!」我捏緊她的手,鼓勵說:「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我們退出吧,好不好。」妻子哀求道。

  「幹嘛突然說這樣的話?究竟怎麼啦?」我不解她為何現在又提出,又理解她為何要提出的問。

  「就當為了我!難道這個理由還不夠嗎?」妻子抽出了手,反問。

  「當然不是,只是這麼幾年,不都這樣過來了嗎?」我辯解說。

  接著道:「何況心如才剛走,所有人情緒都很低落,如果我們再缺席,不是雪上加霜嗎,讓其餘人怎麼辦?」妻子紅著眼搖頭,可憐兮兮的望著我說:「當初你為了我,為了挽救我們的愛,答應加入俱樂部,難道不能為了我離去嗎?」

  「可……」我還想解釋,妻子突然緊握我的手,打斷道:「我答應你,只要我們離開,將來無論發生什麼,我永遠不會離開你,好嗎?」我的心很掙扎,矛盾,一邊想著照顧好妻子,一邊心裡又捨不得,何況心如才剛走,俱樂部所有人情緒都很低落,如果我們再缺席,不是雪上加霜嗎,讓其餘人怎麼辦。

  「快點準備吧!時間快到了。」我抽手起身說。

  對著鏡子打領帶時,偷偷看了眼妻子,看到她的無力,失落。我的心越發矛盾,痛苦,很想答應她,讓她開心,可在我看來,於情於理,現在都不是離開的時候,心裡堵塞著太多事,我也沒心思認真去思考,抉擇。

  害怕面對她,打好領帶,我匆匆逃向外面。

  在客廳等了一個小時,時間已經差不多,卻不見妻子出來,有些擔心,只能轉回臥室道:「芸涓,換好沒……」妻子依舊坐在哪兒,完全沒動過,面對她空洞的眼神,剩下的話,噎在喉嚨,心裡一陣抽痛,擔心的湊近道:「芸涓,你怎麼啦?」她這才回過神來,看到身前的我,彷彿不認識般。良久,才搖頭輕笑道:「沒事,走吧!」說著帶頭起身,走了幾步又停下問「我就穿這樣,沒事吧!」這次輪到我呆立,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搖頭說:「沒事。」帶著妻子出門,路上我有些擔心,不時偷看她,她一直望著窗外,不知在想什麼,神情平淡,也看不出太多異樣。隨著離目的地越來越近,我的心漸漸被興奮,期待佔據。

  還沒到別墅,電話就響起來,接通後是葉紫嫣,說其餘人都到齊了,都在等我,詢問我們怎麼還沒到。我只能謊說有點事耽擱了,在路上,馬上就到。

  謊言時,我不經意的扭頭,正好對上妻子的眼神。不敢認真去感受她眼中要說的話,我匆忙轉開頭,專心開車,說了幾句後就掛斷。

  開上岔道,駛進別墅,到院中時,果然所有人都到了。我熄火下車,等了半晌,妻子卻坐在裡面,不肯下來。

  我只能過去打開車門,笑著輕聲邀道:「走吧!」妻子望了我一眼,這才踩著高跟鞋下來。牽著她進入別墅,所有人已經等在哪兒,看到我和妻子出現,都圍上來,要罰酒。

  原本有些擔心,害怕妻子的異樣被其餘人看出來,不過進門後,她神情和緩下來,嘴角掛著絲淡淡的笑意。面對梁玉珍端來的罰酒,被慫恿著,也心甘情願的喝了下去。

  確定妻子沒事,心裡的石頭終於落地。三杯酒下肚,不知是習慣,喜歡上這裡的氛圍,還是酒精的麻醉,我漸漸忘卻煩惱,完全投入到這個只有夜晚的世界。

  罰酒喝完,葉紫嫣走到前面,招呼過眾人。不知為何,以往很少在聚會時打扮的艷麗,為眾女鬥艷的她,今晚卻穿著條火紅的墜地長裙。

  以往這個時候原本該是快樂,興奮的,不過今天,氣氛有些怪異,葉紫嫣的臉上沒有笑意,所有人也都沉默下來。

  過了一會兒,葉紫嫣才帶著絲傷感道:「今天,我們的大家庭中少了一對。」說著停頓,看了我們幾秒才接著道:「雖然心如和周倉離開了,但他們帶給我們太多歡樂,感動,我們會永遠記在心裡,對不對。」

  「對!」所有人都有些感觸,齊聲道。

  我心中又浮現出那張蒼白的笑臉,那個纖弱的身影,還有那羞澀的淡笑。轉頭望了眼妻子,她偷偷摸著眼角。

  或許被所有人的情緒感動,葉紫嫣開心的笑起來,感謝似的點頭,深吸了口氣穩定情緒道:「他們的位置,我們永遠會為他們留著,在我心中,他們依然和我們在一起。我們會帶著他們的那份快樂,繼續生活下去,對不對!」說到後面,她聲音中有股壓制不住的激動。

  「對!」所有人高喊,我也忍不住情緒,跟著高呼。

  「敬周倉,沐心如!」葉紫嫣舉杯,話語中帶著絲哭腔。

  「乾杯。」所有人舉杯,妻子也跟著一口幹掉。

  酒很快被滿上,葉紫嫣繼續道:「這杯酒,我敬你們,感謝你們還在我身邊。」所有人感動的舉杯,最後一杯,葉紫嫣帶著敬了俱樂部。又是三杯喝下,我有些飄飄然起來,望了眼妻子,她也和我差不多,雙眼迷醉般朦朧,嘴角掛著絲放縱的笑意。

  今晚沒有安排什麼節目,葉紫嫣示意蘇峰把燈光調暗,放著舒緩的音樂,接著示意我們今晚完全自由。男人可以邀請任意一個女人喝酒,聊天,跳舞。

  若是以前,所有人都會歡呼著拉上自己的目標,喝兩杯後跳上一起。可不知為何,今晚有些沉寂,錢昊,吳鵬,梁玉珍,李秋月,唐薇,所有人端著酒杯,都相互觀望,沒人行動。

  看著身邊這些熟悉的人,我突然一陣害怕,還感覺到一點陌生。似乎沐心如和周倉的離去,讓俱樂部也陷入一種怪異的氣氛,雖然每個人都沒表現出來,但心裡都有些壓抑。

  葉紫嫣也察覺到這種氣氛,不想它繼續蔓延,她帶頭似的率先走出來,拉著就近的王凌雲,步入了舞池。這時其餘人才恢復過來,喝乾杯中的酒後,各自尋找中意的舞伴。

  妻子被錢昊邀請過去,不知是被葉紫嫣前面的話擾亂心神,還是想擺脫這種讓人打心底感覺蕭瑟的氛圍,她欣然接受了邀請。看著她被帶進舞池,我竟然有絲解脫般的放鬆,回頭,梁玉珍正望著我。苦笑了下,雖然對這個女人有些不感冒,但還是放下酒杯,走了過去。伸手邀請,她欣然接受。

  舞蹈底子依舊那麼好,和梁玉珍一起跳舞,我覺得自己就是個剛學走路的孩子,一直都被她帶著。感覺還在,激情還有,人也還是那個人,可不知為何,卻總感覺少了點什麼,差了點什麼,等我認真去尋找時,卻又什麼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