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沉淪 第834章 她的反對1

  逃也似的離開了羅秀的家,徘徊在心間的情緒無法平復,不知為何,我竟然想去夢潔的墳前看看。

  買了束月季,獨自趕到山頂。似乎世間的一切都經不住時間的打磨,經過幾年的風吹雨打,石碑有些失去光澤,附近的花草,也雜亂了不少。或許只有記憶,才會永遠存在人的腦海。我還記得和夢潔相處的點點滴滴,也記得她入土那天的情景。

  無力的坐到墳前,把四周的荒草拔了拔,將近來承夢的變化和她說了下,也傾述了一些無奈,似乎只有此刻,在無人的地方,在面對她的時候,我才能說出一些心底的事。不僅是因為不用擔心她會說出去,更因為在我心裡,把她當成一個紅顏知己。

  有些東西,說出來能好點,一直坐到黃昏,才收拾好情緒離去。

  回到家門,妻子在準備晚餐,聽我到進門的聲音,她從廚房出來,招呼道:「回來啦,快洗洗,馬上吃飯。」

  「嗯。」我點頭。

  「怎麼啦?」感覺我的情緒,妻子問。

  「周倉和沐心如走啦!」不敢說羅秀的事,我只能拿他們擋道。

  「什麼?什麼時候走的?」妻子有些激動。

  「今天上午的飛機。」我回說。

  「你別騙我,她都沒告訴我。」妻子將信將疑。

  「他們沒有告訴任何人,只在離開後留了封信。」我走近,將那封信遞給了妻子。

  妻子疑惑的接過,我無力的躺到沙發上,乏力似的歎了口氣。

  很快吧信看完,妻子的表情有些陰晴不定,本以為她會傷心,難過,誰知很快她就想通般說:「既然是她的選擇,就應該尊重,祝福他們。」我有絲疑惑,分不清這是不是她的心裡話。

  「沒什麼好傷心的,這對她來說是種解脫,是件好事。」妻子淡笑道。

  我回望了妻子幾秒,輕笑點頭。

  「好啦,你快去洗澡,今天晚上,我們忘記煩惱,就我們兩個人,好好喝一杯。」妻子竟然有些高興,將我從沙發上拉起來,推進浴室說。

  心裡明白妻子為何會如此,但有些鬱悶。但不管是真心,還是在掩飾,現在的我,確實需要點酒精,讓我暫時的忘卻。

  沖涼出來,飯菜已經擺上桌,酒也開好,剛出門她就迫不及待的招呼道:「快點,快點。」我坐到桌前,都是我喜歡吃的菜,後面似乎又加了兩道,很豐盛,聞著就有些餓了。

  「快嘗嘗,紅燒排骨。」剛坐下,妻子就幫我夾菜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笑著嘗了口,讚道:「嗯,不錯。」忙活這麼久,像是就在等這一刻,妻子開心的笑起來,幫著倒酒。

  「你也吃啊。」我招呼道。

  「嗯。」妻子點頭。

  邊給我夾菜,邊招呼吃,我們開心的吃著,喝著,但卻都沒有聊太多。氣氛雖然很好,但卻奇怪的感覺更像是兩個人再喝悶酒。起初還覺得有些怪異,但隨著越喝越多,慢慢也把那點不適拋開。

  一瓶酒結束,妻子滿面紅暈,神態也有些醉意,但卻不肯停止,執意的又開了一瓶。無奈,只能陪著她喝,我心裡也想喝,哪怕是醉一場也好。

  喝到後面,妻子連菜都有點夾不住,看著她的樣子,我有點擔心。沒等我詢問,不知是不是喝醉,她放下筷子,冷不丁道:「真想我也生次病!」我夾向嘴裡的菜頓住,放下道:「胡說八道些什麼。」

  「呵呵,亂說呢,來,喝酒。」不知是因為我的口氣,還是察覺到自己說錯話,妻子又突然改口,舉杯道。

  我疑惑的望著她,看著她喝了一杯。似乎還沒醉,她發現我沒喝,逼著我喝了下去。

  又喝了幾杯,我的心剛放下,她突然叫道:「老公。」

  「嗯?」我疑惑。

  「如果我也生病,你會為我離開嘛?」她目不轉睛的望著我問。

  剛落下的心,再度懸空。現在腦中已經夠亂了,加上喝了不少酒,我實在沒心思去思索太多,只能暫時敷衍道:「剛才不是說好,今天不說這些嗎?」

  「好吧,那就讓我們一醉方休。」妻子無所謂似的聳肩,說完遞給我一個大杯。

  但我從她眼中看到絲失落,只能裝著沒有看見,問道:「這是幹嘛?」

  「你酒量比我好,我可不想喝醉了,你還清醒著。」妻子把大杯倒滿說。

  「好,一醉方休。」苦笑著舉杯。

  後面沒有在談論太多,兩瓶酒快見底時,妻子終於喝醉,趴在桌子上,嘴裡嘟噥著什麼。看著她不時輕笑,不時緊抿的嘴角,我的感覺很複雜,既覺得有些對不住她,又有些無奈。

  獨自把剩下的酒喝光,才抱著她回臥室。似乎知道是我,她配合的勾住我脖子,將她放平到床上,蓋好被子。

  「老公!」轉身時突然聽到叫聲,疑惑的回頭,見她閉著雙眼,以為聽錯了,再度轉身,又聽到她加重語氣的呼喊。

  「嗯。」我回。

  「我愛你。」她閉著眼說。

  「我也愛你。」我輕笑。

  *** ***

  翌日。

  御風公司,總經理辦公室。

  看著對面的高玥,我有絲無奈,已經談了半個小時,她態度堅決,完全不鬆口。僵持間,辦公桌上的電話再度響起。

  已經是第三次,聽著刺耳的響聲,我只能轉移道:「接吧,萬一有什麼急事。」高玥盯著我望了幾秒,才起身過去,拿起電話大聲道:「今天的會全部取消,應酬也取消,不要在打電話進來,不然就自己辭職。」說完就啪嗒一聲,掛斷了電話。

  知道她在生氣,我心裡也很矛盾,沒等我勸慰,她就想明白似的轉身道:「不管你說什麼,我的意見就是不行,堅決不同意。」我只回望著她,沒有說話。

  明白我的眼神,高玥激動的坐過來道:「憑什麼?我和公司這麼多人,沒日沒夜的辛苦幾年,才把這兒從一個小公司做成大企業。憑什麼要為了一家跟我們沒關係的永興,犧牲御風?你怎麼這麼狠心?」說到後面,她帶著絲哭腔,眼中有絲淚光。

  「如果還有別的辦法,我也不想,可承夢的資金不夠。」我感覺自己像個罪人。

  理解高玥的激動,也明白她的堅持。這幾年為了御風,她沒日沒夜的操勞,凡事都親力親為,正因為有她的付出,才能有御風的今天,為了御風,她能捨棄一切,說沒感情,怎麼可能。

  但為了御風,她有激情,受苦也覺得甘願。眼見一切都越來越好,前些日子,她還在和我商量,明年要不要讓公司上市,把上市的風險與好處,一條條都整理給我看,對未來,她充滿了希望。今天我卻突然說要把御風賣掉,任誰也會受不了,坐不住。

  「那你就把承夢賣了,為什麼要賣御風。」高玥大聲回。

  「承夢不能賣。」我堅定道。

  「為什麼?為了一個不相干的永興,你都能捨得御風,為什麼捨不得承夢?」高玥紅著眼眶,有些歇斯底里。

  這是幾年來,我第一次看到高玥發火,在我的印象中,似乎不管發生什麼,她都有份承受,哪怕是以前受到肖陽的暴力,她都會選擇沉默,默默的忍受。但這一刻,她似乎壓不住情緒。

  我試著想解釋,可有些事,說不清楚,無奈道:「因為……你不會明白。」

  「我是不明白,我現在什麼都不想明白,難道你的辛苦就是辛苦,我的就不是嗎?」高玥質問。

  「我知道,這些我都知道,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可我也沒辦法。」我為難說。

  「不行。」高玥依舊搖頭。

  談判又轉回原點,陷入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