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沉淪 第822章 她的召喚2

  一張圓桌,一壺茶,兩個瓷杯,兩張凳子,這就是屋內的一切。不知道這間空屋以前是幹什麼的,但現在我也沒心思去探究太多,直接問道:「找我什麼事兒?」

  「坐下說。」羅姐示意對面的凳子。

  「我現在很忙。」我有些鬱悶。

  「這事要慢慢說。」羅姐執意道,說著還在空杯倒滿了茶。

  無奈坐到了桌前。

  「嘗嘗,這是用院子裡的月季,烘乾製作後泡的。以前小姐就愛喝這種茶,還制了好多香包。」羅姐邀道。

  有些鬱悶,應付似的喝了口。因為月季對月經不調,痛經有療效,妻子偶爾也會買點,不過都是給女人喝的。放下茶杯道:「什麼事,快說吧!」

  「既然你忙,我也不繞圈子。二老爺接手的家族產業,出問題了。」羅姐直接道,說著還幫我把茶斟滿了。

  我心頭一跳,暗自琢磨,但嘴上撇清道:「跟我有什麼關係?」

  「不問問出了什麼問題?」羅姐誘惑似的問。

  「不想。」我直接搖頭,心頭卻警覺起來,這麼急的把我叫來,又說這種事,肯定有所要求。

  果不其然,誘惑無效,羅姐開門見山道:「永興能源的股份,從前幾天開始就被人暗中收購,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老爺留下的產業就要改姓了。」

  「什麼意思?」我直接問。

  被袁天祐掌控的永興能源,生意上有過接觸,也特地瞭解過。不過一直讓我有些擔心,因為總感覺他們經濟鏈有些怪異,按理說,這幾年環境這麼好,這麼大家公司,總該有些賺的。卻不知為何,公司後面彷彿有個永遠填不滿的黑洞,不但沒有快速發展,反而顯得很疲軟。

  如今聽說這事,我也不覺得稀奇。經過幾年的打磨,我也知道點門道了,現在結合起來,隱約感覺當初玩偷梁換柱,暗地裡把公司股份收購過去,就有些怪異。猜測袁天祐或許背後一直有人在操控,不過經過幾年的部署,對方認為時機差不多了,想徹底把這家大企業拿走。

  雖然有些卑鄙,不過袁天祐也不是什麼好人,當初趁著夢潔去世,竟然暗度陳倉,巧取豪奪。說句昧良心的話,如果不是他們父子,永興能源現在是我在掌舵,也不用操勞這麼幾年。現在他們要翻船,我自然樂的看戲。

  「不管袁天祐怎樣,這畢竟是老爺留下的產業,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它落入別人手中。」羅姐認真說,或許見我沒多少回應,又接著道:「這也是老爺留給夢潔的產業,你忍心嗎?」愣了下,說到那個連面都沒見過的老爺,我才不想管他,但說到夢潔。歎了口氣,直言道:「對方既然出手,永興肯定撐不住了,就是不用查也知道,公司肯定爛帳一大堆,那麼大艘船,你讓我怎麼救。」

  「公司雖然被袁天祐掌控,但裡面也有我的人,賬目我查過,現在救還來得及。」羅姐直言說。

  「救回來也是個爛攤子,為了他們,難道想把承夢也搭進去?不行。」看來是有備而來,但我直接拒絕,比起永興,我更在意承夢。

  「你別忘了,承夢可不是你的,只是你在管理。」羅姐給我施壓道。

  「既然是我在管理,承夢就在我的手中。只要在我手中一天,裡面的每一筆支出,都要我簽字才行,就是到銀行去,也只認我。」若是以前,或許我還會認真考量下,但現在,我才不吃她這一套。

  羅姐或許沒料到我會強硬的拒絕,有絲噎住,望著我的眼神,捉摸不定。

  我緩言勸道:「永興丟了雖然可惜,但承夢更不能敗。當初從一個快垮掉的小公司,一步步走出來多不容易,難道為了救永興,要把承夢打回幾年前嗎?」羅姐誘惑道:「可這也是掌控永興的一個好機會,只要出資把永興救回來,就能再次由我們……」

  「好啦,這不是小事,讓我考慮考慮吧!況且即便要救,我也要拿到永興的資料,計算衡量後才行。」我打太極說。

  「也好,我盡快讓羅秀把資料交到你手中。」見說不動我,羅姐或許覺得不能逼太急,暫時妥協。

  「如果沒事,我先走了,外面還有很多事。」我起身告辭,心裡卻暗自惱火。

  羅姐點頭,起身將我送出院子,叫來僕人,將我送出了莊園。

  下山的路上,心情有些沉重,還有點煩躁,怎麼什麼事都趕一塊兒了。比起永興那邊,我更多是敷衍,拖延,如果有空,或許還認真研究下,看看在不動承夢的情況下,有沒有機會幫下,把它拉回來。

  不過現在,根本沒心思去想,把這事忘記。拿出電話,給周倉打了過去,問她沐心如找到沒有,結果他回說沐心如回來了。聽到的瞬間,有些不敢相信,確認了兩遍才終於相信,以為是誰找到,結果說是自己回來的。

  我掛掉電話,急急的駕車過去。等趕到周倉的家,他和吳鵬,錢昊,幾個大男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女人一個不見,我急道:「人呢?」周倉望了我一眼,氣悶的不說話,吳鵬只能示意道:「在裡面,幾個女人正勸著。」

  「勸著?勸什麼?」我有些訝異。

  「不知又哪根筋不對,回來就說要離婚。」周倉接話道。

  「啊?」我比他們還驚訝,這都什麼事兒。不過突然想起,比起這個,我更想確定一件事,走進裡屋道:「我們看看他們。」

  「最好別去,幾個女人在裡面呢。」錢昊提醒說。

  「沒事。」我笑著搖頭,轉進去,來過幾次,知道路。房門關著,裡面隱約傳出女人的聲音,敲了敲門。

  「誰啊!」李秋月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是我。」我說。

  「有事等會說。」李秋月直言道。

  「開下門。」我懶得跟那女人墨跡,再次敲門道。

  「你跑來幹什麼?」門果然打開,不過是妻子,堵住門口道。

  「看心如啊。」我理所當然說。

  「有什麼好看的,又不是沒見過,出去,出去。」妻子直接把我望外面趕。

  「誒,誒,我有事,有事要跟她談談……」說著的時候,抽空望向裡面,沐心如坐在床邊,李秋月和秦雪正圍在她身邊,看她那樣子,似乎在哭。不過話沒說完,妻子就把門關上了。

  如果是別的女人,還可以墨跡一陣,可遇到妻子,只能乖乖忍住。

  見我垂頭喪氣的出來,錢昊笑道:「跟你說了不信,怎麼樣,吃閉門羹了吧!」

  「你知道什麼。」我鬱悶道。

  說完望了眼周倉,不知是被這一連串的變故打擊到,還是心裡有事,悶著頭抽煙,一句話都不說。看到他身前煙火缸中的一堆煙頭,我歎了口氣,坐過去,從他手裡拿過煙,掐滅道:「這東西抽多了不好。」

  「我就是想抽嘛!」周倉想搶,見掐滅後,又拿出煙盒要點。

  我乾脆將火拿走,安慰道:「放心吧,這兒這麼多人,還說不過沐心如,別說沒事,就是有事,也會讓她回心轉意!」

  「你不明白,結婚這麼多年,她從來都對我百依百順,別說像這兩天,我們連嘴都沒吵過一次。可這突然,又怎麼了。」周倉夾著煙找不到火,只能鬱悶的連煙盒一起丟在了桌上。

  「會弄明白的,等那幾個女人出來就知道了。她們關係那麼好,跟男人不好談,幾個女人什麼都會說的。」我雖然心裡懷疑,但只能安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