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沉淪 第724章 奇妙的夜晚4

  仙府收縮,緊壓,短短十幾分鐘,沐心如就來了兩次,她時而癲狂般的揉捏身邊的一切,時而又歡喜的愛撫全身。她的每一次眨眼,每一聲呼喊,每一個舉動都是對我的刺激,讓我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隨著不停突入,很快我也全身燥熱,不知是太投入,還是全程被她擠壓,我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下身,我能清楚感覺到體內的熱量慢慢匯聚而去。

  其實我還想多支撐一會,還想放緩下節奏,可她的擠壓讓我全身不停過電般,不管我思想如何努力,身體卻不聽使喚,不但沒有放慢,反而想尋求更多刺激般,急進急出。

  這更無疑是雪上加霜,只幾個照面就讓她呼喊陣陣。下面收縮的也更加厲害,我帶給她快感,她也帶給我愉悅,仙府內的回應就是最好的獎賞。我也受到刺激,感覺身體越來越熱,熱量匯聚的越來越多,甚至能感覺到子彈在槍口內滑動。

  那種充實感,舒服的讓我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不覺伸手抱著她的頭,望著她的雙眼,所有想說的,全都透過眼神告訴給她。其實不用互望,她也能從我的身體,從我越來越快的頻率知道。

  但我就是想望著她的眼睛,出在她體內。她自然明白我的意思,起初有絲害怕,但很快又妥協,迷失在我快速的抽送中,甚至抬起白臀迎接。

  激浪拍打礁石,不停發出啪啪的聲響,白皙的翹臀泛起紅潮,浪花翻滾,一浪高過一浪,一聲響過一聲。

  隨著一聲低吼,一聲呼喊,浪花拍打在礁石上,四散而開,驚起漫天水霧。飄散在空中的水珠在陽光中五彩斑斕,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最終跌落在海面,隨著潮汐一起褪去,積蓄著下一次爆發。

  沐心如的眼中有絲沉寂,我們相互凝視,都在回味,在感受,在喘息。

  良久,我輕聲道:「怎麼樣?」沐心如笑了下,輕輕搖頭。

  我在她額頭親吻,翻身從她身上下來。這一戰,雖然看似是我贏了,可我損兵折將,她不但毫髮無損,反而收益不少。我躺在床上恢復,不一會,她就從床上跑下去,繼續好奇的四處走動。

  修養了一會,或許是消耗太多,我突然有些口渴肚餓。從床上起身,穿起底褲,跑出去拿酒。原本以為外面沒人,誰知在泳池邊,竟然碰到周倉也在哪兒。

  想到屋裡的沐心如,感覺有點彆扭,正想轉身回屋,周倉發現我,率先打招呼道:「巧啊!」

  「呃,嗯!」有些鬱悶,但還是無奈的走了過去。

  「咋啦,累著啦,餓啦?」周倉調笑似的說。

  「彼此彼此。」既然被看穿,我也不藏著掖著。

  「哈哈,來,來,乾一杯。」像是遇到知音,周倉笑著給我倒了杯酒。

  舉杯相碰,望著周倉喝了杯,心裡卻有點怪怪的。

  「看你的樣兒,消耗得不輕啊,抓著誰啦?」酒剛喝完,周倉就好奇道。

  「沒誰,你呢?」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我敷衍似的問。

  「瞧你樣兒,難道是我們家心如?」周倉順口接話。

  剛喝進胃口的酒,嚇的差點吐出來,這傢伙猜的也太準了。

  沒等我適應過來,也沒等我想好說辭,周倉自顧自的接著道:「我逮著蘇倩那婆娘了,好久沒嘗過她那對大胸,怪想念的。」

  「哈哈……」雖然我心裡有些訝異周倉反應的平常,但還是和他男人理解般的相視一笑,竟然還有點狼狽為奸的感覺。

  一起又喝了杯,周倉笑道:「不說還好,說著又想啦,我先進去啦!」說完提起瓶酒,拿起兩個酒杯,走向下面的小樓。

  望著周倉的背影,感覺有些怪異,既激動興奮,又有點失去興致。

  正走神,前面的周倉突然站定,回頭打著酒嗝叫道:「哎。」我疑惑的望去,她抬起拿著酒瓶的手,示意四周說:「這地方真不錯。」

  「好好享受。」我笑回。

  「你也是。」周倉點頭,轉身走去,邊走邊自言自語似的念道:「別想太多,等你真正的習慣了,就沒那麼多想法了。」愣在原地,等我回過神來,眼前已經不見周倉的身影。擔心又遇到什麼人出來拿酒,為避免尷尬,也提著瓶酒,端著兩個酒杯,跑回了小樓。

  回到屋裡,卻不見了沐心如的身影,我疑惑的邊找邊叫她的名字,四處找了圈,還是沒有。望著門口,心裡有些懷疑,房間卻傳來水聲。

  心頭一跳,那妮子,不會找到暗門了吧。走到牆邊一塊像是礁石的地方,伸手輕輕一推,門卡嚓一聲打開。

  「你怎麼找到這兒的?」我們異口同聲道,害我找半天,我鬱悶道:「廢話,這裡是我驗收的,我還能不知道?」

  「呵呵,我是無意間找到的。」沐心如笑說。

  「你可真行。」害我找半天,還有心思笑,我一陣無語。

  這是為了給客戶驚喜,也是多增添點情趣,每棟小樓都有暗門,有的是廁所,有的是小浴池,還有通往樓頂的暗道,沐心如現在就在小浴池裡泡澡。她也不怕生,找到就用上了。

  「喝酒不?」我提起手中的酒瓶問。

  「要。」沐心如笑著伸手。

  只是伸手,也不起來,鬱悶的過去,倒酒遞到她手中。水很清澈,我無意見看到她浸泡在水中的酥胸,還有腿間漂浮的黑色毛髮。不知為何,腦中竟然想起剛見面的周倉,身下瞬間充血腫脹。

  「你不下來泡會兒?水很暖和,很舒服的。」沐心如毫無所覺的邀道。

  「哦,好。」我收回視線,滑進了水池中。

  房間的池子都不大,只能容納三個人,不過兩人到還是寬敞。不知是不是故意,我鑽到了對面,我們相向而視。水紋流轉,沐心如的嬌軀彷彿也在跟著拂動。

  我忍不住伸手,輕捏沐心如雪白的小腳,她怕癢般笑著躲避。我輕輕抓住她小腿,平復似的輕撫,她漸漸安靜,任由我指尖在她玉足上來回。揉捏纖細的腳趾時,她還是會害怕似的輕顫。

  不多時,沐心如就漸漸放鬆,閉上雙眼,享受似的躺在水池中,任由我施為。看著水汽氤氳中的她,想到一些話,體內又開始活絡起來。放下酒杯,將她的玉足從水中抬起,低頭吮吸上指尖,她受驚似的睜開雙眼,疑惑的望著我。沒有解釋,我順著腳心,腳背,一路親吻了上去。

  這一次,在水中結束,她也更加投入。

  *** ***

  翌日,被人推醒。

  睜眼發現是沐心如,疑惑道:「咋啦?」

  「我的衣服還在那邊的房間裡。」沐心如嘟著小嘴,可憐兮兮道。

  以為什麼事兒,昨晚太勞累,還有點沒睡醒,我翻身道:「沒事,等會去拿。」

  「等會人就多了。」沐心如伸手將我拉回來說。

  「放心吧,又都不是外人。」我隨意的敷衍道,這個房間很暗,根本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不行,你現在就去幫我拿好不好。」沐心如推著我的身體,哀求說。

  「啊?」我深吸口氣,鬱悶的睜眼。

  「好不好嘛!」沐心如不停推我說。

  「行,行,別推啦!」唯一的那點瞌睡也被她搖醒,我投降道。

  「快點哦,我去洗漱下。」我剛答應,沐心如就不在理我,起身走向搖著小屁股,望後面走去。

  歎口氣,忍著爬起來,想到自己的衣服也在大廳裡,有些鬱悶,早知道昨晚拿酒的時候,該順道帶回來。

  一時失策,只能穿著底褲,又跑出小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