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沉淪 第395章 博弈1

  妻子笑的很開心,把頭埋在我懷裡,叫著我的名字也說著我愛你,會爰你一輩子。

  她的心意我已經收到,什麼也沒說,攔腰抱起她走向臥室。她接著我的脖子,笑的很開心,滿眼期待,今晚注定又是個不眠夜。

  與孫學勇見面又過了三天,這幾天我沒日沒夜,終於把公司所有的財務,還有經營線路理順。跟唐軍的關係也深入不少,每天蹭著他的午飯,不吃白不吃。他簡直把我當成朋友,很多事情我都沒問,就自己吐露了不少。暗中也查過,越是調查,對他越是不滿。似乎很早前,他就把已經公司掌握在手中,肆意排擠他人,才有了公司內外今日的局面。

  不知為何,聽到唐軍自吹自擂的事跡,看他賺錢後意氣風華的樣子,我想到的卻是孫學勇那張帶著眼鏡,有些老氣的老實臉,恨得有點牙癢癢。但有件事讓我很在意,公司裡誰也不知道他的底細,似乎沒人聽過他以前在哪兒干。

  不過已經下定決心,這不在是重點。所有事情都心中有數,有些問題也該提上日程,我再次去找孫學勇。這次我刻意選在中午,打電話把他約出來,有了上次的交集,他不在對我冷眼相待。

  這次選了個比較小,但很清靜的飯店。算是瞭解一些孫學勇的為人,覺得沒必要去撐場面,因為我和他都不是那種人。在這種地方,反而能顯得親近,能放得開,談得來。畢竟到高級的地方,時刻要撐著場面,還有點不習慣。

  酒菜上桌,我什麼也沒說,孫學勇似乎知道我有話要說,也保持著沉默。我拿起杯子,一人倒了一杯,遞給他,示意乾杯。或許是因為下午還要上班,他起初有點猶豫,不過看我幹下去後,也咬牙喝了一杯。

  我依舊什麼也沒說,倒上第二杯,第三杯。孫學勇不勝酒力,不但滿臉通紅,連眼睛都有些泛紅。

  見時機差不多,我放下酒杯,出聲道:「有沒有想過找個機會,改變現狀。」

  「怎麼改變?」孫學勇不是沒腦的人,早就察覺到,順著我的話問。

  「我這兒有個機會,不知道你願不願冒險。」我不想講好聽的話騙他。

  「你是說承夢旅遊公司?」孫學勇說。

  我點頭。

  孫學勇笑了下,談話突然慢了下來,吃了口菜,望著我說:「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寧做將頭,不做帥尾,這句話。」我依舊點頭。

  「對比起來,我在現在呆的翔運公司,更有潛力。雖然我現在混得不如意,不過以後還是有機會。」孫學勇直言說。

  「你怎能知道,未來這個帥尾,不會改朝換代,一統山河。」我喝了口酒說。

  孫學勇驚訝的盯著我,似乎想從我眼中辨出這話的真偽,我毫不迴避的回望著他。看了幾秒,感覺我不是在說著玩,掛起絲笑意道:「看不出來,你的心還真不小。」

  「既然要干,自然要干的最好。」我發狠似的,一口喝下杯酒說。

  孫學勇笑了下,沒有答應,吃了口菜說:「承夢公司我很早就留意過,開業時鬧的很紅火,在業內招人時,我想過跳過去,不過我不敢冒險,我不能把希望寄在一個新成立,還不成熟的公司身上。事實證明,我的觀望是正確的,才短短半年不到,一個大公司就落的現在這副光景。而且你們引起的行業震動,反而讓別的公司佔盡便宜,趁機崛起,形成現在三分天下的局面,你讓我如何相信你的話?」

  「那是以前,現在不同了。」聽完孫學勇的話,我反而鎮定下來,如果他什麼都不問,一口就答應要加入,我反而要懷疑他的能力了。

  「有何不同?」孫學勇再次盯著我。

  「因為我有自信能改變這個公司。」這種爭鬥,讓我莫名感覺到快樂,就像在跟夢潔在棋盤上廝殺般,總想征服對手,讓對方的思路跟著自己走,最終接受自己安排的結果,為自己所用。

  不過孫學勇似乎不打算輕易認輸,再次問道:「你有自信能打敗這麼多公司?鬥得過翔運?統一連翔運都無法統一的整個行業?」

  「不試試怎麼知道?」我高深奠測似的喝了口酒,丟下餡餅說:「如果你現在上船,將來成功之日,你就是開國元勳,你就是帥頭。」聽完這句話,孫學勇有些激動,握著筷子的手也有些顫抖。這次他沒有急於詢問,低頭想了會,望著我說:「能給我支煙嗎?」我笑著掏出煙盒,遞給他一支,幫他點上後,把煙盒丟到了桌上。

  孫學勇大口大口的抽著,能看到牙齒有些泛黃,似乎經常熬夜,是個爰抽煙的人。不過想到上次在窗戶前,面對孫丫時,他的拒絕我遞煙的時候,恐怕要下很大的決心吧。人如果有了自控,就能少犯很多錯誤,至少不會重複犯相同的錯誤。說著簡單,其實要做到自控很難。人要先學會認識自己,才能降服自己,然後改變自己,最終才能改變別人。不少人的一生都在犯相同的錯誤,在同一個圈子內打圈,迷失在裡面,永遠也走不出來。這就是養成習慣容易,改變習慣難,這也更堅定我把他拉上船的決心。

  一支煙很快抽完,接著又點上。我能看出孫學勇內心的掙扎,畢竟機會永遠和風險並存,到底是選擇機會,直面風險,還是選擇苟安,或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