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紅樓 第五章 巧姐兒的報復

  靜虛左思右想,卻全無良策。

  意念紛擾中,靜虛不由得暗自慨歎:自己倒還罷了,倒是苦了兩個徒兒,她們嗜過男歡女愛的滋味後,以後還如何能度過青燈古佛的日子?那種苦楚自己可深深知曉。

  念及此處,靜虛似慈母般將智能兒兩女摟入懷中,略帶哽咽地道:「真是苦了你們,都怪為師沒有保護好你們。」

  兩個小尼姑倒未多想,心中只是擔憂靜虛會責罰,如今見靜虛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滿臉愁思,最為活潑的智能兒不禁道:「師父,徒兒是自願的,寶二爺不是壞人。」

  見智能兒兩女還不明白,靜虛只得柔聲解釋道:「為師不是說他不好,而是世家大族最為看重臉面,賈家不會容納你們的,唉,你們怎會明白?」

  「師父。」

  芳齡稍大的的智善兒似有所悟地道:「師父的意思是說我們是尼姑,賈家不會接納我們成為寶二爺的侍妾嗎?」

  未待靜虛無奈回應,一道自信的話語已在三女耳邊響起。

  「誰說不行?我說行就行,天王老子也休想干涉!」

  聞聲回首的靜虛三女同時驚呼起來,因為寶玉竟然赤身裸體地坐起來,雖然已親密接觸過,但女子天性的羞澀還是讓她們對這狂放的舉動大為不適。

  萬丈豪情籠罩著寶玉,他雙臂一展將靜虛抱入懷中,語氣輕柔而又堅定地道:「相信我,我要做的事情沒人能阻止!」

  話音未落,寶玉的大手已經握住靜虛的美乳。

  「別、別……」

  靜虛在自己徒弟面前還想保留尊嚴,軟弱無力地在寶玉的懷中掙扎起來,不過遠遠看去,她更像是半推半就,甚至像是在寶玉的懷中撒嬌。

  兩位小尼姑雖未被摟抱,但芳心卻止住她們欲逃的腳步,迷離的雙眸情思湧現,嫵媚動人。

  寶玉沒有趁機撲上去,目光緩緩掃過靜虛三女,第一次眼帶情意、近似蠻橫地道:「你們都已經是我的女人,誰也別想逃,我的女人只准快樂,不准悲傷!」

  寶玉那霸道的話語並未引來靜虛三女的反感,對於寶玉的佔有慾只有歡悅,話音未落,兩個小尼姑已是激動萬分,乳燕投懷般自兩側貼上去。

  「可是……」

  靜虛也情思大動,為寶玉的豪邁不凡大為陶醉,但她卻比智能兒兩女更明白現實的殘酷。

  不過靜虛遠離賈府,又怎會知道賈家這大半年來的劇變?

  「放心,家中之事我說了算!」

  寶玉雙臂再展,將靜虛三女攬入懷中,隨即將賈府一些重要變故說了一下,對於另一個身份也未隱瞞,末了,再次補充道:「你們可以住進紅樓別府,在那兒你們就是快樂的女主人。」

  「師父,太好啦!」

  兩個小尼姑興奮歡呼,玉臉浮現深深的嚮往。佛門的清苦怎能容下少女活潑的天性?有此機會踏入幸福紅塵,她們自是興奮如狂。

  「寶玉,我們這樣,無論到哪兒……都會惹人話柄。」

  靜虛指了指光頭,深思熟慮的話語猶如冷水般,熄滅智能兒兩女眼中的興奮,無奈地歎息道:「如果整日被人指指點點,我們又怎麼能過得快樂?還是算……」

  「不行!」

  未待靜虛黯然地說完,寶玉斷然道:「誰敢胡說八道,我就宰了誰!你們又不是為別人活,怕什麼!」

  寶玉的強勢雖然令靜虛三人心中一陣暖意流轉,但就連最小的智能兒也不得不面對現實,小嘴一撇,道:「二爺,我可不想看你殺人,再說,要是因為我們的原因連累你,你說的晴雯姐姐她們肯定會生我們的氣。」

  智能兒的話語雖然有點醋味,但也不是沒有道理,好在寶玉不是死腦筋,轉眼就想出兩全其美的好主意。

  「這樣吧,你們從現在開始留在庵中蓄髮,待滿頭青絲時,我再接你們進別府。靜虛,你看可好?」

  為了不讓靜虛再次推卸,寶玉咬住靜虛的耳垂,親密的私語果然威力無窮,靜虛的身子一下子就癱軟成春泥。

  「嚼,就依你!」

  在寶玉的使壞與智能兒兩女期待的目光下,靜虛萬分羞澀地點了點頭,終於做出人生一個重大的決定。

  靜虛等三個美人兒順利歸心,寶玉頓時無比得意,火熱的大手不禁蠢蠢欲動,而沉睡的小寶玉更是瞬間抵在靜虛的小腹上。

  「啊,我去替你們做飯!」

  靜虛害怕了,下意識夾緊雙腿,搶先跳下床。

  「我去幫師父的忙!」

  就連靜虛這成熟美婦都不敢應戰,剛破瓜的智善兒更是一臉慌亂。

  見智善兒飛速動作,寶玉也不由得大為驚歎,還以為智善兒學會神行大法。

  「我也去幫……」

  智能兒的反應最慢,連借口也不知換一個,更沒有靜虛與智善兒幸運,剛翻身就被寶玉抓住。

  「你……幫相公穿衣。」

  寶玉故作急色道,隨即又將神色慌張的智能兒放下地,調侃道:「我又不是老虎,你怕什麼?」

  兩人初次見面時的對話再次重現,此時聽來特別溫馨,又羞又喜的智能兒嬌嗔道:「你不是老虎,是色狼、壞蛋,嘻嘻……」

  智能兒一邊嘻笑,一邊乖乖拿起寶玉的衣衫,開始學著服侍自己的男人。

  暮色初顯,暫別靜虛三女的寶玉回到鐵檻寺。

  「小姑奶奶,你終於回來了,呵呵……」

  剛一跨入寺門,寶玉就看到四處閒逛的巧姐兒,因與王熙鳳關係的突飛猛進,他對巧姐兒更是愛屋及烏,隱隱生出一種父親般的寵溺。

  以往見到寶玉,巧姐兒必定飛奔而上,此時卻環首四顧,好似沒有聽到寶玉的呼喊一樣。

  「咦,誰這麼大的膽子竟敢惹你生氣?」

  寶玉愣了一下,不過任憑他多麼聰明,也不可能知道原因。

  寶玉一邊哄著巧姐兒,一邊伸手輕撫她的頭,同時話鋒一轉,道:「回來多久啦?怎麼不來找二叔玩?」

  「哼!」

  巧姐兒終於有了反應,用力一跳,離開寶玉的身邊,大為不滿地高聲道:「誰說我沒有去找你,人家上午就去過水月庵了!」

  大事不妙!寶玉心中猛然一驚:上午正值自己「操勞」時,巧姐兒如果真的去了,豈不看個正著?

  念及此處,寶玉頓時無言以對,悠閒的心情更化為雲煙,心弦在巧姐兒惱怒的目光下不停緊繃。

  寶玉腦中飛速運轉,可還未想出辦法,「善解人意」的巧姐兒已經主動化解他的難堪。

  巧姐兒眼睛往上一翻,一股怨氣掩飾眼底一閃而逝的羞澀,埋怨道:「你這壞二叔,上午躲到哪兒了?人家找了你好久都未找到,只好一個人回來。」

  巧姐兒的神情找不出絲毫異樣,可心房卻咚咚亂跳,寶玉與靜虛三女糾纏在一起的畫面再次在她心海閃現。

  「呵呵……」

  寶玉虛驚一場,頓時心神大悅,笑著解釋道:「二叔到山上採摘野菜,誰叫你不早點來找我玩,我也很無聊呢!」

  自以為僥倖脫身的寶玉竟然還倒打一耙,責怪起巧姐兒來振振有辭,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

  「寶玉,別鬧了,很快就輪到你拜祭了!」

  平兒匆忙地走出廳中,她臉色微紅,美眸與寶玉的目光迅速交錯而過,隨即牽著巧姐兒回身而去,略顯急促地道:「巧姐兒,奶奶正在找你,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這兒了?」

  見平兒越走越快,已呈小跑之狀,絕頂聰明的寶玉自是心裡有數:這全是自己這兩夜辛苦的成果,嘿嘿……

  夜色漸深,曲終人散,除了誦經念佛聲之外,鐵檻寺算得上安靜,寶玉與王熙鳳、平兒和心懷圖謀的巧姐兒一起走向水月庵。

  「寶兄弟,你晚飯為何吃得那麼少?」

  在巧姐兒面前,王熙鳳只得強自壓抑住情思,語氣恢復以往的平靜。

  「我知道!」

  未待寶玉有所回應,巧姐兒肯定的話語讓三個大人一愣,疑惑的目光同時看向得意洋洋的巧姐兒。

  巧姐兒滿意的掃視王熙鳳三人一眼,寶玉眼底的一絲驚惶更讓她大為開心,笑道:「略略,二雙肯定『偷食』了,所以才不餓!對吧,親愛的二叔?」

  巧姐兒最後一句話語故意拉長聲調,換來的是王熙鳳與平兒的又氣又笑。對於巧姐兒的精靈古怪王熙鳳倒不奇怪,只是見巧姐兒似有針對寶玉之意,不由得心房一跳,暗自思忖道:女兒不會發現了什麼吧?嗯,一定要提醒寶玉,不要在巧姐兒面前有什麼親密的舉動。

  平兒也感覺到巧姐兒異樣的口吻,她與王熙鳳的念頭一模一樣,眼珠一轉,下意識走在王熙鳳與寶玉之間。

  寶玉的緊張絕對在王熙鳳兩女之上,對於巧姐兒加重語氣的「偷食」兩字覺得不妙,偏偏又難以肯定,那滋味更加難受,心想:這下慘了!小魔女平日沒事也能弄出事,如果真有把柄在她手中,還不把我折磨得體無完膚?嗚……她到底知不知道呀!

  「二叔、二叔……」

  巧姐兒佔上風,自是要窮追猛打,她連聲喚醒走神的寶玉,繼續戲弄道:「你趕快老實承認,是不是今天上午在水月庵偷食了?」

  兩道懷疑的目光瞬間看到寶玉,因為巧姐兒強調時間與地點,王熙鳳與平兒終於從她的話語中聽出一絲端倪。

  「巧姐兒真聰明!」

  寶玉不愧是無賴高手,壓力之下,眼珠未轉已計上心來,從容不迫地輕笑道:「呵呵,我是偷吃了,水月庵的齋菜的確好吃,怎麼吃也不膩,我等會兒還想再吃一頓。」

  巧姐翻了翻白眼,王熙鳳與平兒則暗中對視一眼,眼底的懷疑消去許多。過了一會兒,寶玉四人走入庵堂大門,對於靜虛的閒話自然也收回腹內。寶玉一路受盡巧姐兒的糾纏,不禁心神一振,覺得看到自由的曙光。

  「鳳姐姐,天色已晚,你也勞累一日,就帶巧姐兒回房休息,師太那兒我去打聲招呼就可以了。」

  王熙鳳雖神采奕奕,沒有疲累之狀,但有巧姐兒在旁,今夜注定不能與寶玉恩愛,只得點頭贊同寶玉的提議。

  寶玉如釋重負般呼出一口氣,不料王熙鳳三女還未邁步回房,靜虛三女已主動迎上前,好似自投羅網般。

  不待寶玉想出辦法,巧姐兒已經歡快地迎上前,連帶著王熙鳳與平兒也改變雙方越走越近,寶玉越來越緊張,偏偏此等時候老天也故意攙和一腳,浮雲一閃,月光揮灑而下,將靜虛三女的臉頰映照得纖毫畢現。

  糟啦,完蛋啦!女人歡好後,氣息容顏自是大有變化,以鳳姐的精明、平兒的聰慧,豈有看不出來的道理?鳳姐那麼潑辣,會不會當場翻臉?會不會再也不理睬我?唉,巧姐兒果然是我的剋星!此時此刻,寶玉終於肯定巧姐兒上午一定看到不該看到的畫面,這才會故意折騰他。

  「貧尼給二奶奶請安!」

  「師太多禮了!」

  王熙鳳與靜虛碰面時,寶玉勉強壓下心慌,凝神看去,果然靜虛三女臉帶殘紅,眉梢眼角間春色猶存。

  太明顯了,唉!寶玉再次悲歎完蛋。

  不料王熙鳳與靜虛見禮過後,臉上微笑不變,一絲火星也沒出現。

  在簡單的寒暄過後,王熙鳳與平兒轉身回房,寶玉心弦剛放鬆,緊接著又猛然緊繃,因為巧姐兒又出招了。

  「二叔,你不是想吃師太煮的齋菜嗎?怎麼?現在肚子不餓了?」

  「餓,是有點餓……」

  寶玉不能反駁,只能苦笑道。

  「沒問題,廚房正好還有新鮮的野菜,二爺請在偏廳稍等,貧尼這就去做。」

  靜虛不明白巧姐兒心思,兀自以為寶玉是在找借口夜間幽會,自是羞喜交加地大為配合。

  「我也要吃,咯咯……」

  巧姐兒突然撒嬌地搖晃著王熙鳳的手腕,哀求道:「娘親,人家餓了,吃過齋菜再睡吧。好娘親、好姨娘,你們也吃一點嘛。」

  「咯登!」

  寶玉的心臟再次劇烈地跳動,他忍不住偷偷看向王熙鳳,可王熙鳳的回答令他既緊張又大為迷惑。

  王熙鳳似乎被巧姐兒說服,無奈地搖了搖頭,充滿歉意地道:「那就麻煩師太了,隨便做兩樣小菜吧。」

  雖然王熙鳳的目光看似平靜,但靜虛卻感覺心房枰枰狂跳,下意識緊張許多。

  「耶!娘親真好!」

  巧姐兒頓時歡呼雀躍,哪有半點飢餓之狀?

  平兒與王熙鳳啞然失笑,寶玉則冷汗直冒。

  靜虛強自抹去心中的慌亂,向王熙鳳行了一禮,隨即帶著智能兒兩女走向廚房。

  智善兒與智能兒可沒有靜虛那麼多顧慮,轉身之際,悄悄瞪了巧姐兒一眼,對這個比她們小幾歲的小妹妹大為不滿。

  兩個小尼姑的眼神正好碰上巧姐兒得意的目光,剎那間虛空中火花四射,三女的眼神殺得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你們在磨蹭什麼?還不來幫為師的忙。」

  靜虛的催促改變戰局,兩個小尼姑只得悻悻然離去。

  巧姐兒好似打了一場大勝仗般,驕傲地揚起小臉,年紀小小的她是「小人」得志,得意洋洋的目光立刻投向可憐兮兮的寶玉。

  隨後,寶玉討好的為王熙鳳拉開座椅,更厚著臉皮要服侍王熙鳳。

  「鳳姐姐,你累了沒?要不我幫你捶捶背?」

  寶玉如此慇勤的舉動卻換來王熙鳳的白眼,平兒更是故意道:「奶奶,我幫你捶背。」

  平兒就此橫亙在寶玉與王熙鳳之間,就是不給他將功贖罪的機會,還笑盈盈地問道:「寶玉,俗話說:無事獻慇勤,非奸即盜,你屬於哪一種呀?」

  人生第一次,寶玉感覺到平兒眼中的殺氣,心窩一縮,最後一絲僥倖之心終於化為灰燼:敗露了,真的敗露了,唉,都怪可惡的魔心。守著鳳姐這等絕色在身邊,還有平兒這麼一個令人心動的大美人,自己幹嘛還要招惹尼姑呀?

  寶玉少有地感到後悔,也感到心慌,對平兒「親切」的詢問,一時之間啞口無言,只得坐到座位上,此時隔桌對坐的巧姐兒則依然橫眉相向,一點也不給他得閒的空間。

  不僅如此,當靜虛將「愛心」齋菜端上桌案時,未待寶玉動筷,巧姐兒已是風捲殘雲般掃蕩起來,還故意敲打寶玉的筷子,巧姐兒寧願撐破肚皮也不給寶玉「偷食」的機會。

  「我吃飽了,」

  巧姐兒放下筷子後,拍了拍圓鼓鼓的肚子,隨即一臉好奇地問道:「二叔,你怎麼不吃呀?」

  「噗嗤!」

  王熙鳳與平兒再也忍不住強烈的笑意,笑得前俯後仰,歡笑之際,眼底的怨氣則悄然消散幾分。

  寶玉不是不想吃,而是根本沒得吃,手中筷子一抖,突然眼睛一亮,看到盤子邊沿的一小片菜葉。

  感謝黃天,感謝后土,這世界還是有希望的!寶玉激動得只差沒有落淚,為了打擊巧姐兒,手中的筷子快如利箭,瞬間就將菜葉夾起來。

  「哎喲!」

  寶玉還未來得及享受勝利成果,腳尖猛然被人重重踩了一下,疼得他手腕一抖,菜葉就此飄落塵埃,反擊全部化為流水。

  是誰?誰幹的?寶玉一邊抖動腳尖,一邊環視著左右,心想:巧姐兒雖然是直接敵人,但小丫頭的腿可沒有那麼長,會是鳳姐姐,還是平兒?

  此時,王熙鳳與平兒都端起茶杯,優雅的動作看不出絲毫破綻,完全是一副無辜的模樣。

  寶玉真想悲憤大哭,覺得今天真是一個倒霉的日子。

  「奶奶,時辰不早了,咱們回房休息吧,明兒還有一大堆雜事要處理呢!」

  平兒盈盈起身,從寶玉身邊走過時,腳尖故意翹了一下,王熙鳳則不禁笑出聲。

  巧姐兒終於離去,寶玉哀歎片刻後,他真的餓了,隨即衝入廚房。

  可雖然靜虛三女願意為寶玉做任何事,但廚房卻沒了食材。

  撲通一聲,寶玉就這樣摔倒在地,再也不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