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瀾曲 第二章 再受創傷

  岳紅塵的身體抖動更加劇烈了,如果不是穴道被點,相信已經是大聲喊叫出來了。

  採花老道的袍袖裡的軟劍又一次滑了出來,不過這一次不是攻擊敵人,而是解除束縛。劍光繞著岳紅塵的身體迴旋,下體的衣裳紛紛碎裂,卻又沒有傷到肌膚一絲一毫,的確是手法驚人。

  大片的肌膚顯露出來,其中最神秘的蜜穴也暴露出來,細密的毛叢斜斜緊密地貼在肌膚上,沒有絲毫的雜亂,分外顯得烏黑油亮,上面好像還沾著幾滴晶瑩的水珠。

  卓天罡並沒有想生手般立刻撲上去狠狠蹂躪這絕美的肉體,而是雙目神光閃閃,眼光用心的在岳紅塵赤裸的玉體上打著轉。

  說來也奇怪,雖然並沒有被他觸碰,但當他的目光在身體上來回巡視,岳紅塵竟似感覺到同時有數只手在身體上撫摩,肌膚出傳來的灼熱和酥麻感讓她覺得蜜壺內的蜜汁更加充裕了。

  卓天罡得意之極,他的「夢筆生花」是對付女性的最佳功夫,可以不用直接與對方身體接觸而借助這種功夫讓受術之人的身體產生強烈的情慾反應,憑借此法和在正氣的面孔和名聲的掩護下,不知有多少少女落在了他的這一手段裡。卓天罡緩緩的除去自己的衣褲,露出身可比擬年輕小伙子的精壯雪白身軀,胯下的巨龍早已經是怒吼了,雖然已經年過五旬,但由於玄功深湛,身體保養的宛如壯年人,這也是最令他滿意的,正要舉步上前好好的佔有這女扮男裝的美女,意外而來的聲音忽然打斷了他的勃勃興頭。

  一旁的靖雨仇本來是被點了穴道,但卓天罡並沒有封住他的啞穴,他一定是想在靖雨仇的怒吼聲中百般玩弄岳紅塵,這樣才更增加興頭。但相反的,靖雨仇只是冷眼旁觀,並沒有說半句話。不過在最關鍵的時刻,他說出句差點把卓天罡肺氣炸的話語,「噢!才這麼小!」

  言簡意賅,卻又無比刻毒。

  這也正命中了卓天罡的弱點,直接攻擊他的尊嚴所在。

  卓天罡果然大怒,把一切放到一邊,就這麼赤裸著身體走過來。他冷笑著怒視靖雨仇,「想必你的是很大了?」

  不待他回答,軟劍再次揮出,將靖雨仇的衣物攪得粉碎。靖雨仇暗歎,看來這柄軟劍簡直就成了這老道專用的除衣工具。

  使卓天罡自慚形穢的是,靖雨仇的胯下之物果然比他的要大上不少,像卓天罡這種老謀深算、城府極深的人物,不會因一件事而輕易動怒,但涉及到這類問題,即便深沉如卓天罡也受不了了。他用陰冷的目光注視著靖雨仇的下體,靖雨仇毫不懷疑他的下一步動作必定是割掉自己的命根子,但這也正是他想要他如此做的。

  卓天罡嘴角溢出一絲陰冷的微笑,「好小子,的確不小!若是讓我早十年遇到你,說不定我會起收徒之心,把你培養成對付那……」

  他突地住口不言,顯是說漏了嘴。

  「嗯?」

  靖雨仇頗為疑惑,十年以前阮公渡培養他的目的不但是要他做為個可利用的工具和殺手,好像還有另外的一個目的,現在卓天罡也如此說,想必是有什麼強敵令他們想培養出專門對付的人選。「「真是可惜啊!」

  老道搖頭道:「本來是想要你一飽眼福,看一齣好戲,看看道爺是如何讓這野性的美人春情勃發,欲仙欲死的,可惜你自找死路,無福一觀了!好了,把下體的傢伙留下來向閻羅王報到去吧!」

  卓天罡的這話倒不是自吹自擂,論御女的手段,他絕對是可以稱得上高手,只要看到岳紅塵不經他的半分觸摸已經情慾迸發,不可遏制,就可以知道他的挑逗手段是多麼出色和有效,良家婦女落在這種人的手裡,簡直是生不如死。

  卓天罡的手緩緩的向靖雨仇的胯下探去,五指成爪,赫然是江湖上流傳甚廣的大力鷹爪功的架勢。這大力鷹爪功由何人所創,現今已不可考,這種功夫平易好學,幾乎是江湖上人人都會的,對付高手,用這等低末功夫自然是毫無用處,但此時此地,卻是能再恰當不過的達成卓天罡的意圖,給予靖雨仇下陰以重創。

  成鉤的五指直伸到胯下,直待卓天罡一運功,靖雨仇的二弟就要與他永遠說再見了。

  但靖雨仇豈能讓這種情況發生,他等待多時的就是這一瞬間的機會,早以等待的真氣猛然運轉,胯下之物忽地昂起,在幾乎不能令人置信的情況下忽然爆出一團煙霧,將兩人徹底罩住。靖雨仇雙臂一振,先前被封的穴道悉數震開,一拳擊在猝不及防的卓天罡的胸口,沒等他飛跌出去,另一隻手同時抓住他手腕,鎖死經脈,右拳連續出擊,爆響聲接連在拳頭與胸口的交接處響起。

  表面上看去靖雨仇佔了絕大的優勢,轉眼間就可斃敵於拳下,但他卻是心裡有苦自己知。剛才為了掙脫被封住的穴道,他使用了絕不能輕用的功法,冒著傷殘自身的做法推動先天元氣震開了穴道,雖然成功了,但已經受了極其嚴重的內傷,若不能在短時間內解決敵人或給予他重創,那不用等敵人動手,可能自己就會先掛了。而且這卓天罡不愧是魔門三秀之一,直到這刻,他深厚的功底終於顯露出來,儘管在突然的狀況下受了靖雨仇的多此轟擊,而且手腕的脈搏還被鎖住,但靖雨仇知道自己差了少許,沒有完全鎖死他的脈搏,他每挨一拳,反震之力就愈大,而且靖雨仇的真氣只能撞在他身體非要害處,卻無法對他造成更進一步的傷害。

  靖雨仇知道像卓天罡這種魔門高手,功力實是比他雄厚得多,而且自己自身已經大傷元氣了,此消彼長,那就更加不是對手,牙關一咬,靖雨仇張口噴出滿天血霧,使出了最後的「催命術」這是他的在血池浸泡十年中領悟出來的,藉著噴出的血,激發身體的全部潛能或是化解敵人入侵體內的真氣,這是只有最危急的時刻才會使用的救命功夫。

  對方感覺到了他隱藏在血霧裡的與敵同歸於盡的信息,當如雷的重拳轟在他胸口時,卓天罡身子微側,硬接了這一擊,同時極其強大的真氣迸發,兩人身體齊齊一震。從靖雨仇偷襲得手來,一直都是卓天罡處於挨打的地步,這是他第一次硬碰硬的反擊。兩人同時噴出口血來,靖雨仇受傷之重是不用多說的,卓天罡在經歷了無關痛癢的小傷之後,終於在他的捨命一擊下受了不輕的內傷。   卓天罡細察自身情況,實在不適宜在打下去了,自己最後是一定可以擊斃這小子,但在靖雨仇的「催命術」下反擊下,自身一定會受到無可彌補的內傷,他唯有暗恨一聲,身形向後急退,去找個地方養好內傷,日後在來收拾這不知道還有無性命的小子。

  眼見強敵終於退卻,靖雨仇鬆了口氣,肉體上的傷痛襲來,險些就如此昏去,但危險尚未解除,靖雨仇搖搖晃晃的用殘餘的真氣解開岳紅塵的穴道,終於再也支撐不住了,撒手摔到,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相同的體驗在被羽然鳳追逐的時候已經領略過了,但那時所受的傷絕對是比現在輕得多,不過好在今日的靖雨仇比之當日已是大有進步,現在只是徘徊在生死的邊緣,還沒有當場掛掉。

  意識陷於混沌之中,靖雨仇只覺得渾身有如火燒,而且奇怪的身體並不算熱,只是各道經脈中充滿了灼熱感,熱流奔走,激盪著經脈個處,使得靖雨仇呻吟起來。

  一股清涼感忽地自下腹升起,緩慢而堅定的順著經脈向全身擴散,情形極為類似原來與小雪歡好時的感覺,半昏迷的靖雨仇根本無法思考,本能的身體做出了反應,運用了《水經集》中的「陰陽」一式。好像是身體震動了一下,清涼的感覺更加劇烈的湧入,也一點點的驅散了經脈裡灼熱的火毒,陰陽調和,真氣流動,渾身舒泰的靖雨仇慢慢的回復了意識。

  自己口中的呻吟聲已經停止,但耳畔繼續有擋不住且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傳來,「嗯!怎麼……還不……不醒啊?啊!好……好……舒服!」

  靖雨仇睜開略顯朦朧的雙眼,發現自己平躺在張床上,身上有具火熱的女體在上下起伏著,胯下的好傢伙陷入了個溫暖而帶著絲絲涼意的所在。最令他驚奇的是,在他身上賣力的挺動的竟是一向以男人自居的岳紅塵。   此時的岳紅塵完全不復平日裡那副英氣勃勃,明朗颯爽的樣子,火紅的顏色染上了她的雙頰,麥色的肌膚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氣喘吁吁的呼吸和「呵呵」的呻吟聲顯示她是多麼的賣力。

  「噢!」

  岳紅塵長叫一聲,動作遲緩下來,無力的撲到在他胸前。

  先前靖雨仇的胯下神兵就已經硬大碩長了,經歷到這平日裡難得一見的美景,神兵更是堅硬似鐵,兩隻剛剛可以行動的手臂圈轉,將岳紅塵摟住。

  岳紅塵一向剛強,要不然也不會總是以男人自居,她的生平志願是實現兒時的夢想,成為個威風凜凜、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的不世名將,組建花幫,正是體現了她的這個夢想,也展示了實現夢想所需要的能力。但也就是在這幾天間發生的一切事情,讓她的觀念發生了很大的動搖,花幫幾乎被卓天罡憑借一人之力就險些被毀,幸好大部分的力量及時的遁入了地下,但也擊碎了她的信心。

  更令她困惑的是靖雨仇這個人,當日招他入幫的時候自己就看出他不是普通人,而且他總給自己一種奇怪的感覺,要不是他的捨身相救,自己一定已經被卓天罡給污辱了。

  不可否認的,岳紅塵的心緒完全被近日來的事件和靖雨仇的表現給打亂了,當她把靖雨仇救到花幫剩餘的一處隱秘堂口進行救治時,從大夫口中得來的結論令她大吃一驚,靖雨仇所受的傷勢極重,基本上應該是放棄了。這話令岳紅塵悵然若失,彷彿感覺到要失去什麼最寶貴的東西似的,她獨自守著靖雨仇大半夜,終於做出了個令人驚訝的決定。

  跨坐在靖雨仇的身上,脫光彼此身上的衣物,她略顯生澀的做出了生平第一次令她臉紅的舉動,在靖雨仇將死之際,在自己的身體裡留下他的種子,讓他在情慾的最高潮中死去。

  靖雨仇的運氣實在是好的可算是無以復加,要是換了別的重傷之人被這麼一折騰,一定是必死無疑的,但《水經集》中的「陰陽」一式正是對付這種情況的好方法,從兩人的身體開始接合時開始,靖雨仇體內瀕臨崩潰的真氣自動運轉起來,吸納著岳紅塵體內的處女元陰來哺育傷勢,隨著她愈來愈賣力的挺動,靖雨仇的傷勢也恢復得愈快,到他甦醒過來的時候,內傷竟已經奇跡般的痊癒七八成。

  如此神奇的效果,讓靖雨仇模模糊糊的體會到了一些什麼,不過這個時候可不是想這些的好時刻,當務之急要做的,就是要盡情享受一下面前美女的絕美肉體的滋味。

  竟然意外的見到靖雨仇醒了過來,岳紅塵錯愕和驚喜之餘,雙頰上飛起了以前絕不會出現的兩朵紅雲,雙手一按他的胸膛就想脫身下來。

  但到了這種地步,主動權已經易手,再也由不得她了。靖雨仇緊抓著她的腰肢,讓她想向上抽離的玉體直落下來,同時身體用力上挺,兩相會合,岳紅塵一聲悶哼。

  先前雖然岳紅塵的蜜穴吞吐他的神兵也有一會兒了,但畢竟岳紅塵對這種事情毫無經驗,怎及得上靖雨仇的「身經百戰」這有力的一記正頂在她蜜穴裡最嬌嫩的地方,引得她玉體一陣輕顫。   靖雨仇再也忍耐不住了,扳轉她的嬌軀,就要狠狠的干她一頓。

  岳紅塵修長的大腿一彈,又翻過來把他壓在身下,氣喘著道:「我……要在……上面!」

  靖雨仇哭笑不得,就連到了床上,她那爭強好勝的性格這個時候依然未見改變。不過誰上誰下無所謂,最重要的是舒服就行。不過岳紅塵的性技實在是生澀稚嫩得很,她雙腿用力,慢慢的蹲坐起來,蜜壺漸漸加快速度的吞吐起來,嬌挺的美乳不停的在靖雨仇眼前上下飛舞,剎是好看。但她來來去去就這麼一招,搖晃著玉臀不一會兒,渾身就香汗淋漓了,她雙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口中發出「荷荷」的嬌喘聲,突然全身一震,頭直往後仰,接著撲倒在他胸膛上,劇烈的喘息著。

  靖雨仇知道她已經無力再馳騁了,接下來便是自己的天下了,他翻轉身,讓岳紅塵扒在床上,從後面握著她的細腰,神兵分開蜜穴,開始了猛烈的進擊。

  岳紅塵再也無力翻轉到上面了,只能被動的迎合著,她覺得靖雨仇同她合為一體的東西又硬又熱,完全溶入了身體,一股股的熱流從接合出擴散開來,湧動的情慾讓岳紅塵完全無法招架,麥色的肌體劇烈的抽搐起來。

  靖雨仇也是後繼無力了,畢竟他的內傷尚未全好,激情一瀉,兩人全都喘著粗氣摟做一團。岳紅塵面色一片酡紅,破天荒的顯示出了女兒家的嬌態。

  雖然暫時在情慾中迷失了方向,但岳紅塵很快就回復過來了,一聲不響的推開靖雨仇,逕自穿衣。儘管那麥色的肌膚很快被衣裳遮住,但那美好的身段和肉體已經深深印入靖雨仇心中,讓他知道岳紅塵再也逃不開自己的手掌心了。   靖雨仇環目四顧,邊打量著周圍問道:「我們現在在哪?」

  「一個秘密的分堂!」

  岳紅塵扔過來套衣物,「穿上了,別老讓我見到你的身體!」

  靖雨仇見到她說這話時雙目閃爍,目光甚至不敢看他的身體,哪還是不知道她在害羞,不過這時候挑逗她只會適得其反,可不要把她惹得惱羞成怒才好,他迅速的穿上衣裳。

  岳紅塵深吸口氣,讓微紅的俏臉平復下來,「你已經昏迷一整天了,現在那個妖道很有可能還在找我們!」

  「啊!」

  靖雨仇細想,卓天罡所受的傷雖然不輕,但絕對比自己的輕多了,一天之內真的有可能恢復過來,這裡雖然是秘密分堂,但還是有可能被對方找上門來的。最穩妥的辦法就是趕緊離開景川城,躲個徹底。

  看到他沉思,岳紅塵忽然問道:「昨天你重創那妖道時的煙霧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這真是個好問題!

  靖雨仇忽地變得滿臉「奸笑」說出段讓岳紅塵臉紅心跳的話,原來這煙霧這來自於李科所給的霧彈,但用法卻比之先前略有不同,靖雨仇別出心裁的把它掛在胯下,通過真氣的運行使之爆發。靖雨仇臉帶「不懷好意」的笑容道:「要不要我在你的粉嫩小穴裡也掛上一枚啊?」

  岳紅塵紅著臉低聲咒罵一句,但下體卻又不爭氣的竟有些濕潤了,自從和他歡愛一場後,岳紅塵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分外敏感,真是他一句話就可能挑逗起自己的情慾來。

  看到她臉紅的樣子,靖雨仇心懷大暢,連這個昔日的男人婆也臣服在自己的胯下了,看來自己的男性魅力不減反增啊!剛強的女子羞答答的模樣,分外惹人遐思,不過靖雨仇可沒精力和體力再來一次歡好了,看到岳紅塵的眼睛變得愈來愈水汪汪的,顯然是春情又動了,他趕緊問道:「你有什麼辦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溜出景川城?」

  岳紅塵暗罵自己意志薄弱,怎麼和他春風一度後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了呢,她勉強收斂心神道:「花幫可是景川城裡自來的地頭蛇,很多隱秘的通道是只有我們才知道的,我知道有處可以安然離城的通道!」

  「好!」

  靖雨仇道:「我們一齊從那裡出城!」

  「跟你一齊走?」

  岳紅塵語氣遲疑,顯然是捨不得這幾年在景川城裡打下的基業。

  靖雨仇明白她的心情,伸臂把她攬入懷中以撫慰。岳紅塵輕歎口氣,流露出了難得一見的軟弱之態。靖雨仇安慰道:「景川算得什麼,早晚有一日,我們會站在天下之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