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校先生 第八章 空谷百合

  東京的中午,人群一下子增多了許多,就像在荒野之中,忽然冒出來數百萬隻螞蟻一樣,與之前上班時間的對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在這個時候,如果選擇計程車或是汽車出行的話,我只能佩服這種可以忍受速度比老婆婆走路還慢的交通方式,我的耐心向來很好,但也不至於待在計程車上浪費時間。

  早在出醫院後的幾分鐘,我就變回了本來的面目,悠閒的坐在街頭的一間西餐廳,吃著簡單的套餐,然後四處觀察著三五成群出來吃飯的美女們,這頓午餐倒是吃得開心。

  坐車從本町附近到小石川需要半個小時,可是吃過午餐,按照衛星地圖的指示,穿梭在大街小巷的我,也僅僅花費了三十五分鐘,就回到了本町,甚至遠遠的可以看到我的新家。

  和多是公司聚集地不同,本町周圍都是住家,這裡的中午,男主人是不會回來的,而女主人也因為早上四、五點鐘就起來給男人做早餐和便當,現在也多半還在補眠,故而這裡的街道仍舊是清風雅靜,和幾百公尺之外的地方,是兩個樣子。

  轉過一個彎,眼前出現了一個穿著雪白和服的美好背影,她跌坐在地上,一條雪白的大腿露出了一半,小腿肚上,一個擦傷的傷口正往外流著血,看來是跌倒後受傷了。

  而地上散落著一個牛皮紙袋,以及紙袋中散落出來的梨子和蘋果,也證明了她是無意中跌倒的。

  看著背影這麼美麗,我這護花使者馬上就快步走了過去,「小姐,你沒事吧?」

  女人轉過頭來,還沒有開口說話,那出塵的容顏,就讓我驀的眼前一亮。

  她年齡不超過二十五歲,不是長子日本女孩子常見的圓潤下巴,一張標準的瓜子臉廓上,尖尖的下巴線條好像刀削一樣的簡潔,長長的如扇子一樣眼睫毛下,眼睛大大的,宛若清水幽泉一般。

  從整個五官來說,她又非常的符合日本美女精緻和柔美的特點,再加上身穿著漂亮的雪白和服,更讓我心中慾望連連,蠢蠢欲動。

  美人兒臉上流露出略微的痛楚,柳眉微微的蹙起,「啊,沒有關係,我可以自己起來的。」

  我笑著拆穿了她,「看你腳踝有些彎曲,一定是動一下就疼痛無比吧?這可比你的皮外傷嚴重多了,要是不趕快治療一下,一個小時後就會浮腫起來的,起碼也要半個月才能恢復正常。」

  美人兒小鼻子一翹,微笑著道:「你是醫生?」

  「不可以是懂得醫學常識的人嗎?」

  「可是我在你的身上,還聞到一股醫院消毒水的味道。」

  我心中暗自一凌,美人兒的觀察力還真是強,她發現了這個算不得什麼,但也給了我一個提醒,以後身份轉換的時候,一定要讓這些細小的地方也做出掩飾和改變。

  「剛才我去醫院看望病人,可能就有了消毒水味道吧。」

  我舉起袖子,湊到她面前道,「我剛才還吃了炸豬排定食,你不會說我就是在餐廳工作的吧?」

  「撲哧!」

  美人兒輕聲笑了起來,嘴唇微微有幅度的樣子,分外的動人,「好吧,在餐廳打工的先生,就勞煩你扶我起來,順便送我去附近的診所包紮一下吧。」

  我拉住她的一隻手,讓手穿過我的頭頸,然後再用力將她扶起來,順手攔腰摟住了她細滑如凝脂的柳腰,「如果你家你有常用的消毒水和紗布的話,就不用去診所了,這點骨頭折傷,屬於家庭自救範圍,我懂,還非常的精通。」

  美人兒想了想,拒絕道:「不用了,你先扶我回家拿一樣東西,然後再開車送我去診所好嗎?」

  萍水相逢,她當然不會多相信我,這也是人類保護自己的本能。

  我幫助她只是因為她長得很漂亮,很符合我的胃口,倒也不是非要和她發生點什麼,心中自然也就保持了一絲清明,也少了我許多貪念。

  「好!」

  我彎下腰去,將周圍散落的水果放在了牛皮紙袋中,還略微打量了一下,裡面除了水果就是一些麵粉,數量都不多。

  美人兒眼中流落出一絲讚賞,一閃而過,任由我攙扶著往街道裡面走去。

  我怕她力氣有所不殆,故意用真氣環繞在她周圍,將她本來就不重的嬌軀,變得更輕,也更適合他慢慢的一隻腳挪動。

  但饒是這樣,花了十分鐘時間,我們才走了五十公尺的距離。

  其實美人兒也知道,最好的法子是讓我將她攔腰抱起來,這樣即使她省力,也讓我省力,更可以加快速度。

  只不過她是一個很守男女之防的傳統女人,像是這樣人有一個年輕男子扶住自己,還摟著自己的柳腰,已經是最大程度的底線了,斷不能因為一時的便利,而和別的男人有更多的親密接觸。

  我感受著她的柔膩細腰以及散發著成熟女人香氣的嬌軀,卻是只有欣賞之意,像是她這樣已經結婚了的嬌美少婦,我還是保持一點距離的好,為了情慾而拆散別人的家庭,這一點我可做不到。

  「我的家就在前面了,諾,就是那棟白色的房子。」

  美人兒微微揣著氣道,臉上已經沁出了香汗,「嗯,你笑什麼?」

  「如果你的家就是那棟白色房子的話,那麼以後就還請多多指教了。」

  我指了指她側前方的紅木色房子,和聲道:「因為這就是我三天前買下的新家,從今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

  「柳先生?」

  美人兒一副豁然明白的樣子,看著我有些迷惑,她旋即指向了那門口的一個小框,「上面不是寫著你的名字嗎?」

  她還真是蘭心惠質呢!

  打開鐵門,進到庭院裡是,我看見車庫裡面停著兩輛汽車,一輛保時捷九九七,一輛奧迪Q7越野車,雖然不是頂級貨色,但能買得起的人,在日本絕對屬於中產階級。

  「請進吧!」

  美人兒掏出鑰匙打開了屋子的大門,微笑著道。

  站在玄關之中,我遲疑了一下,「要不你自己進去,拿了東西就走?在家裡的地板上,只要小心一點,一個人是可以慢慢走動的。」

  美人兒露出一個和她年齡不符合的調皮笑容,卻同樣那麼驚心動魄,「現在我忽然又不想去診所了,那裡好遠,我不想出那麼遠的們。」

  我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美人兒確認我就住在她家附近,心中的提防頓時減弱了很多。

  但是她難道沒有想到,就算是鄰居,也可能有壞心的人?何況她長得是那麼的美麗凍人。

  我心中當然沒有那些邪惡的念頭,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我也沒有客氣,脫下鞋子後,還是摟著她在客廳的小木桌前坐下。

  這種房子的裝飾非常淡雅,四處懸掛的壁畫等,也很有品位,就是顏色都是淡色調,顯得單調了許多了。

  「要喝什麼東西?」

  美人兒坐下後,鬆了一口氣,疲憊的臉上嬌懶之色頓現。

  「享受還是等到我做完正事以後吧。」

  我站起了身子,「你家裡的醫藥箱在哪裡?」

  沒人而知了個地方,看著我將很大的醫藥箱找了出來,露出一隻雪白靈巧的玉足,原本很好看的玉足上,腳踝之處一片紅色,已經稍微的腫了起來。

  我不慌不忙的去洗手後,拿出了消毒水,用棉花蘸了一些,先在她小腿的傷口上上下塗抹,疼得她銀牙輕咬。

  然後是貼上藥棉和紗布,看著我熟練而又心無旁騖的樣子,根本沒有去猥瑣的打量她小腿的柔美,以及和服內裡隱現的雪白大腿,美人兒最後一絲擔心都放了下來。

  我將她的玉足放在手心,另一隻手邊摸邊看著她的反應,「嗯,沒有關係,只是軟組織損傷,我幫你按摩一陣,讓污血散開,休息一天就會好了。」

  「謝謝!」

  美人兒柔聲的道。

  「不用謝謝了,待會兒你不要怨我就行。」

  望著美人兒詫異的眼光,我笑道,「雖然只是軟組織損傷,但按摩起來還是很疼的,你要是忍不住了,就罵我好了,實驗證明,這樣會減輕你的痛楚。」

  「不按摩行嗎?」

  美人兒不好意思的臉紅了,「我從小就怕疼。」

  「不按摩也是可以的。」

  我點點頭,「通常醫院也會採取保守療法,用冰袋貼住你的傷口,然後盡量不要多走動……」

  美人兒銀牙不住的輕咬著紅唇,一會過後,終於下了決定,「那就還是麻煩柳先生吧。」

  「不用太過緊張,這種軟組織損傷很常見,疼痛反而更能讓你牢記,以後走路可不能再心不在焉了。」

  我一邊說著,還是一隻手托住了美人兒的玉足,另一隻手慢慢地在她腳踝處輕輕的摩擦起來。

  腳踝、手腕的軟組織受傷,最常見的法子就是不要走動,盡量用冰冷的東西將受傷的部位覆蓋住,化去烏血……如果是在炎熱的環境,血液流通越快,反而不利於軟組織的恢復。

  不過我卻是用真氣在治療,就無所謂冷熱了。

  一股溫和的氣勁隨著我的手掌心,慢慢的進入了美人兒的腳踝,一邊修復著她的腳踝軟組織,一邊將腳踝周圍的烏血散開,同時還消除著那紅腫的地方。

  美人兒的玉足柔若無骨,肌膚滑嫩若凝脂,僅從這一點看來,她就是當之無愧的角色美少婦,內在酮體的美,一定和她的外表一樣,迷人萬分吧。

  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一個美人兒,心中有些聯想是正常的,作為一個優秀的醫生,我可以負責人的這樣說,此種聯想僅僅是男女之間天生的吸引,別無他意。

  「嗯……不是很痛啊?」

  美人兒因為害怕,早就閉上了眼睛,現在卻又睜開了雙眼,輕聲的呻吟道,「你的手好像有一股暖流,流進我的腳踝,癢癢的,讓剛才跌傷的痛楚感覺,也消散了許多呢。」

  「這是因為你只是輕微的扭傷,而且我的按摩手法可是學自中國的按摩大師,效果當然是不同了。」

  幾分鐘後,我笑著將手放開,摸上了她五根如玉般的玉趾,再轉著幅度中等的圓圈,「怎麼樣,還有什麼特別疼痛的地方嗎?」

  要說按照我的醫術,根本不用這麼麻煩,隨便用手一拍她的腳踝,一道真氣輸入進去,立刻就能完成剛才我五、六分鐘所做的事情。

  但是現在我的身份可不是北美第一神刀,而是一個普通人,自然就不能這麼驚世駭俗了。

  美人兒閉上眼睛,認真的感覺著腳踝周圍,好一會兒才道:「好像不怎麼疼痛了,腳踝的周圍還是暖洋洋的,很舒服。」

  「那就好。」

  我放下了她的玉足,「今天不要多走動,也不要先熱水澡,不要讓水碰到受傷的地方,睡一覺,明天就可以正常的活動了。」

  「柳先生,謝謝你,你真是個熱心的好人。」

  美人兒感激的道,「剛才我還懷疑你另有所圖,真是很抱歉。」

  這個單純的女人!

  現在說出這個來,不明擺著讓人難堪嗎?幸好我不計較這些。

  「沒有什麼,遇上陌生人是應該有點提防之心的,可以理解。」

  我站了起來,「不過今晚你是不能給你先生做飯了,叫他給你熬製一碗小米粥吧,這個對身體很好。」

  「我先生?」

  美人兒的微笑馬上黯淡了下去,「我也想每天給他煮飯啊,可是再沒有這個機會了……」

  「你們分開了?」

  我疑惑地問道。

  「是啊,分開了,永遠的分開了。」

  美人兒惆悵的凝視著一處,「他遭遇了綁架,警方答應要幫我救出他,結果送回來的卻是冰冷的屍體……」

  「對不起。」

  我頷首向她表達著歉意,心中卻是暗笑自己腦袋怎麼變得不靈光起來,像是這麼一個美人兒尤物,有那個男人捨得和她分開呢?

  「好了,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

  美人兒強自撐起一臉微笑,「如果不介意的話,今晚請留下來,我請你吃飯吧,我做的可是非常好吃的。只不過我的腳踝不方便,你就要幫忙跑腿打雜了啊。」

  「還是等你叫好了再說吧。」

  我對她揮了揮手,「還沒請教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籐木百合。」

  「百合?百合清幽而獨自綻放,好名字!」

  我微一點頭後往外走去,「百合小姐,很高興認識你,以後就叫我納克吧。」

  百合紅唇張了張,像要說什麼,最後又閉上了嘴,默默地看著我從外面關上了門。

  「是個新的鄰居,真是有趣的年輕人啊……」

  百合低下了頭,淡淡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