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二集:孤島春色 第二章 地獄之淵

  雪涵心頭一凜,不慌不忙調轉光盾,將整個人完全護住。

  赤甲將軍趁機逃開,拖著殘臂駕著只剩前半部的戰車竄入黑暗。

  上百道碧色流星電掠而至,卻皆給巨大的光盾擋住彈開,現出本形,原來是一支支前端燃著碧焰的骨箭。

  小玄這才放下心來,自哂道:「大師姐何等厲害,我豈用如此緊張。」

  腳下不停,逕向黑暗中追去。

  雪涵施展金光縱掠出,立時超越過小玄,前邊出現兩排手持長弓的血骷髏,又射出一大蓬地獄火箭,她揚盾格擋,在箭雨中剖出一條通道,衝近一輪橫掃,割草般削倒了二、三十個骷髏射手。

  小玄盯著那赤甲將軍緊追不捨,無奈骷髏戰車奔速驚人,始終無法縮短兩者差距,心中正焦,倏見一道碧光從旁掠過,竟比地獄火箭更艷更疾,剎那已射中了赤甲將軍的右腰,透甲而沒,只餘尾部不住輕顫,卻是用數片青翠竹葉做成的箭羽。

  赤甲將軍大嚎一聲,差點從戰車墜下,腰後中箭處蔓延出一片潤郁的青碧,詭異地侵覆了周圍的赤甲。

  「是二師姐的木母弓!」

  小玄心念方動,又有第二道碧光從後掠至,這回卻不是射人,而直襲牽拉戰車的一匹披甲骷髏馬,疾奔中的骷髏馬怪嘶一聲,立時摔倒,扯得戰車及其它兩匹骷髏馬跟著傾覆,赤甲將軍衝前飛出,重重地撲在地上,但他頑悍異常,旋即連滾帶爬地竄起,狂奔逃命。

  百步外的李夢棠拉開碧色長弓,青翠的箭尖穩穩地鎖住了赤甲將軍的背脊骨。

  「木母神弓在此,焉有邪魔能逃掉!」

  旁邊的摘霞雀躍道:「棠姐姐快射,這一箭結果掉它!」

  數步外的崔采婷忽道:「棠兒莫射,暫放這妖孽逃命,我們跟著它尋找巢穴!」

  李夢棠應了一聲,收起名揚地界的木母弓,連箭放回法囊。

  崔采婷又朝飛蘿叫道:「我和雪涵追蹤那妖孽,你領其他人清理余穢,隨後跟來。」

  話音未落,人已掠出老遠。

  飛蘿喊道:「小心!」

  繼續驅御崑崙奴殺敵,那些身披魔化重甲的骷髏騎兵,在他手下竟似紙紮泥糊一般。

  夜晚終於重歸平靜,稀疏的傷者呻吟聲與木頭燃燒發出的辟叭聲清晰可聞。

  古兵營內外屍橫遍野,間中散撒著一具具盔甲破碎的血骷髏殘骸和奇異的骷髏馬骨架。

  方少麟臉色鐵青地指揮十幾名倖存的手下救護傷者。

  眾姝清剿完四周的骷髏射手,相繼聚來。

  「好可怕,這些妖穢出手太狠了,幾乎都是一擊斃命,沒有留下幾個傷者……」

  夏小婉猶有餘悸。

  方少麟咬牙道:「血骷髏究竟是什麼魔物?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幾百號人屠戮一光!」

  飛蘿凌空虛抓,一頂烏盔從地面飛起,落入手中。她翻來覆去地瞧了瞧,凝重道:「血骷髏不是天然形成的魔物,只有經過特定的邪法煉製方能生成,這些盔甲則用上好精鐵打造,看來不但有人在魔化這一帶的骷髏,而且還在大規模地將它們武裝成軍隊。」

  「它們有騎兵,有弓箭手,武器全都經過了魔化,威力驚人。」

  李夢棠手裡拿著一把用人骨做成的長弓,試撥著弓弦的張力。

  方少麟恨恨道:「好狡猾,原來它們一直都在隱藏實力!」

  飛蘿沉吟道:「只怕還有更大規模的攻擊在後頭。」

  方少麟濃眉一挑,揮拳怒道:「竟敢在本令的地頭作祟,待我調集:大軍將它們連根鏟了!」

  飛蘿道:「不可大意,大澤之中遺有四十萬古代士兵的骸骨,說不定這些血骷髏只是冰山一角。」

  餘人相顧駭然,個個暗吸涼氣,皆意識到問題越來越大了。

  「咦,小玄呢?」

  夢棠忽問。

  「他……好像隨師父和大師姐一起去追那個骷髏魔頭了。」

  水若立道,臉上掩不住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飛蘿道:「我們這就去接應他們。」

  轉頭對方少麟道:「你帶部下把傷者送走,快快離開這古兵營,此後再不要鼓動尋常的獵魔者進入大澤冒險。」

  方少麟望了小婉一眼,道:「我不走,我要跟你們一道去尋找這些妖穢的老巢,到時才好率領大軍征剿。」

  他不待飛蘿答應,即召來一名虎頭營統領,命其帶領其他人運送傷者撤離。

  那名統領面露難色:「可是大人您……」

  方少麟道:「我沒事。你先去老籐坡,傳我口諭,把駐紮在那裡的五百刀牌手帶到望澤侍命。」

  那名統領昂然挺胸,大聲道:「大人不走,下官也決不離開!」

  方少麟眼睛一瞪,道:「那我現在就砍掉你腦袋!」

  ******小玄在黑暗中一陣急追,前邊的赤甲將軍同崔采婷、雪涵俱已不見了蹤影,心中焦灼,只好照著原方向前奔,過了半炷香光景,耳中忽然隱隱傳來潮汐之聲,忖道:「莫非到了大澤?」

  隨著掠近,前邊泛出一線銀白,接著越來越寬,顏色漸漸變成了深色的蔚藍,潮聲亦越來越響。

  又奔片刻,小玄終於望見了個大湖,猛然發現自己竟到了懸崖之上,強勁的大風自下掠來,灌得衫袍飽脹如鼓獵獵作響。

  他放緩腳步走向崖邊,俯瞰看去,只見底下煙波浩蕩潮水滾滾,浪頭一個接一個地摔打在崖腳的礁石上,粉碎成朵朵如煙似霧的細末。

  「啊哈,這個必是大澤了!中原的第三大湖呀……」

  小玄抬頭眺望,見遠處模糊一片,天水不分,身處其前,頓生出一種渺小如塵的感受來,讚歎道:「聽人說大澤浩瀚如海,此話果然無虛哩。」

  他乃頭一回看見這種大湖,不覺心馳神搖,迷醉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思道:「難道那魔頭跳下崖去了?」

  再瞄底下,只見峭壁如削,深逾百丈,心覺不大可能,於是調頭回行,藉著稀疏的星光,沿崖尋覓魔蹤。

  此處林木更密,上有大樹遮天蔽日,低處有灌木叢勾衣纏足,十分難行。走到背風處,空氣潮得似能擰出水來,看不到人蹤,聽不見雜聲,只有偶爾一兩聲夜鳥的鳴啼,在潮聲的襯托下,顯得格外清脆動聽。

  地勢漸漸陡斜,周圍越來越黑,幾是伸手不見五指,小玄凝神敵蹤,不料腳下突然踏空,整個人穿過數重繁密的枝葉,向下高速墜落。

  小玄兩手亂抓,卻沒觸到任何東西,數息間仍未到底,只驚得魂飛魄散:「怎麼這樣深,跌下去怕是粉身碎骨了!」

  心念電轉,八爪炎龍鞭旋從袖中飛出,揮圈甩卷,似乎觸到邊際,卻始終捉纏不住東西,他急提離火真氣,炎龍鞭登時一跳,鞭身噴出熊熊赤焰,照亮了周圍。

  趁著火光映耀,竟見四面都是由磚石砌成的平整牆壁,佈滿了苔蘚,卻沒有任何凹凸之處。

  小玄無從下鞭,更是驚慌:「難道我崔小玄出山的第一天就要完蛋?這也太冤了吧……」

  猛見底下有一條巨大黑影凌空伸出,急忙收鞭注氣,在交錯的霎間覷準甩出,捲住了巨物。

  他身子一震墜勢倏止,悠悠蕩蕩吊在半空,這才發覺背後已給汗水浸濕,自笑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矣!」

  迎面撲來一股惡腥,抬頭望去,心臟立又高高懸起,原來鞭子捲住的竟是一條由無數人骨組成的巨柱,縫隙中還夾注著各種血淋淋的器官內臟,似乎隨時會滑掉下來,無比的噁心可怖。

  「這是什麼鬼東西?」

  小玄胃中發麻,只想立刻鬆開鞭子,無奈不知底下有多深,正在惶恐,聽得一陣腳步聲傳來,沉重而整齊,趕忙撤去離火真氣,炎龍鞭上的赤焰立時熄去,四周重新沒入濃墨般的黑暗。

  腳步聲越來越響,甚至可以聽見金屬的碰撞聲,光亮突從某處亮起,竟見一隊高擎火把全副武裝的血骷髏從轉角齊步行出,手持長戟,身上皆披盔甲,前邊四個血骷髏更是凶狠怪異,每個居然生著兩隻腦袋,身橫體闊,腰挎巨劍,軍官裝束,煞是威武。

  「這幾個是什麼怪物?樣子好猛啊……莫非此處就是血骷髏的巢穴?」

  小玄粗數了一下,見約有三十幾個,掂量自己一人多半對付不了,又怕附近還有其它妖邪,只好依舊吊著,靜待它們行過。

  他趁火光環顧四周,猛見斜上模糊著個巨大的骷髏頭,正猙獰地對著自己,登時大吃一驚,差點就失聲叫出,定神細看,才發現那巨頭同鞭子捲住的巨柱一樣,也是由無數骨頭搭砌而成,心中稍定:「還好不是活的……」

  順其往下瞧去,不禁冷汗狂冒,原來對面石壁有個巨大的凹陷,裡邊立著一個高近十丈的超巨型骷髏,全身上下俱由人骨搭成,自己用鞭捲住的正是它伸出的一條手臂。

  底下的那隊血骷髏終於全部巡過,四周再次陷入黑暗,小玄如於魘中,忽然想極了師父和幾個師姐,思道:「適才師父同大師姐在我前邊啊,怎麼一下子都不見了?」

  又挨了一會,再不見什麼動靜,遂振鞭發出火焰,照亮周圍,強忍嘔意蕩到巨型骷髏身上,飛快地攀游而下,到了地面,急忙奔開,但衣衫同肌膚之上彷彿已沾染了無比噁心的血腥氣息,始終如影隨形地死跟著他。

  小玄朝那隊血骷髏離去的相反方向悄悄尋探,不時用炎龍鞭發出火焰照明,見那甬道極寬極長,竟然每隔十餘丈就有一尊靠立在凹壁內的巨型骷髏,心中愈來愈驚訝:「這些骷髏像高大如塔,如果真的都是由人骨組成,那得需要多少呀……工程如此之巨,卻沒什麼用處,誰這樣無聊呢?」

  他百思不解,又望了一眼旁側的巨型骷髏,不知為何,猛然生出某種幻覺,彷彿那尊巨大的骷髏像乃是活物,正用黑洞洞的眼眶猙獰地俯視著自己,心中發毛,趕緊轉頭不看。

  又走了片刻,前邊忽然出現了個四分的岔路口,小玄探頭望去,卻見都是漆黑一團,正不知該往哪條,忽聞一陣「乒乒乓乓」的金鐵敲打聲傳來,心中奇怪,遂循聲選了一條摸去。

  隨著漸近,敲打之聲越來越響,前邊透出一片光亮,小玄放輕腳步悄悄過去,猛見一對持戟的骷髏士兵分立兩邊,守著個頂嵌骷髏頭的洞門,忙要轉身,但此段甬道筆直,且無任何雜物,立時給那對骷髏士兵瞧見,挺戟嘶吼著撲過來。

  小玄本想要逃,但忖:「這兩個傢伙一路大呼小叫,只怕會引來更多妖孽,不如宰了它們反而乾脆!」

  主意一定,便向兩個骷髏士兵迎去。

  兩個骷髏士兵挺戟齊搠,不料卻刺了空,驀感頂上熾熱,抬頭瞧去,只見赤焰如漩渦罩落,急忙提戟格擋。

  旋聽「辟叭」數響,焰光四下飛吐,兩個骷髏士兵已如散架般摔在地上。

  小玄飄飄落下,豎耳聆聽周圍動靜,但聞那些金鐵敲打聲依舊,此外並無異響,這才放下心來,用手掀了掀兩個倒地骷髏兵的衣甲,見比先前那些骷髏騎兵單薄了許多,心道:「難怪這麼容易就搞定……」

  瞥見裡邊的赤色骨頭,心中一動,繼思道:「適才為了追趕那魔頭,來不及收集:血骷髏,這回可不能錯過了。」

  他貪念一起,哪管身處險地,當即動手去剝兩個骷髏士兵的盔甲,忙了好一會,終將兩副血骷髏骨骸取出,念動真言收入如意囊內,這才心滿意足的拍拍手,起身躡向那透出光亮的洞門。

  才到門旁,立感陣陣熱浪迎人撲來,探頭窺去,裡邊居然是個巨型大廳,廳中赤焰熊熊火星四濺,擺著上百組火爐、鑄模及鍛台,地上台邊堆放著無數兵器與盔甲的半成品,許多繫著圍裙仿若人類工匠的血骷髏正分工忙碌,或敲打或淬煉或搬運,不時被冒起的大股煙霧模糊甚至掩罩,此起彼伏的捶打聲震耳欲聾。

  更詭異的是,於大廳的一角,還立著數名術士打扮的黑袍骷髏,正在施展邪法強化一批已是成品的巨劍。

  小玄目瞪口呆,若不是親眼瞧見,他怎麼也不會相信,在這樣深的地底有個規模如此巨大的兵工廠,而且還是由骷髏們經營的。

  突聞厲叱之聲,轉頭望去,只見從斜對面的大門進來一隊苦力,竟是有血有肉的活人,衫殘褲破衣不蔽體,手腕腳踝俱給鐐銬鎖住,吃力背著大筐礦石,運送到各個爐子前卸下,旁有十幾個揮甩著皮鞭的血骷髏監押驅趕,稍有遲怠便是一輪狠鞭狂抽。

  小玄瞧得又驚又怒:「這些妖孽竟然奴役活人哩,無怪它們要襲擊大澤周邊的村莊,原來是去捉活人來充當苦役呀,可恨可恨!委實可恨!待我出去尋師父她們來,一齊將這窩妖穢連根除掉!」

  但一想到如何出去,不禁大為煩惱,思道:「這裡邊骷髏極多,倘若給它們發現,撲過來每個咬上一小口,我千翠山崔小聖多半就皮肉無存啦,運氣好點,或許也能變成只骷髏哩……」

  想到這裡,心頭突然一動,返身去撿起一套剛才從骷髏身上剝下的盔甲,穿戴身上,又拿了長戟,笑道:「大丈夫能伸能屈,本小聖就做一回骷髏吧。」

  他把頭盔拉底,遮住大半個臉,然後邁步走進大廳。

  廳中的骷髏們照舊各自忙碌,並無哪個注意到有異類混入。

  小玄低著頭逕向斜對面的大門走去,心忖:「那些人從這門運礦進來,半多能通外邊。」

  眼看到了門口,忽然又有一隊由骷髏監押的苦力背礦進來,登時擁擠不堪。

  小玄瞄瞄周圍,發覺只有自己一個逆向而行,著實太過顯眼,趕忙轉身,混在人流中溜回廳中,幸好沒有骷髏覺察,他悄悄地拭了下汗,偷目四望,見旁側不遠有個小門,遂慢慢行去。

  進了小門,原來又是一條甬道,只不過這條較為狹窄,且七彎八折,兩邊每隔一段就有火把,壁紋精緻而妖異,刻畫著綿延不斷的骷髏圖騰。

  小玄這回更加小心,每逢拐彎便先探頭觀察,此段居然沒遇見半個骷髏,不禁覺得有點奇怪,又探了一程,到了個岔路口,忽聽前邊腳步聲大作,趕忙閃身貼壁,藏入陰暗之處,只見一隊骷髏步兵小跑奔過,除了前面有五個手持巨劍的雙頭骷髏,後邊全是跟自己裝束相同持戟骷髏。

  小玄心中好奇,待它們全部奔過,倏地一閃而出,緊緊跟在後面。

  這隊骷髏只顧朝前急奔,無誰發現自己的隊伍中已多了一個假骷髏。

  奔了片刻,突聞前邊高聲厲喝,竟是人語:「雙首虎,你們來這裡做甚麼?」

  小玄眺目望去,見數排骷髏兵攔住去路,喝問的是一個奇形怪狀的骷髏,高長無比,腦袋幾乎觸到了頂上的石壁,週身披束著青碧鱗甲,橫著一把雙股巨叉,形態十分凶狠。

  奔在最前邊的一個雙頭骷髏顯然就是它所稱的雙首虎,大聲道:「長骸,淵中有敵闖入,老祖命我過來助你把守!」

  小玄心中一驚,暗忖:「是我的行蹤暴露了……還是師父她們也到了這裡?」

  長骸猙獰道:「誰有這麼大的膽子?竟敢闖吾地獄之淵耶!」

  「廢話少說,快快讓路,倘若魔君之覆有什麼閃失,你我俱擔當不起!」

  雙首虎的兩個骷髏頭齊聲喊叫,煞是詭異。

  小玄凝目望去,這才注意到它的兩顆骷髏頭跟別的雙頭骷髏不同,一邊是人首,另一邊卻是個骷髏虎頭。

  「進來吧!」

  長骸轉身,從部下當中穿過,走入其後的一個洞門。

  雙首虎率部跟去,小玄低著臉緊隨在最後。

  進入洞門,裡邊原來是個大廳,只見中心立著一隻數人高的朱紅色巨爐,爐底的地面有個已經生成的巨型法陣,道道墨色焰狀的魔力按陣中的符篆圖案竄向空中,隨逝隨生,形成了個十分詭異的守護結界。

  雙首虎訓喝一聲,他帶來的骷髏士兵立時分排列開,將洞門層層圍住。

  小玄趕緊按照隊序站位,給擠到了裡層的一處死角,心中暗叫倒楣:「這個位置大大不妙呀,倘若給識破,逃起來可就費勁啦!」

  突聽一個妖媚的聲音響起,有人喝道:「長骸將軍,這是怎麼回事?為何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

  小玄循聲望去,見法陣之外立著數人,其中竟有一個人類女子,面上攏著墨色紗巾,一襲墨色紗袍,身材凹凸有致曼妙惹火,心中奇怪:「這裡滿窩子骷髏,怎麼會有個女人?嗯,物以類聚,八九是個妖精哩……」

  忽爾想起了綺姬來。

  長骸將軍俯下高高的身子,抱揖恭聲道:「御使大人,因有外敵闖入淵中,老祖特命他們來加強這裡的守衛。」

  小玄莫名其妙:「御使?這怪物怎麼稱她做御使?只有皇帝的使者才能稱之為御使呀!」

  那女子聽了,卻連應都不應,逕轉向旁邊一個灰袍人道:「覓鼎子,準備好了沒有?這就開始吧。」

  灰袍人咳嗽了一下,似是十分敬畏道:「御使大人,此回成與不成,都必是最後一次,請容小老兒再稟幾句。」

  小玄這才注意到那灰袍人也是個活人,貌極蒼老,頭上只餘稀疏的花白毛髮,瘦得皮包骨頭,彷彿經歷了煙火的長年熏染,膚色灰黑,衫袍上到處是火星燙出的小破洞,兩眼呆滯無神,彷彿隨時會睡去。

  那女子黛眉微蹙,眼中寒芒一閃即逝,微笑道:「覓鼎子,你說吧。」

  覓鼎子癡似地望著法陣中的巨爐,緩緩道:「拜貴教之賜,小老兒到此已有一十九載,這爐中的魔君之覆經過無數次地修補,終亦到了最後的關頭……」

  小玄忖道:「原來這骷髏窩至少已有一十九年了,又得如此規模,卻怎麼從未聽聞過?藏得可真深吶。」

  那女子道:「只要你修好了魔君之覆,很快就能出去了。」

  覓鼎子輕歎一聲,道:「小老兒已不奢望重見天日了,倘若這次有幸修復魔君之覆……」

  他朝墨袍女子躬身一拜,接道:「只求貴教遵守諾言,放了小老兒的一家老少。」

  那女子麗目微微一瞇,溫和道:「這個放心,你家裡人全都好好著呢,只要能修好魔君之覆,什麼都好說。」

  她爽聲一笑,催促道:「您老人家莫要想得太多,快快開始吧。」

  小玄心道:「那魔君之覆是個什麼玩意?聽他們的口氣,好像是樣很重要的東西哩……居然一修就是一十九年啊,這位老伯好淒慘,顯然是給脅迫來的!」

  覓鼎子無可奈何地直起,轉身踏入守護結界,只見他雙目一睜,剎那間疲態盡逝,煥發出一種宗師才有的光華和神彩,兩手各結起一印,開始緩緩掄動,巨爐內立時發出呼嘯悶響,數息間,廳中突然一亮,朱紅爐身現出了數百個金色符印,燦爛異常。

  小玄凝目望去,居然有大半符印不識得,更有一些連類別都無法判斷,心中詫訝,只感玄奧無比。

  覓鼎子手臂愈掄愈快,那巨爐中的呼嘯聲亦隨之越來越響,似有什麼從裡邊蕩溢而出,扯得周圍的守護結界一陣陣波動。

  小玄正在驚奇,驀見覓鼎子雙臂朝天一揚,巨爐頂上驟然雪亮,五條光柱沖天射出,顏色各呈不同,分為金、赤、碧、藍、紫五色,眩絢之極。

  「五曜爐!」

  小玄身軀一震,差點叫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