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一集:出山 第二章 無敵大將軍

  清晨的逍遙峰彷彿就是一幅水墨畫兒,靈秀飄逸,美得如夢似幻。

  近峰處,但見一匹寬達二、三十丈的瀑布從碧玉般的山壁上掛落,週身崩珠散玉,如雪若霧,涼爽沁骨的清風不知從何吹拂過來,令人五臟如洗。

  瀑布飛瀉傾入山壁前的一個大潭,潭子的周圍竟是一簇簇呈結晶狀且幾乎透明的水藍色石頭。

  更奇的是,在瀑布右邊的碧石壁上生著一棵巨大怪樹,青枝馥郁,綠葉陰森,長逾百尺,如腰帶般彎彎盤過瀑身,方圓達數畝的樹冠凌空懸在飛瀑之前,蔚為奇觀。

  而在此時,離潭近百步的草地上擺放了數十塊大小不一、顏色不同的石頭,彼此之間錯落有致,似按宮卦之位佈置,隱隱構成了一個法術陣型。

  一個身著黃衫、頭綰雙髻的女孩子半跪在陣中的大石前,正用木勺從身旁的罈子裡舀出粉未,小心翼翼地依著某種圖案灑在石面上。

  「小玄,這些粉兒是什麼呀?」

  她抬起頭來,但見瓜子臉上生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瑤鼻下邊的紅紅嘴兒如菱彎起,模樣十分甜美。

  崔小玄滿頭大汗地抱著塊血色石頭過來,故作神秘道:「是我最新研發出來的調料,待會兒,它就會變成令無敵大將軍充滿生機活力的血液。」

  女孩蹙眉道:「到底是用啥做的?氣味真嗆人哩。」

  小玄如數家珍:「三十六個磁晶精、三十六塊雷紋石、三十六貼醍醐香、五丈鬼枯籐、四兩火蓮籽、六十六隻蠱螺殼、九錢琰精、三桶青瑛精……總之很多很多,我這些年積攢的稀罕原料幾乎全在裡邊了。」

  女孩抱起罈子,走到另一塊大石前繼續灑布粉末,咋舌道:「這次把老本全部投下去啦,萬一又失敗了怎麼辦?」

  小玄立啐道:「呸呸呸!烏鴉嘴巴,快賠我幾句好話來!」

  他拋下石頭,眼睛朝周圍的石塊左瞄右測,參照它們的擺放位置,將血石仔細挪正。

  女孩笑道:「我這是替你擔心哩。」

  小玄道:「放心吧,這半年裡我已經做過上百次模擬實驗了,今回肯定萬無一失的。」

  女孩乜了他一眼,笑容甜極:「次次都這樣說,可你上回弄出來的那個什麼神焰獸……是叫神焰獸吧?卻怎麼滿山追著要吃你啊。」

  原來此姝正是小玄的四師姐夏小婉,原乃千翠山下的獵戶之女,因父母早亡,加之五行異稟,天生旺土,自幼便給崔采婷收在門下。

  小玄臉上一陣發燒,悻悻道:「那次絕對是個意外,原因我找出來了,只不過在調製原料時有些大意了,忘記加點火荷莖了。」

  小婉道:「你哪回不大意的……對啦,你找到火魅的頭髮了?」

  小玄得意地點了點頭,道:「這次我決不冒險了,只要少任何一樣材料,我都不會硬來。」

  忽聽有人笑道:「全副身家都投進去了,還敢蠻幹嗎?」

  小玄與小婉轉頭望去,見一對身著淡衫的秀麗女子並肩行來,忙喚道:「大師姐,二師姐。」

  來者正是崔采婷門下大弟子金霞仙子雪涵和二弟子青霓仙子李夢棠。兩人早已出山,同侍天道閣誅魔大帥麾下,降妖伏魔無數,名動地界,合稱霞霓雙使。

  兩人急迎上前,小玄歡喜道:「你們果然趕得回來。」

  雪涵年正雙十,長挑身材,削肩瘦腰,模樣有點弱不禁風,但眉目之間卻似隱蘊威儀,令人不敢逼視,微笑道:「為了你的新仙術大典,我們可半點不敢耽擱呢。準備得怎樣了?」

  小玄興奮於表:「就快完成了。」

  雪涵又道:「小玄,你可不簡單呢,召喚的東西一次比一次厲害,這回要弄個什麼出來呢?」

  小玄道:「大師姐,你怎麼又忘啦?不是召喚,而是發明,我今天要創造一個從來沒有過的新生靈出來,加持火、土二行特性,這樣它就會有火行的速度與破壞,又兼土行的力量及防禦,名字就叫……嘿嘿,就叫無敵大將軍。」

  雪涵笑道:「對對,應該叫做發明,太久沒回來了,忘記我們的小玄從來就不喜歡墨守成規的。」

  旁邊的李夢棠嘴角微微彎起,忽問道:「小玄,你這次有多少把握?」

  她比雪涵小兩歲,乃散仙中有名的美女,生得腮凝新桃,膚膩鵝脂,加上一頭過腰及股的如瀑長髮,宛若天女仙妃。

  小玄自信滿滿道:「不敢說十成,但九成九是有的。」

  目光不覺粘住了她,心頭怦怦直跳地悄忖:「真奇怪,二師姐每次回來,都好像比前次美了幾分。」

  夢棠道:「火行諸術你識得不少,但土行並非你所長,且火、土二遁非生非克,極不易融合,你可別大意。」

  小玄笑道:「土行方面有小師姐幫我呢,解決了許多疑難之處,還為我寫了三十六道御巖符;至於火行方面,有了二師姐您上次回山時送給我的那一顆金睛火猊心,則完全沒問題了。」

  夢棠笑瞇瞇道:「那就好,千萬莫似上回,給那只什麼獸追得滿山跑。」

  小玄趁機往她身上猴去,難為情道:「二師姐,你老是拿這個來笑話我!」

  夢棠將他輕輕摟住,滿臉溫柔道:「幾月不見,好像又長高了呢。」

  雪涵道:「好啦,你快去準備吧,待會我們還得去師父那裡見一位門中長輩。」

  小玄奇道:「門中長輩?是哪位來了?你們許久才回山一次,怎麼消息倒比我還靈通。」

  雪涵道:「回頭再告訴你,用心準備吧,莫再出什麼差錯,到時候又哭鼻子鬧我們送你東西。」

  兩女尋一棵大樹底下坐了,小玄遂同小婉繼續佈置石陣。

  小玄布好石陣,開始在每一塊石頭上封貼御巖符,又於每張符上粘一根火魅頭髮,見小婉在最後一塊石上撒完粉末,便朝她喚道:「喂,你去把那只封了蓄焰符的紅泥罈子拿過來,放到離位的石塊上。」

  小婉不滿道:「越來越沒禮貌,連聲師姐都不叫了啊,今兒好心幫你,卻把我當什麼啦?」

  小玄忙討好的笑了一下,悄聲道:「這不正說明我們感情好麼,你瞧我適才老叫大師姐二師姐的,其實多見生啊。」

  小婉啐道:「狡辯!小心我把這話告訴她們去。」

  走到石陣邊上,在數只罈子中找著封有蓄焰符的紅泥罈子,抱在懷裡,朝陣中的離位行去,突然眉兒大皺,叫道:「唔……好腥呀!這罈子裡裝的又是什麼?」

  「拿穩啊,裡邊盛的是金睛火猊心。」

  小玄道。

  小婉差點失手,唬得小玄急撲過去,接過罈子緊緊捧在胸前,叫道:「我的姑奶奶,這寶貝就是無敵大將軍的心臟吶!知不知我求了二師姐多久,她才肯幫忙去找的,你若失手摔了,今兒便沒戲啦。」

  小婉凝著身子連連擺手,噁心道:「快拿遠遠的,我要吐了。」

  半柱香後,準備工作終於全部完成,小玄目眺遠方,焦急道:「小惡婆怎麼還不來?」

  小婉蹲在草叢裡,饒有興味地盯著忙碌往來的螞蟻道:「耐心點吧,三師姐不讓人等才怪呢。」

  小玄在石陣邊上來回踱步,氣呼呼道:「我就最瞧不慣她那婆娘,老是仗著家裡有人當大官盛氣凌人!哼,眼下還沒出山,架子卻比大師姐二師姐都大。」

  李夢棠微笑道:「小玄,把這次的用料配方拿給我瞧瞧好麼?」

  小玄從懷裡摸出一張皺巴巴的單子,有點不好意思道:「改了幾次,因此寫得很亂。」

  夢棠接過一瞧,見單上龍飛鳳舞東塗西抹,簡直猶勝天書,不由皺了眉兒,搖頭道:「這樣的東西能馬虎麼!當心自個兒看錯哩。」

  小玄訕笑道:「下回一定改正。」

  夢棠看了一會,神情漸漸有點驚訝起來,道:「小玄,你這方子都參考了哪些典籍,請教過師父嗎?」

  小玄道:「幾乎都是我自己想出來的,還沒請師父看過……嘿嘿,你們也曉得,師父不喜歡我搞這些的。」

  旁邊的雪涵問:「怎麼了?」

  夢棠道:「小玄的這張方子好奇怪,很少看過有人這樣調配的。」

  雪涵知她飽閱師門諸典,今又為誅魔大帥整理《周天諸靈榜》見識極其廣博,若說少見,那便是沒有了,又問:「有什麼不妥麼?」

  夢棠道:「我瞧不出來,若說行不通,卻又覺得有點道理。」

  小婉笑道:「上次那只神焰獸的配方不也很奇怪麼,可小玄居然真的能憑空弄出來,而且還差點兒成功了呢。」

  雪涵微笑道:「說得也是,我總覺得啊,小玄日後一定比我們有出息呢。」

  小玄一陣陶醉,忽聽小婉叫道:「三師姐來了……三師姐!」

  轉頭望去,見程水若正婷婷裊裊地行來,忍不住大聲道:「昨天不是跟你說好時辰了嗎,怎麼現在才來?」

  水若愛理不理道:「睡晚了不行麼?哼,我昨兒不知給誰拉去餵了一晚上的蚊子,現在能起來,有人就該謝天謝地勒。」

  小玄頓給嗆住。

  因為師門有令:凡未出山者,一律禁止私出逍遙峰。昨晚為了火魅之發溜去迷蹤嶺,足以讓他吃上三個月的面壁。

  小婉好奇道:「三師姐,昨晚有人拉你去餵蚊子?是誰啊?為什麼要去餵蚊子呢?」

  小玄忙將她圍開,壓聲道:「這小惡婆癲的,你倒當真啦。」

  水若從他身邊穿過,逕自走到兩位師姐跟前拜見,一頭撲入李夢棠懷裡,撒嬌道:「大師姐,二師姐,你們這次回來能住多久?我可想死你們了。」

  夢棠輕撫其發,微笑道:「明兒就得下山了,不過啊,今次我們可能會在一起很久哩。」

  水若一呆:「這是怎麼說?二師姐你快講明白。」

  夢棠笑道:「回頭再說,我們先看小玄的新發明。」

  水若道:「有什麼好看的,八九又是一場鬧劇。」

  小玄怒道:「程水若,你別老是瞧不起人!待會見了我的無敵大將軍,你可莫眼紅哦。」

  水若猖狂地嬌笑一聲,怪聲怪氣道:「你這豬頭要是能成功呀,太陽就打西邊出來勒!」

  李夢棠擰了下她臉蛋笑道:「你們兩個真是水火不容哩,山上就你們這幾人,還成日家鬥嘴皮子。」

  雪涵道:「時候已不早,小玄你開始吧。」

  小玄應了聲是,凜然轉身走到石陣之前,凝神靜氣了片刻,緩緩將臂揚了起來,兩手各捏印法,口中唸唸有詞,突然大喝一聲:「列!」

  原本靜止不動的石陣忽爾發生了變化,只見一塊塊大小不一的石頭竟離開了地面,懸空浮起。

  雪涵點點頭,道:「不錯,有長進了。」

  水若卻不以為然:「大師姐,他是仗著四師妹幫他寫的幾十張御巖符呀。」

  李夢棠道:「小玄根本不懂御土遁,僅憑符就能同時移動幾十塊石頭,可見靈力增強了不少。」

  小玄兩手不住東拉西扯,數十塊懸空的石頭漸漸加速漂移,開始圍繞著陣中離位石塊上盛著金睛火猊心的紅泥壇旋轉起來,隱隱生出風雷之聲。

  雪涵又讚道:「速度真均勻,各石的距離幾乎保持不變,難得難得,小玄在御物方面好像很有天賦啊。」

  夢棠道:「我也這麼覺得,曾經跟師父提起過。」

  「哦,師父怎麼說?」

  雪涵問。

  夢棠道:「不知為何,師父當時只是搖了搖頭,卻沒有說什麼,我一直在為此奇怪哩。」

  雪涵若有所思。

  這時小玄雙臂越揮越快,口中依舊默念不止,額頭臉上已見汗水津津,顯然消耗頗巨。

  夏小婉雙手環在嘴前,大聲喊道:「師弟加油!小玄加油!」

  水若也給眼前的奇異景象吸引住,臉上的輕蔑之色不覺淡去許多。

  小玄倏又大喝一聲:「陣!」

  驟見群石奔雷般齊往盛著金睛火猊心的紅泥壇飛去,在震耳欲聾的轟隆聲中,眨眼聚成了一大團,猶自互相掙扎排擠,似有生命般蠕動不停。

  夏小婉忽叫道:「啊,你們快瞧,那裡像不像是一張……一張人的臉?」

  其實眾女皆已瞧見,石堆團的一部分浮了起來,數塊石頭或凹或凸,竟然漸漸構成了一張似人的臉面,接著周邊清晰而現,有如人頭般抬了起來。

  水若道:「小婉,你要死啦,偷偷教他召喚土精術了是不是?」

  夏小婉把頭搖得撥浪鼓似的:「沒有啊,再說這樣也不像召喚土精啊。」

  正說間,那石堆團不住地蠕動排列,又從中間慢慢伸出了兩條人臂模樣的東西來,前端各是一塊巨大石塊,宛若握緊的拳頭一般。

  雪涵凝目道:「這跟上次弄出神焰獸的模式大同小異,只是規模大了許多倍而已,不知是否……仍屬正道?」

  夢棠再次拿起手上的單子看,沉吟道:「嗯,我也覺得有點不妥,回頭還得請教師父才好。」

  兩條巨臂往地上一撐,石堆團漸漸拉長,忽然如人般搖搖晃晃地站立了起來,眾女人這才瞧見在它的下部竟已多了一對異常粗壯的石腿。

  原本混亂無序的石堆團,此刻完全變成了一個高逾四丈的巨型石人,身上不斷閃耀出詭異的銀紫色符篆圖文。

  小玄滿臉興奮,在默念完一段冗長的法咒後,再次大喝:「兵!」

  石人竟亦跟著發一聲長嗷,胸口突然透出了絲絲暗紅,隨後越來越亮,彷彿有熔岩在裡邊翻滾沸騰,倏地熊熊烈焰自它胸前的每一條縫隙中猛烈噴出,轉霎蔓延全身,焰光幾乎映赤了整個山頭,景象懾人心魄。

  眾女無不目瞪口呆,此前怎麼也想像不到小玄弄出來的會是個這麼駭人的怪物。

  小玄興奮欲狂,手舞足蹈地大叫:「我的無敵大將軍終於誕生了!天地間最強大的、從未有過的新生靈就此誕生了!」

  水若卻在後邊冷冷道:「最強大?我一根指兒就能叫它立刻消失。」

  火石巨人似乎對自己的突現感到茫然,巨首左盼右顧,體內不停爆出沉悶的、令人不安的霹叭聲。

  李夢棠忽把小玄喚到身邊,神情凝重地指著手裡的配方問:「這個寫的是什麼?」

  小玄自己辨認了老半天,才不好意思道:「是赤蟒信,嘿嘿,寫得草了點。」

  「啊!赤蟒信跟琰精相沖的呀,《玄異志》上說,這兩者雖然皆屬火行之極,但性相彼此互克,最忌調合。」

  夢棠吃驚道。

  小玄不以為然道:「是嗎?但我不是成功了麼,你們瞧它多棒,來,待我叫它耍幾招厲害的給你們瞧。」

  小婉聲音有點發顫:「你們瞧它的臉,好……好嚇人啊……」

  不知何時,無敵大將軍的臉已轉向這邊,呆滯的面容在火焰裡不住模糊扭曲,顯得十分猙獰可怖。

  眾人皆感一種若有實質的波動侵來,雪涵微詫道:「是威煞!這東西居然能產生威煞。」

  只有非凡的生物才能產生天然威煞,如龍、鳳、麟……諸靈,小玄又驚又喜:「哈哈!厲害吧,要不我怎麼給它取名叫無敵大將軍!」

  「哼,別高興的太早,這傢伙怎麼老是抖個不停?好像快要散架了。」

  水若背負雙手,在旁繼續大潑冷水。

  小玄突然回身,雙手捧住女孩的螓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她嫩如凝脂的臉蛋上惡狠狠地親了一口,狂笑道:「嫉妒壞了吧!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我能理解!」

  水若愕然呆住,驀地滿面飛紅,大怒道:「死豬頭,你瘋了麼!」

  小玄自己也嚇了一跳,忙道:「不小心的……我怎麼會……對……對不起……」

  「崔小玄,我……我殺了你!」

  水若吼道,眼角已見晶瑩閃動。

  旁邊的小婉咋舌道:「小玄,你完了……」

  小玄慢慢往後退去,突然撒腿就逃。

  驀聞眾女齊聲驚呼,夢棠叫道:「小心!」

  「難道小惡婆真的對我下毒手了?」

  小玄哪敢絲毫停頓,驟感背後一片熾熱,彷彿天上的烈日就在咫尺,炙得渾身汗如漿出,不由吃了一驚,回頭望去,竟見他的無敵大將軍尾隨在後,猙獰中揮出烈焰燎繞的巨拳,熾燃流星般從半空砸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