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二集:孤島春色 第三章 七邪覆

  崔小玄癡迷於創造怪物,除了御甲術和機關術,對相關的鑄造術也是十分喜歡,當然就聽說過大名鼎鼎的鑄造神器--五曜爐。

  傳說此爐始於千年之前,乃聚窟洲鑄造大師逆木遊歷天地,采聚了五種奇光之精華所造,曾有無數神器法寶由它而出,其中最出名的一件,就是天相宗的鎮派之寶--天相輪。

  直至三百年前,逆木大師突然神秘失蹤,五曜爐亦隨之下落不明,數百年來,尋找之人一直未曾斷絕,不想今日卻出現在這大澤的骷髏窩中。

  小玄一陣激動,不住大吞口水。

  五條光柱射到守護結界的邊緣,突然彎曲起來,游龍般四下飛舞,時而如虹時而似焰,映耀得滿堂絢燦。

  覓鼎子連續變換印法,那五條奇光便如實體般隨著他地操控交織盤繞,神奇之極。

  忽有一隻黑影從爐頂冉冉升起,給五條光柱帶到空中,在輪番浸淬與衝擊中蕩出圈圈眩目的光芒,時金時赤、時青時碧……不住變幻。

  小玄凝目望去,好不容易才瞧清楚,原來那是一張人臉面具,心中惑道:「這面具便是那魔君之覆麼?瞧起來沒什麼特別的啊……」

  覓鼎子不再變換印法,將面具固定在空中,頭頂白氣如蒸,顯然靈力消耗極巨。

  結界外的墨袍女子打了個手勢,旁邊一群術士打扮的黑袍骷髏中步出六名,各自唸咒結印,進入法陣,立在覓鼎子身後兩尺,開始隔空向他輸送靈力。

  面具不住激顫,蕩幻出的光圈亦越來越絢麗燦爛,發出一波波「嗡嗡」的怪音。

  覓鼎子身體晃動,臉皮如紙顫蕩,汗如雨落。

  六名骷髏術士的衣袍均高高鼓起,顯然正竭盡全力。

  面具抖動得愈來愈劇烈,倏地變白,蕩出一圈數倍於先前亮度的眩目光芒。

  小玄眼睛一閉,猛聽「轟」的震天巨響,似有狂風刮來,不由退了半步,趕緊睜眼,只見廳中情形大變,中心的巨爐竟已不見,法陣中懸空翻滾著無數燃燒的火塊,心中閃過一念:「五曜爐爆炸了!」

  六名全身帶火的骷髏術士從殘破的守護結界內竄出,撲地亂滾,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嘶。

  周圍的骷髏士兵紛紛退後,它們並不懂得恐懼,只是本能地討厭那些神異火焰,長骸同雙頭虎厲喝制止。

  墨袍女子突然縱身而起,掠入煉獄般的結界。

  小玄心中駭然:「傳說五曜爐的火焰是由五種奇光之精華凝聚而成,瞬間就能銷金融鐵,她這不是去送死麼!」

  正在驚疑,那女子已從結界躍出,手裡提著一人,正是覓鼎子。

  只見那女子的面紗及衣袍俱成灰燼,身上卻毫髮無損,晃裸著瑩白如雪的粉肌,玉峰俏聳蜂腰堪搦……

  小玄張口結舌,急忙睜大眼睛,待要瞧個仔細,可惜那女子已凌空一抓,從旁邊的骷髏術士身上扯過黑袍,裹住了玲瓏浮凸的迷人嬌軀。

  小玄吞了吞口水,只好把目光移到她臉上,見其蛾眉挑發鳳目如刀,眼皮及兩瓣潤嫩如脂的朱唇皆抹著晶瑩紫彩,異樣的妖妍艷麗,不由扼腕遺憾,心中悄讚:「這妖精好漂亮呀!」

  妖魅女子扶住似乎奄奄一息的覓鼎子,驚怒交集:道:「失敗了?」

  覓鼎子搖了搖頭,緩緩抬起臂來,手裡竟捏著那張面具,疲憊無比道:「請御使查驗。」

  妖魅女子大喜,接過面具,翻來覆去地瞧了好一會,顫顫巍巍地戴在臉上。

  小玄望去,只見那面具色如淡墨,只覆及鼻樑,開著兩隻眼洞,前方頂處竟生著七隻邪異的彎角。整只細紋遍佈,彷彿由許多塊碎片粘合而成,但其上不時有不知從何而來的電似青芒蜿蜒爬過,予人一種異樣流暢之感。

  妖魅女子嬌軀猛地一震,兩手握拳,竟如痙攣般繃扭起來,面具下邊露出的半張臉兒咬牙切齒,似在忍耐著什麼。

  小玄心中奇道:「她怎麼一戴上那魔君之覆就變了模樣?啊,敢情跟我上次一樣,煉壞了寶物,招致反噬啦!」

  妖魅女子身子越抖越劇,倏地揚臂展指凌空虛抓,七、八步外的一個骷髏術士立時不由自主的飛了起來,逕直朝她撞來。

  妖魅女子獰喝一聲,亦不知做了什麼,骷髏術士突然衣袍盡裂,根根赤骨如炸開般四下飛散。

  餘下的另外三個骷髏術士大吃一驚,紛紛朝後退去。

  妖魅女子縱身而起,如鬼魅般飛出,在三個骷髏術士身旁各現了一瞬,然後三個骷髏術士幾乎同時爆碎,連聲慘呼都不及發出。

  守在門前的長骸將軍驚叫道:「御使大人,你……你……」

  要知這每一個骷髏術士都是靈力極其深厚的魔法高手,珍稀之至,孰知卻在眨眼間就給全部消滅。

  妖魅女子駐足停下,顫著身狂笑道:「終於修復了!魔君之覆終於修復了!令無數神魔聞風喪膽的七邪覆終於重現天地啦!」

  聽著她那狂蕩無比的笑聲,小玄心中一陣發毛,忽想某個傳說來:「魔君之覆……七邪覆……莫非這面具跟上古大魔頭七邪魔君有關?」

  覓鼎子支撐著跪下,頭伏至地,喘息道:「御使大人,魔君之覆今已修復,就請貴教依照諾言,放過小老兒的一家老少。」

  妖魅女子身子依然不停地痙攣扭動,似乎無法控制住自己,隔了好一會,才獰笑道:「放……放什麼?我們壓根就沒捉你的家人回去呀!」

  覓鼎子抬起頭來,面如白紙。

  妖魅女子張狂笑道:「不明白是麼?本座就清清楚楚地告訴你吧,那夜去府上的人喚做血尊,素來最嗜人血,偏偏他那次又領會錯了命令,嘿嘿,所以呀……不好意思,貴府沒有人活過那夜。」

  「不!」

  覓鼎子絕望地大吼一聲,兩手用力地抓住了自己稀疏的白髮。

  妖魅女子如陷瘋魔,手足不時便會一下觸電似地甩動,獰笑道:「七邪覆已經修好了,你的使命也就結束了,如果你想你的家人,眼下就可以去見他們喲!」

  覓鼎子悲憤欲絕,眼睛直直地盯著某處,詛咒似地喃喃道:「你們騙我……你們會後悔的……你們一定會後悔的……」

  妖魅女子逕從他身邊飄過,笑聲如冰:「長骸將軍,我突然想到了個主意,這老頭兒或許是個煉化血骷髏的好材料哩,雖然那時他的鑄造技能會喪失很多,但會變成一個永遠對本教忠心耿耿的骷髏工匠。」

  長骸將軍獰笑道:「大人高見,淵中正缺少工匠吶,末將待會就把這老頭兒送去血煉池!」

  覓鼎子忽爾安靜了下去,小玄望見他嘴唇微動,似在默念著什麼。

  妖魅女子驚呼一聲,伸手往自己臉上捂去,但面具已先一瞬飛了出去,她急轉回身,見覓鼎子正啟唇默念,心叫不好,縱身朝其撲去。

  覓鼎子仰面朝空,那七邪覆便像長了眼睛似地向他飛去,正正地罩落在他臉上。

  妖魅女子厲叱一聲,爪如電掠,卻只掃中覓鼎子的殘影。

  戴著面具的覓鼎子瞬間出現在距原處七、八步的地方,雖然體貌依舊,但卻給人一種與先前截然不同的感覺。

  妖魅女子怒道:「你偷偷給七邪覆下了禁咒!」

  「你們一定會後悔的……」

  覓鼎子向門口掠去,竟是疾迅無比。

  妖魅女子大喝:「攔住他!」

  長軀將軍厲喝:「把門堵死!」

  挺起手中的雙尖巨叉,抖出個叉花,朝電掠而至的覓鼎子刺去。

  誰知覓鼎子足尖一點,人如鶴般沖天而起,避過了巨叉,再於空中不可思異地一折,從數排骷髏士兵頭上掠過。

  兩個雙頭骷髏劍士從地面躍起,揮劍劈來。

  覓鼎子硬衝上去,拚著身受兩下重劍,分拳將兩個雙頭骷髏劍士擊飛,同先前判若兩人。

  眼見衝到了門前,看似十分笨拙的雙首虎突然縱起,用橫闊的巨軀堵住了門口。

  覓鼎子心知稍有遲疑,生路必絕,遂仗著七邪覆之威,依舊往前衝去。

  雙首虎大喝:「找死!」

  雙手擎劍砍去。

  覓鼎子悶哼一聲,卻是用背硬生生挨了他那雷霆萬鈞的一劍,幾乎同時,他的拳頭也擊中了雙首虎右邊的骷髏虎頭。

  雙首虎的虎頭震得一偏,但身子只稍稍歪移。

  覓鼎子又飛出一拳,正中其心窩,雙首虎震退了兩步,胸前的護心鏡已完全碎裂,卻仍然強悍無比地攔在出口。

  小玄有心助那覓鼎子,亦想趁機逃出去,急速提起離火真氣,詐做上前攔截,卻倏地撞到了門前一排骷髏士兵的身上,又橫戟絆倒了追來的幾個骷髏士兵,將門口亂成一團。

  後邊的妖魅女子從眾骷髏士兵頂上飛過,一邊手爪帶出道道黑色氣流。

  「蝕魂爪!」

  覓鼎子心中涼了大半,突見一個骷髏士兵沒頭沒腦地撞到雙首虎腹上,竟將他頂歪開去,讓出了一線出口,就在這時,背心驀地劇痛,卻是吃了妖魅女子一爪,當即反肘撞去,正中敵人右肋。

  妖魅女子悶哼一聲,向後跌去。

  覓鼎子就勢前衝,從露出的一線空隙撲了出去,顧不得喘息,滾地爬起,朝前飛奔。

  撞歪雙首虎的骷髏士兵正是小玄,亦趁亂一鑽而出。

  「有奸細!那個是奸細!」

  雙首虎咆哮著追來,顯然已識破了他。

  小玄奪路飛奔,那雙首虎身型雖巨,速度卻是半點不慢,跟在後邊緊咬不放。

  「這樣甩不掉它啊……」

  小玄心念電轉,一邊逃一邊悄聚靈力,待得泥丸宮盈滿,倏地回身,施放了個千山火鳥咒。

  雙首虎猛見前邊千百朵赤焰襲來,威勢驚人,他乃亡靈之邪,天性畏火,唬得急忙剎足,但此段甬道甚窄,後邊疾追的幾個骷髏士兵收勢不住,立時紛紛撞上,擠做一團,趕至的長骸將軍也給阻住,不禁七竊生煙,厲聲大吼:「滾開!統統給我滾開!」

  雙首虎揮劍狂舞,但仍給數朵火焰穿透防禦飛到身上,卻是如同搔癢,方才發覺敵人這招中看不中用,心中怒極,急又朝前追去,但奔到一處岔路口,已不知小玄的去向,氣得哇哇大叫。

  小玄奮力疾奔,到了一個靜處,終能稍事喘息,只覺身上的盔甲又重又悶,遂三、兩下扒掉,但聽四方都是呼喝聲與奔跑聲,心中連連叫苦,忽聽旁邊有人低喚道:「過來。」

  小玄吃了一驚,循聲望去,見旁邊的巨型骷髏像後隱約有人招手,於是提鞭戒備著過去,近前再瞧,見是覓鼎子,笑道:「原來是老伯啊,嚇我一跳。」

  覓鼎子喘息道:「你是誰?」

  「我叫崔小玄。」

  小玄見他嘴角溢血,似乎搖搖欲墜,趕忙上前扶住,問道:「老伯你怎樣了?」

  覓鼎子不答又問:「為何到此?」

  小玄道:「這個啊,說來可就話長了,我們還是先想辦法逃出去再說。老伯你識得這裡邊的路嗎?」

  覓鼎子慘然一笑:「識路又如何,這裡邊到處是妖邪,往哪逃去?若是逃得了,老夫又豈甘在這不見天日的地方待上一十九年!」

  小玄想想也是,但他天性樂觀,沉吟道:「辦法肯定會有的,我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覓鼎子的眼睛從面具眶裡盯著他,似有所思。

  忽聽腳步聲大作,甬道前後俱似有人奔來。小玄趕忙扶覓鼎子藏到骷髏巨像後邊,強忍著惡腥伏低身子。

  只見先前那妖魅女子同長骸將軍、雙首虎率領一隊骷髏兵趕至,迎面碰著另一個身束鎖子銀甲背生骨翼的骷髏魔將,後邊引著一隊骷髏士兵,亦是個個背有骨翼。

  妖魅女子喝道:「破空將軍!有甚發現?」

  「回御使大人,末將從血煉池那邊一路包抄過來,尚未發現敵蹤!」

  那破空將軍大聲應道。

  小玄心中越來越驚:「這窩妖邪非同小可呀,不單數量極多,且一群比一群怪異!」

  妖魅女子滿面怒容,叱道:「那就再給我搜去!魔君之覆乃教主欽點之物,倘若有什麼閃失,你們統統得灰飛煙滅萬劫不覆!」

  「這些魔物老提什麼教呀教的,不知到底是何邪教?」

  小玄思道。

  妖魅女子繼斥道:「你們全都聽好了,我不管那兩個人是死是活,本座只要那張面具!本座只要魔君之覆!」

  三個骷髏將軍齊聲應是,各自急率部下離去。

  待得群邪遠去,小玄方敢出聲:「請問老伯,這面具是啥寶貝?竟惹得它們如此著急。」

  覓鼎子淡笑道:「這張面具乃上古魔頭七邪魔君的至寶,具有吸取天地七邪之功,擁有之人只要能躲過神佛之誅,假以時日,便會愈來愈強,直至無限,你叫這些妖孽如何不緊張!」

  「果然跟七邪魔君有關。」

  小玄忍不住問:「吸取天地七邪之功……何為七邪?」

  「就是憤怒、怨恨、嫉妒、淫慾、貪婪、殘虐、傲慢!」

  覓鼎子邊說邊喘,面具下露出的半張臉竟不時浮現出道道黑氣,而且越來越濃。

  「原來是這等邪物!」

  小玄瞧他氣色不對,道:「老伯你傷勢如何?我先幫你療傷吧。」

  覓鼎子淒涼一笑:「不用了,老夫中的是蝕魂爪,魂魄已腐,此刻便是大羅金仙趕到亦救不了啦。」

  「蝕魂爪是什麼邪功?居然如此之毒!」

  小玄聽得心驚,忙慰道:「我學得是如意五行,中有療傷之術,我雖不精,但亦識得點皮毛,讓我試一試可好?」

  「如意五行……原來你是玄教門人……」

  覓鼎子搖搖頭,似是做了什麼決定,忽道:「崔小玄,老夫助你逃出去,不過……你得先答應我一件事。」

  小玄道:「老伯您傷得如此之重,又怎能……怎能……你有什麼事需我幫忙?」

  「老夫要你……要你立……立個誓,替吾誅盡天下邪魔!」

  覓鼎子斷斷續續道。

  小玄微笑道:「降妖除魔乃我玄教宗旨之一,但凡惡類,我崔小玄都會與之誓不兩立的,這個老伯無須叮囑。」

  「你聽好--只要是妖魔邪怪,只要能力所及,我要你見一個殺一個,你快立個誓來!」

  覓鼎子極是固執。

  小玄一愣:「見一個殺一個?這可不大妥當哩,妖魔邪怪中未必全是壞人啊……」

  「怎麼了?你不肯麼!」

  覓鼎子厲視著他。

  小玄道:「老伯,這個可不能隨便答應您,譬如我的幾個結拜兄弟姐妹都屬妖類,但卻不是什麼惡人呀,難道要我見到他們也要殺了麼?」

  覓鼎子強橫道:「這個老夫不管,眼下只有我能助你逃出去,更能令你傲視天地!你到底立不立誓?」

  小玄道:「老伯,我知您老恨極了這窩骷髏,等我出去後,一定尋我師父師姐她們來將這伙邪穢統統滅了。」

  「若無老夫助你,你又豈能逃得出去!」

  覓鼎子瞪著他怒道。

  小玄自信滿滿道:「辦法總會有的,待我仔細想想。」

  「你是不肯立誓了?」

  覓鼎子一陣急喘。

  小玄搖搖頭,和聲和氣道:「老伯您別著急,我師父師姐她們可厲害著呢,個個都是降妖除魔的大師,待我找著她們,回頭一定幫您把這骷髏窩砸個稀巴爛!」

  覓鼎子知曉自己余時無多,心中又急又惱,突似想到了什麼,眼中閃過一抹難以覺察的狡黠,弱聲道:「好吧,既是如此,老夫就不強人所難了……」

  他勉力交手結起一印,嘴唇微動。

  小玄瞧見,急忙阻道:「您老傷勢這樣重,此刻切切不可運用靈力呀!要做什麼,我來幫你好了。」

  覓鼎子卻充耳不聞,直至面上的七邪覆亮了一下,方才鬆手卸印,喘氣道:「那好,你過來,幫我記著幾句話。」

  小玄傾身過去,覓鼎子低聲念了幾句,又重複數遍,詭笑道:「你可記住了麼?」

  小玄只覺那幾句話玄奧無比,一時不明,搔頭道:「記住了,好像是什麼功法的口訣呀……老伯您為何要我記下這幾句話?」

  覓鼎子喃喃低語,幾不可聞:「幸好老天送來了你這小子……只有你這小子了……莫怨我……莫怨我……」

  「老伯你說什麼?」

  小玄沒聽清楚。

  覓鼎子深深地注視著他,眼中浮現出一抹莫明的濃濃哀痛,忽道:「你把適才的幾句念一遍給我聽,瞧你是否真的記住了。」

  小玄隨口念出,倏見覓鼎子面上的七邪覆飛了過來,竟然罩在自己臉上,不禁嚇了一跳,體內驀然升起某種從未有過的異樣感覺,整個人登如電殛般大震,差點一蹦而起。

  露出本來面目的覓鼎子詭異一笑,弱聲道:「替吾誅盡天下邪魔啊……」

  週身肌膚黑氣驀地大盛,深如稠墨,忽然一歪倒下。

  小玄強壓住排山倒海而來的異感,急忙上前去扶,驚道:「老伯,你怎麼了?」

  只見覓鼎子肌膚迅速萎縮,五官竟給拉扯得完全變形。

  小玄掌抵其背心,拚命輸入真氣,驟感一股森烈的妖異氣勁侵襲過來,遇著自己的真氣不但絲毫未減,反似順勢欲噬,拒無可拒,慌忙撤掌。

  這時,覓鼎子整個身子竟然收縮成不到原來的二分之一,早已無聲無息。

  「怎會這樣的……」

  他目瞪口呆,好一會後,忽爾省悟,那股妖異氣勁必是覓鼎子所說的蝕魂爪力了,沒有了七邪覆的支撐,乃這老人突然逝去的原因。

  「這面具怎麼會忽然自己跑到我臉上來?啊!莫非適才念的那幾句口訣就是御寶真言?」

  小玄驚疑不定,體內的奇異感受卻愈來愈強烈,似興奮,似痛楚,似忿怒,似有什麼要漲裂軀體渲瀉而出……

  「他為什麼要讓我念這口訣?是我念的口訣呀,這豈非等於……等於是我害死了他!」

  小玄頭昏腦脹,身心俱感難過無比,但從骷髏巨像上傳來的血腥氣味,此刻竟令他覺得異樣甜美。

  又有一隊骷髏戟兵從前邊急速奔過。

  小玄驀地血脈賁張,一個個若有實質的念頭撞擊在他的心口上:「誅盡天下邪魔!」

  體內的離火真氣蓬然勃發,熱力頓如熊熊火焰般爆出。

  此段甬道昏暗,那隊骷髏戟兵立時給突然發出的光亮驚動,紛紛調頭圍來。

  小玄足下一頓,人已凌空,八爪炎龍鞭自袖抖出。

  但見一條粗巨的火龍在黑暗中騰起,張牙舞爪地從骷髏巨像後盤旋而出,撲向骷髏們。

  眾骷髏兵挺戟疾刺,最前邊的七、八個竟在剎那間給火龍捲上空中,連人帶戟一起焚燒。

  小玄心中震愕,萬想不到自己的威力提升至此,鞭上的火勁似又漲了近倍,但覺酣暢痛快,無暇多想,沉吼著反甩一鞭,又將數個骷髏戟兵抽成火團。

  剩下的骷髏兵並不知恐懼,依舊怪嘶著潮湧殺上。

  小玄東甩西抽,舞著柱般粗巨的嚇人火鞭,摧枯拉朽般把一個個骷髏掃斷、擊碎乃至焚燬。

  他眼睛陣陣生辣,每擊破一個骷髏,體內都似有道神秘的電流生出,飛掠過條條血管直達心臟,令他更是狂亂狂暴,如癡如醉地沉迷於這從未有過的狀態中,彷彿成了癮,不能克制無法休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