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三集:骷髏魔軍 第八章 巨竹谷

  「快起床了,太陽曬著屁股啦!」

  一個嬌脆動聽的聲音大聲喚。

  小玄惺忪著醒來,睜目瞧見水若,不覺眉花眼笑,稀罕道:「居然一大早就過來,不用去後山幫忙了?莫非那些開山神弩全都做好了?」

  「嗯,差不多了,只等製造箭矢的寶瓶竹啦。」

  水若道。

  小玄一聽,立時想起了那個蕩魔堡少堡主賀天鵬,哼道:「那傢伙去巨竹谷了嗎?」

  「還沒呢。」

  水若忽然皺起了眉兒,輕嗔道:「別老是亂叫人家好嗎?他又沒惹你。」

  小玄堅持道:「老天作證,那小子定是個居心叵測心術不正的傢伙。」

  水若生氣道:「說你還來勁啦,其實人家挺好的,你瞧,這是什麼?」

  說著抬起了手。

  小玄瞧去,見她手裡握著只墨色小瓶,奇道:「什麼啊?」

  「麒麟散,蕩魔堡最好的療傷藥,賀公子給的,他一聽這邊有人受了重傷,就立刻讓我拿過來用,你快試試。」

  小玄怔了怔,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那傢伙藉機討好你呢,我才不要!」

  「亂說啥呀,他討好我做什麼?這可是用許多珍稀材料製成的好藥,蕩魔堡從來不給外人用的……」

  「從不給外人用?那我不是外人麼,他為什麼就給了,這不正說明那傢伙心懷不軌麼!」

  小玄越來越覺得那賀天鵬有威脅。

  「你……你到底要不要?」

  水若繃起了俏臉。

  「不要!我決不要那傢伙的東西!」

  小玄梗著脖子。

  水若怒道:「不可理喻!」

  丟下話轉身就走。

  「你去哪裡?別走啊。」

  小玄大急。

  「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再也不理睬你了!」

  女孩頭都不回。

  小玄忙跳下床,追過去扯住她,陪笑道:「好好好,我要,我要啦還不行嗎?」

  水若這才消了些氣,道:「你受那麼重的傷,正需要這樣的好藥,賀公子說……」

  「那就理睬我啦?親一個。」

  小玄笑嘻嘻道,擁著玉人摟摟抱抱。

  「賀公子說這藥除了有療傷神效外,還具克邪卻穢之功,你給那老妖怪的邪法傷著,體內必……唔……別胡鬧啦……」

  水若給他纏鬧得無法往下說。

  「既然不用去後山幫忙,那今天一定要好好陪我。」

  小玄一邊說一邊把嘴巴往女孩兒臉上亂湊亂拱。

  「死豬頭,人家在跟你說正經話呢!」

  水若發嗔起來。

  「好啊,那我們到後山去散步吧,邊看風景邊聊。」

  小玄趕緊提議。

  水若一聽,耳根驟時燙了起來,倏地掙出男兒的懷抱,漲紅著臉道:「你……你可越來越壞啦!」

  「哪有啊,去散散步又有什麼呢?你怕去後山,那就去城裡逛一……」

  小玄忽然想去給夭夭買幾套衣裳。

  「再亂說我可翻臉了!」

  女孩的柳眉已高高挑起。

  小玄怕她真的生氣,趕忙收起嬉皮笑臉,肅容道:「好好,我們就在這屋裡說話,端端正正地坐著對面說。」

  水若瞧見他那萬載難遇一本正經的模樣,自己卻想笑了,咬唇道:「這也不行,我今兒還有別的事。」

  「什麼事?」

  「你先好好休息,等明兒我再告訴你。」

  水若哄道。

  「到底什麼事?不說不放你走!」

  小玄捉著她。

  水若遲疑了片刻,終於道:「好吧,跟你說你可不能告訴別人。」

  「一言為定。」

  小玄滿口答應,見她臉上神神秘秘,不禁大感好奇。

  「我也要去巨竹谷呢。」

  水若微笑道。

  「什麼?去……去哪?」

  小玄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也去巨竹谷,待會跟賀公子一塊去,順利的話今晚就回來,最遲明天。」

  小玄大吃一驚:「你要去巨竹谷?開什麼玩笑!昨兒沒聽飛蘿師叔說麼?那裡可是七邪界的地頭啊!」

  「這個無需擔心,賀公子說他家裡一直跟巨竹谷有生意往來,之前已去過許多回了,跟那兒的人挺熟,絕無危險的。」

  「不行不行!傳說七邪界的人個個心狠手辣,萬一出了差錯,那傢伙如何護得了你?」

  小玄把頭搖得拔浪鼓一般。

  水若噘嘴道:「唔……要去!我的碧波刃掉在湖心島上,現在沒武器了,賀公子說巨竹谷專門出產極品兵器,到時要幫我求一件,而且我曾聽娘說過,巨竹谷的玉帶灣藏著地界一十九靈脈中的太碧,是天地間最美麗的地方之一,這次我定要去親眼瞧瞧的。」

  小玄呆若木雞,心裡卻念如電轉:「姓賀的小子果然不是好東西,竟以此引誘水兒跟他出去啊,這一路景物怡人孤男寡女……嗚……好陰險的傢伙!」

  水若瞧瞧他,忽然低聲道:「你就放心好啦,人家又不是小孩子。」

  小玄心裡已有了主意,於是道:「好吧,既然你這麼想去,那我陪你去。」

  「哈?」

  水若一愣:「你怎麼能去?你身上還有傷呀。」

  「早就好了,不信你瞧。」

  小玄抬起一手,隨意捏了個火蓮訣揮出,旋聽「呼」的輕響,一朵不小的火焰驟從他手上脫出,形如蓮花盛放,懸空徐徐燃燒,居然持續了好一會才漸漸消失。

  「哇,這麼久……小玄你終於有進步了!」

  水若高興道。

  小玄呆了一呆,連自己都搞不明白為何能如此,倘照從前,他用這招火蓮訣施放的火焰頂多只能持續一個呼吸的時間。

  「不過你別逞強,就算好了,也應該繼續休息,哪能剛好就到處亂跑,萬一累著怎麼辦。」

  水若依然不答應。

  「你不是說此行絕無危險麼?既然如此,我不過是去看看風景,哪裡會累著。」

  小玄爭辯道。

  「可是那兒離這裡有百多里路呢……」

  水若仍覺不妥。

  小玄急道:「不讓我去,那打死我我也不放你去!」

  水若知他其實是不放心自己,心裡甜絲絲的,又想能同心上人相伴著遊山玩水,的確是無比愜意的事,不覺有些心動,終於道:「那我先去問問賀公子,看他肯不肯帶你一塊去。」

  肯才怪呢!小玄心忖,眼珠子一轉,遂問:「他現在在哪裡?」

  「他在後山等著呢。」

  「我跟你一道去問他,免得你來回跑。」

  小玄肚裡邊飛快打著小算盤。

  水若心想沒錯,便道:「好吧,但咱們約法三章,倘若賀公子不肯帶你去,你可不能亂發脾氣。」

  小玄滿口答應。

  ******後山小徑旁,苦候的賀天鵬正翹首以盼,遠遠望見水若行來,趕忙迎上前去,滿面俱是喜色,方要招呼,不想又瞧了跟在後邊的小玄,怔道:「程姑娘,這位是……」

  「你忘啦?他是我五師弟崔小玄呀,昨兒在後山遇見過的。」

  水若有點不悅道。

  賀天鵬一拍後腦勺,大聲道:「噯喲!瞧我這記性,老弟萬莫見怪啊。」

  這傢伙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哩,小玄心中著惱,卻笑瞇瞇道:「沒事沒事,有些人我也見過就忘的,更何況大澤俊傑賀少堡主呢。」

  賀天鵬一時沒聽出他是贊是諷,瞧瞧水若,不知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子是怎麼回事,咳了聲道:「程姑娘,嗯……時辰已不早了……」

  「賀公子,你能不能再多帶一個人進巨竹谷?我師弟也想一起去瞧瞧。」

  水若問。

  賀天鵬愣了一下,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這個……這個……」

  「不方便是嗎?」

  水若望著他又問。

  「嗯……只怕……只怕人多了會出什麼差錯……」

  賀天鵬吱唔道。

  這傢伙分明不願帶我去!小玄心裡冒火,忽笑道:「會出什麼差錯?賀少堡主不是說跟那裡的人挺熟嗎?」

  賀天鵬盯著他道:「其實巨竹谷是不允許外人進去的,倘若給發現,立即格殺無論,嘿嘿,崔老弟不怕嗎?」

  「原來這麼危險啊,那你還帶我師姐去?」

  小玄擠兌道,轉頭去瞧水若。

  賀天鵬微微一怔,忙道:「人少就好辦點嘛,只照顧一個在下還是有把握的。」

  「原來如此,那我就自己照顧自己如何?」

  小玄堅持著,心知自己在這緊要關頭上一軟,美麗的可人兒就會落入魔爪。

  「我勸老弟還是莫去為好,巨竹谷守衛嚴密機關重重,更有許多兇猛異獸,絕非好玩之地。」

  賀天鵬加重了威嚇。

  不知水若是否瞧出了什麼,忽然道:「賀公子,昨兒你怎麼不是跟我這樣說的?既然如此不便,那我也不去好了。」

  賀天鵬愣了一下,立時轉了口氣:「其實多一人問題也不太大,只是萬一出了什麼差錯,那時崔老弟可不能怪我。」

  「不怪你不怪你。」

  小玄笑逐顏開,心裡滿意極了水若。

  「時辰不早了,那我們就動身吧?」

  賀天鵬道。

  水若點點頭,東張西望問:「你不是說你有輛鹿蜀車麼,在哪啊?」

  「在這裡。」

  賀天鵬微微一笑,用手拍拍腰間的法囊,接著低低地頌念了起來,數息之後,猛聽一聲令人悅耳的嘶鳴,一輛由四頭奇獸牽拉的車子突然出現在三人面前。

  「哇!這就是鹿蜀麼?」

  小玄睜大了眼睛,死死地盯著那四頭奇獸,只見四獸大小如牛,長相相同,俱為白首赤尾,週身虎紋,果然是傳說中鹿蜀的模樣。

  水若也瞧得眼睛發直,興奮道:「白頭……虎紋……紅尾巴……真的是鹿蜀呀!我還是頭一回看見哩。」

  賀天鵬面有得色,瀟灑笑道:「上車吧,讓它們把你送到巨竹谷去。」

  水若滿臉雀躍,轉頭向小玄招手:「快來啊。」

  「這傢伙居然真的有鹿蜀,而且還是四頭……」

  小玄眼紅無比,失魂落魄地跟水若上了車。

  賀天鵬隨後上車,挨著水若就要坐下。

  小玄瞧見,立即大咧咧地跨到當中坐下,隔開了水若。

  賀天鵬滿面不悅,卻又無可奈何,只好從法囊中取出一根通體晶亮的長鞭,揮甩著驅策寶車出發。

  四頭鹿蜀開蹄而奔,初時並未覺得如何,但過不片刻,便見兩邊景物以驚人的速度掠過,待到後來,整輛車子竟是常常離地飛起,沒瞧清楚,便已奔馳下山出了澤陽城。

  「鹿蜀不但善馳,而且全身是寶,每一處俱是極其珍稀的煉符煉寶材料……」

  小玄垂涎欲滴,猶未能從震撼中回神。

  賀天鵬每揮一下鞭子,便會帶出一道刺眼的光芒,水若忍不住問:「賀公子,這鞭好奇怪呀,不知是什麼做的?」

  「它喚凝電鞭,材料雖珍,但關鍵之處,卻是在於它身上種有六道不同的電相法符,因為鹿蜀最害怕閃電。」

  賀天鵬微笑道。

  「哦,你的寶物不少呀。」

  水若道。

  「蕩魔堡的寶物的確不算少,但比起令尊大人,可就天差地遠了。」

  賀天鵬的回答雖謙,面上卻露出一絲驕傲之色。

  水若已近兩年沒有回家,頓給他的話語勾起思親之情,一時靜了下去。

  「程姑娘,你怎麼啦?」

  賀天鵬駕著車,卻一直留意著她。

  「我……有點頭暈。」

  水若不願言明,只好胡亂找借口。

  「我的鹿蜀車很穩的呀……」

  賀天鵬還以為她暈車,當下說說笑笑,又指點路過的美景風物,幫其分散注意力。

  水若情緒漸漸好起,心中感激,卻忽然惱了旁邊的小玄,手兒悄悄溜到下邊,狠狠地擰了他腰眼一下,小聲道:「死豬頭,你在愣什麼?」

  小玄乍然一驚,這才回過神來,道:「沒有啊,我在看風景呢。」

  水若更不高興,咬著紅灩灩唇兒道:「我頭暈啊!適才你沒聽見麼?」

  「是嗎?那我幫你揉一揉。」

  小玄也以為她暈車,趕忙挪湊上前,雙手扶拿住螓首,用指幫她輕輕按摩兩邊的太陽穴。

  水若的氣立時消去了不少,眼角瞥見賀天鵬瞪眼瞧著這邊,便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道:「不要啦,給你越揉越暈呢。」

  「那你快看風景,別去想它就不暈了,啊,快瞧那邊,那棵樹你說長得怪不怪?」

  小玄一臂攬住玉人的纖腰,指點遠方景色。

  水若臉薄,登給羞得滿面緋紅,急忙小聲道:「有人呢。」

  如此機會,小玄焉肯放過,詳作不解地低笑道:「嗯?除了我們,這裡還有別人?」

  賀天鵬耳尖,聞言大怒。

  水若背著賀天鵬,倏把美目睜得溜圓,凶巴巴地瞪著他。

  小玄一陣心驚脈跳,但此刻有個討厭的傢伙在旁,豈甘讓其小看,於是硬生生地撐著,嬉皮笑臉的不肯松臂。

  水若見硬的不行,只好換成軟的,改用可憐兮兮的眼神向心上人央求。

  小玄從未見過她這神情,竟覺比那凶巴巴的模樣還要厲害百倍,心魂驟酥,終於放開了玉人的纖腰。

  但這一切均已落在了賀天鵬的眼內,他對水若暗存私念,禁不住一腔妒火狂燒,心裡咬牙切齒道:「臭小子不撒泡尿照照,就憑你也敢來勾引奉天侯的女兒哈……臭小子啊臭小子!你快倒楣啦!」

  鹿蜀車的速度果然驚人,不過半個時辰,就聽賀天鵬道:「到了。」

  話音未落已勒韁停車。

  水若與小玄瞧瞧周圍,見車子停在一片大澤中處處可見的窪地裡,四周俱是樹木荒草,唯獨沒有半根竹子。

  「不是有百多里路麼,怎麼就到了?」

  小玄摸摸頭問。

  賀天鵬冷冷道:「如果我願意,還可以到得更快。」

  「這兒就是巨竹谷?」

  水若一臉迷惑,怎麼瞧這個地方都跟傳說中的巨竹谷差上十萬八千里。

  賀天鵬立換了一副面孔,微笑回答:「這裡是巨竹谷的一個入口,程姑娘請跟我來。」

  三人下了車,賀天鵬將鹿蜀車收回法囊,率先朝一片小樹林走去。

  水若與小玄跟在後邊,一路東張西望。

  三人鑽入小樹林內,來到一片臥於草叢的亂石堆旁,賀天鵬指著前邊道:「那塊碑便是巨竹谷的入口。」

  水若與小玄凝目望去,果然在亂石堆中看見了一塊毫不起眼的矮小石碑,心皆大奇,近前再瞧,見那石碑裂罅縱橫,其上無紋無字,除此之外並無什麼異處。

  小玄忍不住問:「這就是巨竹谷的入口?這……這個東西怎麼能進去?」

  說完忽想起一種穿牆過壁的秘術來,但立刻便否定了,因為石碑矮小且四周空闊,並無什麼給遮攔住。

  「天地之間玄異無數奧妙無窮,巨竹谷為防外人進入,每個出入口俱設計得隱秘巧妙,這豈是凡夫俗子能輕易明白的!」

  賀天鵬繃著臉,對他再無半點客氣。

  小玄滿面脹紅,瞧見水若對自己做了個鬼臉。

  賀天鵬接道:「待會你們閉上眼睛,照著我的話走,千萬不能弄錯,否則後果難測。」

  水若應道:「好。」

  賀天鵬走到距石碑約三尺處立定,叫他們兩個跟上,道:「好,現在就閉上眼睛,然後從這裡開始繞著石碑順反手方向走,若我說停即止,絕不可多出半步。」

  言畢,率先閉眼繞著石碑轉了起來。

  水若與小玄依次跟著,小心翼翼地照他所說閉目而行。

  正行間,水若忽覺柔荑一緊,已給一隻微汗的熱手握住,但覺其指又瘦又長,且是細皮嫩肉,完會不似小玄的手,心中吃了一驚,趕忙甩手,孰知那手卻仍頑固地緊緊捉握,一時無法掙脫。

  這時忽聽賀天鵬大聲道:「大家好好走啊,心中不可分神,萬一有什麼行差踏錯,不定會給傳送到十萬八千里外去!」

  水若給這一嚇,又想多半是賀天鵬怕自己出錯,因此才牽她的手,當下不敢再掙動,燙著臉兒由他握著,默不作聲地繼續行走。

  小玄卻在悄悄默算著步子與圈數,心想若是巨竹谷裡邊好玩,日後還要再來。

  賀天鵬突又叫道:「停!現在轉過身去,順正手方向繞石碑走,也是等我說停就停。」

  於是水若與小玄依言轉身而行,不知又繞了幾圈,兩人眼皮微微一暗,忽感肌膚生涼,極是舒爽,正在訝異,終聽賀天鵬道:「停!可以睜開眼睛了,歡迎光臨巨竹谷。」

  水若趕緊掙手,隨知緊握的那隻手知趣得很,竟已先一步鬆開收去,她滿面生暈地睜眼,卻見賀天鵬神色如常,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哇!」

  小玄怪叫了一聲,水若這才注意起周圍,剎那也給鎮住,原來石碑依舊,但眼中所見已變成了無邊青綠,漫山遍野儘是蒼翠欲滴的參天巨竹,偶爾有風,便見滔滔碧濤滾湧而起,接著撲天蓋地的清潤之氣掩襲過來,令人五臟如洗心曠神怡。

  「這一定是巨竹谷了!果然奇美……」

  水若呆呆道,一臉欲醉的表情。

  「走吧,前邊還有更美的地方。」

  賀天鵬得色道,彷彿這巨竹谷是他家一般。

  三人沿著一條小徑向前行去,賀天鵬顯然對谷中極熟,邊走邊為水若指點景物,一路說說笑笑,故意把小玄冷落在旁。

  但小玄並不在乎,他天性最是嗜美,幾給週遭景色迷倒,偶又瞧見竹林中一閃即逝的各種異禽奇獸,眼睛早已應接不暇,哪裡還有心思爭風吃醋。

  小徑蜿蜒向上,三人走了許久,料想到了極高的地方。周圍的竹子越來越密,遮天閉日蔭涼近寒。

  小玄正如癡如醉,忽聽前面的水若「嘩」地輕呼,趕忙抬頭,見她向自己招手叫喚:「快來瞧!」

  小玄見她驚喜滿面,於是快步奔去,前方忽爾豁然開闊,原來已到了一個高崖之上,只見兩邊山崖夾壁延出一條巨大峽谷,由窄漸寬,直至無邊無際,谷中全是數抱以上的巨竹,舉目望去,浩如碧海,壯麗得令人呼吸幾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