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二集:孤島春色 第四章 骷髏老祖

  三十幾個骷髏戟兵在不到半炷香的時間內全部倒下。

  但崔小玄仍若瘋魔,殺意象火一樣燒灼著他的神經,不能遏制地繼續狂舞炎龍鞭,將散佈四處的骷髏殘骸抽擊成更碎更小的火塊。

  某個模糊的念頭如詛咒般無休無止地電掠過他心頭,牢牢地操控著他的意志和軀體,消耗著他的精力與體力。

  整道甬道倏似地震般劇震了一下。

  小玄彷彿夢中驚醒,忙用手死死抓住臉上的面具,撕皮般將七邪覆扒了下來。

  在扯下面具的剎那,他體內的奇異感覺突然消失,那令他形同瘋狂並贈與他強大力量的魔力亦戛然而止。

  小玄登如虛脫,差點一跤坐倒,這才發現週身大汗淋漓,衣衫早已濕透。他盯著手裡的面具,驚魂未定:「一定是這面具搞得鬼!七邪覆,光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

  色如淡墨的七邪覆靜靜地停躺在他手裡,兩個黑洞洞的眼眶彷彿不是空透的,好像正以什麼注視著拿著它的人。

  小玄呆呆地瞧著手裡的面具,心中突湧起一陣再次戴上它的強烈慾望,嚇得趕緊翻過背面去,幾想就此丟掉。

  但他的天性十分好奇,終究有些不捨,思道:「此物雖然十分邪惡,可也算是一件至寶,適才若非有它相助,我一個人未必打得過這幾十隻血骷髏……」

  越想越是捨不得,便尋了個借口:「我何不帶回去仔細琢磨,加以調煉,說不定能去蕪存菁,將之變成個好東西哩……倘若真的不成,到時我再把它毀掉,至少還能收回點什麼稀罕材料吧。」

  主意一定,小玄遂將七邪覆收入如意囊內,忽然記起覓鼎子來,當下走回骷髏巨像後邊,對著其屍,不禁大生感慨:「這老伯從前定是個不凡的鑄造大師,可惜卻遭逢這等不幸,雖說他適才哄我戴上那七邪覆,但用意卻未必不善哩,唉,既然叫我碰上了,那就把他帶到外邊去,讓這不幸的老人入土安息吧……」

  正在思量,甬道倏又劇震了一下。

  小玄身子微微一晃,方省現下仍處險地,心中疑竇叢生:「怎麼會有這麼強烈的震動?而且這裡邊到處是骷髏,適才好一陣激鬥,怎卻未將別處的骷髏引來呢……莫非發生了什麼變故?」

  匆匆朝覓鼎子拜了幾拜,將他屍身收入法囊,望望左右,胡亂撿了個方向奔去。

  一連轉了近十個彎,路上竟沒遇見半個骷髏,小玄越發疑惑,步子漸漸放開,奔得更疾。

  又尋了一陣,進入段寬闊的通道,終於有所發現,遠遠望見前邊有一小隊背生骨翼身披銀甲的骷髏掠空低飛,急忙尾隨趕去。

  隨著漸近,前面開始傳來各種聲音,有的似骷髏的嘶吼,有的似兵器的交擊,有的似飛禽的拍翼,還有的似浪潮的奔湧……

  「莫不是師父她們殺到了吧?」

  小玄心中更急,數息間就奔到了通道盡頭,眼前豁然開闊,一幕仿如地獄無比震憾的畫面映入目中:紅色,到處是紅色,在巨大的洞廳中到處是各種各樣的紅色,面積最大的紅色是十來個血池,血池裡邊是似沸的血漿,隨著溫度的不同分呈為桔紅、殷紅、赤紅、紫紅、暗紅……

  其中有兩個血池已經決口,夾雜著人的頭顱、肢體與內臟的濃稠血漿從破裂的堤圍滾滾湧出,淹沒了大片空地,而在沒有波及的地面則擁擠著密密麻麻上千個骷髏,雖然它們的形態與裝束各異,但從裸露的部份可以看到全部都是赤紅色的骨頭。

  最奇異的還是在洞廳中央一股粗巨的紅色旋風,赫然是由血漿形成,它急轉著飛馳著,所到之處,骷髏們就會紛紛退避,似是十分忌憚。

  小玄暗暗驚奇,但見仍有數十個體形怪異的高等骷髏圍繞在旋風周圍,偶爾不甘心地遞出兵器試探威力。

  其中除了先前遭遇過的長骸將軍、雙首虎,還有那個背生骨翼的破空將軍,他的背翼此刻已經完全張開,竟然寬達兩丈,斜斜飛掠於旋風上空,手提一條銀色的骷髏頭飛錘伺機進攻。

  而在他身後,約有五、六十個全是背生骨翼的銀甲骷髏兵,居然在空中排列成隊,個個抱著一張亮光閃閃的機括強弩,瞄準了旋風。

  小玄越瞧越駭然,心忖:「這窩妖邪不但數量極多,且種類奇繁,更有精良裝備,倘若它們跑去外邊肆虐作惡,那必是場難以想像的大浩劫呀!」

  這時又有一隊骨翼骷髏從遠處飛來,加入了戰鬥序列。

  破空將軍開始掄動骷髏頭飛錘,似乎注入了什麼,原本暗啞的飛錘登時亮了起來,銀芒不住閃耀,突然發出一聲怪嘶,化做銀光電掠出去,頓將旋風撕開了道大裂口。

  飛列在他身後蓄勢待發的那隊骨翼骷髏一齊發弩,近百道銀電聚射向旋風的裂口。

  撕裂的旋風終於破碎,但中間立現出一面金色的巨大光盾,疾旋著擋住了所有銀電。

  「大師姐!」

  小玄一陣驚喜。

  破碎的旋風變回了濃濃的血漿,滿天落下,正要著地,忽又凌空緩緩旋轉起來,這次卻匯聚成了一股紅色洪流,似在某種力量的指引下倏地飛向空中。

  破空將軍大驚,急忙振翅避開,但後邊的那隊骨翼骷髏卻未能倖免,有幾個冒著赤煙從半空墜下,在地面摔得四分五裂。

  「弄潮之舞!」

  小玄心中大叫,蹦了起來。

  只見那股洪流依然不止,如巨龍般盤旋游繞,中間不時現出兩個娉婷身影。

  「師父!大師姐!」

  小玄顧不得旁邊的骷髏們發覺,飛掠衝去,但在途中立遭攔截,數名身型橫闊的雙頭骷髏掣劍劈來。

  他避無可避,急忙揮鞭迎擊,稍一頓滯,瞬間已陷重圍,各式各樣奇形怪狀的骷髏惡夢般出現在周圍,無數索命的兵器暴風驟雨般襲至。

  壓力有如排山倒海,小玄這才發現先前遭遇的數仗不過是小兒擺家家酒,短短的片刻間,他便感筋疲力盡,長鞭似陷泥潭,幾乎無法舞動,驀地背上傳來一下徹骨劇痛,心叫不妙,人已朝前撲去。

  就在變成肉泥的剎那,小玄忽覺身子一輕,人倏高高昇起,只見底下的骷髏如潮水般淹沒了他原先的位置。

  崔采婷拎著他的腰帶從群魔頂上掠過,飛向不遠處的一個血池。

  雪涵則在旁掩護,以阿金盾幻出的巨大的光盾阻擊骨翼骷髏群的凌空追殺。

  「師父!終於找到你們了!」

  小玄驚魂未定,手腳在空中亂撲亂騰,忽一把勾著了美人的柳腰,趕忙緊緊抱住。

  「怎麼只有你一個?」

  崔采婷玉腮微酡,竟往沸騰的血池冉冉落下。

  小玄頭貼師父腰裡,只覺半邊臉都麻了,鼻中又嗅著絲絲若有若無的芬芳,神志一陣迷糊,答道:「我跟在你們後邊的呀,沒想卻跟丟了。」

  崔采婷降至離池面僅一尺之距,左袖甩出,突然凌空頓住,喚道:「捉緊!」

  手已放開了小玄,兩掌互交,結成一個印法,驟見圈圈光芒如波蕩出。

  小玄聞言,趁機把美人師父的腰肢摟得更緊更密,心中忽生出一種異樣感覺。

  崔采婷的如意五行已臻化境,幾乎每一印法咒術皆能瞬間發出,但此印法卻例外的加持了數息。

  雪涵在周圍飛掠旋繞,疾舞阿金盾將兩人緊緊護住,片刻間擊退了三批企圖靠近的骷髏。

  崔采婷結起的印法光芒愈來愈盛,兩手之間竟凝現出一個淡紫色的渾圓光球……

  小玄眼角掠去,只見光球附近的景象俱成扭曲,不禁凜然一驚:「難道是如意五行的三大絕頂法訣之一的--五元歸宗麼?」

  紫色光球越來越大,顏色也越來越深,周邊不時有青藍的細小電火蜿蜒爬過,崔采婷嬌叱一聲,紫色光球脫手而出,不徐不緩地飛向血池邊緣,靜悄悄沒入由人骨與內臟築成的堤圍,約隔了一息,方聽轟天巨響,彷彿整個洞廳都顫了一顫,但見漿血四濺骨頭紛飛,血池已給炸開了一個過丈的缺口,沸騰的血漿爭先恐後地奔湧而出。

  附近的骷髏急忙四下逃避,但仍有十幾個給血流追上,立時狂嘶起來,只掙扎了片刻,便融化似地沒入血流之中,就此銷聲匿跡。

  「瞧模樣,此招九成九就是五元歸宗哩!威力果然嚇人。適才的兩次劇震,一定也是師父施放這法訣引起的!」

  小玄雖然是第一次看見,但他早就聽幾個師姐說過,師父曾用此訣將一隻千年鳳凰瞬間解體。

  「走,這裡邊妖穢太多,先出去再做打算。」

  崔采婷聲聚一線,直傳雪涵耳內。

  雪涵連施幾個金光縱,朝她掠來,三人匯合於一處。

  崔采婷這才騰出手來,把小玄兩臂從腰間解開,提著他向某處衝去,雪涵緊隨斷後。

  小玄暈頭轉向,只覺力氣隨著鮮血從背後的創口急速飛灑流逝,但心知此刻形勢緊迫,於是咬緊牙關死死挺著。

  奔了片刻,忽聽雪涵在後邊叫道:「師父,小玄後邊的傷口很大!」

  崔采婷聞言立時剎住,施了個急救類的木枷術暫封住小玄背上的創口,問道:「還有哪兒?」

  小玄搖搖頭,忽一眼乜見上方有條狹窄的深藍,綴著數點星光,再望旁邊,果然在不遠處的凹壁內靠立著一座骷髏巨像,不禁大喜道:「我適才就是從上邊掉下來的!從這裡上去就是地面了!」

  崔采婷抬頭望了望,亦瞧見了一線夜空,當下立做決斷,對雪涵道:「我施御劍飛行出去,你用真氣護住小玄的傷口。」

  雪涵應了,伸出一掌虛捂在小玄背後的傷口上。

  崔采婷從法囊中取出神兵入夢,拔劍望空一拋,口中默念真言,驟見劍身迅速變大變長,轉眼已如舟大小。

  轉角處突然出現一群骷髏,小玄揉揉眼,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原來那群骷髏通體如血,首是骷髏人頭,身卻如巨型蜘蛛,不但肢長過丈,且每個都生著八條如鉤長腿,尖銳而鋒利。

  小玄結舌道:「這……這是什麼?怎麼會有這樣的骷髏!」

  「這妖巢內有許多復合骷髏,此類肯定又是其中的一種,看模樣,它們多半是血骷髏同巨型狼蛛的合成品!」

  雪涵凝目答道,左掌仍虛捂著他的傷口,另一邊抖抖羅袖,露出了掛在玉臂上的阿金盾。

  那群骷髏血蛛很快發現了三人,立時展足奔來,竟是疾迅如飛。

  千鈞一髮之際,崔采婷終於完成了施法,喚道:「登劍!」

  三人縱上劍身,沿著深溝向上斜斜飛去。

  那群骷髏血蛛撲了個空,竟仍不肯罷休,居然紛紛蹦上兩邊石壁,如履平地般緊緊尾隨,長長的尖腿輪番勾出,好幾次險些刺中位於最後的雪涵。

  雪涵運起金罡真氣,一邊護住小玄的傷口一邊不時反擊,每揮一下玉臂,金色的巨大光盾便會將一隻骷髏血蛛剖成兩半。

  小玄只覺氣血翻騰,背後的巨大創口使他幾乎承受不住這種高速飛行,但聽骷髏血蛛們慘嘶不斷,心中稍定,無意間朝下一瞥,卻見沿著兩邊石壁追擊的骷髏血蛛反而越來越來多,不禁駭然。

  入夢終於飛出了深谷,三人全都鬆了口氣,崔采婷生怕小玄承受不住,忙將飛速減緩,回首問:「覺得怎樣?」

  小玄弱聲笑道:「沒事,有大師姐護著哩!」

  雪涵忽露訝色,指著底下道:「快瞧!好像是師叔她們……」

  崔采婷同小玄往下望去,見從深谷中爬出的骷髏血蛛漫山遍野,一行人剛好自投羅網地撞上來。

  這行人果然是剛剛趕至的飛蘿、李夢棠幾姝與方少麟,瞧見眼前「壯觀」的異象,登時個個色變。

  骷髏血蛛們正為失去目標惱怒,紛紛張牙舞爪撲向新的獵物。

  飛蘿最先反應過來,羅袖揮出,立掃中最先撲至的一隻巨大的骷髏血蛛,她修為深不可測,先前遇著骷髏騎兵一拂便摔,不想這骷髏血蛛只是歪了一歪,數只長長的鉤腿電般扣來。

  飛蘿暗吃一驚,閃身飛退,只聽「嗤」的裂響,羅袖反給撕去了半幅,露出凝乳似的玉臂。

  這時其餘幾人亦先後遭遇凶險,皆給沖得手忙腳亂,轉眼全都陷入了骷髏血蛛群的包圍。

  崔采婷心叫不妙,急御入夢朝下衝去,用真氣吐字道:「全都登劍!」

  最先飛到夏小婉上方,將她接上劍身,旋即掠向岌岌可危的程水若。

  水若從來就最害怕蟲蛇諸類,此刻早給嚇得手足俱軟,哪裡還能還擊,更無空暇召喚冰麒麟,只仗著天池嬉波步遊走閃避,但如潮掩至的骷髏血蛛留給她的空間越來越小,險象環生。

  小玄瞧得大急,只恨不得跳下去保護玉人,眼見到了她的上方,忙伸手去接,大叫道:「快上來!」

  水若一躍縱起,不料羅裙裙腳卻給一隻骷髏血蛛飛腿勾住,身子登時一沉,人已往下墜落,十幾隻巨鐮般的蜘蛛腿一齊朝她扣去。

  小玄魂飛魄散,振身一撲,腳上頭下捉住了水若的手腕。

  雪涵反應極快,飛手疾扣他腿,將之緊緊拉住,崔采婷急御入夢飛起,「嗤啦」一聲,水若裙角撕裂,終於擺脫了困境,給小玄拉上空中。

  雪涵振臂一提,將兩人一齊扯上劍身。

  水若「哇」地哭出,驚鹿般一頭撲入小玄懷中,渾身抖個不住。

  小玄趕忙緊緊抱住,輕拍其背安慰道:「不哭不哭,沒事了。」

  自個卻猶是驚魂未定。

  崔采婷御劍飛向互相支撐的李夢棠、摘霞同方少麟三人,有驚無險地將他們一一接上劍身。

  剩下的飛蘿可就輕鬆多了,只見她隨意變換了幾下身法,便脫出了骷髏血蛛群的重重包圍,翩躚曼妙地飛上了入夢。

  崔采婷驅御入夢掠向高空,將那些揮肢狂嘶的可怖骷髏血蛛拋在地面。

  水若哭了一陣,忽然驚醒似地從小玄懷中掙出,霞滿玉腮。

  小玄給她一推,驀覺背上痛如刀割,忍不住低低地悶哼了一下,原來適才躍出去救水若時,背後的創口已給掙裂。

  摘霞正於小玄背後,驚呼道:「噯呀!流血了!小玄流好……好多血……」

  水若一怔,問道:「你受傷了?」

  顧不得避忌,傾身就從他旁側趴過去看,見男兒背後血透衣衫,早已注濕了大塊,臉倏轉白,顫聲道:「你救我時受傷了?」

  「是先前在谷底時挨的。」

  小玄強作若無其事。

  水若噙著淚水,似嗔似急地瞪著他。

  「沒什麼大礙,一點點皮肉傷而已。」

  小玄努力露出個笑容,悄悄握住了玉人的手兒,見她沒有甩開,心中一喜,背上的疼痛立時減弱了許多。

  水若轉頭叫道:「二師姐快來,小……五師弟受傷了!」

  李夢棠在劍首聽見,急忙過來為小玄檢查傷勢,須臾方才放下心來,道:「還好,沒有傷著要害。」

  當下運功結印,施展療傷術為他醫治。

  水若聽了,臉上終於還了點血色。

  「水若對我一直都是直呼其名的呀,如今卻改喚做師弟了……」

  小玄患得患失,心中一陣惶然。

  方少麟望著漸漸遠去的骷髏血蛛群,駭然道:「這些怪物又是什麼玩意?竟比先前那些骷髏騎兵還更可怕!我幾乎打不動它們……」

  「在那條大裂谷底還有許多更厲害的。」

  雪涵凝眉道。

  飛蘿聞言忽問:「你們找到魔陣的主池了?」

  「嗯,就在那條大裂谷的谷底,有十來個魔力源血池,我們找到時,正碰見那些妖穢從池中煉製血骷髏。」

  崔采婷道。

  「無法毀掉嗎?」

  飛蘿又問。

  崔采婷搖搖頭:「我只破壞了其中兩個。那下邊妖穢數量太多,且都有點能耐,單憑我們,看來難以成功。」

  飛蘿深知這師姐的修為,聽她這麼說,不由吸了口涼氣:「這些妖孽究竟是何時成的氣候?之前竟然無人發覺!」

  「瞧那谷底的建築規模,只怕時日非短。」

  崔采婷滿面凝重之色。

  方少麟凜然道:「既是如此,我回去就立刻奏報朝廷,盡早提大軍入澤圍剿!」

  李夢棠的木遁系療傷術果然神妙非凡,不過片刻,小玄已覺好受了許多,聞言心道:「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此間妖魔何等厲害,豈是你那些士兵能夠對付的!」

  正要說話,突聞一串怪笑蕩空傳來,心臟驀然不由自主地狂跳起來,循聲回頭,猛見後邊紅光沖天,如血幕般遮星蔽月,在夜空中顯得無比詭異可怖。

  「定是有大傢伙來了。」

  飛蘿淡淡道。

  除了崔采婷,餘者皆微微色變,心知這種異象絕非尋常妖魔能發,個個暗自戒備。

  這時驟又傳來一聲低沉的長嗷,震得眾人心神欲散,飛蘿面露詫色,輕咦一聲道:「怎麼像是龍吟……這一帶有龍麼?」

  「龍?」

  小玄雖然緊張,精神卻頓一振:「聽人說龍不知多少遍了,卻始終沒有見過真的,這下可如願以償了!」

  紅光如有生命般迅速蔓延過來,一條長長的東西從平滑的血幕中現出,盤旋著飛向眾人。

  那明顯是龍的形態,小玄趕緊睜大眼睛,待瞧清楚,卻陡然駭愕。飛來的果然是一條龍,尖吻突額,足張五爪,長逾三十幾丈,但又不是他所聽說過的龍,因為它身上沒有鱗,脊上亦沒棘,而是一條無膚無肉裸著骨頭的龍,全是血色骨頭的龍。

  「這……是什麼龍?這是龍嗎?」

  小玄結舌道。

  獰笑聲又響,竟有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回答:「這的確是龍,還是條仙龍,專噬邪魔的龍,不過這些都是陳年往事了,如今它是一條魔化的骨龍,亦是老夫的坐騎。」

  骨龍如蟒般在空中盤繞成團狀,眾人這才看見在它的尾後還拖著個令人戰慄的詭異戰車,竟是由無數骷髏頭與骨頭組成。

  戰車上坐著一人,身裹白袍,禿著頭頂,數綹白髮在腦後隨風飄拂,顴骨高聳,兩眶深凹,黑洞洞的根本看不見眼睛,就似個皮肉還未完全腐光的骷髏。

  「骷髏老祖!」

  崔采婷失聲,語調中帶著一絲罕有的驚訝。

  「嘿嘿,想不到這幫小兒裡邊,居然還有人認得魔家。」

  骷髏老祖森然笑道。

  眾人色變,方少麟心驚道:「老天爺!無怪大澤中妖穢橫生,原來是這個大魔頭藏在此處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