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四集:巨竹谷 第五章 萬蛛嶺

  「什麼辦法?快說!」

  小玄仿如抓著了救命稻草。

  「就是……你背我。」

  女孩望著他道。

  「背你?」

  「既然一時半會醫不好,你不背我怎麼辦?」

  婀妍道,已恢復常色的臉蛋上又浮現出淡淡的薄暈。

  「對啊,這麼簡單的辦法怎就沒想到!」

  小玄一拍大腿,當即扶起女孩一把背在身上,焦急道:「快瞧瞧,去太碧該往哪邊?」

  「如果沒有認錯,應該是這邊。」

  婀妍指了個方向。

  小玄拔腿就奔,速如箭掠。

  「小心呀,倘若你也跌倒動不了,那就真的沒辦法了。」

  婀妍在他背上樂悠悠道。

  小玄不語,只顧疾奔,顛簸中但覺女孩身體軟綿如酥,偎得他滿背皆麻心慌意亂。

  「喂,就這麼一會,你三師姐不至於立刻就遭毒手吧?」

  婀妍沒好氣道。

  小玄道:「你不曉得,我三師姐看似精明,其實卻好哄得很。」

  「好哄麼?你經常哄她是麼?」

  婀妍笑嘻嘻道。

  小玄耳赤。

  「幹嘛不說話?」

  小玄忽感一陣柔風輕拂,原來卻是女孩在他後邊朝他耳朵吹氣兒。

  「耳朵這麼紅,熱不熱啊?」

  婀妍咯咯嬌笑,異樣放肆。

  「別鬧,快認路。」

  小玄輕喝,只覺耳朵給她越吹越燙,一陣心神不寧。

  「這麼著急你三師姐,你一定很喜歡她是吧?」

  婀妍忽問。

  小玄哼哼哈哈,這下惹得臉都燒了。

  「一定是呢。」

  女孩笑道,忽然在他耳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小玄吃痛,怒道:「做什麼!」

  誰知婀妍卻不再說話,也不再嬉鬧,只是垂下臉兒,默默地輕伏在他的一邊肩上。

  小玄莫名其妙,卻也無暇細想,仍繼大步馳掠,過不多時,終於瞧見了太碧,他奔到水邊,放下女孩,道:「你在這裡等著,我上去找我三師姐。」

  婀妍駭色道:「什麼!你師姐在太碧上面?」

  小玄點頭,便欲躍出。

  「等等!」

  婀妍驚叫道:「不能去,上邊有頭上千年的靈鸞哩!」

  「沒事。」

  小玄笑應,一躍縱到水面,掠向水灣中央的太碧。

  「你瘋啦?快回來!」

  婀妍大喊。

  「別亂跑,乖乖等我!」

  小玄的聲音遠遠傳來,人已順著粗巨如塔的太碧主幹攀游而上。

  「笨蛋!」

  婀妍嬌靨煞白,目瞪口呆地望著男兒消逝在太碧的密密枝葉中,突地一跺足兒,從左邊袖裡疾摸出兩道游散著細碎光屑的紫色符兒,分夾右手食、中、無三指間,然後縱身一躍,亦貼著水面飄掠向太碧。

  小玄很快就到了巨巢底下,足在葉上輕點,飛鷂般翻掠入巢,落定一瞧,登給驚得魂飛魄散,原來不但沒瞧見水若,就連那兩隻青碧巨蛋也不見了蹤影。

  「水兒,你在哪裡?」

  小玄高聲大喊,腦海裡電般閃過種種可能:是水若自個走了?抑或遭遇了突然回來的公鸞?還是賀天鵬摸上來瞧見她光著的身子起了歹念?

  他愈想愈驚,冷汗淌水般直冒出來,忽聞身後似有動靜,驚喜叫道:「水兒你唬我麼?」

  急轉過身,誰知看見的卻是婀妍,不由一呆。

  「怎麼了?」

  婀妍遊目四顧,一臉戒備之色,右手指間緊緊地夾著兩道符兒。

  「我師姐不見了!」

  小玄哭喪著臉道。

  「別慌,這裡沒有半點凌亂之相,不像出了什麼事。」

  婀妍道,此刻的她冷靜鎮定,竟無絲毫先前的嬌柔怯弱。

  小玄心神稍定,忽然想起什麼,張口望著她道:「你怎麼上得來?你的腳不是……」

  「噯喲……」

  婀妍趕忙彎身捂腳,滿面痛苦地呻吟:「我……我……人家怕你有什不測,一著急就上來了。」

  小玄趕緊上前扶住,心裡一陣感激。

  婀妍目光停在那只發出彩虹的奇鏡上面,訝異道:「那是什麼?」

  「不曉得,我師姐猜它是一樣上古神器,叫七焰……什麼鏡來著?」

  小玄答。

  「七焰玄虹鑒!」

  婀妍脫口而出,星眸發亮。

  小玄道:「對對,就是這個名字,你也聽說過麼?」

  「聽是聽過,不過不太清楚……你們怎麼敢到這上邊來?沒有遇上什麼危險麼?」

  婀妍問,顯然在納悶他們如何躲得過那只千年靈鸞。

  「這個……」

  小玄漲紅了臉,含糊應道:「我們見這棵太碧委實神奇,所以就上來瞧瞧,沒遇見什麼啊。」

  婀妍直起身子,似欲向鏡子行去。

  「不要過去,那面鏡子碰不得的,燙手得很。」

  小玄忙道。

  「哦……莫非它身上附有什麼守護結界或禁制?」

  婀妍一陣沉吟。

  小玄擔心水若,只急著要去尋找,對女孩道:「去別處找找,我背你下去。」

  「嗯。」

  婀妍應,眼睛卻盯著奇鏡,似是十分不捨。

  小玄將她背起,翻出巢外,在枝葉間點踏縱躍,次第落下,過不片刻,已至水面,接又貼水飛掠,回到岸上。

  他沿岸繞著太碧疾奔,一路東張西望,只是不見玉人蹤影,著急道:「到底跑哪裡去了?」

  婀妍沒好氣道:「這般沒頭蒼蠅地亂竄有啥用,動動腦子啊。」

  小玄聽她說得有理,當下拚命思索,各種念頭電掠閃過,然卻無一可用,更是心焦氣浮。

  婀妍從側瞧去,見他眉頭緊蹙汗如雨下,心中好氣又好笑,忽道:「喂,乾脆你求求我吧,我幫你把心上人找回來。」

  「你有辦法?」

  小玄喜道。

  「承認啦?她是你心上人哦……」

  女孩笑嘻嘻道。

  「快告訴我怎麼辦。」

  小玄叫。

  「不求我,我是不幫的。」

  婀妍在他背上悠悠道。

  「好姑娘好妹子,求您行行好幫幫忙,您的大恩大德在下永生銘記沒齒不忘!」

  小玄行雲流水一氣吐出。

  「不行,這麼沒心沒肺的一點都不誠懇。」

  婀妍應。

  小玄大急道:「別鬧了,難道我適才那樣幫你你忘了麼?」

  「活!這會兒來算賬啦,敢情你先前幫我是心有所圖哩!」

  婀妍宛似惱了。

  真真不可理喻,小玄心懸水若,只好軟下聲來:「姑奶奶,那你到底要如何?」

  「這樣吧,你算是欠我個人情,至於以後麼……」

  婀妍秀目盯著他,一字一句道:「我要你什麼時候還,怎麼樣還,到時你可不能推三阻四狡辯抵賴。」

  這不是趁機敲竹竿麼?小玄無可奈何:「好吧,你快說。」

  「你記住了麼?」

  女孩不放心似地又道。

  「記住了。」

  小玄點頭,心裡卻想,等出了這巨竹谷,以後你上哪尋我去?

  婀妍笑逐顏開,從袖中摸出一道符來,口中唸唸有詞,突然間白光一閃,箭般朝上射去,旋聽「轟」的炸響,在空中爆出一大蓬極亮光芒,層層鋪灑次第散開,迭成巨傘之狀,邊緣處白芒如雪紛落,映耀得四下亮如鍍銀,無比壯觀絢麗。

  「這是什麼符?」

  小玄張大了嘴巴,這樣的符他還是頭一回遇見。

  「這符喚做『雪煙花』,好不好看?我做的。」

  婀妍得色道。

  小玄呆望著天空又問:「好看是好看,可是它能幫我們找人麼?」

  婀妍噗哧一笑:「傻瓜啊!它怎麼識得找人,它是用於夜晚或暗處照明的,當然啦,無聊時也可以用來玩玩打發時間。」

  「照明的?那跟找我師姐有什麼……」

  小玄說到一半,忽已明白,若是水若在附近,眼前的異象無疑能將她吸引過來。

  那蓬光亮如若實質,說話間竟仍高懸天上凝聚不散,只是亮度減弱了稍許。

  小玄對各種材料近乎癡迷,忍不住問:「小小一道符兒竟能發出如此巨亮,且能持續這樣久,不知是用什麼材料做的?」

  「成份可多了,有地息草、朱木果、狡佞棗、火蓼……」

  婀妍扳著蔥指數道:「噯不說了,統共有四十幾種材料,其中必不可缺也最難得的一樣就是雪蛟骨。」

  「啊,雪蛟骨?你有雪蛟麼?在哪弄到的?」

  小玄一連數問。

  傳說雪蛟生於極寒之處,只在天外海方有,全身俱為異寶,但性情兇猛且狡猾,極難捕獲。

  「在玄洲最北邊的一條大冰河裡,我守了足足三天三夜才捉到的。」

  婀妍得色愈盛。

  「玄洲?你竟去過那麼偏遠的地方?」

  小玄只覺難以置信。

  玄洲正是天外海三島十洲之一,傳說其上景色如幻異寶遍地,只是距此何止萬里。

  「只要有寶貝,去那裡也不算什麼難事。」

  婀妍道。

  小玄想起有關玄洲的種種神異傳說,不禁羨慕萬分,喃喃道:「那裡美麼?聽說有許多極其珍稀的材料哩。」

  「嗯,很美,我都還想再去呢……」

  婀妍頓了一下,趴在他耳邊道:「阿玄哥哥,你若喜歡,等什麼時候我帶你去要不要?」

  小玄只覺耳朵微微生麻,一轉臉,便望見了女孩近在咫尺的嬌顏,於夢幻般的光芒下,此刻更是如冰似雪清麗無匹,不覺心頭一蕩,正要說話,忽聽有人大聲喊叫:「小玄,是你麼?」

  卻似水若的聲音。

  小玄驚喜交加,即刻循聲望去,見遠處奔來一人,身影婀娜纖俏,果然是水若,不禁大喜,趕忙高聲答應:「水兒!我在這裡!」

  正要奔去,忽聽背上的婀妍低聲道:「快放我下去。」

  小玄將她放下,飛步迎向水若。

  水若飛奔過來,似欲撲到他身上,誰知望見了其後的婀妍,腳步倏緩,一臉遲疑。

  這時小玄也瞧見了她身後跟來的賀天鵬,心頭一緊,急上前捧住其手:「你沒事吧,去哪裡了?」

  「還不是去找你,找半天都沒找著,急都急死了,幸好賀公子趕回來了。」

  水若嬌嗔。

  小玄掃了趕來的賀天鵬一眼,脫口問道:「那傢伙沒……沒對你怎麼樣吧?」

  「什麼呀,他會對我怎麼!」

  水若瞪他,眼角餘光卻頻頻打量婀妍。

  小玄放下心來,趕忙介紹:「她叫婀妍,適才遇見的。」

  又朝婀妍道:「這就是我三師姐。」

  「姐姐好。」

  婀妍含笑問好,雙手相握垂放腹下,一副乖乖女模樣。

  「好。」

  水若只略一點頭,神情頗為矜持冷淡,埋怨小玄道:「你呢你哪去了?竟然一聲不吭就跑了,還去得這樣久!」

  「回頭再告訴你。」

  小玄瞧瞧賀天鵬,見他正盯著婀妍,心中老大不樂意,微笑道:「賀少堡主既已回來,想必是求到寶瓶竹啦?」

  賀天鵬神色如常道:「這次真不湊巧,谷中主人不在,據說得十天半月才回來,只有到時再說了。」

  小玄又問:「那這谷中的少主人呢?你不是說與他的交情不錯麼,難道他也不在?」

  賀天鵬目中掠過一絲疑色,稍停方道:「嗯,他也不在。」

  小玄盯著他笑:「原來是不在,我還以為他做不了主哩。」

  賀天鵬錯愕,心中驚疑不定,面上卻仍不動聲色,忽朝婀妍道:「敢問姑娘,可是這谷中之人麼?」

  「是。」

  婀妍竟然點頭。

  賀天鵬似感意外,冷聲道:「但我來過這谷中許多回了,怎就沒一次遇見姑娘呢?」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可不是什麼人想遇就能遇見的人。」

  婀妍笑應,秀目掠了小玄一眼。

  小玄微微一怔,忽感掌心扎痛,卻是給水若用指甲悄刺了一下,轉頭瞧去,見她正乜著自己,臉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莫名其妙。

  賀天鵬道:「可我還是感到奇怪,這巨竹谷鍾靈毓秀,只怕不是你這種人能呆的地方。」

  「請問賀少堡主,我是什麼人啊?」

  婀妍笑吟吟問。

  「既然你知我姓賀,那想必也知我是什麼人了,安敢在本少面前裝模作樣!」

  賀天鵬言詞愈來愈厲。

  小玄見他一上來就為難婀妍,心中惱了,忽大聲道:「少堡主姓賀麼?」

  賀天鵬微愕,一時沒反應過來。

  水若也覺奇怪,望著小玄道:「你忘了麼?」

  小玄詫狀道:「他怎麼還姓賀?」

  「什麼呀,他不姓賀姓什麼?」

  水若益發不解。

  「那我就不知了……」

  小玄微笑道:「入谷之前,我曾聽人誇下海口,揚言此番定要取得寶瓶竹,如若不然,便要就此改姓,難道那人說話象屁,可以亂放麼?」

  水若愣了一下,驀地啞然失笑,趕忙以袖掩口,秀目狠狠瞪他。

  婀妍卻是咯咯嬌笑,恣情肆意。

  賀天鵬瞠目結舌,旋即大怒,然卻啞口無言,面上陣青陣白煞是狼狽。

  小玄走了他跟前,笑笑道:「老兄如果還想姓賀,那就莫要隨便得罪人,眼前這位姑娘,或許能幫助我們弄到寶瓶竹。」

  水若瞧向婀妍,大感意外。

  「她能?我都弄不到她能?」

  賀天鵬大聲道。

  「沒聽我說或許麼,老兄盡可不信,不過你若肯爽快地就此改姓,那便繼續得罪她好啦。」

  小玄對此其實也沒多大信心。

  婀妍著惱似地瞪了他一眼,道:「不過幾根竹子罷了,又有什麼了不起!如果你做到答應過的事,我定言出必踐。」

  水若悄拽小玄袖子,緊張問道:「你答應她什麼了?」

  「我答應同她去一個地方,她就想辦法幫我弄竹子。」

  小玄答。

  「去什麼地方?」

  水若一臉警惕之色。

  小玄望向婀妍。

  婀妍道:「去了便知,不放心盡可不去。」

  小玄忙道:「去去,要去,本小聖也是言出必行之人。」

  水若又扯扯他的袖子。

  小玄毅然道:「寶瓶竹事關重大,值得我們一試。」

  話雖堂皇,其實卻是心裡有些不捨得婀妍,存心幫她。

  水若望向賀天鵬。

  賀天鵬猶豫了好一會,想是不大甘心就此改姓,盯著婀妍道:「你帶路吧,不妨讓我瞧瞧你的手段。」

  婀妍微笑道:「蕩魔堡少堡主在此,小女子豈敢耍什麼手段,跟我來。」

  言罷,即展陸地飛行術向前掠去。

  小玄急忙跟上,叫道:「你的腳怎樣?我還是背你吧。」

  「我好了。」

  婀妍頭也不回地應,似乎有所顧忌,足若踏風奔得更疾,眨眼便將他拉下一段距離。

  其餘兩人一齊提氣展步,不即不離的跟隨其後。

  飛馳間,水若悄聲問:「賀公子,這女孩有什麼不妥麼?」

  「她麼……」

  賀天鵬淡淡道:「非我同類,非精即怪。」

  小玄心中一凜,冷笑道:「你怎曉得?莫要信口開河!」

  賀天鵬傲笑道:「識妖辨魔,乃我蕩魔堡絕技之一,數百年來從未出錯過。」

  小玄默然,心裡已信了大半,想起先前婀妍講她師尊乃是妖聖,其實就該有所預料。

  水若道:「不知她有何企圖?」

  「走一步瞧一步便是,有我在此,諒她無法怎樣。」

  賀天鵬寒聲道。

  小玄根本不信婀妍會害自己,哼道:「縱是精怪,亦未必都是壞人。」

  水若似笑非笑道:「是啊,就像你那些千翠山上的豬兄狗弟,個個都是好人哩。」

  小玄大吃一驚,結巴道:「你……你說什麼?」

  「就像那熊羆精啊、赤蛟精啊、花蛇精啊什麼的……」

  水若慢慢數著。

  「你怎……怎麼知道的?」

  小玄忽然記起她素來最喜歡打妖怪,聲都顫了。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水若瞪了他一眼。

  小玄噤若寒蟬,豈敢再問。

  水若似要再說什麼,但瞧瞧緊隨一側的賀天鵬,終究還是閉上了嘴。

  地勢忽陡,四周開始陸續出現狀如瓶迭的寶瓶竹,初還與谷中的尋常巨竹混做一塊,其後漸漸成片成林,再接下去,眼中所見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寶瓶竹,且比別處繁密許多,頂上遮天蔽日,底下間狹隙窄,陰暗潮濕步步難行。

  「這裡跟別處很不一樣哦……」

  水若瞧見了許多蜘蛛網,飄掛在梢頭枝間。

  賀天鵬眉頭緊皺,不住觀望四周,面色愈來愈凝重。

  「啊,你們瞧那邊!」

  水若突指向某處顫叫。

  小玄與賀天鵬順她所指望去,便瞧見了一張大如漁網的蜘蛛網,自枝頭垂落,幾乎觸著地面,上面觸目驚心地粘附著不知什麼動物的殘破骨骼。

  水若一陣噁心道:「這麼大的網……織它的蜘蛛豈不是大得嚇人?」

  小玄知她素來最是厭懼蟲蛇諸類,不禁為之擔心,遂提速疾追前方的婀妍。

  婀妍見他趕了上來,乜眼道:「不用陪你師姐麼?」

  小玄卻問:「這個方向好像與我們先前的不一樣啊?」

  「嗯,我改了路線,因為那邊巡邏隊太多,萬一給發現就麻煩了。」

  婀妍答。

  「可是這一帶好像有點……有點不妥哩。」

  小玄瞧瞧四周,這一段的景像已經可以用陰森二字來形容了。

  「你害怕啦?」

  婀妍道。

  「我才不怕,不過我三師姐有點害怕什麼蟲啊蛇的。」

  「你不是說她本領高強麼?」

  婀妍笑嘻嘻道:「你喲……你一定喜歡她得不得了呢,什麼都替她操心。」

  小玄面上微熱,正要說話,忽聞後邊的水若一聲驚呼,急忙回頭,赫見一隻通體殷赤大若熊羆的蜘蛛正從側方撲向她,想要救援已是不及。

  水若花容失色,疾提水靈真氣,慌亂中一牽一扯,稍將赤蛛帶歪,人即朝後退去,不料一手按到旁邊的蛛網之上,嚇得又是一聲尖呼。

  赤蛛一彈轉身,電般追撲,幾根長足如鉤襲至。

  水若手探腰間,不料卻摸了個空,驀然記起碧波刃已遺湖心島上,哪裡還有兵器可使,面對迅速放大的可怖蜘蛛,只駭得渾身發軟,剛要閉目,倏地白影一閃,卻是賀天鵬攔在前面,右手揚處,驟見金芒晃耀,什麼物事如波散開,立時將赤蛛整個網住,卻是一張金絲閃閃的漁網狀兵器。

  赤蛛嘶聲厲叫瘋狂掙扎,但金絲網卻愈收愈緊。

  賀天鵬一臂攬過唬得半軟的水若,微笑道:「嚇著沒有?」

  水若驚魂未定,直至瞧見奔近的小玄與婀妍,方覺察自己給賀天鵬摟懷裡,急忙輕輕一推,掙脫出來,玉頰已滿是紅暈。

  「傷著沒有?」

  小玄急問。

  水若搖搖頭,卻舉起了粘滿黏稠蛛網的手,哭喪著臉道:「我的手……」

  小玄忙掏手帕,摸了半天方想起給婀妍用木鳳凰換去了,只好拿起衣角,捧住玉人嫩手為之細細擦拭。

  水若噁心欲嘔道:「不要呀!好髒的。」

  眉梢眼角卻現出歡喜甜蜜之色,美眸水淋淋地直瞟愛郎。

  這時赤蛛已了無聲息,諾大的身軀竟給擠壓成西瓜大小,只餘露在網外的長肢偶有抽搐,賀天鵬將網提到面前,仔細打量了片刻,忽吸氣道:「是火蜘蛛!人一旦給它刺中,便會血脈如沸痛苦異常。」

  小玄與水若聞言俱吃一驚。

  婀妍笑吟吟道:「少堡主好見識。」

  賀天鵬轉面望她,目光突厲:「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婀妍仍笑:「少堡主知道麼?」

  賀天鵬冷冷道:「火蛛極其稀罕,出處不過幾個地方。據我所聞,這巨竹谷裡只有一個地方才有。」

  「什麼地方呀?」

  婀妍問,一副天真浪漫的模樣。

  賀天鵬青著臉道:「萬蛛嶺!」

  「原來少堡主曉得哩。」

  婀妍道。

  賀天鵬大喝:「萬蛛嶺通往巨竹谷的一處禁地,你帶我們到這裡做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