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一集:出山 第三章 反噬

  小玄魂飛魄散,奮力朝旁竄出,火石巨人的拳頭雷霆萬鈞地砸在他原來的位置,將地面搗出一個深深的大坑,波及的草木剎那焦枯。

  「喂喂,怎麼回事?我……我可是你……你老爸啊!」

  小玄白著臉大叫。

  但無敵大將軍似無半點善罷甘休的意思,低嗥著繼續逼近。

  「是反噬,一定在哪裡出差錯了。」

  雪涵道。

  李夢棠又瞧手裡的配方,凝眉道:「恐怕就是赤蟒信跟琰精相沖的問題。」

  程水若臉上的紅暈猶在,咬牙切齒道:「活該!誰叫這豬頭不好好練功,卻整天瞎搞胡鬧。」

  火石巨人又惡狠狠的朝小玄撲去,巨足踏得地皮一陣發顫,威勢駭人。

  小玄慌忙跳開,東奔西竄地逃命。

  無敵大將軍窮追不捨,它身巨腿長,輕易一跨便有兩、三丈遠,始終如影隨形地緊跟其後。

  小玄盡能施展「陸地騰飛術」不但無法擺脫,反給越追越近,險象環生。

  夏小婉焦急道:「怎麼辦喲?這傢伙如此高大,力氣肯定不小,且又滿身是火,若給他碰著一下可不是說笑的。」

  水若卻幸災樂禍:「這次又給自己製造出來的怪物追得滿山跑,瞧他以後還敢不敢哩。」

  無敵大將軍追至距小玄丈許,厲嗥一聲,飛拳朝他背心搗去。

  「天吶,是我把你做出來的呀!你……你怎麼能恩將仇報忘恩負義!」

  小玄狼狽滾開,差點要哭了。

  「跟它講道理有屁用呀!」

  水若忽然喊道:「笨蛋,快念禁咒啊!別跟我說你做它之前沒有設定禁咒。」

  小玄猛然驚省,口中急忙默念,也不知念對了沒有,反見無敵大將軍更加狂亂,不斷發出駭人的厲嗥怒吼,追得越發急迫,這回連腳亦用上了,好幾次差點將他踏成肉餅。

  小婉見勢不妙,突然提步近前,手裡捏了個訣,口中悄念真言,卻是施展了個泥沼術,驟在火石巨人的腳下現出一灘方圓近丈的泥潭……

  無敵大將軍巨軀一傾,兩條石腿已陷泥潭,眨眼便給沼泥吞至大腿,但它委實高巨,長長的雙臂往旁一展,便撐住了潭邊的地面,三兩下就爬了出來,附體的烈焰猶自未熄,似乎認定是小玄搞的古怪,繼續朝他猛撲過去。

  夢棠道:「看來小玄自己制不住它哩,我們幫他吧。」

  柔荑自袖內伸出,悄捏了個蟒籐術的印法,向火石巨人一指,叱:「疾!」

  倏見草叢裡鑽出六條碗口粗的怪籐,蟒蛇般飛纏住了它的足裸,迅速朝上蔓延。

  無敵大將軍身子一滯,已給怪籐纏至腰上,用手去扯,卻反給順勢捆住,掙扎不脫,頓時暴怒起來,狂嘶一聲,胸口高高鼓脹而起,突從體內爆出大團金焰,竟將六條粗籐化做灰燼。

  眾人臉上微變,雪涵道:「好厲害的火勁!蟒籐術所召並非尋常樹籐,可謂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這東西居然能輕易破掉。」

  夢棠點頭道:「小玄在它身上下了火蓮籽、火魅之發、琰精和赤蟒信等數樣火行極品材料,自然非同小可。」

  無敵大將軍似乎發覺了這邊有人搞鬼,丟下小玄,轉朝四女衝來。

  小婉嚇了一跳,叫道:「全都沒帶兵器哩,你們先擋一下,我召土精來對付它。」

  說罷結印胸前,凝神施術。

  水若冷笑道:「我倒要瞧瞧豬頭弄出來的東西有多厲害!」

  悄提水靈真氣,雙袖一掄,驀地氣勁叢生,如暗流般股股捲向撲至的無敵大將軍,正是她拿手的水行絕技弄潮之舞。

  無敵大將軍衝勢頓滯,週身烈焰四下散亂,滿地蹣跚,顯得有些狼狽。

  水若心中得意,暗忖道:「這麼爛,還好意思叫什麼無敵大將軍哩,哼!待我把這傢伙掀個四腳朝天,好叫那豬頭當眾丟臉!」

  縱身躍起,繞著火石巨人婀娜飛旋,兩袖長拖短拽交替揮甩,真個翩躚若舞姿若天仙。

  無敵大將軍給股股無形暗流扯得東擺西晃,巨大的軀體搖搖欲傾,本能地彎身俯下,抵擋如潮湧至的水靈真氣。

  弄潮之舞同其它的水行系武技一樣,具有愈順便愈強的特效,水若越舞越暢,威力成倍遞增,覷見火石巨人的下盤完全浮起,雙袖倏地朝天揚扯,股股暗流驟如百川歸海般匯聚成強大的一注,嬌叱道:「起!」

  無敵大將軍平衡盡失,巨如龍象的身軀居然應聲拔起,誰知它在空中怒吼一聲,身上金焰乍然再現,竟有數股逆著水靈真氣噬向水若。

  水若眼前金赤一片,面上驀地辣痛,不由花容失色,撫臉往後疾退。

  無敵大將軍穩穩墜落,震得峰頂劇顫,兩條粗腿一蹬,奔雷般追殺女孩。

  雪涵柳眉軒起,凝掌成刀,朝它虛揮了一下,驟見一彎淡淡的月牙形金芒掠出,正是她的成名絕技之一如意五行之金系武技--金罡斬。

  無敵大將軍怪嗥一聲,巨軀劇震,腹部火光爆起,石屑崩飛,已多了一道深深的割痕。

  雪涵再度揮掌,又在火石巨人的大腿上削了一刀。

  小玄知道這位師姐的厲害,忙叫道:「千萬別把它弄壞啦!」

  無敵大將軍身子晃了一下,凶神惡煞般轉向雪涵逼去。

  雪涵靜立不動,毫無懼色。

  李夢棠奔到水若身邊將她扶住,急問道:「可傷著了麼?」

  水若鬆開雙手,把臉送到夢棠跟前,哭腔道:「我……我的臉!我給……給毀容了麼?」

  夢棠笑道:「好好著哩,紅噴噴的越發迷人了呢,身上沒傷著吧?」

  水若這才破啼為笑,咬牙道:「我去取碧波刃來,定要將這可惡的傢伙碎屍萬段!」

  這時夏小婉的召喚術終於完成,地面突然凸拱,草皮裂開,四個無比粗壯的土精從掀翻的泥土裡爬出,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無敵大將軍立給這幾個有點相類的召喚物吸引住,好奇地打量了片刻,丟下雪涵,提步走到它們跟前。

  那四隻土精高達丈許,身型橫闊,對於人類來說算是魁梧異常了,但跟高逾四丈的無敵大將軍一比,卻似小兒侏儒一般。

  無敵大將軍仰天長嗷,似乎十分得意。

  四隻土精並非天然生物,並無七情六慾,絲毫沒有感到恐懼,默然無聲地佇立不動。

  小婉捏訣催驅土精,從四面圍住無敵大將軍。

  無敵大將軍覺察出敵意,猛然咆哮示威,陣陣強大的威煞如波盪開。

  眾人頓感氣脈浮動心悸難受,忙各自運功抵禦。小婉默念禁咒,敕動四隻土精發起進攻。

  無敵大將軍勃然大怒,巨拳雷霆萬鈞般砸落,霎將一隻土精的腦袋擊得粉碎。

  但聞「砰!砰!砰!」

  數聲悶響,其餘三隻土精的拳頭一齊打在火石巨人身上,卻只令它晃了一晃。

  無敵大將軍火臂狂掄,又將一隻土精攔腰掃斷,崩飛滿天沙石。

  剩下的兩隻土精不停出拳,皆重重擊中石怪,依舊如同搔癢,只砸落了幾塊帶火的石屑。

  四姝無不駭詫,因為五行精靈之中,土精行動雖最緩慢,但力量之強卻是其餘四種精靈不能比擬的。

  小玄無比興奮,得意洋洋地大聲叫道:「這一定是我用雷紋石跟蠱螺殼融合的奇效,哈,以前從沒有人敢這樣調配呢!」

  水若聞言火起,燙紅的臉上倍添麗色,怒道:「你天才,你有本事,有種你就別逃,好好教訓一下你這怪胎兒子呀!」

  小玄臉上一熱,赧顏道:「我正在想辦法呢,這不孝子太厲害了嘛。」

  無敵大將軍好像恨極了這個「老爸」聽到他的聲音,猛起一腿踢散了右側的土精,接著回身猛撞,又用手肘將最後的土精當胸洞穿,大步流星直奔小玄。

  小玄面如土色,拔腿又逃。

  同時召喚出四隻土精,已是夏小婉的能力極限,不想卻給火石巨人頃刻擊潰,心中震驚異常,顫聲對三位師姐道:「這怪物比上次那只神焰獸厲害多了,我們去取兵器來對付它吧?」

  雪涵道:「夢巢就在附近,決不能讓它到處亂闖,我再試試,若仍無法制住,只好用金霞降將它解掉。」

  水若一聽要用法寶,立時躍躍欲試:「大師姐,金霞降太耗靈力了,還是用我的霹靂珠吧!」

  雪涵道:「辟邪霹靂所耗雖少,但反噬之氣太過霸道,你眼下靈力仍淺,強禦會傷及根本的。」

  說著人已飛身縱起,疾掠向正對小玄窮追不捨的無敵大將軍。

  夢棠在後邊提醒:「這東西的要害,八九就是它胸口的那顆火猊心。」

  小婉不忍道:「真要毀掉它嗎?唉……小玄恐怕要傷心死了。」

  雪涵趕到無敵大將軍身後,揮掌連削,數彎月牙形金芒縱橫掠出,在烈焰籠罩的石軀上割出道道深痕。

  無敵大將軍怒嗥返身,狂舞兩條如梁火臂,狠狠砸掃敵人。

  雪涵四下飛縱,俏影時隱時現,偶爾竟詭異地化做一道金芒,避過全部反擊,玉掌削劈不停,繼續揮出疾烈無比的金罡斬,連連命中石人,爆起團團耀眼的金焰。

  小玄這才鬆了口氣,停下觀看激鬥,心中羨慕萬分:「大師姐的金光縱太神妙了,倘若我也會,就是遇上再強的敵人也不愁自保哩。」

  瞧見無敵大將軍身上傷痕纍纍,不禁心疼起來,又叫道:「大師姐,它可是我無數心血的結晶哩,你千萬要手下留情呀!」

  孰料雪涵卻在暗吸涼氣:「小玄弄出來的這怪物怎如此強悍?吃了我數十記金罡斬,卻似絲毫無礙!」

  無敵大將軍連連挨刀,卻連對方的衣角都沒碰著,不禁暴跳如雷,聽見小玄的叫喚,遂丟下雪涵,倏又朝他衝去。

  小玄猝不及防,且又站得甚近,倉皇就地滾開,這一失勢,情形比先更加凶險,他倚仗的不過是道家玄門中最尋常的陸地騰飛術,始終無法擺脫追擊,幾度差點給無敵大將軍的巨拳擊中。

  李夢棠幾人見勢不妙,一齊疾掠上前。

  雪涵急提金罡真氣,又在無敵大將軍身上重重削了幾刀,但它這回卻不為所動,只一味追殺小玄。

  小玄慌不擇路,忽聽李夢棠在後邊叫道:「別過去,前面是懸崖!」

  心中更忙,幾次想欲折返,卻皆給無敵大將軍的巨大火軀封死,瞧見前邊一望無際的茫茫林海,知道已至崖邊,不由一陣絕望。

  空中響起數聲清唳,一隻巨大的青鸞從崖前的雲霧中現出。

  雪涵見情形危急,旋從皓腕上褪下一隻鑄著許多符篆圖文的金色小鐲,口中默念真言,驟見金鐲內圈亮芒一閃,現出了無數金燦燦的細小利齒,正是令無數鬼神聞風喪膽的玄教上寶:金霞降。

  無敵大將軍已將小玄逼到崖邊的突出之地,不再急追猛打,只死死盯著他緩步壓上。

  小玄面色灰敗,苦聲道:「你就這麼恨我?為……為什麼?你可是我花費了無數心血才……才……」

  忽聽旁邊有人道:「咦,這傢伙是什麼東西呦?」

  聲音柔媚,如鶯出谷。

  小玄轉頭瞧去,竟見旁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嬌滴滴的美婦人,頭頂雲堆宮髻,額束一條紫霓勒子,眉心懸著一隻水滴紫玉,生得玉貌花顏,雪膚豐肌,胸前驚聳著一對肥美圓滾的傲人玉峰,正好奇地望著步步逼近的無敵大將軍。

  「好古怪的威煞,我還是頭一回看見這種怪物哩。」

  美婦人似自言自語道。

  小玄一陣恍惚:「哎呀,世上竟有這等美人,師父與二師姐都比不上她哩……」

  眼睛不覺盯著她的酥胸,居然在這緊要關頭想入非非:「天吶!她那兒差不多要等於水若的兩個吧?」

  「喂,逍遙峰上怎麼會有這種怪物?」

  美婦人轉過臉問,嬌軀猛然輕震,目不轉睛地盯著他。

  無敵大將軍巨軀一振,大團金焰從胸腔爆出,倏地朝他們衝來。

  小玄見那美婦人恍若未覺,不及細想便撲去抱住,一同滾地逃開,又急又惱道:「你是從哪冒出來的?怎麼跑來白白送死!」

  美婦人卻凝視著他反問:「你叫什麼名字?」

  無敵大將軍提起烈焰燎繞的石腳,泰山壓頂般踏下。

  小玄抱著美婦人尚未爬起,且此際只距崖邊一線,已無絲毫騰挪餘地,他瞄了一眼崖下的萬丈深淵,斷定若是硬跳下去,以自己那蹩腳的陸地騰飛術絕無倖存可能,只好猛催離火真氣,打算來個垂死之拚。

  李夢棠等幾姝尚未趕到,齊聲驚呼。

  而雪涵的御寶真言尚差一段才能完成,見狀大驚,急速提升的靈力驟然一陣紊亂。

  千鈞一髮之瞬,美婦人忽從鬢上拔出一根瑩光流蕩的紫釵,朱唇微動,一道閃灼紫光電射而出,無聲無息地貫入無敵大將軍的腳底,瞬又從它股後透出,掠向天際。

  無敵大將軍身軀一晃,踩人的巨腳落地支撐,孰知詭變倏起,中了紫電的腳掌驀爾裂縫叢生,眨眼已蔓延至小腿,伴隨一陣刺耳的怖響,自膝以下的石腿突然如腐破碎。

  小玄目瞪口呆。

  美婦人嬌靨薄暈,膩聲道:「小傢伙,你吃我豆腐麼!」

  小玄這才發覺自己的胸膛正緊緊地壓著她那彈彈顫顫的肥碩酥峰,慌忙鬆開雙臂,撐地支起身子,衣襟之上彷彿猶沾著如蘭似麝的馥郁芬芳。

  石人厲嗥一聲,高擎火焰巨臂從半空狠狠劈下。

  美婦人輕哼一聲,不慌不忙並指輕劃,逝去的紫電倏從空中轉回,貫穿了無敵大將軍的巨臂。

  無敵大將軍劈勢兀自不止,但巨臂突在途中破裂粉碎,石屑紛飛,如雨落下。

  小玄抱臂護頭,心中驚喜交集:,連連慶幸小命就此撿回:「哇,不知這美人兒是何方神聖?竟然厲害如斯!」

  美婦人道:「這等低劣魔物,不要也罷!」

  玉指挪移,對準了無敵大將軍的胸口。

  小玄大驚失色,急忙撲向她的手臂,大叫道:「不能射它心臟啊!」

  紫電在空中如虹一貫,沒入了火石巨人的胸口。

  無敵大將軍渾身一震,旋即安靜了下來,眾人正在詫異,驀見它胸口爆出一團艷麗無比的巨大火球,原本威風無限的巨軀猛然炸開,帶著火焰的碎石四下飛墜,紛落如雨。

  雪涵努力平息絮亂的靈力,將金霞降套回腕上,訝道:「好厲害的法寶!」

  其餘幾姝已奔到了她身旁,水若垂涎欲滴道:「不知是什麼寶物?施法需時居然如此之短呀!」

  李夢棠沉吟道:「她先前並未瞧見小玄施術,卻一下子就能找出石人的要害,修為決非小可,不知是何方高人?」

  小玄任由石屑濺彈身上,呆若木雞。

  美婦人揚掌一招,接住凌空飛回的紫電,卻是先前拔下的那根紫釵,風姿絕倫地插回鬢上,斜睨著他問:「怎麼了啦?」

  小玄渾身發抖,雙目噴火地盯著她,咬牙道:「你……你……」

  美婦人摸摸嫩如凝脂的粉靨,奇道:「我怎麼了啦?」

  小玄握拳大吼:「叫你別射它心臟的,你毀了我唯一的一顆金睛火猊心!你毀了我整整五個月的心血!」

  美婦人哂道:「這隻怪物是你弄出來的?啊哈,這麼簡單的玩意就花了五個月?」

  小玄鮮血上衝,幾乎想揪住她那如峰高聳的胸口:「它不是怪物!它是我兒子!叫做無敵大將軍!」

  「你兒子?無敵大將軍?」

  美婦人「噗哧」失笑,旋將嘴兒一偏,哼道:「你凶什麼凶!我不是救了你麼,不單不道謝,還反而來怪人,真真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呦……」

  小玄頓給嗆住,想想適才如非是她出手,後果的確不堪設想。

  雪涵等四姝過來,正待發問,忽聞清唳之聲,一隻巨大的青鸞從空落下,背上坐著一個鬢如霜雪、慈眉善目的老婦,仙風瑞氣氤氳籠身。

  雪涵與李夢棠齊露歡色,對身邊餘人低聲道:「是黎山三師伯到了!大家快去拜見。」

  原來老婦正是散仙中的太乙、玄教中的高人黎山老母。

  程水若與夏小婉又驚又喜,忙跟兩位師姐一同上前。

  小玄雖未見過黎山老母,但神往已久,恨恨地朝美婦人道:「我先去拜見師伯,回頭再來跟你算帳!」

  雪涵等五人在青鸞前跪下,恭聲道:「如意門下弟子,叩見三師伯。」

  黎山老母和藹道:「都快起來。」

  望著小玄,笑瞇瞇地接道:「不錯不錯,真是後生可畏啊,你的這只石頭人已經頗具氣象,只是哪裡不妥,以致招惹反噬,下回可得小心點哦。」

  小玄聽她說起無敵大將軍,不覺心如刀絞,眼淚差點一湧而出,指著旁邊的美婦人道:「師伯奶奶,您說得一點都不錯,只是這惡婆娘把它的根本毀了,我可再也無法改妥了。」

  他往時跟水若吵架慣了,惱怒中「惡婆娘」三字脫口而出。

  那美婦人怒道:「你……你說什麼!竟敢罵我耶?瞧我不打你屁股!」

  黎山老母啐道:「你急什麼呀,怎去跟小孩子一般見識哩,他又不曉得你誰。」

  美婦人嬌嗔道:「師姐啊,你聽他罵我什麼哩!」

  雪涵等五人立時怔住,原以為她多半是黎山老母門下的弟子,不料卻是師輩中人。

  黎山老母笑道:「這是你們三十三師叔飛蘿,亦都來拜一拜吧。」

  五人一聽,更加震憾,原來這飛蘿雖在玄教弟三代弟子中排行最未,卻是玄教教主重元子唯一的關門弟子,據傳天賦異稟,最擅御甲術及機關術。

  小玄傻在當場,他素來就癡迷御甲術及機關術,早對這個飛蘿師叔欽仰已久,豈知甫一見面就把人給得罪了。

  玄教中輩份之分甚嚴,四姝一齊朝飛蘿叩拜,夢棠悄悄拉了小玄一下衣角,低聲道:「快磕頭呀。」

  小玄只好跟著她們朝飛蘿叩首拜下,燒著臉道:「弟子魯莽,適才冒犯了師叔,還請師叔萬萬見諒。」

  飛蘿笑吟吟道:「起來吧,我知你心裡邊不痛快,就別裝模作樣啦。」

  眼睛不覺又盯著他的臉,如鐵遇磁石般給粘住。

  水若在旁睨見,心中不由暗暗納悶:「這師叔好不知莊重,豬頭的臉上又沒長花,她眼睛卻怎麼老往人家那邊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