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三集:骷髏魔軍 第二章 救美

  雖然月色極好,但在茂盛花木的掩攏下,深深長長的石廊顯得十分幽暗,水若抱膝縮坐在盡頭的一塊石條上,聽得外邊長嗷連蕩,心中戰戰兢兢,正想出廊看個究竟,周圍忽已沉寂,草叢裡的蟲鳴清晰起來。

  「不知大家怎樣了?」

  她緊緊地捏握著未出鞘的碧波刃,只著薄衫的身子感覺到絲絲寒意。

  猛聽一聲巨響,整條石廊都震了起來。

  「終究來了……是什麼?好像挺大的……」

  她睜大眼睛緊盯著長廊另一端的如墨黑暗,握刃的五指關節繃得青白,心頭生出絲絲說不清楚的恐懼。

  巨響有節奏地響起,石廊亦隨之不斷震動,彷彿有只遠古巨獸正在一步步地逼近。

  「到底是什麼呢……只要不是那些鬼蜘蛛,本小姐啥都不怕!」

  水若拚命為自己鼓壯膽氣,卻發覺心裡越來越虛,忽爾探手入懷,從衣襟裡掏出一物,以雙掌夾著結印默念,驟見道道淡藍氣從虛空湧出,時急時緩地盤旋聚集:,周圍猛然寒冷起來。

  藍氣越來越凝稠,數息之後,聽她一聲嬌喝:「疾!」

  同時臂分袖舞,美若彩蝶展翅,團聚的淡藍之氣驀然飛散,在她身前已多了頭大小若牛、頂上有角、週身披鱗的怪物,瞑目埋首似正伏地酣睡。

  原來為了能有個伴兒,水若居然不惜靈氣的平白消耗,提前將冰麒麟召喚了出來。

  石廊的溫度因冰麒麟的出現急劇下降,但有了這個強大的伴兒,水若反而覺得寒意大減,她滿意地輕撫獸頂,輕聲道:「乖寶貝,待會你可要保護我喔。」

  就在此刻,石廊前方的小林子驟然熱鬧起來,魔怪的嘶吼聲、樹籐的疾竄聲、電弧的辟叭聲、物體的撲跌聲此起彼伏,雪白的、瑩藍的、暗赤的各種電火交相輝映,顯然有什麼東西觸動了飛蘿布下的法術陷阱。

  水若又驚又喜,驚的是妖勢盛大,喜的卻是飛蘿布下的陷阱威力非凡。

  聲響光亮無休無止,似有源源不絕的魔怪潮湧而來,終於有數只衝過了小林子,攻入石廊之內,水若凝目瞧去,登時花容失色,原來正是她最害怕看到的骷髏血蛛。

  五隻骷髏血蛛似乎嗅到了什麼氣息,揮舞著撓鉤般的長足怪嘶著疾撲過來。

  水若強壓懼意,「錚」的一聲拔出了碧波刃,淡淡的青暈在刃上迅速凝聚,打算一出手就給敵人送上幾記水華斬。

  這時,石廊忽然生出一陣法能波動,令得廊中景象扭曲了起來,倏地脆響頻起,廊中的石欄、石樑以及鬆脫的石條竟然全都動了起來,迅雷般飛聚在一起,眨眼間匪夷所思地組成了一個個高及近丈的人形怪物,銅牆鐵壁般攔截住五隻骷髏血蛛。

  水若目瞪口呆,旋聽數聲厲嘶,五隻骷髏血蛛相繼撲倒,血赤的長足在青石怪物的痛毆中狂舞掙扎,但很快就給淹沒不見,唯有幾截殘肢驚心動魄地飛起。

  片刻之後,青石怪物在完全清除了入侵之物後,突然一個個散架般倒下,恢復成原先雜亂無序的模樣,只是在石塊石條間多了無數根碎裂的赤骨,長廊終於重歸幽靜,但外邊卻更加熱鬧,除了前面的小林子,東面也傳來廝殺之聲。

  水若忙奔到東邊的窗口觀眺,遙遙望見數只烏灰的魁梧怪物堵在吊橋橋頭,正悍然無懼地抵擋著一隊骷髏魔怪的兇猛進攻。

  「一定是小婉召喚出來的土精哩!」

  果不其然,水若很快就瞧見了距橋頭十來步的夏小婉,她雙手把笛橫在唇邊吹奏,而方少麟則持棒緊守旁邊,機警地盯著橋頭。

  骷髏魔怪的數量多得驚人,當中有手持長戟的骷髏甲士,有擎握闊劍的雙頭骷髏,還有幾十隻肢如長鉤的骷髏血蛛,潮水般從吊橋的另一端瘋狂撲至。

  橋頭的土精雖然數量不多,然而每一個都魁梧非常,且又居高臨下,封堵狹窄的橋頭顯得綽綽有餘。

  在骷髏魔怪的衝擊下,沒多久便會有一、兩個土精破碎而倒,但很快就有新生的土精從土地裡爬起,數量始終保持在七、八個之間,只見一條條粗臂揮掃,一個個巨拳砸出,骷髏魔怪頻頻給擊下橋去,雙方的損耗根本不成比例。

  偶有一、兩隻魔怪突過土精們的封堵,卻給蓄勢待發的方少麟很快清除消滅。

  「有了土靈笛,小婉的召喚土精術遠勝從前啊。」

  水若羨慕地瞧著,拎起的心漸漸放下。

  可是骷髏魔怪似乎殺之不盡,擠上橋的反而越來越多,殘破不堪的吊橋晃來蕩去,彷彿隨時會斷裂開來。

  「這些殘陣是誰恢復的?」

  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陰寒聲音突然在女孩背後響起。

  水若吃了一驚,急轉回身,就看見了一個禿頂白袍皮肉還未完全腐光的骷髏,不禁面色大變,失聲道:「骷……骷髏老祖!你怎麼沒……沒有觸發機關?」

  骷髏老祖怪笑一聲,傲然道:「小娃兒,難道你沒聽聞過老夫的獨門絕技--灰飛煙滅麼?莫說這些機關陷阱殘缺不全,就是天羅地網又奈我何!」

  水若悄吸涼氣,提刃護於胸前。

  骷髏老祖陰惻惻地繼道:「魔家只問一次,魔君之覆到底在誰手裡?」

  「沒有!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告訴你!」

  水若暗暗疾提水靈真氣,聲音已有點發顫。

  「很好!這麼有膽色小娃兒可稀罕得很吶……」

  骷髏老祖身形一動,飄飄乎乎地朝她蕩來。

  水若輕叱一聲,手中的碧波刃朝前削出,驟見一弧碧光脫刃掠出,直奔骷髏老祖面門。

  骷髏老祖揮袖一拂,竟輕描淡寫就將凌厲非常的水華斬弭消無蹤。

  水若驚詫交集:,不惜激耗真氣,奮力又削出數刀水華斬。

  骷髏老祖好整似暇地東揮西拂,便把全部刀芒化解得一乾二淨,人已欺到了女孩跟前。

  水若唬得花容失色,急忙往後閃躍,倏叫道:「寶貝起床勒!」

  數步外匍匐酣睡的冰麒麟突然睜目,暴如奔雷地縱起,猙獰無比撲向骷髏老祖。

  骷髏老祖隨袖揮去,兩下一交,竟給撞歪了半個身位。

  冰麒麟咆哮著仰起,兩隻雄渾粗壯的前腿霹靂般輪番掏抓,撕扯得骷髏老祖袖口片片碎裂,聲勢極是駭人。

  灌注了真氣的衣袖竟如紙糊,骷髏老祖心中一凜,錯步滑開。

  冰麒麟如影隨形般追去。

  水若又驚又喜,蹦著叫道:「別給它逃了!」

  骷髏老祖形如魅影,幾下閃掠,突然又欺到了女孩旁邊。

  凡屬招喚之靈,無論是真獸還是幻獸,只要制住了它們主人,絕大多數便會不攻自破。

  水若大驚,眼見冰麒麟救應不及,乍地嬌叱一聲,櫻口裡吐了個「臨」字。

  冰麒麟通體驟然劇亮,大口倏張,一股藍晶晶的華光噴灑了出來,在幽暗的廊內顯得格外炫麗。

  骷髏老祖驀覺背後劇寒襲來,急步斜掠,自肩處已給僵住,轉面望去,右邊整條臂膀竟給凝結成了冰柱,心中暗訝:「是冰焰!這小娃兒居然有如此厲害的幻獸。」

  當下不敢托大,疾催真氣化解,只聽「嘩啦」一聲,冰化的袖子碎裂成千百片,裸露出一條通根血赤的骨臂。

  冰麒麟不依不饒地繼續追撲。

  骷髏老祖給冰焰噴到的右臂刺痛鑽心,饒是修為超絕,一時亦無法自如,只好游身周旋。

  水若見冰麒麟始終差上那麼一點,心中焦急,遂悄強聚靈力,再吐禁咒:「臨!」

  冰麒麟大口乍開,又一股冰焰應咒噴出。

  飄忽不定的骷髏老祖卻倏地頓滯下來,登給冰焰無情地籠罩住了全身……

  「這下還不完蛋!」

  水若的心都快蹦了出來,誰料骷髏老祖驀地如灰散化,剎那無蹤,炫麗的冰焰落空噴灑在地面,立將大片石條冰化成藍晶晶的異態。

  骷髏老祖匪夷所思地從虛空中現出,人已在數步外的另一個地方,陰陰怪笑道:「小娃兒,這便是魔家獨門三大絕技之一--灰飛煙滅!」

  水若目瞪口呆,見骷髏老祖又再欺身過來,只好不停的驅使冰麒麟阻擊敵人。

  但骷髏老祖仿若魅影,總能隨心所欲地瞬間消失,不單使冰麒麟連連撲空,還頻頻威脅到女孩。

  水若又驚又惱,急怒中連催冰麒麟噴吐冰焰,靈力直線下降,待到警覺時,泥丸宮內已經所剩無幾。

  骷髏老祖見冰麒麟身上的光華變得忽明忽暗,心中雪亮,怪笑道:「這頭幻獸的確厲害,可惜小娃娃的靈力不濟啊,好啦,就讓你見識一下魔家的真正手段吧!」

  說著默念秘咒,揮爪朝半空抓去。

  他那一抓既無準頭又無力道,水若正感莫名其妙,乍見虛空中無比詭異地伸出一隻大小過丈的骷髏赤爪,閃電般抓住了因主人靈力減弱而變得速度遲緩的冰麒麟。

  「滾回幻境去吧!」

  骷髏老祖獰笑道,骨爪突然收合,空中的骷髏巨爪即亦跟著動作,「豁啦」一聲炸響,竟將冰麒麟捏握個粉碎。

  水若腦中轟地空白,冰麒麟乃是幻獸,雖然不會就此永遠消失,但受這般重創,不知得過多久才能再度召喚出來了,更要命的是眼下已無所依仗。

  破碎的冰麒麟散化成縷縷藍氣飛速流逝,骷髏巨爪亦詭異地退入虛空,骷髏老祖大笑道:「這就是令老夫名揚八荒六合的冥皇之爪,小娃兒沒嚇壞吧?哈哈哈!」

  兔起鶻落間,倏地就到了女孩身邊。

  渾身皆抖的水若還未回神,已給骷髏老祖一爪叉住了雪頸,立時軟了下去,碧波刃匡啷一聲掉在地上。

  「說!魔君之覆到底在誰那裡?」

  骷髏老祖猙獰喝道,捏著女孩脖頸的指爪鬆開了些許。

  「你去死!」

  之前傷害了師父,此刻又重創心愛的寶貝,水若恨之入骨。

  骷髏老祖悠然道:「不說也罷,魔家慢慢來搜,反正這島上的人一個都逃不掉!」

  水若臉赤如血,怒叱道:「做夢!你才逃不掉!」

  骷髏老祖森然注視著她,黑洞洞的眼眶內似有什麼流轉著,深不見底。

  水若眼睛一閉,仰臉道:「殺了我啊,一定會有人為我報仇的!」

  骷髏老祖忽爾笑了起來:「好辣的娃兒,老夫素來最喜歡這種妞兒了……」

  他把只殘數抹腐肉的可怖面容往前湊去,似乎在吸嗅女孩身上的氣息,乍然喜道:「好甜美的味道,精元一定很純哦,且又生得這般水靈可人,嗯,好!好爐鼎哇!」

  水若驚慌起來,纖柔的嬌軀戰慄個不住。

  骷髏老祖抬起另一隻手,用裸著赤骨的指頭緩緩劃過女孩的雪頸,繼而獰笑道:「嘖嘖嘖,嫩得要滴出水來了。」

  水若浮起一層細細的雞皮疙瘩,先是脖子,旋即蔓延至全身,她猛地拚命掙扎,可是半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咦?好巧致的五官之格,待老夫仔細再瞧瞧……」

  骷髏老祖忽似有新發現,提著女孩,把如花似玉的嬌顏移送到更近的地方,喃喃道:「難不成這小娃兒身上還藏有什麼妙器?」

  水若驚駭欲絕地盯著兩隻越來越近的無底眼眶,差點暈厥過去。

  「放開她!」

  突然有人大喝。

  骷髏老祖緩緩轉身,見一個少年怒目逼近,森然笑道:「你想救她?」

  來者正是從石亭趕至的崔小玄,待瞧清楚擒住水若的是誰,頓時面無人色。

  水若則朝他身後猛望,見他只是單獨一個,心裡登涼了大半。

  「小子,你知道魔君之覆在誰那裡嗎?」

  骷髏老祖淡淡問,一副吃定他的模樣。

  小玄心頭一動,道:「放開她,我就告訴你。」

  「魔家駕前,豈有你討價還價的餘地?」

  骷髏老祖寒聲道:「不說就立刻宰了你!」

  「好啊,來來來,快來宰我呀!」

  小玄拉開架式,袖子滑褪,纏繞臂上的八爪炎龍鞭現出一抹抹鱗狀赤華,如水流般緩緩波動。

  「咦,兵器不錯啊,難道是用炎龍鱗做的?」

  骷髏老祖盯著他的手臂,似乎有點動容。

  「你快走!」

  水若喊道,同時朝小玄拚命眨眼,只盼他能逃去找人來救援。

  小玄哪肯,逕向骷髏老祖叫道:「老妖怪,怎麼還不動手?你也算是個開宗立派的人物,怎還欺負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他日傳出去,臉面何存?」

  「竟想激怒魔家,真愚蠢吶……」

  骷髏老祖輕哼道,提著女孩朝他緩緩步去。

  小玄凝神戒備,手心裡已滿是汗水,口中卻仍滔滔不絕:「是啦,你這老妖怪早已沒什麼臉皮了,皮之不存,面將焉附?自然用不著擔心這個,不過嘛,這一來可就害慘不少人哩,只怕一個個都要笑掉大門牙啦,哈哈!哈哈!」

  水若見他不但不想法子逃走,反而一再激惹骷髏老祖,不禁又急又惱,心想這豬頭連自己都打不過,又豈能是魔頭的對手,怒目道:「很好笑麼?臭豬頭,你給我滾!」

  小玄如何不明其意,亦知自己絕不是骷髏老祖的對手,但要拋下玉人不顧,卻是萬萬不能,笑嘻嘻道:「不好笑是麼?那我再說一個。」

  水若心灼如焚,發喊道:「說你個頭,滾!快滾呀!」

  小玄卻仍笑容可掬:「再罵我可不管你了。」

  「誰要你管,死豬頭!臭豬頭!蠢豬頭!快滾遠遠去!」

  水若大罵,卻瞧見男兒的目光越來越堅毅,間中似乎還蘊含著絲許什麼,竟是從前未曾見過的神情,心口猛地抽動了起來。

  「夠了!」

  骷髏老祖喝道,手上略一發力,女孩立時昏迷過去。

  小玄大驚,強作鎮定擠出個微笑:「好,這下可清靜了,沒臉的老妖怪,快來宰我吧。」

  骷髏老祖把水若拋在地上,盯著他臂上的炎龍鞭,森森笑道:「老夫的骷髏龍御尚缺數樣裝備,你這條鞭子正好可以拿來湊數。」

  話音方落,驟如鬼魅飄起,速度看似不快,卻不知怎的一下子就到了少年跟前。

  小玄大驚,急忙揮臂迎擊,炎龍鞭如虹貫出。

  骷髏老祖身形飛錯,骨爪差點掃中他腹部。

  小玄疾步飛退,狂舞炎龍鞭封堵敵人的追擊。

  骷髏老祖如影隨形追殺,只以一手出擊,卻幻化做千百道奪命赤影,始終不離少年週身要害。

  小玄左支右絀,竭盡全力也無法擺脫頹勢,心裡猶掛記著如何救水若,一時險象環生。

  骷髏老祖攻勢越來越凌厲,大抹妖異的血紅從骨爪上湧出,如條條赤色巨蟒尋人欲噬,如此一來,攻擊範圍大了何止近倍。

  小玄哪敢給那道道赤紅觸著,招架得更是吃力,心中暗暗叫苦:「真要命!老妖怪不但邪法高強,武技竟也厲害得嚇人,這下莫說救水若,只怕自己的性命都得搭上去哩!」

  骷髏老祖爪上散發出的血紅越來越盛,幾次險險掃中小玄,而他卻幾乎不懼八爪炎龍鞭的威力,竟然數次用爪橫生生地硬奪。

  「這麼下去可不是辦法呀……」

  小玄心念電轉,口裡悄悄唸咒,倏一個踉蹌,似要摔倒下去,見骷髏老祖一爪追到,倏如火星乍迸,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從他旁側一閃掠過,直奔倒地的水若。

  星火飛濺。如意五行之火遁系移形術,能在瞬間將施術者的速度提升至最大,維持時限以施術者的功力而定。

  火遁系法術及武技大多以速度見長,而這式星火飛濺,乃短距離內如意五行中速度最快的移形術。

  雖然小玄火候尚淺,但此際使出,速度亦異樣驚人。

  孰料骷髏老祖竟似有備,一直不動的左爪驀爾攔出,掃中了幾乎是撞上來的小玄。

  剎那間,小玄腹間傳來一陣無法形容的劇痛,彷彿所有臟器皆給絞成了碎屑,整個人如斷線風箏般跌飛出去。

  「自身難保,還想救人?你一再以言相激,老夫豈會不知你的計策!」

  骷髏老祖獰笑著追至,如鉤的骨爪朝少年的頭頂挖落。

  危在旦夕間,小玄靈光倏閃,飛手入囊取出某物,朝遠處奮力擲出。

  那物翻滾而飛,在空中閃曳出一抹電似的細碎青芒。

  「七絕覆!」

  骷髏老祖叫道,立即飛身撲出,疾追過去。

  小玄死裡逃生,顧不得五腑顛倒,踉踉蹌蹌地奔到水若身邊,將她一把抱起,沒命地朝閣樓逃去。

  骷髏老祖終於追上那物,一爪抓住,見果然是魔君之覆,不禁大喜,忽然四下法能波動脆響頻起,無數石條石塊詭異地飛起,轉眼聚組成了十來個高及近丈的人形怪物,將之團團圍住。

  小玄聽見聲響,扭頭望去,心中登時一喜:「妙啊,這魔頭觸發了飛蘿師叔恢復的殘陣哩,活該活該!」

  骷髏老祖毫無懼色,輕哼道:「小小破陣,豈能奈何得了魔家!」

  將面具收入襟內,倏地拔地縱起,疾如鬼魅襲向眾石怪,只見他東一掃西一挖,數爪便瓦解一個石怪,而石怪們卻無一拳一腳能觸著他的衣角。

  小玄瞧得面色發白,心道:「看來這些怪物也困不住那魔頭,我還是快逃為妙!」

  正待逃開,忽又想道:「如果傳言非虛,七邪覆落在那老妖怪手裡必定遺禍無窮啊,覓鼎子教與我的那幾句口訣不知是不是御寶禁咒?此際何不試試……」

  當即苦苦思憶,輕聲頌念。

  骷髏老祖正將一個石怪攔腰掃碎,突感衣襟扯動,七邪覆竟然莫名其妙的從懷內自行飛出,心中大訝,急忙抓去,卻已撲了個空,眼睜睜地看著面具如浪尖輕舟般遠去,飛掠過長長的距離,絲毫無誤地覆罩在那個該死的小子臉上。

  小玄驀感面上一緊,整個人如遭電殛,立有無數奇異的感覺紛至沓來,他亦顧不得摘下面具,抱著水若拔腿就逃。

  骷髏老祖急怒攻心,騰挪稍滯,登給一個石怪擊中肩膀,饒他修為驚人,也給砸了個踉蹌,身上立又連挨數下重擊,一跤跌坐地上,他低低咆哮一聲,兩個黑洞洞的眼眶內突然妖異地赤紅起來……

  小玄大步飛奔,但見兩邊景物電掠而逝,速度竟比平日快了近倍,而體內似有無數電流貫過,心臟像要蹦出胸腔,不禁恐懼起來:「天吶,怎麼一戴上這面具就會變成這樣?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正在害怕,驀聞後邊厲嘯響起,震魂蕩魄,忙轉頭回望,見石廊中赤光大盛,如怒濤般飛速湧來,心中驚疑不定:「難道老妖怪這麼快就擺脫重圍了?」

  腳下不敢絲毫緩滯,只朝閣樓奮力疾馳。

  片刻後,後邊又傳來一聲厲嘯,這回更加響亮,震得小玄內息一陣紊亂,奔速立減了些許,這下再無懷疑:「不好啦,果然是那魔頭追來哩,且在用威煞干擾我!」

  「逃不了的……你逃不了的……你累了……你很累了……放棄吧……為吾萬世之奴……」

  骷髏老祖的聲音宛如魔咒般破空蕩來。

  這一次的威煞更加凌厲,小玄只覺那聲音中的每一個字皆似在心底冒出,意志差點崩潰,先前遭受重創的腹部猛地劇痛起來,雙膝乍軟,連同水若一起撲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