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二集:孤島春色 第八章 驚艷

  湖水由清澈轉成模糊,四周迅速暗了下來,巨鱷不依不饒地拱著小玄潛向未知的深處,帶出無數紛亂的乳白泡沫。

  小玄只覺週身壓力劇增,心中愕訝:「原來這湖如此之深!」

  他雖識得分水訣,但苦於此刻全力抵禦巨鱷的衝擊,根本無暇使出,因此只能依靠丹田的真氣提供消耗,情形凶險萬分。

  那巨鱷十分詭詐,不再做徒勞的掙扎,只一味把小玄逼向深處,竟然懂得利用大自然的力量來制服獵物。

  小玄漸漸乏力,但兩手不敢絲毫放鬆,始終用八爪炎龍鞭死死地縛著巨鱷的索命長吻。

  周圍越來越暗,巨鱷突然一擺,橫向竄去,小玄背後驀地一下劇痛,似是撞到礁石,尚未回神,巨鱷又向斜裡衝去,將他狠狠地拱到另一處硬物之上。

  小玄痛得張嘴欲呼,立時灌了幾大口湖水,不禁驚怒交集::「這傢伙想要撞死我哩!」

  心裡雖然明白,卻是無計可施。

  巨鱷左衝右突,周圍似是十分狹窄,小玄在漆黑中接二連三地撞到硬物,痛得連膽汁都嘔了出來,饒他修習過仙家妙術,此際亦支撐不住,心中一陣絕望:「真倒楣呀!適才莫逞強就好了……嗚……我幹嘛要救那討厭的小子……」

  又是一下猛烈地撞擊,小玄百骸如散,手上一鬆,巨鱷的長吻登時從炎龍鞭中掙脫,張開佈滿利齒的上下兩顎如鉗似剪地向他鉸去。

  頭昏腦脹間,小玄突見前方異芒閃耀,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湖底顯得格外稀奇,他迷糊忖道:「這裡怎會有光……難道我已死了……到了另一個世界麼……」

  本能地朝那光亮抓去,觸手一片黏滑,竟是刮到了巨鱷上顎的肌肉,稍微扯拽,就從中挖出一樣物事來。

  剎那間,奇變倏生,巨鱷一下劇震,僵著噬姿便即斃命,巨大的身軀竟然匪夷所思地迅速萎縮,直縮至如同尋常鱷魚大小方止,緩緩沉向更深的地方。

  小玄猶不知已經脫險,渾渾噩噩地捉著那物放到眼前,見是一粒雞蛋大小的珠子,表面蕩漾著水波似的奇異紋絡,其內光芒流轉,如有生命般緩緩地變幻著,時青時橙時紫時赤……瑰麗絕倫,唯一遺憾的是其上縱橫著數條清晰裂縫,彷彿隨時會破碎。

  「這是什麼東西?好漂亮呀……」

  小玄忽然發現身上的所有不適悄然而逝,又感手裡的珠子似有一脈脈暖流從指掌間流入體內,正神秘地充盈潤澤著各處腑臟,心中十分詫訝,猛地想起曾經聽過的種種傳說,心臟一陣劇跳:「會動的紋絡……會變的光芒……哇!莫非這寶貝是……是驪珠?天吶,我竟碰上了一顆驪珠!」

  驪珠乃青龍藏於九重淵下,受千萬年癸水精華的滋養,方有可能結成。傳說能辟污垢萬毒,能卻妖魔邪穢,乃無數仙家夢寐以求的絕世奇珍。

  激動之餘,小玄很快就懷疑起來,轉而自哂道:「一頭鱷魚身上怎麼會有龍珠?這也未免太離譜了吧……不會是我……」

  他摸摸腦袋,確定還在脖子上邊,並且沒有缺少什麼,心中漸定:「看來我崔小聖還活著,但那怪物呢……怎麼突然不見啦?」

  他在水底緩緩漂移,握著那珠借其光芒朝四周照去,只見身處一個七彎八拐的大洞內,到處是佈滿水草的大小礁石,卻無半隻魚蝦,思忖道:「敢情這裡就是那惡怪的巢穴,因此什麼魚兒蝦兒都不敢到這地方來……我得趕快出去,免得又落入那怪物口裡。」

  小玄使出分水訣,慢慢朝上升去。過不片刻,便已觸及洞頂,於是貼著上壁四下尋找出路,方察此洞雖然狹窄,但分支奇多,且極其深長,半天都沒游到盡頭,不禁焦灼惶然,心中暗祈萬莫誤入絕途,或者又給那怪物碰上。

  約莫柱香光景,水洞突然向上直去,小玄思忖:「莫非已逃出了那怪物的巢穴?」

  趕忙往上升浮,過了片刻,突見頂上微有光亮,心中大喜,遂將珠子放入口中含住,掄起雙臂奮力朝上游去。

  ******太陽又斜了一些,藏臥於竹林裡的小潭子愈顯蔭涼,在水裡泡得久了,甚至還會感覺到微微的寒意。

  三個美人早已洗得纖塵不染,但都泡在水裡不肯起來。

  漸漸的,水若終於有點自然了,遮捂在胸前的蔥綠束胸不覺鬆開滑落。

  「咦,三師姐,你這裡怎麼了?」

  趴在潭沿的小婉忽然發現水若乳側有一抹淡青色的瘀痕。

  水若低頭瞧去,立時一陣驚慌,趕忙摀住酥胸道:「沒……沒有啊……沒什麼……」

  原來瘀痕正是小玄留下的傑作。

  小婉把頭湊了過去,關心道:「好長一道瘀青哩,快讓我瞧瞧,是昨夜受的傷嗎?」

  「不是……是……嗯……是昨夜受的傷……」

  水若有些語無論次,只死死捂著胸不肯放開:「沒什麼大礙的,不用瞧。」

  飛蘿大大地舒張著四肢,放浪形骸地仰浮水面,突爾輕輕一笑,道:「到底是昨夜還是前夜啊?」

  水若大吃一驚,差點沒從水裡蹦起來。

  小婉怔道:「前夜?不會吧,前夜我們還沒下山哩。」

  飛蘿似笑非笑地睨了一眼水若,對小婉道:「傻丫頭,在山上就不能受傷嗎?」

  水若驚疑不定,一時弄不清楚她的話是巧合還是故意。

  小婉天真道:「可是逍遙峰上根本沒有什麼邪魔呀,無端端的怎麼會受傷?」

  「邪魔倒是沒有,不過有沒有採花小賊可就難說啦。」

  飛蘿笑瞇瞇道,從水裡抬起如藕雙臂,慵懶地用手掬起一捧清涼的潭水淋在自己額上。

  「什麼小……小賊?」

  小婉越聽越迷糊,轉向水若道:「三師姐,師叔到底在說什麼呀?」

  水若玉頰飛霞,終於肯定這師叔已經知曉了秘密,心中又羞又急,突然嗔惱了起來:「難道是……是那死豬頭告訴她的?嗚……一定是了,可惡!大壞蛋!」

  ******光亮越來越近,湖水已由深濃的墨綠漸變成淺淡的清碧,小玄迅速浮升,忽感頭上一軟,似乎碰觸到了什麼,仰臉望去,居然瞧見了一幕難以置信的奇景,只見兩條雪晃晃的腿兒漂浮在水中,線條曼妙柔美,一眼便知它們的主人定是個女子。

  小玄呆了一呆,順著粉腿往上瞧去,驀地百脈俱賁,原來其上的嬌軀竟是寸縷不掛,兩條粉腿的交結處隱約可見茸茸柔草……

  忽然間,他又睨見不遠處還有兩雙赤裸腿兒,一雙豐腴圓潤如乳似酪,一雙修長柔美如冰似雪,俱是撩魂蕩魄美不可言。

  「天吶!這……這又是怎麼回事?」

  小玄目瞪口呆,在他看來,這可是比鱷魚身上生驪珠還不可思議的稀罕事,突爾想起了董永遇見七仙女嬉水的動人故事,怔怔思道:「敢情我也碰上了下凡的仙女麼?難道我有這麼好的運氣?啊!是啦,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哈哈,想不到這麼快就應驗了!」

  這時,跟前的粉腿迷人地擺了擺,一隻小巧可人嫩如春筍的足兒差點踏到他的鼻子,不禁一陣神魂顛倒,迷迷糊糊就探出了爪子……

  小婉正問水若,突然「咦」了一聲,怔怔地望著前方。

  水若以為她聽出了什麼,更是羞得頰如火煨,誰知小婉的臉兒也倏地飛紅,沒頭沒尾道:「奇怪,適才好像沒瞧見這裡有魚的……」

  水若莫名其妙,隨口接道:「連條小蝦都沒哩。」

  「可是……」

  小婉忽覺水裡來了條大魚,竟在腿間滑來溜去。

  小玄輕輕觸摸,只覺那腿上的肌膚如絲如緞,膩滑得指掌生麻,酥酥思道:「敢情真的是仙女咧,要不怎有這麼美麗的身體……」

  忽見兩條腿兒微微轉動,中間的神秘春光乍然洩露,一道細細幼幼的粉色縫兒在纖稀的萋草中隱隱現出,小玄心頭突突劇跳,忙把眼睛睜得老大,可惜這裡的水雖然極清,但光線卻暗,始終無法瞧清那裡的妙景。

  他一陣口乾舌燥,忍不住游近前去,終於清清楚楚地將那道神秘縫兒收入眼中:「哇,跟水若的很不一樣呀,好像短了許多,顏色也更淡哩……不知裡邊……裡邊又如何?」

  小玄昏昏胡思,便要動手去翻,卻見那裡彷彿吹彈得破,不禁猶豫起來……

  小婉突然「啊」地一聲低呼,這回連耳廓都紅了起來。

  水若疑惑問道:「怎麼啦?」

  小婉臉上微露驚慌,搖頭道:「沒……沒什麼。」

  原來底下的小玄捨不得用手,於是出動了舌頭,湊前貼抵住花瓣般的粉唇,只輕輕一捺,就將幼縫剝了開來,嬌艷得驚心動魄的神秘內瓤乍然閃現。

  小婉身上驀地浮起了雞皮疙瘩,心神一陣恍惚:「好壞的魚兒,怎麼去碰……碰那兒……唔……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覺呀……」

  眼前的妙物晶瑩如玉嫩似紅脂,且距如此之近,就連最為細微的皺褶都是清晰可見,小玄鼻息如燒,情慾一發不可收拾,他把嘴裡的珠子含在一邊,拚命伸長舌頭輕抵柔探,早就忘了繼續施展分水訣,奇怪的是居然沒有感到絲毫不適。

  「天啊,怎……怎會這樣的?這條魚好……好過份……要不要……趕走它呢……」

  小婉何曾嘗過這種滋味,還未想清楚便給洶湧而至的刺激淹沒了。

  小玄正在放肆,忽見一條嬰指大小的肉兒從紅脂堆裡巍巍顫顫地探出頭來,嬌嬌俏俏地挺豎於幼縫的上角,剔透得仿如剛剛凝結的琥珀,不覺心頭一酥:「這是什麼?」

  只感誘人萬分,當下挺舌挑去。

  「啊……唔!」

  小婉差點叫出聲來,驚慌中急忙剎住,把聲音死死地卡在喉嚨裡。

  小玄百般嬉耍逗弄,勾惹得那物時縮時跳嬌顫不住,自己的鼻血也差點標了出來。

  「嗚……竟給一條魚兒弄……弄成這個樣子……」

  小婉通體滾燙,想要收合上腿,卻覺渾身酥軟如綿,哪裡還有丁點力氣,只好把紅透的臉兒埋得低低的,生怕給旁邊的水若發現這羞煞人的秘密。

  瞧見兩條粉腿似在微微顫抖,小玄更是迷亂:「我這麼胡鬧,不知仙女姐姐生不生氣呢?」

  竟一口噙住了那奇嫩肉兒。

  小婉嬌軀一震,整個人差點沉入水裡去,慌把兩手抓住潭沿的垂草,心中又羞又怕:「唔……要死了……這壞蛋魚兒竟……竟來咬我哩……啊……好像不是……不是魚呀……怎麼有……有舌頭的……」

  小玄時含時吮,不敢絲毫魯莽,眼角突然瞥見仙女那兩隻秀美絕倫的白足挺得筆直,不知怎的,心中乍然狂蕩,猛對著那條奇嫩肉兒用力吸咂起來。

  「噯呀……」

  小婉失聲悶哼,驀覺大片溫熱自腹底擴散,緊接一股似尿非尿的感覺猛烈襲來,腦海裡乍然空白,倏地痙攣起來。

  水若聽見聲音,轉頭望去,立時嚇了一跳,趕忙游近過去,伸手去摸她的額頭,只覺滾燙一片,吃驚道:「莫不是在水裡泡得太久,受涼發起燒了!」

  小婉仿若未聞,只哆嗦著嫣紅的嘴兒,失神地一下下嬌抖。

  小玄正吸咂得不亦樂乎,突感唇間的嫩物猛烈一縮,竟給掙脫開去,然後臉上一熱,眼前混濁起來,慌忙退後,但見水中瀰漫著絲絲乳色的漿兒,一端猶連著花縫,如煙似霧地柔旋緩轉,半晌未散,似是濃稠之極。

  他用指一拈,只覺粘黏滑膩,心中大奇,銷魂思道:「這是什麼東西?好像是從仙女姐姐的下邊流出來的……」

  小婉俏目迷濛通體皆軟,一副大病的模樣,原來她天生異器,花蒂敏感之極,竟在小玄的逗弄下丟了身子。

  小玄忽見又有一具絕美嬌軀移了過來,柔軟如棉的雪腹居然貼到了他的臉上,只樂得合不攏口,當即張臂美滋滋地攔腰抱去,心裡不住祈禱:「千萬別是做夢呀,玉皇大帝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求求你們了……」

  水若突感給人抱住,不禁大吃一驚,低頭瞧去,竟見水裡隱約有個人影,登時唬得花容失色,立時飛臂入潭,劈手將一人從水裡揪了起來,又羞又怒地厲叱道:「什麼人!竟敢……」

  話未說完,已變做了滿臉驚訝:「你?」

  「仙女姐姐饒命……」

  小玄慘叫,只覺頭皮給揪得陣陣生痛,心中暗呼不妙:「看來這個仙女姐姐調戲不得哩!」

  再要求饒,猛聽聲音熟悉,隔著水簾望去,剎那魂飛魄散,原來揪著他頭髮的竟是水若,更要命的是,旁邊還有個滿面飛暈的夏小婉,想來就是適才挑逗了大半天的「仙女姐姐」了。

  「你……你……」

  水若粉靨煞白,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潭水如千百條細線自小玄頭髮上垂落,他從兩個一絲不掛的女孩子中間望過去,又瞧見了不遠處的飛蘿,心中一陣絕望:「天吶!這回真真死定啦!」

  這時飛蘿也瞧清楚了他,暈著臉搖了搖頭,沒好氣地嗔了一句:「小淫賊。」

  「死豬頭臭豬頭大色狼崔小玄你無恥你下流你你你竟把那天的事告訴別人你欺負我還不夠現在又來偷瞧別人你你你不是人!」

  水若有如火山爆發,罵到後來秀目中竟然噙滿了淚水。

  耳膜給震得陣陣生痛,小玄驚慌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突然就到了這裡……我以為你們是……」

  孰知口中含著珠子,聲音含糊不清。

  水若見這傢伙猶在抵賴,心中愈加惱怒,咬牙切齒道:「去死吧!」

  放開頭髮,雙手對準了他的胸膛,美如筍尖的纖纖十指驀地叉開,數縷凌厲的冰寒氣勁激射而出。

  冰錐術。如意五行之水遁系武技,中者仿遭刀割如墜冰窟。

  小玄痛得大叫起來,口中的珠子登時溜入喉中,噎得他撐目結舌滿面俱赤。

  「大!壞!蛋!」

  水若猶未解恨,狠狠地又追加了一記痛擊。

  小玄如同風箏般從水中飛起,重重地跌入竹林之中,但倒楣的事還沒到頭,卻又觸動了飛蘿早先布下的風電禁制,剎那如遭電殛,青蛙似地蹦了起來。

  小婉大驚道:「師叔,快撤禁制呀!」

  飛蘿咯咯笑道:「沒事,讓這小壞蛋吃點苦頭才好。」

  卡住的珠子不知何時通過了喉頭,處身風電禁制中的小玄爆發出一聲聲淒厲地慘嚎,在撞折了無數根竹子後,終於狼奔豕突地逃出竹林,散架般撲倒在地。

  衣襟未整的夏小婉從小竹林內急奔而出,一邊跑一邊還在系結腰裡的羅帶。

  小玄只覺胸腔內一團溫熱飽脹,似有什麼正在悄悄散發,身上的痛楚與不適竟在神奇地迅速消退,腦海中倏地閃現出一幕幕從未見過的畫面,詭異而清晰,其中最匪夷所思一幕竟是條掙扎於熊熊紫焰中的玉色巨龍,與其它畫面交織著電掠而過……

  「傷哪了?」

  小婉蹲下身子扶抱住他,滿臉焦急地問。

  小玄目光渙散,暈頭轉向道:「誰……誰來告訴我今兒……今兒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婉心疼道:「誰叫你……誰叫你呀!」

  她髮梢臉畔猶滴著水,濕透的衣裳緊緊地貼在嬌軀上,將誘人的美妙曲線分毫不差地勾勒出來。

  小玄回了點神,目光立時不由自主地溜到了女孩的胸口,一樣是白,但跟飛蘿那宛如凝乳的奶白不同,而是一種透出淡淡嫣紅的瑩白,在水光中散發著細膩的光澤。

  小婉覺察,趕忙用手捉住鬆開的衣襟,羞嗔道:「你再……再亂瞧,我可不管你了。」

  小玄艱難地收回視線,繼作奄奄一息狀以博玉人同情,心裡卻乍酥乍悸地想:「適才在水裡給我胡鬧的真是她麼?」

  「你啥時候藏水裡的?」

  小婉咬唇盯著他,俏麗臉上飛過一抹驚心動魄的暈,眼中儘是盈盈水波。

  小玄從未見過她這神態,不覺瞧呆了。

  「喂,你啥時候偷偷藏水裡的!」

  小婉加重了語氣,想起先前在潭中的情形,胸腔裡的心兒劇跳個不住。

  「藏?沒有啊!」

  小玄突然發現含在嘴的珠子不見了,驚得摸了摸喉嚨,只覺自己比竇娥還冤:「天知道我怎麼會在那裡,我還以為碰見了……嗚,我可能吞下了一個……一個……你一定不會相信的。」

  說到後邊,連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荒唐透頂。

  小婉生氣道:「這樣還要抵賴,你……你……」

  她又羞又惱,忽然蚊聲道:「下流你!」

  小玄面紅耳赤,只恨不得哪有個洞兒可以鑽進去,忽聽遠處隱隱傳來數下叫喊,似是方少麟的聲音,臉色一變,急叫道:「快去救人!」

  一骨碌從地上爬起,向台邊飛速奔去。

  小婉急忙跟去,邊馳邊問:「救誰?」

  在後邊見他健步如飛,竟無絲毫受傷跡象,心中十分詫訝。

  「早先跟你說話的那個笨蛋!」

  小玄只顧前奔,嘴巴趁機賺點便宜。

  小婉一時沒反應過來,嬌嗔道:「到底哪個呦?」

  話剛出口,忽爾想起了方少麟來。

  轉眼已趕到台邊,兩人見湖中有個人倉皇游著,凝目望去,果然是方少麟,正在水裡東張西望地焦急叫喊:「你在哪裡?快出聲啊!」

  小玄忽然有點感動,心道:「這小子雖然討厭,卻是頗講義氣哩……」

  當下揚臂大喊:「在這吶!」

  方少麟聽見,心中驀松,急忙朝小島游來。

  小婉眼尖,眺見他身上似有血跡,驚訝道:「他好像受傷了?」

  想起小玄適才的話,轉問道:「你怎麼知道他有危險?」

  小玄一時不知如何作答,乾笑道:「心血來潮,曲指一算唄。」

  小婉懷疑地瞪著他,忽然道:「不會是你把他哄下水去吧?」

  小玄忙搖頭:「不是不是,雖說這小子笨了點,可也沒笨到我說啥就幹啥的地步吧。」

  這時方少麟已游到台下,拚著殘勁提了提氣,朝上躍起,快到台沿,倏地力卻,復往水面墜落。

  小玄急從袖中抖出炎龍鞭,將他捲住拽了上來。

  方少麟落地,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小婉急忙攔手扶住,見他衣衫撕裂渾身染血,左肩、左臂、右大腿皆綻著嚇人的傷口,不禁吸了口涼氣,驚問道:「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