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四集:巨竹谷 第七章 趁人之危

  婀妍笑靨如花,嘲諷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蕩魔堡少堡主,今兒會也上人家妖魔的當。」

  「它……它究竟是甚魔物?適才你蒙我!」

  賀天鵬大吼。

  婀妍嬌嗔道:「誰蒙你啦,人家說得全都是實話哩,啊!不過有件事忘記告訴你啦,酒蛛還有個另外的名字,也是它真正的名字,叫做狡蛛,因為它們最擅於誘捕獵物了。」

  「死妖女!你……你怎麼不早說!你在故意坑我!」

  賀天鵬破口大罵。

  婀妍仿若未聞,娓娓繼道:「狡蛛乃雜交而生,本類極稀,往往只有與它類蜘蛛繼續雜交才能繁衍下去,而且跟人一樣趨炎附勢,喜歡高攀高附,一找便要找那些最強大的靠山,結這張網的大虎蛛,八九就是它的老婆啦。您瞧,它幫它老婆引誘來食物,然後它老婆保護它,真真一對絕配哩。」

  賀天鵬目瞪口呆,小玄與水若也聽得驚心動魄。

  這時巨蛛緩緩前移,朝它老公引誘來的獵物徐徐逼近。

  「救我!快救我!」

  賀天鵬拚命掙扎,無奈那蛛網粘力異樣黏稠,根本脫掉不得。

  「快救他呀!」

  水若扯了扯小玄的衣服,只急得眼圈發紅。

  小玄醋意大發,盯著她道:「怎麼救啊,你要我下去麼?」

  水若道:「你用鞭子拉他上來。」

  小玄兩手一攤:「這樣深,鞭子夠得著麼?」

  水若瞧瞧底下,見賀天鵬所在處距坑面約有六、七丈遠,確實是鞭長莫及,一時愣住。

  賀天鵬見巨蛛愈逼愈近,驚急交集:地嘶聲又喊:「快救我!求你們啦!」

  婀妍笑道:「少堡主,您那什麼陷魔網不是厲害得很麼,適才嚇得人家心裡邊噗通噗通地亂跳,這會怎麼不用啦?」

  賀天鵬整隻手臂俱給牢牢粘住,莫說此際用不了金剛陷魔網,便是能用,又如何網得下那巨如小山的可怖虎蛛,咬牙切齒道:「你……你這妖女,害了我還……還要羞辱我,待我上去,定要把你……把你……」

  「把我什麼呀?您還是先上來再說吧。」

  婀妍笑嘻嘻地挑釁。

  賀天鵬轉望水若,聲中已帶哭腔:「程姑娘,你快救我啊!」

  水若粉額皆汗,忙安慰道:「你別著急,我們一定會想出辦法的!」

  話雖如此,卻是一籌莫展,只急得連跺足兒。

  小玄見狀,心中不忍,遂道:「那我下去吧,瞧瞧那傢伙的運氣如何。」

  水若望望巨蛛,六神無主道:「可是……可是那樣太危險了……」

  賀天鵬聽見,趕忙叫道:「崔少俠,您本領高強神通廣大,我曉得您一定行的!」

  「我呸!以為拍幾句馬屁小聖爺爺就會救你麼?哼!若非瞧我師姐的份上,誰會睬你!」

  小玄啐道,收鞭束回臂上,沿著坑邊攀下。

  賀天鵬軟聲迭應:「是是是,之前若有得罪,賀某上去後一定好好賠罪!」

  小玄攀下兩丈,見鞭仍夠不著,瞧瞧四周,忽地縱身一躍,跳到更底處的一棵橫生的竹枝上,搖搖晃晃道:「你賠罪值個屁,我要你離……」

  本欲叫他別打水若的主意,但想如此一來,自己的氣勢可就差了,遂將下邊的話硬生生剎住。

  誰料賀天鵬卻誤會了他的意思,忙道:「您若救我上去,賀某定當重重答謝!」

  「別說話呀,小心腳下!」

  水若在上邊喊,一顆心兒提到了嗓眼。

  小玄聽賀天鵬說重重答謝,心中突然一動,朝他道:「這話倒還合聽,不知你要如何謝我啊?」

  賀天鵬見巨蛛此刻又逼近了一些,驚慌叫道:「這個好說,您快點啊!再慢可就遲啦!」

  「你還是先說清楚怎樣謝好啦,要不我可沒勇氣再下去了。」

  小玄也望那巨蛛,見其似乎發現了自己,心中一陣緊張。

  賀天鵬汗如雨下,哆嗦道:「只要救得我上去,您想要啥就要啥,我蕩魔堡什麼奇珍異寶都有!」

  小玄壓低聲音道:「這樣好了,小聖爺爺也不要什麼奇珍異寶,只要你把那輛鹿蜀車送我便成。」

  「什麼!」

  賀天鵬頓時傻了眼。

  小玄悠悠道:「沒聽清楚麼?那我慢慢再說一遍……」

  「您要其它的什麼都成,那鹿……鹿蜀車乃是傳家之寶,送不得人的。」

  賀天鵬顫聲道。

  「可我就要它。」

  小玄固執道。

  「您要別的吧,要珍寶要女人,我都給你,但那車子真的不行。」

  賀天鵬面露哀求之色。

  「真的不行?」

  小玄問。

  「真的不行!」

  賀天鵬神情堅決,一副寧死不屈的模樣。

  「那就再見。」

  小玄調頭,作狀朝上攀去。

  「你……你這不是趁人之危敲詐勒索麼!」

  賀天鵬大吼。

  小玄充耳不聞,真的向上攀去。

  就於此刻,巨蛛倏地蹦起,竟是異樣捷迅,一下了就到了他倆旁邊,數只長足如鉤襲向小玄,顯然不肯放走任何獵物。

  水若驚呼失聲,疾提水靈真氣,旁邊的婀妍卻已揚起了手,只見空中白光倏閃,一道極粗的光柱垂直貫下,正落巨蛛身上,只聽「喀嚓」數聲,巨蛛突然週身籠霧頓住不動。

  小玄驚覺轉身,抖鞭急朝巨蛛擊出,卻聽婀妍叫道:「別打,一打它又能動了!」

  他趕忙收鞭,定睛瞧去,見巨蛛竟給一塊巨大的冰塊封凍住了前半段身子,後半段尚露冰外的四隻長足亂鉤亂搭,正在瘋狂掙扎,心中大訝:「是什麼樣的法力?才能發出如此強大的冰氣!」

  婀妍又叫:「我的符只能冰住它一會,你快上來!」

  小玄聞言,心中愈加震憾,愣愣想道:「原來婀妍有這麼厲害的法符,那為何還要鬧著我幫她?」

  「別走,快救我!」

  賀天鵬哭腔大叫,這下更是嚇得半死。

  「快上來,冰塊開始裂了!」

  婀妍叫。

  小玄見巨蛛身上的冰塊果然出現了數道裂痕,心中一陣猶豫:「若是真的拋下他不管,水兒定然會很難過。」

  旋聽「喀喇」一聲,一角冰塊碎裂開來,巨蛛的一隻前足從冰塊中穿出,閃電般直襲賀天鵬,所幸距離差了一點,毛茸茸的巨足重重地釘在他臉側。

  賀天鵬幾欲崩潰,面如死灰地朝小玄吼道:「車子給你!」

  小玄一聽,登時精神大振,心忖:「不救他水兒心裡不好受,眼下又加上鹿蜀車,看來這險還值得冒。」

  遂笑道:「你這傢伙卑鄙慣了,叫我怎麼信你?不如你把車子先交出來。」

  賀天鵬心裡邊詛咒了他一萬遍,哭喪著臉道:「我這樣怎麼取得了車?」

  這時巨蛛又一足劈空搭來,足尖幾乎鉤到他的鼻子,駭得他急聲大叫:「我發誓如何?我發誓我發誓,若你救我上去我不給你鹿蜀車,便叫我賀天鵬五雷轟頂斷子絕孫!」

  小玄笑嘻嘻道:「好吧,瞧在這毒誓份上,小聖爺爺便信你一回。」

  當下把手鬆開,又再躍下三丈,落在賀天鵬上方的一根斜枝上,甩出炎龍鞭,捲住了他的腰,發力一扯,卻未能將其拽起。

  「再用力啊!」

  賀天鵬叫。

  小玄連試幾次,雖已將他高高扯起,但蜘蛛網仍舊牢牢地粘其身上,始終無法掙脫。

  冰塊上的裂縫越來越多,巨蛛又有一足穿出冰外,僅差寸餘就能鉤著賀天鵬的腦袋。

  賀天鵬驚得面無人色,朝上邊的婀妍大叫:「再發道符冰住它呀!」

  婀妍笑嘻嘻道:「哈,你不是要把我怎樣嗎,怎麼又來跟我說話?符是有的,可是用料極珍,我為啥要幫你啊?」

  「我……我……你……」

  賀天鵬啞口無言。

  婀妍望見巨蛛的一隻利足逼近小玄,心中緊張,忙從袖內悄悄取出一符夾於指間,繼笑道:「適才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嚇唬人家,如今後不後悔呀?」

  賀天鵬悔得腸子都青了,但聽她口氣似乎有點轉圜餘地,急忙軟聲求道:「我知錯了我知錯了!在下眼無珠,姑娘您貌勝天仙大人大量,萬萬莫往心裡邊去。」

  婀妍俏臉倏寒,厲聲道:「哼!像你這種瞎了眼的不入流貨色,本小姐不知收拾過多少,還以為我真的怕你麼!今兒暫且饒你一回,往後別在我跟前丟人現眼!」

  斥罷,甩臂一揚,指間的法符眨眼無蹤,驟見半空白光閃掠,又一道極粗光柱垂直貫下,正正擊在巨蛛身上。

  一陣白霧瀰漫,巨蛛再度給冰住,幾隻露在外面的利足俱為一僵,掙拒大減。

  水若趴在坑沿大喊打氣:「小玄加油!」

  賀天鵬也迭聲急催。

  小玄滿頭大汗,朝他沒好氣道:「粘太緊了,我若用真氣,你受得了嗎?」

  賀天鵬拚命點頭:「你只管用,我有神功護體,就是再厲害的真氣也傷不了我!」

  「操,這時候還不忘吹牛!」

  小玄粗口了一句,疾提離火真氣,貫注入八爪炎龍鞭,驀地大喝一聲,朝上猛扯。

  賀天鵬應聲而起,身體終於掙脫了異樣黏稠的蜘蛛網,眼見飛到小玄跟前,急忙張臂一把抱住,仿如抱著了根救命稻草。

  小玄朝上攀去,脖子給他緊緊箍住,面紅耳赤地悶哼:「放鬆點,你想勒死我麼!」

  賀天鵬卻是恍若不聞,兩條鐵臂樓抱得更死。

  小玄頭昏眼花,只好奮力往上攀,終於到了坑沿,水若同婀妍急忙探臂幫拉,一人一邊將他們拽了上去。

  小玄一跤坐倒,指指緊箍脖子的臂膀,二女慌忙上前解救,好不容易才把賀天鵬的鐵臂掰開。

  「你怎樣了?」

  二女跪在兩旁扶著小玄問,說完才發現幾乎是異口同聲,互朝對方瞧了一眼。

  婀妍下意識的放開小玄,暈著臉站起身去。

  「這傢伙定是想趁機勒死我!」

  小玄氣呼呼道。

  「亂說啥呀。」

  水若「噗哧」一笑,轉面朝賀天鵬輕喊:「好啦,沒事了。」

  賀天鵬如夢初醒,驀感腹際辣痛,低頭瞧去,原來腰帶衣褲已給炎龍鞭燒去了一圍,急忙用手緊緊摀住,神情狼狽之極。

  「快把車子交出來!」

  小玄喝,一緩過氣便立刻討賬。

  賀天鵬一陣遲疑,面上陣青陣白。

  小玄心急寶物,一蹦跳起,繃起臉威嚇:「想耍賴是麼?信不信小聖爺爺我一腳踢你下去!」

  水若適才在上邊,並沒聽清楚他們在坑中的話,迷惑問道:「什麼車子呀?」

  賀天鵬心念急轉:「這小子雖為玄教門人,卻未必能在我蕩魔堡少堡主的手裡討得了好!哼,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今日之辱,將來定要叫他加倍償還!」

  終於慢吞吞地念動禁咒,將鹿蜀車從法囊中召出。

  「禁咒?」

  小玄不動聲色地問,內裡卻緊張得心臟都差點從胸口蹦出來。

  賀天鵬鐵青著臉把禁咒速念了一遍。

  小玄依言一試,果能將鹿蜀車收入如意囊中,心中狂喜,眉花眼笑道:「多謝少堡主啦。」

  水若這時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朝他嗔道:「你怎麼可以……可以這樣!」

  儘管小玄拚命死忍,無奈還是笑得嘴合不攏:「我這樣辛苦救他,他能不有點表示麼?」

  水若瞪了他一眼,轉朝賀天鵬道:「你別著急,就算是借我師弟玩幾天,回頭我定叫他把車子還給你。」

  賀天鵬暗把咬碎的牙齒和血吞下,死撐著灑脫的笑容道:「不妨不妨,你師弟喜歡便儘管拿去,這樣的東西我家裡多得是。」

  這時倏聞喀喇數響,四人朝下望去,見巨蛛又將冰塊拱出了許多裂痕,其頂上的玉色狡蛛更是鑽到了冰塊邊沿,賀天鵬變色道:「我們快走,冰塊恐怕困不住他多久!」

  小玄瞧瞧巨蛛,忽朝婀妍道:「你還有沒有那冰符?」

  婀妍卻笑吟吟道:「你還捨不得走麼?」

  小玄一副躍躍欲試的神情,道:「你若能再冰住那大傢伙一下,我就有把握幹掉它們。」

  水若一聽,瞪目叫道:「什麼!好不容易才逃上來,你又想要冒險?不行不行,我不答應!」

  小玄搓手道:「這巨蛛與狡蛛皆是極其稀罕之物,錯過太可惜啦。」

  水若轉視婀妍,道:「你別幫他!」

  婀妍即刻笑應:「好,我聽姐姐的。」

  小玄愣住。

  水若亦覺有點意外,又道:「這裡太危險,我們快走。」

  「嗯。」

  婀妍點頭,模樣乖乖的。

  賀天鵬已如驚弓之鳥,立刻拔腿就走。

  二女皆望小玄,水若道:「你還不走?」

  小玄無可奈何,只好把手一揮,道:「走走走,大夥兒扯呼!」

  四人當即匆匆離開。

  賀天鵬提著褲頭腳下如飛,一馬當先奔出老遠,倉皇不可名狀,哪裡還有半點蕩魔堡少堡主的架勢。

  小玄卻是一路東張西望,不時甩手跺腳,似乎渾身都不自在。

  水若心中奇怪,蹙眉問道:「怎麼了?」

  「在找水唄,那傢伙糊了我一身蜘蛛絲。」

  小玄沒好氣道。

  水若低聲道:「適才你很勇敢哩。」

  小玄一笑:「這還用說,英雄本色麼。」

  「我知道你討厭賀公子,肯下去救他完全是因為……因為我,我……人家很開心呢。」

  水若聲音越來越低。

  小玄如飲佳釀,飄飄欲仙道:「你開心我便開心。」

  兩人對視一眼,俱瞧見對方目中的濃濃情意,水若忽然瞥見奔在小玄另一邊的婀妍正笑瞇瞇地望著自己,不覺臉上一紅,趕忙調頭朝前。

  「有水了!」

  小玄倏地歡叫,急步掠出,直奔前方的一條小溪,邊走邊還脫衣解帶。

  賀天鵬聞聲回頭,見狀愕然。

  小玄已脫去了外邊衣褲,「噗通」一聲跳入水中,又叫道:「你們等等我,一下就好。」

  二女見他身上僅餘一條內褲,不由嬌靨生暈,一齊轉身。

  賀天鵬奔到她們跟前,大急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他怎麼還有閒功夫去洗澡?」

  婀妍吊眼乜著他道:「都這麼遠了,用不著如此緊張吧?」

  賀天鵬面上一熱,訕訕道:「哪有緊張,只是這裡不太安全哩。」

  水若道:「他說很快就好的。」

  賀天鵬只好不再言語。

  婀妍蹙眉道:「你身上的蜘蛛絲比他還多,敢情不難受麼?」

  賀天鵬面紅耳赤,窘色道:「我也去洗一洗。」

  當下亦向小溪走去,在溪邊找了塊大石擋著,一脫衣褲,這才感覺渾身黏膩腥穢不堪,更有許多蛛絲已注透了衣服緊粘在皮膚上,一剝便似揭皮般痛,忍不住咬牙咒罵:「老子操你十八代祖宗!」

  孰知卻聽有人笑嘻嘻道:「你想操誰的祖宗啊,那隻大蜘蛛麼?」

  原來卻是小玄游過來了。

  賀天鵬冷目視之,不理不睬繼續脫衣。

  小玄瞧見有大石擋著,居然大咧咧地把內褲脫了,拿在手裡摳剝注透的蛛絲,咕噥道:「什麼鬼玩意!竟跑裡邊來了。」

  「哼!竟敢在本少面前丟人現眼……」

  賀天鵬心中冷笑,昂立溪邊挑釁般亦脫內褲,目光傲然向小玄底下掠去,驀然虎軀一震。

  小玄覺察,眼睛亦朝他底下覷去。

  賀天鵬慌忙用褲摀住,飛快穿回。

  ******二女背對小溪,漸漸等得有點不自在起來,婀妍指了前邊一下,道:「姐姐,這邊太陽大,我們去林子裡涼快些。」

  水若點頭,兩人一起走入竹林。

  水若埋怨道:「說一下就好,卻怎麼這樣久還不來?」

  「男人的話,有幾個好信的。」

  婀妍微笑。

  水若掃了她一眼,臉上不以為然。

  婀妍也在瞧她,卻是目不轉睛。

  水若戒備道:「幹嘛?」

  「姐姐你長得真好看。」

  婀妍歎息般道。

  水若一愕,淡淡道:「你也很漂亮呢。」

  「皮膚這麼美,就像那桃花的顏色。」

  婀妍繼贊,目中滿是羨慕。

  女人最經不起有人稱讚容貌,水若臉上繃不住,微笑道:「你的皮膚也很好啊,這麼白,跟冰一樣透明。」

  「我的不好……」

  婀妍搖搖頭,煩惱道:「沒有顏色,跟生病似的。」

  水若忙安慰:「不會喲,你皮膚很特別很少見,不過真的很美呢。」

  「唉,要是我能像姐組這樣就好了……」

  婀妍含含糊糊地歎,忽然道:「難怪他那麼喜歡你。」

  水若一呆,道:「你說什麼?」

  婀妍朝小溪一指,笑道:「他唄。」

  水若俏靨緋紅,艾艾道:「你怎麼知道?」

  「我問了他喲。」

  「你問他?」

  「適才回太碧,他一路上為你著急,我就問他你是不是他的心上人,他……」

  婀妍頓了一下。

  水若忙問:「他怎麼樣啊?」

  「他默認了哩,臉紅得跟什麼似的。」

  婀妍笑嘻嘻道。

  水若心中又甜又喜,卻又有點不滿:「他什麼都沒說麼?」

  「是啊,不過我瞧得出來,他可是真心真意喜歡姐姐的。」

  婀妍盯著她道。

  水若滿心歡喜,對跟前的女孩大生好感,笑道:「你也有喜歡的人麼?」

  婀妍微微一呆,怔了片刻才道:「有了。」

  「他一定對你很好嘍?」

  水若問。

  「我不曉得,初初遇見,他就幫我擦汗與我勾手指,說一百年不許變。」

  婀妍遲疑著緩緩道,一副迷迷糊糊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