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四集:巨竹谷 第三章 傳說

  婀妍望著小玄,眉俏目秀頗顯妖嬈,然又從中透出一股清爽之氣,如露純淨,似泉甘冽。

  「好奇怪的女孩……」

  小玄怔怔瞧著,忽然發現她臉側有一痕污漬,想來是適才墜地時塵土所染,因其肌膚極白,那痕塵污顯得無比礙眼,忙從袖中掏出手帕,為她輕輕擦拭。

  婀妍一愣,但神色很快便恢復如常,只靜靜地任之擦拭。

  「女人的肌膚好奇妙,同樣是白,怎都不一樣呢?」

  水若白裡透紅,飛蘿白如奶漿,夭夭白得像雪,而這女孩卻白得像冰,肌膚看起來竟跟透明似的……小玄胡思亂想,視線碰著女孩的目光,倏地驚覺自已的唐突,急忙收帕松臂。

  「對了,我還不知道哥哥的名字呢。」

  婀妍若無其事地站直身子,忽從他手裡抽走手帕,卻是拿去擦拭粉額的細汗。

  「我叫崔小玄。」

  小玄答,沒了手帕的手不知該往哪兒放。

  「崔小玄……」

  婀妍輕輕復念了一遍,忽問:「你來這裡做什麼呀?」

  「來找竹子。」

  小玄答。

  「找竹子?寶瓶竹嗎?」

  婀妍盯著他繼問。

  小玄點頭,剛要開口,卻又給她截住:「你要寶瓶竹做什麼?」

  小玄遂將來龍去脈草草說了一遍,不知為何,只覺無需對這女孩隱瞞什麼。

  「原來這樣啊,寶瓶竹具有克邪之功,用來打骷髏的確不錯,只是……」

  婀妍沉吟道。

  「只是什麼?」

  小玄問。

  婀妍道:「只是寶瓶竹十分珍稀,恐怕這谷中之人不肯給你。」

  「這個無需擔心,此次同來還有蕩魔堡的賀少堡主,據他說與這谷中的少主人甚為相熟,求竹應該不成問題。」

  小玄道。

  婀妍黛眉一揚,淡淡道:「是麼?」

  小玄望向滿地燃燒未熄的竹隼,此刻終有機會發問:「不知這些小怪物是啥東西?為何要襲擊姑娘?」

  「它們喚做『刀隼』,是巨竹谷機關守衛中的一種,我許久不來,沒想這裡增加了佈置,因此中了埋伏。」

  婀妍答了一半。

  「竟有如此厲害的機關!」

  小玄咂舌,他素喜機關術,興奮問道:「這谷中還有其它機關怪物麼?」

  婀妍冷哼一聲,道:「厲害個啥!刀隼不過是巨竹谷所有機關守衛中最簡單的一種,雖然迅疾,戰力卻弱,若非我造的坐騎材質不如它們,且又猝不及防,這種末等機關守衛豈能耐何得了我!」

  「這鳳凰是姑娘造的?」

  小玄走到斷裂成兩半的木鳳凰旁邊,俯下身去觀望,但見內裡軸索縱橫珠鉤遍佈,結構複雜之極,且異樣的精緻巧妙,他對機關術頗有涉獵,立時看出些許門道,不禁大為詫訝,轉頭回望女孩,一臉難以置信:「真是你做的?」

  「你不信?」

  婀妍瞪著他。

  「想不到姑娘竟是機關大師!」

  小玄忙改口吻,雖然心裡仍然不大相信。

  婀妍毫不謙遜,道:「那些刀隼是由寶瓶竹所造,強度與硬度遠勝我用柘木做的鳳凰,否則它們哪是我這坐騎的對手。」

  「原來如此……」

  小玄復又去看那木鳳凰,越看越感奇妙,越看越覺驚心,吟哦道:「損傷得好厲害,只怕一時半會修不好哩。」

  婀妍道:「還修什麼,等我奪回……」

  她突然頓了一下,繼道:「等我有了好材料,再造一隻更棒的。」

  小玄呆了一呆:「不修了?這麼好的東西就不要了?」

  「嗯,今兒還有更重要的事。」

  婀妍若有所思道。

  「那……那……」

  小玄欲言又止。

  「阿玄哥哥,幹嘛吞吞吐吐的?」

  婀妍奇怪地望著他。

  「那……不知姑娘可不可以把它交給我?說不定我能把它修好,到時……」

  「你想要啊?那就儘管拿去。」

  婀妍爽快道:「適才你出手幫我,這麼客氣算什麼!」

  「真的?」

  小玄大喜,心想這趟跟水若來巨竹谷真是跟對了,不單白撿了一具渾身皆寶的千年鸞屍,還得到一隻巧奪天工的機關鳳凰,雖說損毀嚴重,但只要能拿回去研究,就一定能從中學到不少東西。

  婀妍早已拭乾了汗兒,瞥見手裡的手帕,眼珠滴溜一轉,忽道:「不過……」

  「不過什麼?」

  小玄心頭驟緊,只道她要反悔。

  「不過總不能白白給你,你得拿樣東西來換。」

  婀妍嘴角彎起,一臉俏皮。

  還好還好,小玄暗暗慶幸,忙道:「你想換什麼?」

  女孩歪頭沉吟,乜眼打量著他,一副小狐狸模樣。

  小玄心又拎起,兩手在身上東掏西摸,拚命尋思自己有什麼能打動她的東西。

  「這樣吧……」

  婀妍抖了抖手裡的帕子,微笑道:「就換這個好啦,今兒天氣好熱,我忘了帶汗巾。」

  「換這個?」

  小玄以為聽錯。

  「不願意?那算了。」

  婀妍一副不行拉倒的模樣。

  「願望願意!成交!」

  竟有這等好事,小玄急忙表明態度,生怕女孩後悔,脫口道:「我們勾下指頭。」

  逍遙峰上,他同水若不知勾過了多少次指頭,早已勾成了習慣。

  勾指頭?這麼大的男兒還幹這個?婀妍愕然,咬著笑舉起一隻柔荑,伸出春蔥般的尾指。

  兩人勾住尾指,小玄來回拉了幾下,嘴裡唸唸有詞:「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婀妍任由擺佈,只怔怔盯著他,竟似連笑都忘了。

  小玄念罷,松指回手,旋即急頌法訣,將斷裂的木鳳凰收入如意囊內,這才長長地舒了口氣,心滿意足道:「姑娘要去哪呀?」

  此刻的他只盼回太碧去找水若,等賀天鵬弄到寶瓶竹就立刻趕回澤陽,然後躲進屋子裡美美擺弄今次的豐碩收穫。

  婀妍卻似若有所思,不答反問:「阿玄哥哥,你喜歡機關術是嗎?」

  「是啊,喜歡得緊。」

  小玄心不在焉地應,那只木鳳凰究竟蘊藏著多少機關秘術?千年鸞屍又可以分解出多少珍稀材料呢?哇哇哇,想不到一下山就發了筆橫財!

  「那麼,你應該聽說過虎蛛戰車吧?」

  婀妍道。

  小玄心頭一跳,立道:「你是說奉天侯軍中所向披靡的虎蛛戰車麼?」

  婀妍點頭。

  「當然聽說過,傳說它們形貌駭人威力無窮,一旦出現在戰場上,便會令敵軍頃刻崩潰,十餘年來助奉天侯征討八方,威名鎮懾天下,那可是絕頂的機關傑作!」

  小玄興奮道,只不明白她為何忽然提起這個。

  「那你可知曉這虎蛛戰車的來歷?」

  婀妍問。

  「這個就不清楚了,據說它們的出處極為機密……」

  小玄道,他對虎蛛戰車瞭解,幾乎全來自廣學博聞的二師姐李夢棠,至於身為奉天侯女兒的程水若,對此卻是一問三不知。

  婀妍淡淡道:「虎蛛戰車的出處就是這裡。」

  「什麼?」

  小玄身子一震。

  婀妍娓娓繼道:「製造虎蛛戰車的主要材料就是強度驚人的寶瓶竹,而巨竹谷的造器術與機關術獨步宇內,虎蛛戰車的最初原形其實是用來守衛谷中要地的一種機關戰獸,喚做『恐怖之足』,後因要供與戰場使用,方改造成今時的戰車形態。」

  「真的?你怎麼知道這些?」

  小玄訝道。

  「又不信麼,要不要我帶你去瞧瞧?」

  婀妍乜眼望著他。

  小玄立要答應,然卻一陣猶豫,因為想起水若還在太碧的巨巢內。

  「不想去嗎?那算了。」

  婀妍十分乾脆。

  「離這裡遠不遠呀?」

  小玄極喜機關之術,虎蛛戰車這等罕世機關傑作對他實是極大的誘惹。

  「遠是不遠,不過可能會有危險……算啦,我看你還是別去為好。」

  婀妍好言相勸。

  「等等,你說有危險?」

  小玄越發心癢,冒險可是他的一大愛好。

  「嗯,說不定會很危險。」

  婀妍眨眨眼道。

  「走!瞧瞧去。」

  小玄終於抵擋不住誘惑。

  「真的要去?實話告訴你吧,那兒很危險很危險的哦。」

  婀妍望著他,不覺又笑得像只小狐狸。

  「越是危險,我千翠山崔小聖便越是要去!」

  小玄心意已決,豪氣吞雲。

  「那好,跟我來。」

  婀妍說走就走,話音未落,人已縱出,足下似有疾風,施展的竟是極佳的陸地飛行術。

  小玄趕忙跟上,緊隨其後,見前邊女孩身影窈窕,帶飄裳擺似欲乘風飛去,心下思道:「好俏的身法……她擅長機關之術,且知曉這谷中不少事情,卻又似欲藏匿行蹤,不知到底是什麼人?」

  想到此處,疑竇忽生:「她怎如此熱心帶我去瞧那虎蛛戰車呢……難道僅是因為我適才幫了她麼?」

  兩人一前一後急馳,半盞茶間已奔出老遠,小玄回頭望去,早已不見聳入雲端的太碧,心中始終放心不下尚在巨巢內甜睡的水若,正有些遲疑,突聽前邊的婀妍低叫:「快上樹!」

  小玄見她身子倏縱,朝一棵巨竹疾飛上去,趕忙收住奔勢,亦跟著攀游而上,方欲發問,卻給一隻冰膩手兒捉住手腕,拉入茂密的枝葉簇中。

  「別動,有巡邏隊。」

  婀妍在他耳邊小聲道。

  「什麼巡邏隊?」

  小玄低聲問,卻見婀妍豎指立於唇前,示意莫再說話。

  這時底下格卡聲響,緩緩過來一隊人馬,小玄從枝葉縫隙間望下去,頓時目瞪口呆,原來這隊人竟然全是機關怪物,雖為人形,但個個有首無面肢體成節,通體青翠,似是由竹筒竹片組成,手中皆持過丈長槍,看起來也是用竹子做的。

  他睜大眼睛,凝目細看這隊怪物的各處構造,見它們接口巧妙,關節靈活,不禁大感震詫:「巨竹谷的機關工藝的確超絕。」

  不過片刻,整隊機關怪物便已全部過去,兩人仍靜等了一會,直至完全聽不見它們所發的格卡怪響,婀妍方才開口:「好啦,走遠了。」

  小玄迫不及待地問:「這些東西又是什麼?」

  「它們叫槍卒,也是巨竹谷機關守衛的一種,主要擔任谷中各處的巡邏與警戒任務,數目最多。」

  婀妍答。

  「竟能做得與人如此相像……」

  小玄喃喃道:「看起來還挺靈活,只不知經不經打?」

  婀妍道:「你可莫要小瞧它們,別看這些卒子走起來搖搖晃晃,且不像刀隼能飛行,但它們的戰力卻勝一籌,也是用寶瓶竹造就,刀斧難傷水火不侵。」

  小玄想起那些給自己鞭成朵朵火團的刀隼,微微一笑:「水火不侵?」

  婀妍見狀,立明他的不屑,忽道:「阿玄哥哥,請教一下,你修習的功法是不是火行系的?」

  「是啊。」

  小玄一時沒反應過來。

  「五行互有生剋,不知火克什麼?」

  婀妍繼問。

  「火當然克木了,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小玄陡有所省:「你是說,我修習的功法正好克著那些木製機關麼?」

  婀妍點頭。

  「原來這樣啊……」

  小玄旋即得意起來:「如此說來,這谷中的機關怪物全都怕我啊!」

  「翹什麼尾巴。」

  婀妍蹙眉輕啐:「寶瓶竹不怕火,但你不單功法屬於火行,且幸還有樣好兵器,不知那根冒火焰的鞭子叫什麼?」

  小玄面上一熱,忙收浮態:「叫做八爪炎龍鞭。」

  「八爪炎龍鞭……」

  婀妍微一聳容:「難道是用八爪炎龍做的?」

  「正是,我師父說它是用一根八爪炎龍筋和三百六十片炎龍鱗做成的。」

  小玄暗自得意,但這回不敢再露絲毫。

  「無怪那些刀隼不堪一擊……」

  婀妍轉眸忽問:「阿玄哥哥,請問你師父是誰呀?」

  「我師父叫崔采婷,便是大名鼎鼎法力無邊的如意仙娘,因為白髮,我們千翠山一帶的百姓又稱她為白首娘娘,膜拜之眾千千萬萬。」

  小玄傲色道。

  「原來你是她的門下,那麼也就是玄教門人了……」

  婀妍似自沉吟。

  「你也聽說過我師父麼?」

  小玄越發得意。

  婀妍卻淡淡道:「對了,說到千翠山,那麼你聽說過一個叫袁自在的異人嗎?」

  「啊哈!」

  小玄一聽,立時怪叫起來:「豈止聽過,我同他還親近得很哩。」

  「親近?」

  「千翠山有逍遙八聖,他排第二,我排第八,他正是我的結拜二哥。」

  小玄洋洋得意。

  婀妍睜大眼睛。

  「不信?」

  小玄拍拍腰間的法囊,道:「這只寶貝名喚『如意』,能裝一園子的瓜果蔬菜,就是他在我下山前一晚送給我的。」

  婀妍突喝:「好啊!你為仙家弟子,卻去跟一隻猿精結拜兄弟,難道不怕給你師父踢出門牆去麼?」

  小玄訝道:「你怎麼知道我袁二哥是……是……你也與他相識麼?」

  「你先答我。」

  婀妍卻道。

  小玄道:「怕什麼,跟我稱兄道弟的山精水怪可多著哩,只要莫給門中之人知去便是。」

  「你……不怕妖精麼?」

  婀妍盯著他。

  小玄從來就懶分孰仙孰妖,一臉不以為然道:「為啥要怕?他們許多都有趣得緊哩,只要不是惡人,我才不在乎他們原本何類。」

  婀妍嘴角彎起,忽爾笑得甜甜俏俏,奪人麗顏宛如冰峰上的雪蓮嫵媚綻放。

  小玄瞧著,不覺一呆。

  「幹嘛?」

  女孩問。

  「原來你笑起來這樣好看……」

  小玄脫口而出。

  「活!難道我不笑時就不好看麼?」

  婀妍佯嗔,卻笑得越發嬌艷燦爛。

  此時兩人相距極近,小玄嗅著絲縷淡淡芬芳,倏地神搖心蕩臉燒耳熱,忙把注意力強自轉開,又提先前之問:「你認識我袁二哥麼?」

  「不認識,只是幾年前我隨師尊趕赴逍遙大會,在快活島上見過他,那次他施展獨門異術,連敗數名修為深厚的妖界高人,奪去了當年逍遙大會的第六壇快活泉之髓……」

  婀妍答。

  小玄詫道:「竟有這等經歷,我怎麼從未聽他說過?」

  「興許他不想炫耀吧?當年會上,他給人感覺就是不喜張揚,不過本事真的了得,那幾個與他較技的妖界高手皆輸得摸不著頭,而且師尊說他其實未盡全力,因此我印象頗深。」

  婀妍憶道。

  逍遙大會乃妖界每七年舉行一次的盛會,發起人便是妖界之尊小妖後,傳說她因惱妖界從無精怪受邀參加天界西王母的蟠桃會,某日倏怒,遂在擁有一十九靈脈之一的快活泉的快活島舉辦了妖界自己的狂歡大會,邀聚萬千山精海怪同來痛飲用快活泉釀成的快活酒。

  快活泉既為一十九靈脈之一,自有它的奇功異效,據傳飲過者除了能延年益壽,還能大幅增強靈力,而用其釀製的美酒,更是能令人快活絕頂煩惱盡逝。

  因此快活泉又名靈泉、忘憂泉、不塵泉、濯心泉,目前雖為妖界擁有,卻一真為他界覬覦窺視,大爭小斗由始未絕,其中與魔界的一次大戰,戰況極是慘烈,震動寰宇。

  每屆逍遙大會除了狂歡痛飲,自然還有許多助興項目,妖界精怪大多好勇鬥狠爭強好勝,因此比武較技俱為每次大會必不可少的一項。這項重頭戲,每屆決出十名前者,獎品便是小妖後親手煉釀的十壇快活泉之髓與妖界的無上榮耀。

  想不到袁自在曾經參加過逍遙大會,而且還奪得一壇人人垂涎的快活泉之髓,小玄興奮得兩手直搓,心中悄忖:「不知那罈酒兒喝光了沒?我不時做丹藥與他下酒,他卻把寶貝藏著自個享受,哼哼!什麼時候回千翠山,定要叫上桃花大姐、黑無霸他們一起開個審判大會,逼他把酒交出來請大家喝!」

  婀妍見他時而咬牙切齒時而眉花眼笑,瞪眼道:「幹嘛呢?很意外你有個如此了得的結拜兄弟麼?」

  「你……你去過快活島?」

  小玄忽然想起二師姐李夢裳說過,好像只有精怪才有可能受邀參加逍遙大會,難道眼前這如花似玉的女孩兒竟是個妖精麼……

  婀妍道:「我是跟我師尊去的。」

  「你師尊?不知是哪位高人?」

  小玄悄忖,至少她師尊是個妖界精怪。

  婀妍不說名諱,只道:「我師尊號為凌霄士,至於你們正道仙家,也許對他老人家另有稱謂。」

  小玄大驚,結舌道:「原來你師尊是……是……」

  「大魔頭是麼?」

  婀妍黛眉一軒,面露惱色。

  原來那凌霄士又號妖聖,可謂妖界的一代宗師,才學卓絕,精通三島十洲百家術數,其中最擅煉符用符,開創逆相六合符道,用符之名尚在玄教名士摘星子之上,行事怪異毒辣,不但在妖、魔兩界爭奪快活島之役中屠魔無數,更曾弒神誅佛,乃是個神魔皆懼的大魔頭。

  小玄趕忙收起訝色,乾咳兩聲拖延時間,心中急思該怎麼說話。

  「年紀輕輕,學人老頭子咳嗽做什麼!」

  婀妍瞪著他。

  小玄更是尷尬,終於擠出話題:「你師尊也去參加逍遙大會,那……以他……他老人家的神通,必定奪得當年的第一壇快活泉之髓了?」

  婀妍聽他語氣還算恭敬,臉色遂緩:「我師尊才不下場比試呢,而且他不只參加過一次逍遙大會。」

  「不只參加過一次?」

  婀妍道:「雖然我只跟師尊去過一次,但他早已參加過許多回逍遙大會了,因為他是小妖後十分敬重的人,每次都是受邀去做大會評判。」

  小玄悚然,豎起大拇指讚道:「了不起!了不起!」

  心下更疑:「她是那大魔頭的徒兒,卻跑來這巨竹谷來做什麼?」

  「這還用說。」

  婀妍笑靨如花。

  「聽說那小妖後也是個……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啊?」

  小玄忽然沒頭沒尾地冒出一句。

  據傳小妖後驚才絕艷風華絕代,不但為妖界僅有的幾名聖尊之一,也是妖界的第一美人。

  小玄想起,某日在千翠山上喝酒,飛天將軍、鬧海大帥和黑無霸跟他說起小妖後之時,除了敬畏之色,個個皆掛著長長的口水。

  「當然了不起啦,她可是天地間最美貌最動人的女人呀。」

  婀妍目遙遠方,似羨慕,似讚歎,似歎息。

  「連你也這樣說,看來那些傳說真的不假……」

  小玄出神道,遙想那小妖後的容顏風姿,不覺一陣心馳神搖,暗暗遺憾:「可惜那逍遙大會只有山精海怪方能參加,如若不然,我定要想法子參加一次,親眼去瞧瞧那小妖後的絕代風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