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二集:孤島春色 第九章 排兵佈陣

  「湖裡有……有條好大好大的鱷魚,不,是怪物!」

  方少麟驚魂未定地喘息道。

  「你跑到湖裡去做什麼?」

  小婉邊問邊飛指封住他身上幾處止血穴道。

  方少麟脫口道:「我們比賽誰能先……」

  話到一半突然剎住,卻是想起了自己跟小玄打賭的原由,臉上一陣發燙。

  「你們?比賽什麼?」

  小婉轉望小玄。

  小玄卻在瞪方少麟,兩人你眼望我眼,面上俱掠過一絲尷尬。

  小婉左瞧瞧右看看,沒好氣道:「你們兩個到底在搗什麼鬼!好端端的一個跑到湖裡面另一個又藏在……」

  說到這裡,俏面忽然一紅,薄嗔道:「真是莫名其妙!」

  方少麟望見女孩嗔態,不覺一陣神魂顛倒,這時又發現她渾身濕透,曲線玲瓏粉肌若現,心臟驀爾劇跳,立時想起幾個字來:「出水芙蓉啊……她怎麼也似剛從水裡起來呢?」

  小玄眼珠子一轉,道:「天氣太熱,我就下水去涼快一下嘛……」

  盯著小侯爺重重道:「你呢?」

  「對對對!我也是因為太熱了,所以就到湖裡去……」

  方少麟忙答。

  「信你們才怪!」

  小婉截住道:「不管你們啦,先去找二師姐醫治再說,我扶你過去。」

  方少麟慌忙立直,強作硬朗道:「不用,我自個能走。」

  話才出口,立馬後悔欲絕。

  小婉擔心地望著他道:「可你傷得這樣重,還是莫要硬撐為好……」

  方少麟心中竊喜,死忍著才沒笑出聲來。

  小玄卻暗暗著急:「不妙!小婉中計矣……」

  小婉接道:「小玄,你來背他!」

  語氣篤定,不容分說。

  兩個男兒登時傻了眼。

  ******「喂,你怎麼沒事?那條怪物呢?」

  方少麟悄聲問。

  小玄背著他,繃著臉應:「小小一條鱷魚,豈是我千翠山崔聖爺的對手!」

  「你幹掉它了?這倒走了眼哩。」

  方少麟訝道。

  小玄哼道:「知道小聖爺的厲害了?那勸你從此老老實實的,以後別再打我小師姐的主意。」

  方少麟微笑道:「你緊張麼?」

  「我緊張?好笑!」

  小玄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不屑模樣。

  方少麟話頭一轉:「你好像很在乎你的三師姐?」

  「是啊,怎樣?」

  小玄惡聲惡氣。

  「這樣我們就沒相干了,我只要小婉。」

  方少麟低聲道。

  小玄斬釘截鐵道:「不行,她也是我的。」

  美滋滋地想入非非:「小婉的身子已給我瞧來了,當然就注定是我將來的老婆之一,水若就更不用說了……啊!倘照此理,那……那飛蘿師叔呢?」

  「吃一個還看一個呀,你可別太貪心!」

  方少麟憤然道。

  「姓方的,你可聽好了,我那四個美人師姐統統都是我崔小玄的!將來,我大師姐是我大老婆,我二師姐是我二老婆,我三師姐是我的三老婆,而小婉呢,就是我的小老婆!對了,還有摘霞,她鐵定是聖爺我的暖腳小妾。」

  小玄一通狂言,只說得面燒耳燙快活無比,驚心動魄之餘偷眼瞄了瞄走在後邊的女孩。

  夏小婉跟在他們後邊,正迷迷糊糊地若有所思,面上猶帶著一抹淡淡的暈。

  方少麟哈哈一笑,不屑啐道:「做夢吧你!我瞧你連那三師姐都搞不定。」

  小玄心中一疼,如給噎著般半晌無語。

  方少麟亦靜了下來,良久之後,突然道:「無論如何,小婉我要定了!她注定是我這輩子的老婆。」

  小玄大怒,壓著聲道:「我先宰了你!」

  方少麟淡淡道:「知道嗎?從來只有我方少麟想不到的,沒有得不到的。」

  「那我就把你打成白癡!」

  小玄的聲音大起來。

  方少麟濃眉一揚,朗聲應:「儘管放馬過來!」

  「喂喂,你們又在吵架嗎?同門師兄弟,就不能好好說話麼?」

  女孩在後面輕聲訓道。

  兩個男兒不約而同回頭,望見她那輕蹙的眉兒薄嗔的嬌態,俱禁不住一陣心馳神搖。

  ******樓內大殿一角。

  方少麟瞑目而坐,週身籠罩著一層淡青色的柔和光芒,身上的傷口正在神奇地一點點癒合。

  李夢棠盤膝坐在他身後一尺之地,雙臂緩緩掄動,卻是在施法為之療傷。

  這時沐浴回來的飛蘿同水若進殿,見狀忙問究竟。

  小玄趁機表白自己的無辜,遮遮掩掩地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隱去前邊的比賽動機,只講在湖裡遭遇了巨鱷,而他為了營救方少麟,如何英勇地引開了巨鱷,並與怪物激鬥了三百餘合,最後竟在水裡迷了路,結果不知怎麼就到了小潭中。

  「你說湖底與島上的小潭相通?」

  飛蘿若有所思地問。

  小玄乜乜旁邊聽得聚精會神的水若,指天道:「這個絕無虛言,若我崔小玄說慌……」

  水若突然截住道:「發什麼誓!誰喜歡聽你發誓了,發了誓人家就會相信你麼?」

  小玄見她口氣雖凶,但臉色卻比先前緩和了許多,心中悄喜,滿臉無辜道:「誰叫你們不信嘛,而且不由分說就把人揍得鼻青臉腫啊。」

  「活該!你哪裡青了?哪裡腫了?」

  水若橫蠻地應,嘴角已有了一點點笑意。

  小玄大為振奮,心中悄喜:「這可是她這兩天來的頭一次笑哩!」

  想要嬉皮兩句,卻怕一個不小心又惹惱佳人。

  「這小島的古怪之處的確太多了……」

  不知飛蘿想到了什麼,眼中悄然掠過一抹憂慮。

  方少麟身上的淡青色光芒突然大亮一下,隨後漸漸淡弱直至消失,只見李夢棠收回雙臂,站了起來。

  方少麟摸摸身上,驚喜道:「傷口全都癒合了!真是神啊,竟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全部好了……」

  夏小婉笑道:「曉得我二師姐的通玄妙技了吧?」

  李夢棠的治療術名揚地界,這方面的修為甚至已經超過了崔采婷。

  方少麟讚歎道:「聞名已久了,今日親身領略,方知更加神奇!」

  當下向李夢棠叩首道謝。

  李夢棠微笑道:「同為門人,無需多禮。」

  頓了一頓道:「你的傷挺嚇人,差點兒就損及筋骨了,那怪物真的是鱷魚嗎?」

  「跟鱷魚長得一模一樣,只是我從沒見過那麼大的鱷魚,約莫有四丈之長啊!」

  方少麟回想起來,心中猶有餘悸。

  「這麼大……難道是上古龍鱷?」

  李夢棠沉吟道。

  飛蘿立即搖了搖頭,肯定道:「不是,若是碰見了上古龍鱷,少麟同小玄絕對跑不回來。」

  正說著,猛聽遠處百鳥嘶鳴,眾人面色齊變,除了緊守著崔采婷的摘霞,俱往樓上奔去。

  趕到二樓外廊,只見對岸的密林上空竄起大群飛鳥,彷彿受到了什麼驚嚇,紛紛逃向遠方。

  「它們追來了。」

  飛蘿平靜道。

  李夢棠輕輕吸了口涼氣,道:「好重的妖氣,怕是數目驚人。」

  小玄修為未及,並沒看見什麼妖氣,但覺心頭無由的陰鬱慌亂,不禁暗暗吃驚。

  「估計它們很快就會發起進攻,大家全都做好準備,無論如何,一定要堅持到師父驅淨魔咒的時候。」

  雪涵堅毅道。

  眾人回想起身陷骷髏血蛛群時的可怖情景,均不由有些悚然。

  「不知那些骷髏蜘蛛會不會游水?」

  水若忍不住道。

  小玄見她臉上隱有一絲怯意,再瞧瞧其餘眾姝,心中驟然激起一股強大的鬥志,道:「妖穢雖多,但我們卻有險可依,這小島四面環水,極利於防守,我們快到台邊去,居高臨下,給它們來個迎頭痛擊!」

  方少麟搖頭道:「雖然有險可依,雖能居高臨下,但我們一共才多少人,焉能守得了那麼大的範圍,依我看,不如都集:中在樓裡堅守,還可守望相助。」

  小玄見他反對,瞪眼道:「龜縮這裡,豈不等於白白浪費了湖水這道天然防線?」

  方少麟正欲辯駁,忽聽飛蘿道:「大家莫亂,這島上殘存著一些陣法及禁制,我已將它們改造甚至恢復了部分,可以憑此跟那些妖穢周旋一番。」

  除了小玄,餘人還是此刻方知,個個面露喜色,雪涵恭敬道:「如何周旋,還請師叔安排。」

  飛蘿道:「首先,這大殿是最重要的地方,倘若這裡失守,一切均無意義。」

  眾人點頭,均明白正在驅除魔咒的崔采婷不能受到絲毫干擾。

  「因此這裡必須留有強大的防守,也許將是最凶險最困難的地方。」

  飛蘿接道。

  眾人聽了,俱爭著要留守此處。

  但飛蘿早已有了主意,道:「這重任非雪涵莫可。」

  雪涵立頷首應是。

  在眾弟子當中,以她的功力最高,且又機警冷靜,於是餘人靜了下去。

  飛蘿指著北面的一片空地道:「你們瞧那邊,在石井的周圍有個殘存的禁制,我已將之恢復了近七成,喚做大地之縛。」

  李夢棠「啊」了一聲,驚訝道:「大地之縛!那不是失傳已久的上古禁制嗎?」

  飛蘿欣賞地瞧著她,微笑道:「果然博學多聞哩。」

  頓了一下道:「那禁制的威力十分奇特,啟動之後,任何處於或經過禁制範圍的生物都會成倍變重,行動將大大受到限制,若是配合遠距離兵器的打擊,收效會很大。」

  眾人一聽,立時均想到了李夢棠的木母神弓。

  果然聽飛蘿接道:「因此夢棠是最合適的人選。」

  李夢棠點頭應了。

  當下飛蘿將啟動禁制之法傳之,補充道:「你不用出去,只以木母弓守在二樓北面即可,倘若樓內大殿吃緊,還可兼顧一下。」

  李夢棠應是。

  飛蘿道:「第三個要緊的地方就是吊橋頭了,估計不會飛行及游水的妖穢將會從那裡進攻。」

  小玄道:「那條吊橋已經殘破不堪,毀掉極易,我們何不先把它弄斷?」

  飛蘿慵懶地搖了搖頭。

  方少麟反應極快,立時道:「莫非師叔是想利用那裡的險要地形消滅妖穢?」

  飛蘿微笑道:「對,那裡易守難攻,留著吊橋引誘妖穢從那進攻,我們可以趁此吃掉部份敵人,待到難以堅持之時再將橋毀掉不遲。」

  方少麟拍手笑道:「妙呀,一條擠滿了妖穢的橋突然斷掉……爽!爽啊!」

  飛蘿道:「但那裡距這兒約有二十餘丈,幾乎得不到樓內防守力量的支援,到時一定會很艱苦,誰能去喲?」

  水若同小婉異口同聲道:「我去。」

  小玄與方少麟一聽,立亦搶著要去。

  飛蘿道:「那裡一個人的確守不來,這樣吧,這個任務就交給少麟和小婉了。」

  小玄脫口叫道:「為什麼要讓他們兩個去?」

  飛蘿道:「小婉有土靈笛,能一次召喚多個土精,很適合群戰,而少麟有符,正好能為她護法,我認為他們配合起來將會不錯。」

  小玄一時無語,失神地望向小婉,彷彿在看一隻將要落入狼吻的小綿羊。

  小婉憨然不解地摸摸臉上,微嗔道:「這樣子瞧人做什麼?」

  方少麟則喜得不時傻笑不住搓手。

  飛蘿繼道:「你們倆萬勿勉強,情況一旦吃緊,立刻就毀橋回來,退入樓裡協助雪涵防守。」

  小婉點頭,方少麟連聲應是。

  水若道:「那我呢?我去哪兒把守?」

  飛蘿轉望向她,微笑道:「你就守南邊的石廊吧,一個人,敢不敢哦?」

  「一個人……」

  水若心底有點害怕,但聽了飛蘿的口吻,立時昂然道:「當然敢,石廊那邊就交給我了!」

  小玄又叫了起來:「什麼?一個人!她一個人怎麼行?」

  水若心中歡喜,卻道:「怎麼不行,我又不是小孩子。」

  小玄急道:「我也去,兩個人好有個照應。」

  飛蘿道:「在石廊與那前邊的小林子裡有兩個威力不弱的殘陣,我已將它們改造成許多小陷阱,估計能衝得過的漏網之魚不會太多,一個人應該能對付得了。」

  小玄堅決道:「不行,萬一出了什麼差錯怎麼辦?」

  飛蘿奇怪地盯著他,忽地似笑非笑道:「你這樣緊張幹嘛,那裡能出什麼差錯?只怕人多了才會出差錯哩。」

  小玄與水若心裡有鬼,登時一齊臉紅起來。

  飛蘿又道:「水若,一個人你覺得行嗎?」

  小玄還要再爭,卻聽水若毅然道:「就這麼定了,我守石廊。」

  飛蘿微笑道:「很好。」

  轉對小玄道:「你呢,就幫我防守整個西面吧。」

  小玄實在放心不下水若,乾笑道:「師叔神通廣大法力無邊,一個頂得上我們全部,難道還用幫麼?」

  言下之意還是想去幫水若。

  飛蘿道:「怎麼不用幫!樓後面那樣大,我一個人如何守得過來?」

  小玄突然想起摘霞來,如得救星般道:「不是還有摘霞嗎?讓她……」

  話未說完,已給飛蘿截住道:「她得寸步不離地守在你師父身邊……噯,你怎麼婆婆媽媽的!」

  突然美目睜得溜圓,狠狠地瞪了他一下。

  小玄悚然一驚,猛想起有個大大的把柄在她手裡,立時軟了下來,無可奈何道:「好好好,弟子全聽師叔的安排。」

  眾人又探討了一些細節,全部安排妥當後,雪涵道:「時候不早了,趁妖穢還未發起進攻,大家先吃點東西吧。」

  眾人草草吃過乾糧,算是用了晚餐,然後各帶兵器法寶離去。

  「我先出發了!」

  夏小婉雀躍道,逕先出了大殿。比起水若,她的性情雖較溫婉含蓄,但打妖怪這方面的愛好卻是一模一樣。

  小玄一把揪住正要跟去的方少麟,瞪眼道:「照顧好她,否則我跟你沒完!」

  方少麟微笑道:「放心好了,只要我活著,她就一定沒事。」

  小玄這才放開了他,趁沒人注意,又溜到水若跟前,悄聲道:「你可千萬要小心,情況不妙就立刻退回樓內。」

  水若低垂螓首,半晌方嗯了一聲。

  一時兩人無言以對,小玄正要離開,忽聽水若在後邊蚊聲道:「你也小心。」

  小玄大喜,急忙回身,誰知女孩卻飛步去了。

  「交待完沒有?」

  飛蘿笑吟吟道,轉身從大殿側門行出。

  小玄老臉一紅,急忙跟去。

  到了樓後,小玄極目四眺,但見林木叢叢高台座座,喃喃道:「這後邊果然很大,我們去哪裡把守才好?」

  「忘了那個芭蕉亭麼?」

  飛蘿微笑道。

  小玄眼睛一亮,拍頭道:「對呀,那裡位置極高,幾乎可以俯瞰全局,嘿嘿,而且用離光來殺骷髏,想來一定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