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四集:巨竹谷 第八章 卿卿我我

  「原來是一見鍾情呀!」

  水若笑道:「這麼說他肯定很喜歡你哩。」

  「是麼?」

  婀妍望著她問。

  「一定是呢,你怎麼好像迷迷糊糊的?」

  水若笑吟吟道,心裡已開始有點喜歡這個單純迷糊的女孩子了。

  「我不太……不太清楚這個,以前沒有誰對我那樣。」

  婀妍冰靨微暈道。

  「你長這麼好看,怎麼會沒有?」

  水若覺得有點奇怪。

  「可能……」

  婀妍迷茫道:「許多人都怕我師尊,連玩都不敢跟我玩哩。」

  「你師尊是……」

  水若脫口便問,說到一半忽然想起賀天鵬的警告,心中倏凜。

  「姐姐,適才你沒哄我是麼?」

  婀妍道。

  「哄你什麼?」

  「你說他……他是真的喜歡我……」

  婀妍支支吾吾地蚊聲道。

  「我覺得是,聽你那樣說。」

  水若笑嘻嘻接道:「不過這個可得靠你自己去感覺呀,要不然,就直接問他好了。」

  婀妍癡癡迷迷地思索了一陣,忽似定下了什麼決心,目光閃閃直視水若。

  水若不解,正要發問。

  「咦?」

  婀妍突然吸吸鼻子,詫色道:「好奇怪的香氣!」

  水若仔細嗅了嗅,道:「沒什麼呀,就是草木的清香吧?」

  「不是不是……啊!」

  婀妍叫了起來。

  「怎麼了?」

  水若問。

  婀妍道:「我想起來了,這一帶有種很神奇的草,果子好吃極的,我帶你瞧瞧去。」

  水若遲疑道:「不要吧,說不定他們就快好了。」

  「不知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哩,我們何必眼巴巴的傻呆著,姐姐走吧,那兒不遠,就在這附近。」

  婀妍親親熱熱地牽住她手腕,不由分說拉著就走。

  水若只好跟著她行,走了好一會,卻仍不見停下,忙道:「不是不遠麼?走太遠等下他們找不著我們了。」

  「很快就到了。」

  婀妍只是牽著她朝前走,又過片刻,終於叫道:「就是這了。」

  原來兩人已到了一處崖邊,水若望向四周,見雲霧如海瀰漫崖下,心凜道:「這裡好高呀。」

  「嗯,不過前邊一段才是巨竹谷最高的地方,也比這裡更美。」

  婀妍應,放開水若,逕向崖邊行去。

  「你做什麼?小心啊!」

  水若忙喚。

  婀妍不答,走到了崖邊,趴跪在地探出身去朝下觀望,歡叫道:「太好啦,已結了果子哩!」

  倏地縱身一躍,消失在崖邊。

  水若大驚,登時呆了。

  然而不過數息,只見人影一閃,崖邊已多了個人,水若定睛瞧去,不是婀妍是誰。

  水若又喜又訝,拍著胸口叫道:「你做什麼呀?真真嚇死我了!」

  「我下去採果子呀。」

  婀妍道,手裡拎著一串火紅的果子走向她。

  「這麼危險,為幾個果子值得麼?」

  水若驚魂未定。

  婀妍瞧瞧她,目中似頗複雜,笑道:「害姐姐擔心哩,不過這果子絕對值得冒險呢。」

  說著提起了果串。

  水若見那串果子大小如龍眼,顆顆火紅晶瑩,美如珠玉,不禁讚道:「好漂亮的果子,它叫什麼字名?」

  婀妍只道:「這果子數年乃至數十年方有一結,我們運氣好才能碰見。」

  說著摘下一顆遞給水若:「你快嘗嘗,好吃極的。」

  水若接在手裡,遲疑道:「到底是什麼呀?」

  婀妍又摘下一顆放入自己嘴裡,嚼了幾下,漿汁溢出,竟將櫻唇染得紫艷艷的,原本如冰似雪的臉上卻驟然浮出兩朵迷人紅暈,黑白分明的美目此刻波光流蕩,彷彿醉酒一般。

  饒水若是個女子,見狀亦不覺一呆。

  婀妍催促道:「快吃喲,甜得很。」

  水若將果子放入口中,稍微一咬,頓時漿迸汁滾,果然異樣甜美,待把漿汁嚥下,驀感熱氣湧起,熏得五腑六髒無一不暖,面上亦滾燙了起來,訝道:「好奇怪哦。」

  婀妍又摘一顆遞給她,笑道:「再吃再吃,這果子可是極好極稀罕的東西,據說對我們女人很好,最是養顏哩。」

  「真的?」

  水若怦然心動,望著對面女孩紅得異樣可人的嬌靨,又把果子吃了,只覺體內暖流四下流竄,舒服得似乎連心兒都酥了。

  婀妍也在瞧水若的臉,目光似訝似妒,嘖嘖道:「吃了這果子,姐姐果然更好看了!」

  邊說邊將手裡的果子一顆接一顆摘給她。

  女人哪個不貪美貌,況且水若素來極喜甜食,美心起來,不覺連吃幾顆,孰知眼中居然有些模糊起來,笑嘻嘻道:「好奇怪,吃這果子,怎麼跟……跟喝酒似的有……有點醉……醉人吶?」

  婀妍笑靨如花地應道:「待會還會更醉哩,姐姐敢不敢再吃呀?」

  水若木著舌憨笑道:「怎……怎麼不敢?這麼好吃的……的果兒,好妹子,姐……姐姐還要……咦……」

  她摸摸自己的臉繼道:「我臉……臉怎麼這樣燙?」

  話音未落,人已軟軟蹲下,掙扎著想要立起,然卻一撲伏地。

  婀妍近前,輕聲喚道:「姐姐,姐姐,你怎樣了?」

  水若只是不應,一副爛醉如泥的模樣。

  婀妍笑道:「姐姐不知麼?這果子便是玉紅草所結的果子,雖能養顏,卻極醉人,傳說用它釀造成酒,便能醉人三百年,我吃一顆都快醉了,你怎麼敢吃這麼多喲?」

  水若呻吟了一聲,口中呢喃著什麼。

  婀妍俯首去聽,竟似「豬頭」「小玄」等語,面色微微一變,忽地將她扶起,架到懸崖邊上,雙手支住其肩,望著她歎息道:「姐姐莫要怨我,誰叫我今兒遇見了他,而他心裡邊偏偏又只裝著你呢……」

  水若耷拉著螓首不聞不語,身後便是無邊雲霧萬丈懸崖。

  婀妍緊咬櫻唇,雙手正要推出,突聽遠處有人叫喚,正是小玄與賀天鵬的聲音。她呆了一呆,麗容瞬息數變,時而猶豫、時而冰寒、時而驚慌。

  「水若?你在哪裡?」

  小玄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婀妍腦海之中浮現出先前他尋找水若時的焦急模樣,銀牙一咬,雙手即要推出。

  「婀妍?婀妍?」

  小玄又叫。

  婀妍驟時一呆,凝固般頓住。

  「你們在哪裡?快出來啊!」

  小玄的聲音裡充滿焦急。

  婀妍凝視著水若,呻吟般無力地輕歎一聲,將她從懸崖邊上架回,放聲喊道:「我們在這呢!」

  小玄同賀天鵬疾風掠至,見狀俱吃一驚。小玄急奔近前,幫忙扶住水若,慌神道:「嘴唇怎麼成紫色了?她中毒了麼?」

  婀妍道:「沒喲,我們只是吃了幾顆果子。」

  小玄這才注意到她的嘴唇也變成了紫色,給暈了兩朵嫣紅的冰顏一襯,顯得異樣冶艷妖媚,不覺呆住。

  賀天鵬卻一臉疑色,立旁警惕四望。

  婀妍揚揚手裡的火紅果串,吐著氣兒道:「想不想嘗嘗?甜極啦。」

  小玄竟從她的氣息中嗅著一股醉人的芬芳,駭訝道:「這是什麼?你們怎麼亂吃東西!」

  婀妍身子一歪,朝他肩膀靠去,吃吃笑道:「別緊張喲,這果子我識得的,它是玉紅草的果子,沒毒的,只是……有點……有點兒醉人,嘻嘻。」

  「玉紅草?」

  小玄詫道:「哪裡來的?」

  婀妍朝懸崖一指:「在那下邊摘的。」

  小玄瞪眼道:「怎能亂吃東西!你知不知道?傳說玉紅草的果子能醉人三百年哩!」

  「原來你也知道呀,看來見識不少勒。」

  婀妍憨笑道。

  小玄眉頭大皺道:「你們吃了多少?」

  「我數數啊,一……二……三……」

  婀妍軟軟地倚他臂側,扳著春蔥指兒數道:「三……四……唉,數不清楚啦,反正就幾顆。」

  小玄看看水若又瞧瞧她,沒好氣道:「這下好了,你倆就在這裡睡覺吧,哪都不用去了。」

  婀妍叫了起來:「不行不行,我能走的,你答應人家的事想要賴麼?」

  小玄目示水若道:「那她怎麼辦?」

  婀妍道:「她就在這裡睡唄,我們繼續走。」

  一言不發的賀天鵬突然插話,冷冷道:「我是哪也不去了,你們一定要走,我便留在這裡替你們照看程姑娘好了。」

  「你照看她?」

  小玄怪叫,腦海裡立時浮現出一幅畫面來:一隻淌著長長口水的大灰狼蹲在睡得香噴噴的小羊羔跟前。

  賀天鵬點頭,朗聲應道:「嗯,你們儘管放心地去,只要有我留守這裡,保證沒有半點問題。」

  小玄冷汗涔涔,毅然聲明:「我也哪都不去!」

  婀妍瞧了瞧他,忽然朝賀天鵬走去,笑瞇瞇道:「你真的不去?」

  賀天鵬警惕地盯著她應:「沒錯。」

  婀妍從袖中摸出什麼,握拳伸出,甜甜笑道:「少堡主,你猜猜我手裡有什麼呀?」

  賀天鵬疑惑地望她的粉拳,冷冷道:「猜不出。」

  「你這人啊……真真沒趣,好吧,給你瞧好啦。」

  婀妍話出展掌,原來手心裡放著一道花箋似的符兒。

  賀天鵬莫名其妙,正摸不透她的意思,突見那符一花消失無蹤,幾於同時,不知從哪飛來一對五彩斑斕的蝶兒,倏上倏下忽左忽右,繞著自己翩翩飛舞,不覺間眼皮陣陣發澀,神志竟有些迷糊起來,心中暗叫不好,急忙去摸腰間的金剛陷魔網,然而已遲一步,身子晃了幾晃便「咕咚」倒地。

  小玄大訝,待要瞧定,卻已不見那對斑斕彩蝶,大奇道:「怎會這樣?」

  婀妍笑道:「這下你可放了心吧?」

  「他怎麼了?」

  小玄又問。

  「他已給我的符兒勾去了魂魄,若無解治,三天三夜都醒不回來。」

  婀妍笑嘻嘻道。

  「你用的是什麼符?」

  小玄駭然。

  「適才的符兒喚做『勾魂蝶』,有趣麼?」

  婀妍答。

  「勾魂蝶……」

  小玄橋舌道:「你怎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符兒?」

  「有些是我師尊給的,有些是我自個做的。」

  婀妍得色道。

  小玄擦汗道:「你不會用它來對付我吧?」

  「那倒不一定,倘若你惹惱了人家呀……」

  女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瞇了一瞇。

  小玄白著臉望她。

  婀妍噗哧笑道:「放心好啦,我就是想害你呀……也不會害太慘的。」

  小玄瞧瞧臂彎裡的水若,道:「你有什麼解醉的符兒嗎?」

  婀妍道:「這倒沒有,你就放她在這睡覺吧,你陪我接著走,我呢,帶你取寶瓶竹去。」

  「放她在這裡睡覺……你不是在說笑吧?」

  小玄大感不妥。

  婀妍道:「姓賀的已失了魂兒,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不成不成,這谷中有許多奇禽異獸,倘在我們不在時來了,那我師姐可就糟了。」

  小玄道。

  「好吧,我有辦法。」

  水若邊說邊從袖裡掏摸,很快又取出一道符來,對小玄道:「放下她,到我這邊來。」

  小玄不知她弄什麼玄虛,依言將水若放在草地上,走了過去。

  婀妍口中默念,突地揚手,聚見前邊景象扭曲,如有一陣水波緩緩蕩過,然後水若與賀天鵬就消失了。

  地面花草依舊,小玄目瞪口呆。

  「這樣總該放心了吧?」

  婀妍道。

  「他們哪去了?」

  「給我用符隱去了,聲形俱藏,便是有什麼蟲獸來此,亦無任何危險。」

  小玄走到放下水若的地方,東摸摸西探探,緊張道:「不會是真的給你變沒了吧?」

  婀妍沒好氣道:「放心好啦,等下回來,我保證還你個完完整整的師姐,現在可以走了麼?」

  這女孩的符層出不窮,且一道比一道神奇,小玄心中震憾,失神地點了下頭,道:「我們動作快點,莫叫我師姐醒來時著急。」

  「她啊,怕是沒睡個一天兩天醒不回的……好啦,終於剩下我們兩個……自己走了!」

  婀妍笑逐顏開。

  小玄盯著她手裡的果串,忽問:「你說這果子是從那崖底下採來的?」

  「哈?……是啊。」

  婀妍似微一怔。

  「等我一下。」

  小玄朝崖邊走去。

  「要做什麼?」

  婀妍忙拉住他問。

  小玄道:「玉紅草的果子極其珍稀,典藉中有記,用它來釀酒、煉丹俱為絕佳,我要收集:些備用。」

  婀妍呆了一呆,眨眨眼道:「那下邊沒有了……全都給我採上來了,你若想要,我這些都給你呀。」

  「這樣子啊……太不好意思了吧?」

  小玄搓手道。

  「你會不好意思麼?我瞧你臉皮厚厚的。」

  婀妍含笑瞪他,爽快地把手裡的火紅果串遞了過去。

  小玄趕緊接住,迅速收入如意囊中,只笑得嘴合不攏,迭聲道:「那我就不客氣啦,多謝多謝……我們走吧,該往哪邊?」

  「背我。」

  婀妍卻道。

  小玄瞧瞧她道:「怎麼又要我背……你的腳不是好了嗎?」

  「腳是好了,不過人家吃了那果子,身上沒力氣麼。」

  婀妍道。

  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軟。小玄只好將她背起,哼哼道:「瞧你下次敢再亂吃東西。」

  「下次不敢啦。」

  背後的女孩膩聲應,滑嫩的臉龐貼上了男兒的頸側。

  小玄怦怦心跳,又問:「往哪邊?」

  婀妍指了個方向。

  ******山勢越來越陡,幾可用險峻形容,竹林亦比前段更深更密,但小玄乃是修煉之人,雖然背著婀妍,卻不覺絲毫吃力。

  兩人一路說話,愈來愈感熟絡親近。

  不知是否真是醉了,婀妍肆無忌憚地趴伏在小玄背上,軟玉溫香自是道之不盡。

  「婀妍姑娘,適才你……」

  小玄問。

  「你直接叫人家的名字就好了。」

  女孩截住道。

  「哦,適才你那道能把人隱去的符叫什麼?」

  「叫做『空空如也』。」

  婀妍答。

  「空空如也?」

  小玄呵呵一笑:「果然是空空如也哩,它亦是你自己做的嗎?」

  「嗯,我做的,不過煉法卻是我師尊所傳。」

  「不知這空空如也符用料如何?難不難煉?」

  婀妍道:「煉造之法倒不算太難,只是用料頗珍,不過總有人送我很多材料的。」

  「這麼說,你……你有很多空空如也符是麼?」

  小玄吞吞吐吐。

  「不多。」

  婀妍應,忽然有所覺察,從旁覷眼他道:「多不多怎麼呀?」

  「能不能……」

  小玄聽她說不多,又把下邊的話嚥了回去。

  「你想要啊?」

  婀妍問。

  小玄趕緊點頭,關鍵時刻,男子漢大丈夫可不能臉皮太薄嘛,況且婀妍給他的印象一直都很大方。

  「你怎麼啥都想要呀?」

  女孩笑。

  「終於不肯了!」

  小玄心頭一沉,訕訕笑道:「這符有趣得緊嘛,不過……既然不多,那就不要了。」

  「雖然不多,可也不是不能給你,這樣吧,我出個謎你猜,猜中了就獎你一道空空如也符。」

  婀妍笑瞇瞇道。

  「好啊好啊,正走得悶哩。」

  小玄迭聲答應,豈甘放過機會。

  「那你聽好哦……」

  婀妍朗朗念道:「一雙筷子臂兩條,專把油水湯裡撈,既慣挑肥又揀瘦,更喜戳戳再搗搗,香飯好菜它先嘗,卻吃不胖長不長,若要此君肯罷休,除非碗中已光光。打一成語。」

  小玄緊皺眉頭,苦思冥想。

  婀妍笑嘻嘻地乜他。

  「一乾二淨是嗎?」

  「不是。」

  婀妍判。

  「衣食無憂?」

  小玄搜肚刮腸。

  「錯,哪來的衣?」

  「捷足先登?」

  小玄瞎蒙。

  「你亂猜喲。」

  「無所事事?」

  小玄額頭冒汗。

  「不著邊際。」

  婀妍啐。

  「口福無邊!」

  小玄急了。

  婀妍奇道:「口福無邊?這是成語麼?」

  「不猜了不猜了你說答案吧!」

  小玄投降。

  「你放棄了?」

  婀妍道。

  小玄點頭,一副心力俱悴的模樣。

  「那我說答案啦?」

  「說。」

  「耳朵來。」

  婀妍喚。

  小玄湊首過去,把耳朵放在女孩的櫻口邊。

  「貪得無厭。」

  婀妍輕輕道。

  小玄呆了一呆,驀地面紅耳赤。

  婀妍緊咬櫻唇盯著他,憋了片刻,倏地咯咯失笑。

  符沒搞到還慘遭嘲辱,小玄老羞成怒,奈何此刻英雄氣短,除了重哼一聲再無作為。

  婀妍卻笑得更加厲害,身如花枝亂顛,軟綿綿的酥胸在男兒背上時挨時觸若即若離。

  小玄滿背生麻,滿腹羞惱登化做了心猿意馬,漲赤著臉找話:「怎麼還沒到?」

  「快到了,你瞧上邊,到那最高的地方便是了。」

  女孩舉臂指上方,軟羅窄袖滑落,露出一截無比誘人的冰肌白臂。

  小玄一陣口乾舌燥,心中慌得更加厲害,忙轉移注意力道:「奇怪,這段路怎麼沒有碰見什麼蜘蛛?」

  婀妍道:「別高興,前邊又有很多哩,比先前的還難對付。」

  「你來過是麼?這樣清楚。」

  小玄問。

  「嗯。」

  婀妍只應一字。

  小玄心裡納悶:「為何一提及此,她便把話剎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