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一集:出山 第九章 遺跡之迷

  小玄俊顏脹赤,仔細數去,果然是自己輸了一個,氣急敗壞地叫道:「不算不算!你這是用符取巧,咱們再找骷髏重新比過!」

  旁邊眾軍士一齊鼓噪:「我呸!輸了還不肯認啊!」

  「媽的,臭小子你再吵試試,老子早就想揍你了!」

  「我們方小侯爺乃仙家子弟,武功高強神通廣大,小子你差得遠了!」

  小玄大怒,劍眉一挑,掣鞭就要單挑那五、六十名虎頭刀牌手。

  方小侯爺做了個手勢,壓下鼓噪,向小玄笑道:「這位小英雄,自古兵不厭詐,況乎取巧。再說你用的是仙家神兵,又先搶怪,我用符不能算過分吧?」

  小玄啞口無言,心想自己用的是八爪炎龍鞭,的確已佔了不少便宜。

  「你是摘星子門下?」

  密林前的崔采婷忽問。

  方小侯爺一聽,忙轉到眾姝跟前,躬身作揖道:「摘星真人正是師尊,不知諸位是何方上仙?」

  「無怪你有伏兵符哩,我想起來了……」

  飛蘿笑道:「你就是摘星師兄收的那個做大官的徒弟方……方什麼啊,那就快快過來磕頭吧。」

  指著崔采婷道:「她便是你如意師伯,我呢,叫做飛蘿,你可曾聽過?」

  方小侯爺大喜,立時跪下叩拜,恭聲道:「弟子方少麟,叩見九師伯同三十三師叔。」

  原來他正是日月皇朝名候方尚紹之孫,前大澤令方柏鈞之子,因祖父兩輩功高至極,且皆已亡故,早早就世襲了一等忠靖侯,並兼封大澤令。

  崔采婷喚他起來,問:「你師父今在何處?」

  方少麟道:「師尊說我根俗福淺,無緣仙道,已於前年離開澤陽,雲遊去了,弟子亦不知他老人家今在何處。」

  摘星子在玄教第三代弟子中排行十一,最擅符篆之術,乃地界散仙中絕頂的煉符師,適才方少麟所使的伏兵符,正是他獨門煉製的秘符。

  崔采婷道:「這些都是你同門師姐妹,趁此認識一下吧。」

  方少麟一一見禮,他早就聽聞過雪涵與李夢棠的名頭,不禁又驚又喜,連聲道:「還請諸位師姐多多指教。」

  崔采婷喚過小玄,對方少麟道:「這是你師兄崔小玄,適才之事,都莫放在心上。」

  方少麟歲數比小玄稍大,但因師父摘星子排行在崔采婷之後,因此該尊小玄為師兄,作揖道:「適才冒犯了師兄,還請多多見諒。」

  小玄性情豁達,又見他十分謙誠,毫無當官的架子,心生好感,眨眨眼道:「適才你用的是什麼符?竟能一下子幹掉二十幾個骷髏。」

  方少麟道:「是伏兵符。適才的確取巧,佔了便宜。」

  小玄伸出手:「也罷,快拿幾道來孝敬,師兄就不怪你啦。」

  崔采婷斥道:「胡說什麼!」

  喝退小玄,轉問方小侯爺:「這一帶究竟是怎麼回事?」

  方少麟道:「自去年八、九月始,大澤之中異事頻生,先是有過往的商旅莫明失蹤,後來竟發展至周邊村莊連續遭襲,鬧得雞犬不寧。於是弟子命人入澤查探,方知澤中穢物成患,遂調兵入澤圍剿,恐有漏網之魚,又出榜懸紅,招募三山五嶽的高人前來捕獵,今已大見成效,大澤中的骷髏數目銳減了許多,估計不用多久,就能將這些穢物清剿乾淨。」

  飛蘿道:「原來如此,不過你亦忒大膽了點,身為大澤令,竟然只帶幾十個兵就闖到這麼深的地方。」

  方少麟笑道:「師叔莫慮,離此八十里的老籐坡還駐紮著五百人馬哩,況且我這六十名虎頭刀牌手個個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銳,又經我親手訓練過的,就是再來兩、三百個骷髏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但你也莫自個進來呀,萬一有甚閃失……」

  李夢棠關切道,不知因何,進入大澤後,她總覺得有點心神不寧。

  「多謝師姐關心。」

  方少麟道:「近日聽說這一帶出現了血骷髏,我想這可是煉符的絕佳材料,給人白白搶去了豈不可惜,嘿嘿,因此忍不住就親自進來了。」

  水若心忖:「這人多半跟小玄一樣,也是個無藥可救的收集:狂……」

  「那你找到血骷髏了沒有?」

  小玄忙問,血骷髏的骨頭同樣令他垂涎三尺。

  「沒有。」

  方少麟有點喪氣:「找了三天連個影子都沒瞧見,不想卻找到了這個小湖,見湖心那島頗為奇怪,正要上去瞧瞧,就跑來了這群骷髏,數目雖多,可惜裡邊仍無半隻血骷髏。」

  崔采婷道:「這島兒的確有點奇怪,我們上去看看。少麟,吊橋已腐,怕是隨時會斷,你的人就不要上去了。」

  方少麟遂命眾刀牌手就地休整,為傷者包紮醫治。

  崔采婷率眾齊施陸地騰飛術,小心掠過搖搖晃晃的殘腐吊橋,登上小島的高台。

  小玄東張西望:「好像一個人都沒有啊。」

  台上寂靜無聲,除了有座三層高樓,又有亭、井諸物,到處皆是殘垣斷壁,地面鋪著淡碧石條,縫隙裡長滿簇簇青翠的雜草,高台邊緣環種著一株株蒼鬱蔥蔚的古榕,涼風爽爽,古意森森。

  「真美呀,但也很奇怪。」

  小婉道。

  一登上島,縈繞於李夢棠心頭的不安之感忽然消逝無蹤,令她暗自詫訝。

  飛蘿細觀周圍,玉容微現詫色。

  眾人來到樓前,見大門楣上歪懸著半塊殘匾,只能看到最後一個「台」字。拾階步入,穿過前庭,再進一門,赫見一個宏偉壯觀的巨殿出現面前。

  大殿空空蕩蕩,四周間隔均勻地聳立著一尊尊高大殘像,有的及腰,有的余腿,有的只剩下半隻赤裸腳掌,中間愈顯空闊,唯有一個青碧石台,其面斑駁不平,像是原來存在著什麼,但已給人連根剷去。

  更奇的是,雖然到處破敗殘缺,但卻纖塵不染,蛛網未生,且令人無端端生出一種莫名的敬畏之感。

  「好古怪,怎麼一到這裡,我就覺得……覺得很……」

  小婉遲疑道。

  「很舒服是不是?」

  方少麟接道。

  小玄立道:「對對對,這是怎麼回事?」

  李夢棠望向飛蘿,凝眉道:「這裡好像……」

  飛蘿緩步走向巨殿中心,垂首望著地面,忽道:「這裡殘存著個陣法,雖給毀去八九,但仍在產生作用。」

  「什麼作用?」

  雪涵問。

  「大家覺得舒適,其實就是因為這個殘陣正在聚集:不知從何而來的精華之氣,傳送到我站的這個位置。」

  飛蘿提裙一躍,立在堂心的青台之上。

  小玄跑去,也跳上青台,立感心曠神怡五臟如洗,叫道:「哇,果真如此,站在這裡更加舒服哩!」

  猛地乜見青台周圍的地面劃刻著許多流暢線條,疏密有致,構成了一幅幅玄奧詭異的畫面,心頭驀然一迷。

  崔采婷問:「是個什麼陣?」

  飛蘿搖頭道:「不知道,此陣既非太極、四象類,亦非八卦、九宮類,更非諸天、星宿諸類。」

  眾人無不暗感驚訝,要知她乃地界絕頂的陣法大師,竟還不能識得,可見此陣何等罕異超絕。

  飛蘿接道:「那樓外存余的幾個殘陣我倒認得,皆屬克邪制魔的無上陣法,不想卻還是給人攻破,毀掉了這個主陣。」

  方少麟奇道:「外邊有什麼陣法嗎?我怎沒看見。」

  小婉正在他旁邊,微笑道:「有些陣法擅於藏形匿影,甚至可隱於一草一木之間,若是沒學過,自然難以發現的。」

  兩人站得極近,少麟轉臉望去,星目悄亮,誇張地躬身一揖,恭聲道:「多謝師姐指點,少麟往後還得多多請教。」

  小婉一怔,俏臉微暈道:「不用這樣客氣啊,有什麼你隨便問好了,不過我也有很多不懂的。」

  李夢棠忽道:「我聽大帥說過,當年焚虛誅伏了骷髏老祖後,在回聚窟洲之前,曾經到過大澤,十分憂慮那四十萬不散怨魂,傳言他在這一帶設下了個大禁制,莫非便是這個陣法群?」

  飛蘿沉吟道:「我亦聽過這個傳說,只是無人能證實哩……不過據傳那焚虛散人修為自成一家,非禪非闡非道亦非玄,這個陣法如此玄異,倒有點與之吻合呢。」

  崔采婷凝眉道:「如果這裡就是焚虛所設的禁制,威力必定非同小可,如今竟給毀掉,那破解之人除了用心險惡,且一定……」

  飛蘿接道:「且一定是修為驚人。大澤中忽然有人暗布邪陣,致使妖穢成患,跟這裡被毀或許真有什麼關聯,我們切不可大意呢。」

  「但我派出的幾路人馬皆勢如破竹,至今沒有發現什麼厲害的妖孽呀。」

  方少麟道。

  雪涵道:「不是說近來出現了血骷髏嗎?」

  方少麟道:「沒錯,但數量決不會多,只有一支獵魔隊曾經捕殺到幾個,對了,據說是在塹丘附近的古兵營碰見的,那裡離這不遠,我們過去瞧瞧如何?」

  崔采婷點頭道:「嗯,血骷髏定須妖法煉化方能生成,我們就從它們身上查起,如果仍碰不到,只好順著那些血池子一個個尋找邪陣的主池了。」

  「什麼血池子呀?」

  方少麟邊走邊纏著小婉問……

  眾人又上二、三層尋游一遍,並無其它發現,於是下樓出來。小玄猶渾渾噩噩,連自己也不明白究竟在迷糊什麼。

  「小玄,你怎麼啦?」

  李夢棠在他旁邊小聲問。

  小玄沒頭沒尾地囈聲道:「那圖案我好像在哪見過……」

  「什麼?」

  李夢棠莫名其妙。

  小玄卻含含糊糊喃喃自語,始終說不清楚什麼東西。

  離開小島,李夢棠胸口倏悸,再度心神不寧起來。她悄望周圍,除了小玄,餘人似乎並無不妥,仔細思琢,忽然記起,自己每次將要遇見強大的邪魔,好像都曾如此乍驚乍凜,只是從來沒有今次這麼強烈過。

  「前邊就是古兵營了。」

  方少麟指著地平線上的一抹灰色凸浮。

  崔采婷一行施展陸地騰飛術疾馳著,將五十幾名虎頭刀牌手遠遠拋在後邊。

  「喂,我說你的兵也太寒磣了,幾十個人居然連匹馬都沒有。」

  小玄頭昏腦脹,為了擺脫煩惱,開始找人說話。

  方少麟道:「不是吧……我們是來打骷髏的,馬見了這種穢物,還不把人掀下來。」

  小玄道:「說明你的道行還是淺吶,知不知道有一種最初級、最容易做的符,格喚守神,無論人畜,只要貼在身上,就能遇鬼神而不驚。」

  方少麟道:「聽說過,你會做嗎?」

  小玄瞪眼道:「我又不是學這個的,別說你真的不會啊。」

  方少麟實言相告:「我不會。」

  「天吶,摘星師叔可是大名鼎鼎的煉符師啊,不會是你太那個……那個啥吧?」

  小玄壞壞道。

  方少麟有點不好意思:「他老人家的確嫌我愚鈍,只勉強教了一年多,就扔下我不管了。」

  小玄神情古怪地瞧了瞧他,感歎道:「真是人不可以貌相吶,走眼了走眼了!」

  小侯爺大怒,正要發作,忽聽旁邊有人「噗哧」一笑,小婉道:「那你怎有那麼厲害的伏兵符呢?」

  方少麟立時心平氣緩,愉悅道:「那是師父留給我的,除了伏兵符,還有許多好玩的神妙符兒呢,等什麼時候給你瞧瞧要不要?」

  小婉嫣然道:「好啊,你可別忘了。」

  隨著掠近,一座由土木構築成的巨大兵營漸漸清晰,寨牆高聳依舊,只是土殘木裸,沒有任何旗幟。

  「咦!怎會有這麼多人?」

  小婉道。

  古兵營內外人頭湧湧,三五成群。

  方少麟凝目眺望,笑道:「都是那些自組的獵魔團隊,定是得知這裡有血骷髏,一齊趕來了。」

  崔采婷一行緩下奔速,步向營寨,還沒走到大門,已有人認出了方少麟,趕忙迎上叩拜。消息很快傳開,一時營寨內外的各式人物俱圍過來,竟多達兩、三百人,其中有僧有道有俗,或彪悍兇惡,或精明老練,或高深莫測,瞧架勢都是三山五嶽的能人異士。

  「真的是方小侯爺麼?嘖嘖嘖!果然英氣逼人吶。」

  有人猛拍馬屁。

  「這能假得了嗎,此等風流人物,除了咱方小侯爺,世上還有哪個!」

  有人大聲和應。

  「哎呀!這一帶可凶險著吶,小侯爺您怎麼親自進來啦?」

  有人巴結地問。

  方少麟色露微笑,朗聲道:「正因為這裡不甚太平,本令才要來此一看,瞧瞧到底是什麼邪穢敢在朗朗乾坤下為禍人間!」

  「小侯爺不顧安危不辭勞苦,這就叫一心為民啊!」

  「英雄年少,名不虛傳吶!」

  「難怪江湖上都傳『生子當如孫仲謀,今朝還看方少候!』呀……」

  周圍立時讚聲潮起,諛詞不絕。

  方少麟覆掌虛按,壓下眾聲,抑揚頓挫道:「各位遠到而來,不亦是為民除害麼?少麟身為大澤之父母官,又豈敢貪圖安逸!」

  他斷了一斷,接道:「大家全都辛苦了,今趟收穫如何呀?」

  「仰仗小侯爺之威,我們鐵血盟才進大澤一天,就已打著兩百多隻骷髏啦!」

  有人興奮喊道。

  「嘿嘿,我們天師宗已過三百了。」

  有人不甘示弱。

  「不行了,如今僧多粥少,妖孽難找得很,幾十里地都沒瞧見一個。」

  有人卻大表不滿。

  「妖邪越來越少,不正表明我們除穢有成麼,想來無需太久,此地就能完全太平了,這可全仗咱方小侯爺的召喚吶。」

  有人始終不忘歌功頌德。

  「這小子還挺威風呀……」

  小玄鬱悶地望著負手傲立的方少麟,問旁邊的李夢棠:「二師姐,大澤令究竟是個什麼芝麻官?竟叫這些人哆哆嗦嗦的。」

  夢棠微笑道:「大澤令麼,就是個執掌大澤平原五城十九鎮軍政大權的芝麻官兒,據說皇朝威鎮八方的虎頭軍就有分營駐紮此地,也歸他統轄,不過一萬六千名重裝刀牌手而已。」

  小玄瞠目結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