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三集:骷髏魔軍 第一章 骷髏巨怪

  一道道詭異的碧芒從對岸掠起,在夜空交織成張張妖艷的網,然後拖拽著長長的尾焰落到湖心小島上,燃起無數朵如同鬼火的綠焰。

  小玄漸漸鬆緩下來,渾身是汗通體欲融。

  飛蘿驟如從懸崖上墜落,呆了片刻方坐直起身,悻悻地用汗巾子擦臉拭發。

  「師叔……我……我……」

  小玄囁嚅道。

  「你你你以後你別來鬧我!」

  飛蘿繃著臉,無從宣洩的情慾變成了滿懷嗔惱。

  小玄更加惶恐,失魂落魄地想:「原來有些事情太快了果然不妙……簡直是大大的不妙!」

  飛蘿見了他那狼狽相,忍不住「噗哧」一笑,旋又繃起臉嗔道:「還愣在哪裡做什麼?穿衣服呀!害人精……」

  這時亭子又微微震動,北面那個巨如高塔的可怖骷髏開始向島心的閣樓進發。

  小玄如夢驚醒,趕忙提褲束衣。

  「等等。」

  飛蘿道,忽然挪過身來,折疊起汗巾為他仔細揩拭。

  「師叔……」

  小玄心頭一酥,銷魂中驀地生出無邊情意與感激,只想:「為這女人,日後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亦心甘情願!」

  「就想這麼穿上嗎?不怕捂出霉來麼!」

  美人薄嗔著,盈盈水眸似惱似恨地瞪著他那條已經疲軟的棒子。

  小玄面上發燒,吶吶地想要為先前的窩囊表現解釋:「適才我……我……」

  誰知飛蘿倏地縱身而起,掠到亭子西面,飛手按住了一根石欄杆頂端的夔首,剎那間,一道白光從夔首電般射出,距亭約四丈的地方突然亮起,只見一個背生骨翼的銀甲骷髏從漆黑中現出,慘嘶著從空中疾旋墜落。

  「是那些會飛的骷髏,我在地底見過的!」

  小玄大叫,急忙扎上腰帶。

  數道銀光從夜空中閃現,夾著厲嘯電射入亭。

  兩人騰挪避過,幾支銀矢深深地釘入了亭柱與石桌,尾翼猶劇顫未止。

  小玄凝目望去,終於發現了十幾個骨翼骷髏,手裡皆抱著一張亮光閃閃的機括強弩,正邊飛邊瞄準亭子射擊,怪叫道:「哇,過來了,好多呀!」

  飛蘿左馳右掠,玉手飛按向一個個夔首,操射出一束束離光迎擊,哪得半點閒暇穿衣,不單鬆脫的束胸掉了,羅衫與中衣亦一齊滑落腰畔,羊脂似的上半截玉軀隨著光芒閃耀不時乍現,胸前那對如瓜美乳更是驚心動魄地不住打圈晃蕩。

  小玄目瞪口呆,身上又開始燥熱起來,眼角掠見掉在地上的紫綾束胸,心頭一陣劇跳,遂俯身撿起偷偷塞入襟內,頓覺滿懷膩香盈人熏起,不禁一陣神魂顛倒。

  「愣什麼?還不快幫忙!」

  美人忙得不可開交,忍不住大發嬌嗔。

  小玄趕緊奔到石欄杆前,以她教過的秘法操控那些夔首,激發出一束束離光還擊,頓見眩目的白光滿空交掠,終在十餘下後,射中了一個逼近的骨翼骷髏,望著它兜頭朝下墜落,只喜得哇哇大叫。

  飛蘿稍騰出手,卻仍無暇穿衣,當即瞑目默念,身前忽然現出道道白氣,流聚成暈朦朦的一大團,幾乎遮住了整個婀娜身影。

  這時,幾隻骨翼骷髏已逼得極近,不斷有矢電掠入亭,險險射中兩人,小玄手忙腳亂,操控的離光連連落空。

  就在呼吸間,飛蘿的法術已經完成,只聽她嬌聲輕叱,隨著麗目睜開,一個懶洋洋的魁梧巨人在半裸的美人身前立起,高逾一丈,通體湛藍,仿如水晶雕琢而成,塊塊隆起的雄肌虯結盤錯,正是那個在古兵營外大展神威的崑崙奴。

  「差點忘了師叔有個這麼厲害的怪物哩!」

  小玄掠見,心中登時一喜,不想一個骨翼骷髏已從高台下方冉冉升起,手中的強弩悄悄鎖住了他的胸口……

  「古勒普普!」

  飛蘿嬌吆一聲。

  崑崙奴倏地如電搶出,大半個身軀懸出了亭子,長臂一探,就叉住了那個瞄準小玄的骨翼骷髏,捏著它的脖子拖拽到跟前。

  銀光閃動,數支銀矢激射入亭,一齊射中了崑崙怪奴,勁烈無比地釘入軀中數寸,但它卻仿若未覺,兩隻大手幾下撕扯,竟將那骷髏連軀帶甲裂成數塊。

  小玄趁機反擊,又用離光射中一隻骨翼骷髏。

  崑崙奴發狂似地將骷髏碎塊擲向幾隻飛近的骨翼骷髏,力道之勁令它們紛紛躲避。

  小玄壓力大減,終能鎮定下來瞄準,手法亦漸熟練,操控的離光開始連連命中敵人,又再射落了幾個骨翼骷髏,爽得不住大呼小叫:「小妖們,有種再來呀!」

  飛蘿稍得閒暇,卻遍尋不到掉落的紫綾束胸,急迫間只得拉上中衣,正要整束胸襟,突見南面又飛來一群骨翼骷髏,數目竟達三、四十個之多,急忙掠去南邊的欄杆操控夔首迎擊,朝小玄喊道:「鬼叫什麼,這邊啊!」

  小玄轉頭望去,不禁吃了一驚,趕緊奔過去幫忙,無意間撇臉,猛然掠見美人跑出絲衣襟口的半隻酥乳,心中轟地炸開,但覺誘惑絕倫,鼻血差點當即標出。

  就在這驚艷間,他手上慢了一慢,幾個骨翼骷髏立突近至三、四丈距離,強弩齊發,數道銀光激射入亭,所幸目標都是體格惹眼的崑崙巨奴,一時險象環生。

  飛蘿覺察,不禁發怒:「還沒瞧夠麼!」

  一手將乳塞回衣內,但無束胸纏裹,不一會又撩人萬分地跑了出來。

  小玄大慌,只好強攝心神,將視線硬生生地轉移到那些可怖的骷髏身上去,在這種情形下,集:中精神的確是件無比困難與痛苦的事情。

  妖邪雖眾,但兩人有專克亡靈的離光相助,又有強悍無匹的崑崙奴在旁守護,不一會就穩住了局面,隨著操控手法的熟練,命中率大大提升,骨翼骷髏開始一個接一個往下墜落,暴風驟雨的攻擊漸漸變得稀疏。

  飛蘿終於得暇整束衣裳,雖在險境之中,但動作卻異樣的雍雅優美,舉手投足無不散發出一種驚人的誘惑。

  小玄幹掉了最後一個骨翼骷髏,旋又心猿意馬起來,眼角餘光偷偷乜去,瞥見美人胸前尖起的兩顆凸點,剎那一陣銷魂,立時回味起適才在上面恣肆與荒唐。

  「我的束胸呢?」

  飛蘿忽問,因為沒有束胸的纏縛,她那過分聳碩的雙峰令得襟口始終難以收攏。

  「不知道啊,會不會是……是給風吹到台下去了?」

  小玄心中暗慌,裝做幫忙尋找,卻發現了一直放在石桌上那插著獨蕾桃枝的青瓷瓶兒,趕緊悄悄收回如意囊中。

  飛蘿懷疑地盯了他一眼,煩惱地把羅衫塞入纏腰的束帶,但如此一來,胸前那兩顆撩人的凸點愈是尖突明顯。

  小玄怕她瞧出自己的心虛,背臉瞧向別處,目光掠出亭子,心頭登時一緊,原來那巨如高塔的可怖骷髏在眾妖的簇擁下,已經逼近了島心的閣樓。

  「這麼大的傢伙怎麼對付?」

  他不禁為守在樓內的雪涵等人大為擔憂,忽然道:「這裡暫時不要緊了,我先過那邊幫一下」飛蘿沒好氣道:「慌個啥!你給我乖乖地待在這裡,很快就有好戲瞧了」話音未落,場面已生劇變,只見在巨怪前方狂奔的數十個骷髏士兵倏地莫名其妙慢了下來,有的甚至一跤撲倒,情形怪異之極。

  「啊!是大地之縛,它們撞上了那個上古禁制!」

  小玄歡聲大叫。

  這時,尚未反應過來的骷髏巨怪也踏入了大地之縛的範圍,瞬息劇增的重量頓時將它一把拉倒,整個轟然坐地,響起一片細密的骨頭折裂聲。

  黑暗中忽然閃現一條細細的筆直碧線,一個陷在禁制之中的雙首骷髏立刻失去掙扎之力,胸前迅速蔓延出一片潤郁的青碧,詭異地侵覆了周圍的烏甲。

  小玄興奮又叫:「木母箭!二師姐出手哩」接下來碧光連閃,每一道掠過都令一個骷髏士兵徹底滅亡。在大地之縛的束縛下,劇增了數倍體重的每一個骷髏都顯然無比笨拙,焉能抵擋得住名揚地界的木母神弓。

  坐地的骷髏巨怪瘋狂地掙扎起來,它身軀龐大,力氣驚人,開始一點點挪動。

  碧光漸漸朝它聚集:,每一下都在它的巨軀之上侵蝕出一個碧色凹坑,但巨怪似乎無關痛癢,仍舊頑強地朝前掙爬,雖然趴著,高度就已超過了閣樓的二層。

  「媽呀,這傢伙比我兒子還要大上好幾倍啊!」

  看著巨怪的離奇體型,小玄突然想起了給飛蘿毀滅的無敵大將軍來。

  飛蘿忽問:「夢棠有多少支箭?」

  小玄道:「這個倒不用擔心,二師姐的木母箭乃由太碧神木所生,她身上只帶有一隻由神木做成的箭壺,但只要有靈力激發,就可以源源不斷地產出箭矢……」

  他吸氣接道:「但那魔物大得實在太不像話,木母箭好像也奈何不了它呀!」

  飛蘿面色微凝道:「木母神弓能克所有邪穢,如果時間足夠,就一定能消滅這頭巨怪,我只擔心大地之縛困不了它多久」小玄極目眺望,見那巨怪乃由千萬根人骨所組,內裡塞夾著無數血淋淋的臟器,分明就是在地底見過的骷髏巨像,只不過現在已經「活」了。

  他忽然冷汗直冒:「那地底甬道中約有十幾具巨像,如果都是能『活』的,那……那還得了!」

  骷髏巨怪漸漸爬近了禁制的邊緣,嶙峋的骨軀將地面犁出一道駭人的凹坑,許多蝕刻著符篆圖案的石條已給碾碎,大地之縛的威力正在迅速減退。

  碧光越來越疾,而且都集:中向骷髏巨怪的頭部,一個個碧色凹坑出現在它的面孔之上,一名骷髏術士突然中箭,倒頭從巨怪的眼眶裡栽落,在地面摔得粉碎。

  就於此刻,骷髏巨怪的上半身終於爬出了大地之縛的範圍,兩條有如巨梁的粗臂猛一發力,整個脫出了大地的束縛,它搖搖晃晃地從地面站立起來,暴發出一聲震人心魄的嗥嗷,踏著轟鳴的步伐再次撲向閣樓。

  小玄功力稍弱,立給那聲蘊含著威煞的咆哮震得魂魄俱動,心神一陣恍惚,口中叫道:「不好啦!我得去幫她們!」

  倏地一蹦而起,竟縱出亭子朝巨怪奔去。

  飛蘿大驚,一手捉了個空,急喊道:「傻了麼?快給我回來!」

  但見男兒已躍下了石台,不禁連連跺足。

  守在閣樓二層的李夢棠連續使用木母弓,靈力消耗極巨,嬌喘吁吁地垂下了幾乎與她等高的神弓,望著奔雷般衝過來的骷髏巨怪,心中不禁暗暗叫苦,一時猶豫要不要把守在底層大殿的雪涵喚上來增援。

  這時底下一閃,突然有人衝向巨怪,李夢棠定睛瞧去,原來卻是小玄,登給唬得花容失色,哪裡還顧得肩酸臂軟,急提神弓朝骷髏巨怪拚命射擊。

  小玄奔到骷髏巨怪七、八丈之距方才乍然驚醒,望著如山壓至的魔怪,登時冷汗狂冒,心中叫道:「天吶!我在幹什麼?」

  當即轉身就逃。

  所幸骷髏巨怪並未注意他,依然猛撲閣樓。

  小玄暗呼僥倖,忽又懸起心來:「看來二師姐的木母弓也奈何不了它,師父又正在大殿內運功驅邪,半點受不得干擾……啊,石亭的離光專克亡靈,更有飛蘿師叔把守,何不將這怪物引到那邊去?」

  他主意一定,立時甩出袖中的八爪炎龍鞭,猛提離火真氣,把鞭舞得火龍一般,追上剛剛從旁奔過的骷髏巨怪,朝它腳掌狠狠抽去,登見一溜火光爆起,在黑夜裡格外惹眼。

  骷髏巨怪剎足停步,有如高塔的身軀緩緩轉了過來,在它眼眶內的五名骷髏術士幾乎同時盯住了這個虎頭拍蠅的傢伙。

  「小東西,有種的就跟聖爺爺斗啊!」

  小玄大呼小叫,在底下生猛無比地狂鞭骷髏巨怪的腳背。

  幾名骷髏術士默契地舞動手裡的詭異法器,骷髏巨怪緩緩地提起了一隻腳掌,懸上了高達七、八丈的空中……

  小玄心頭一緊,撒腿就逃。

  骷髏巨怪一腳跺下。

  小玄奔得極快,不想空中的巨足一下子就追上了自己,猛感大風從頭頂刮來,壓得呼吸幾窒,大驚之下,死命朝前撲出,但聽「砰」的巨響,整個人竟給劇顫的地面震得蹦了起來,隨即有夾著無數沙石的勁風痛烈無比地抽打在身上。

  他狼狽滾竄,豈敢半點喘息停滯,爬起來就向飛蘿所在的石亭狂掠。

  骷髏巨怪仿如噩夢般從後面緊隨追來,速度看似不快,但它身型超巨,輕描淡寫地每跨一步,就是十幾丈的距離。

  小玄已將陸地騰飛術施展至極限,但依然無法擺脫追擊,倒有幾次險險就給跺成肉泥,臉上陣青陣白,心中不知所謂地亂嚷亂叫:「如果這次沒事,我就一定再抱抱程水若!」

  眼見快到石亭所在的高台,情勢卻越來越凶險,骷髏巨怪驀又發出一聲蘊著威煞的長嗷,小玄真氣驟岔,奔速立減。

  骷髏巨怪傾軀掄臂,拳頭仿如天外流星般砸至。

  小玄渾身俱僵,心中一陣絕望:「完了!這下再也抱不到水若啦……」

  電光石火間,夜空突然一亮,只見一束白光電般射入骷髏巨怪的右邊眼眶,登有一名骷髏術士慘嘶著墜落下來,巨怪的拳頭頓時偏歪,將旁邊一座較矮小的石台砸去了半邊,掀起滿天塵土。

  小玄只覺身上一緊,已給什麼夾住,整個人騰雲駕霧般向上升去,但見滿空白光閃掠,縱橫交錯地電射向骷髏巨怪,在它臉上身上挖蝕出一個個深坑。

  骷髏巨怪怒似地不斷發出咆哮,張牙擺爪撲向發射白光的高台。

  升勢倏止,小玄猛給重重地摜在地上,他暈頭轉向地怒道:「不會輕點啊!我……」

  旋即想起這樣對待救命恩人可是大大不敬,忙把後邊的好話硬生生截住,定睛瞧去,不禁張口結舌,原來救他的竟是那只通體湛藍的崑崙奴,心中感激驀湧,脫口叫道:「大……大叔……恩公……小子謝謝您啦!」

  「還是謝我好啦,沒有我的命令,它誰都不會救」飛蘿婀娜動人的身影在石欄前不住變幻移掠,兩手正飛快地操控著欄杆頂上的一排夔首,朝瘋狂撲來的骷髏巨怪發射出一束束眩目的離光。

  小玄一蹦而起,奔到飛蘿身邊,心情激盪之下抱住美人就是狠狠一吻。

  飛蘿輕吟一聲,亦不掙拒,只咬著朱唇道:「倘若給那怪物衝過來,這回誰都救不了你了」小玄驚覺,趕忙撲到石欄之前,同她一道操控離光向骷髏巨怪拚命射擊。

  「別亂射,這怪物八九是由它眼眶內那幾個骷髏術士操控的,我們只瞄它的眼睛打!」

  旁邊的飛蘿喝道。她乃玄教教主重元子的關門弟子,御甲術及機關術已修至非凡境界,一下子就找出了骷髏巨怪的要害。

  小玄心底早已對她服服貼貼的,當即依言只朝骷髏巨怪的眼眶發射離光。

  在密集:的光束中,很快又有一名骷髏術士給射中,慘號著撲倒在巨怪的眼眶內,骷髏巨怪開始滿地蹣跚起來,雖然已距高台很近,卻無法做出有效的攻擊。

  「那幾個骷髏術士果然是關鍵!」

  小玄手舞足蹈地大叫,絲毫不吝靈力地急劇消耗,把離光射得滿空飛耀。

  餘下的三名骷髏術士倏將手裡的法器舞得飛快,骷髏巨怪身軀一沉,凝肩猛地朝高台撞來,帶起的勁風刮得周圍樹木齊朝一邊歪斜,聲勢無比駭人。

  飛蘿與小玄面色微變,急放離光阻擊,隨著距離的迅速拉近,終於又幹掉了兩名骷髏術士,但最後一名骷髏術士狡猾地縮在巨怪的眼眶邊上,躲避開直射的離光,依然操控著排山倒海的一撞。

  小玄見勢不好,大叫道:「快走!」

  豈料飛蘿卻仿若未聞,只冷冷地盯著前邊急劇放大的猙獰眼眶。

  「再不逃就來不及了!」

  小玄大急,上前就要拉她。

  飛蘿終於動了,卻是雍容優雅地從鬢上拔下一根瑩光流蕩的紫釵……

  「又是這小東西!」

  小玄心頭驀動,已見一道閃灼紫電掠向天際,倏爾匪夷所思地一折,斜斜貫入了骷髏巨怪的眼眶。

  正躲縮在眼眶角落裡掄舞著法器的骷髏術士倏地僵住,姿勢只保持了短短的一瞬,便如落地瓷器般摔得個粉碎。

  完全失去控制的骷髏巨怪登時失去了準頭,但一條臂膀仍然甩到了高台,竟把石亭掀去了一角。

  小玄奔回欄杆前,沒命地朝骷髏巨怪射擊。

  餘勢未止的骷髏巨怪重重地撞上了右邊的另一座高台,在剷去半座後終於停頓下來,破碎的骨骸紛落如雨。

  小玄猶朝它的巨軀無休無止地射出一束束離光。

  飛蘿喝道:「它完了,別浪費靈力!」

  每激發一束離光都需耗費靈力,但於此刻,每一絲靈力與真氣都顯得無比寶貴。

  小玄停下來時,方才發覺自己幾乎虛脫,氣喘如牛地慶幸:「幸好有這座能發離光的亭子,否則真不知道如何對付這個可怕的龐然大物了」「這麼說,你還有功哩」飛蘿道,紫犀釵不知什麼時候回到了她手裡,這瞬發的無上法寶又一次顯示了它的驚人威力。

  「嗯?」

  小玄沒反應過來。

  「你不把它引過來,這亭子也發揮不了作用呀」飛蘿將釵插回鬢上。

  「對呀!」

  小玄一拍大腿,頭立刻大了起來,只覺自已先前的表現確英勇無比。

  飛蘿斜睨著他繼道:「竟然跑去單挑這麼嚇人的大魔王,真是智勇雙全膽色過人啊」小玄如飲醇酒,渾身一陣酥爽,忽然發現美人臉上似笑非笑,再細細咀嚼她的語調,不由有點心虛起來,見她接著低低地咕噥了一句,忙問:「什麼?」

  「傻得可以」「啥?」

  「傻得可以!」

  飛蘿瞪眼大聲道。

  小玄面紅耳赤,方明她之前的話不過是在嘲諷自己。

  「給人家吼一聲就引出去,真不知九師姐怎會收一個定力這麼差的徒兒!」

  飛蘿惱火道。

  「下回我一定不這麼衝動了」小玄趕緊保證,忽然盯著某處目瞪口呆。

  美人繼續訓斥:「哼,知道適才多危險麼?幸好那怪物一開始沒有注意你,不然的話……」

  小玄指著前方結舌道:「天……天吶……又又來一個!」

  飛蘿轉首望去,不禁吸了口涼氣,原來湖面上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超巨身影,其上似有許多什麼東西在蠕動,顯然又是一個形如高塔的骷髏巨怪。

  「果然都是活的……那麼至少還有十幾個啊……」

  小玄喃喃道。

  巨影迅速朝湖心小島移近,轉眼已到了岸邊。

  「什麼都是活的?」

  這回輪到飛蘿莫名其妙。

  小玄倏地蹦了起來,大叫道:「啊!不好!」

  飛蘿瞪著他。

  「它……它上岸的地方就是石廊呀!」

  小玄面如白紙。

  飛蘿沒好氣道:「那又怎樣?」

  小玄驚慌道:「水若在那!水若一個人在那邊呀!」

  「喂喂,你不會又想亂來吧?」

  飛蘿話未說完,已見小玄縱出了亭子,掠下高台沒命地朝石廊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