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三集:骷髏魔軍 第十章 釣魚

  「五姐姐!」

  小玄驚喜交集:,猛從地上蹦了起來,卻不知扯著哪裡的傷處,痛得直抽氣兒。

  原來眼前女子正是綺姬,一隻數百年道行的蠍子精,也是小玄出山前夜方才結拜的乾姐姐。她上前扶住小玄,皺眉道:「你怎會來這裡?而且還去招惹那頭神鳥,不想要命了麼!」

  小玄遂將下山後的經過草草說了一遍,未了拍拍胸口道:「幸好遇見了你們。」

  「好啥!若不是我及時認出你,你就給他們活活絞死了!」

  綺姬哼道。

  小玄想起巨鸞在陣中瘋狂掙扎的情形,心中一陣不寒而慄,迷惑道:「對啊,你同伴為什麼捉我到這裡來?」

  「還說哩,差點就給你壞了大事。」

  綺姬嗔道。

  「到底怎麼回事?」

  「我們要捕殺那頭大鳥,誰知法陣還沒佈置好,就瞧見它給引出巢去,還以為有人要來搶呢,只得倉促出手,幸好我們當中有個御陣高手,才沒出弄出什麼事來。」

  小玄仍是一頭霧水:「五姐姐,你們為啥要佈陣捕殺那頭大鳥?」

  「我們要取那神鳥的腦髓救人。」

  綺姬道。

  「救誰呀?」

  小玄十分好奇,想知道是什麼人能令她冒這樣的險。

  綺姬忽然閉起了嘴,停了片刻才道:「小弟,有些事情你還是莫知為好。」

  小玄滿腹疑惑,但也只好不再追問,轉話題道:「桃花大姐、白二哥他們都還好吧?」

  「好啊,前晚剛聚了一回呢,黑無霸老說沒有你的仙丹吃,酒也喝得沒味道。」

  綺姬笑瞇瞇道。

  小玄憶起與他們相聚時的快活情形,心中極是懷念,搓手歎道:「唉……不知什麼時候大家才能再在一起喝酒了。」

  「你喜歡麼?」

  綺姬盯著他道。

  「當然喜歡,喜歡極了。」

  小玄一副這還用問的表情。

  妖精咬了朱唇,忽然低低道:「那晚,你幹嘛要逃?」

  小玄稍微一愣,旋即想起桃林中的旖旎情景,不覺面紅心跳,吱唔了半天才道:「那晚……那晚太晚了嘛……」

  綺姬心裡明白,卻故意道:「好啊,那下次早些兒,你又逃不逃?」

  這下小玄連耳根都燒了起來,半晌答不出話。

  妖精咬牙切齒地輕啐:「膽小鬼!」

  小玄以為她生氣,偷目瞧去,見美人玉頰生暈水目含嗔,不禁一陣神魂顛倒,脫口就道:「下次不跑了。」

  但說完便後悔。

  綺姬笑靨如花,忽湊首過去,朱唇幾貼著他的耳朵道:「適才你說,你住在澤陽城裡那……那什麼府來著?」

  小玄心頭突突亂跳,老老實實道:「忠靖侯府。」

  「過幾天,姐姐去找你要不要?」

  綺姬低膩道,忽吐香舌在他耳垂上輕輕地舔了一下。

  小玄一陣筋麻骨軟,慌張道:「不要不要!萬萬不可……」

  妖精抽身退開,臉色已沉了下來。

  小玄心驚脈跳,趕忙道:「澤陽已經很危險了,那些骷髏隨時會攻城的。」

  怕她不信,又道:「所以我才跟人來這裡求竹子,準備做些箭矢守城。」

  綺姬一聽,臉上立時由陰轉晴,嘴角彎起道:「是為這個才不要我去麼?」

  小玄點頭,其實心裡另有所懼。

  「我才不怕什麼骷髏呢,到時姐姐幫你打它們!」

  綺姬道。

  「不是啊,那些可不是一般的骷髏喲,它們的頭頭就是惡名遠播的骷髏老……」

  「好,我該走了。」

  綺姬滿臉不以為然地打斷他,指著巨鸞的屍體道:「這頭大鳥是守護太碧的靈禽,倘若谷中之人發現它給擒殺,定會大舉搜捕兇手,你也快快離開這裡吧。」

  小玄應了,還想勸她莫去澤陽城找自己,卻聽她道:「記得等姐姐呦。」

  倩影一掠,人已不見。

  他呆在那裡,額頭冷汗涔涔,心中驚道:「五姐姐乃是蠍子精,倘若真的去找我,萬一給師父或師姐她們撞見,那可就要命啦……」

  正不知如何是好,忽聽一聲呼喊,便見水若從竹林裡飛奔出來,心中大喜,也急步迎去,張開臂膀將玉人接在懷裡。

  這時竹林中又鑽出一人,卻是賀天鵬,看見小玄不禁大訝,待再瞧見巨鸞的屍體,眼珠子差點掉到地上。

  水若驚喜萬分,顧不得賀天鵬在旁,雨點般朝愛郎臉上親吻。

  小玄亦十分動情,緊摟著她報以熾烈熱吻,兩人分別尚且不到半個時辰,卻如隔世一般。

  「我以為你……你……永遠見不著你了……」

  水若喜極而泣。

  小玄吻著她滿臉的淚水,微笑道:「不哭不哭,我好好著呢。」

  「傷著哪裡啊?」

  水若這才想起,推開男兒朝他上下到處看。

  「胳膊大腿都還在吧?」

  小玄笑道,張開手臂讓她瞧個夠。

  「到底傷著哪裡啊?」

  女孩急道,發現他額角有一道刮痕,忙掏出貼身的汗巾兒幫他輕輕拭抹血跡。

  「哪裡都沒有,真的。」

  小玄週身皆痛,但不忍心讓她著急。

  「你怎這麼傻……」

  水若心疼萬分地埋怨。

  「那彩虹好美,給你做衣裳一定很漂亮。」

  小玄摸摸身上,似乎在尋找什麼。

  水若淚水又湧,嚶地一聲撲回他懷裡,兩人再次粘做一團。

  旁邊的賀天鵬又驚又妒,忽然大聲道:「你……你怎麼沒……這頭靈鸞怎麼啦?」

  「你眼睛白長的?」

  小玄本就討厭這傢伙,更惱他此刻大呼小叫。

  「它……它怎麼死的?」

  賀天鵬把頭都想痛了。

  「怎麼死的?還不是跟小聖爺爺我大戰了三百餘合,力竭而亡。」

  小玄隨口胡謅。

  「不可能!就憑你的修為,怎麼可能戰勝一頭上千年的靈禽?」

  賀天鵬打死都不信他的話,但眼前所見,的確是一場大戰後的痕跡。

  「小聖爺修為深淺,豈是你能瞧得出來的!知道什麼叫做真人不露相麼?」

  小玄見他著急,謅得更加起勁。

  賀天鵬瞪著他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那你告訴我它怎麼死的吧。」

  小玄悠哉游哉道。

  「……」

  賀天鵬滯住,忽然瞧見巨鸞頭頂上破了個大口子,心中一凜:「莫非這小子有什麼極厲害的法寶?」

  小玄見他盯著巨鸞的屍體,心頭一動,急忙過去,悄啟如意囊,念動真言,瞬將巨屍收了進去。

  「你……你做什麼?」

  賀天鵬叫道。

  「這頭鳥兒是我打死的,死後當然該歸我。」

  根據常識,這種壽達千年的靈禽必定全身是無上之寶,小玄素喜創製新物,正需要這樣的東西做材料,忽然意識到自己發了筆大大的橫財,心中一陣激動。

  賀天鵬面上陣青陣白,突又大聲道:「太碧乃巨竹谷之靈,是這谷中億萬寶瓶竹之祖,而這七焰碧鸞就是太碧的守護神禽,你竟敢把它殺了,倘若給谷裡邊的人知曉,還不將你大卸八塊!」

  水若一聽,登時緊張起來,道:「小玄也不是故意的呀……那我們快離開這裡。」

  「可是竹子還沒到手呢。」

  小玄道。

  賀天鵬面色陰晴不定,想了一會方道:「既然來了,豈能功虧一簣?我還是去討竹子吧。你們先找個地方躲著,等我回來再出谷。」

  水若道:「巨鳥給小玄打死了,你又是跟我們一起的,會不會有危險呀?」

  賀天鵬見她為自己擔心,不由一陣感動,道:「放心好啦,這谷中的少主人是我極好的朋友,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那你快去快回,我們在這裡等你。」

  水若道。

  賀天鵬道:「要是能求到竹子,便需等他們採伐,至少得傍晚才能回來,你們切莫著急,更不可隨便亂跑……」

  他掃了小玄一眼,接著對水若道:「倘若有人再惹出什麼事端,我又不在你身邊,那可就不妙了。」

  「不會啦,我一定看緊緊的。」

  水若道。

  小玄垂著頭,一副乖乖聽話地模樣。

  賀天鵬望望四周,道:「往南兩、三里便是玉帶灣,這谷中的人不敢隨便去,你們還是到那兒等我吧。」

  「玉帶灣?」

  水若一聽,立時歡叫了起來:「太好啦!我娘說那兒是天地間最美麗的地方之一。」

  賀天鵬道:「你們只在外圍等著就好,千萬不要靠近中間的太碧。」

  水若點頭應了。

  ******賀天鵬離開後,水若同小玄便朝南邊尋去,雖然竹林異常茂密,但有高聳入雲的太碧在前指引,自然不會迷失方向。

  少了個討厭的人,小玄情緒高漲,一路興高采烈地和水若說說笑笑,跟來的時候天差地別。

  「你老實交代,那頭巨鳥倒底怎麼死的?」

  水若忽然道。

  小玄曉得她最清楚自己的斤兩,心知瞞不過去,只好把早先發生的事情坦白一遍,當然隱去了自己認識其中的蠍子精那節。

  水若聽得滿面詫訝,沉吟道:「這麼奇怪哦……你猜他們會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捕殺那頭大鳥?」

  「猜不出。」

  小玄東張西望,周圍的景色越來越美,此刻哪有心思猜謎。

  「我說呢,憑你那點本事,怎麼可能打得過那頭千年靈禽。」

  水若脫口道。

  小玄聞言站住,一臉憤憤不平:「你別老是小看人,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大吃一驚。」

  水若這才覺察到他不高興,斜睨笑道:「好啊,我等著,你可別說話不算數。」

  「哼,我明白你的意思……」

  小玄有些受不了她的眼神,一頭鑽進了牛角尖:「你心裡邊定是認為我不會有出息是不是?一直都是這麼認為是不是?」

  「我覺得你啊……」

  女孩笑瞇瞇的。

  「覺得什麼?」

  小玄瞪著她。

  「不是沒有出息,而是……大傻瓜一個!」

  水若笑出聲來。

  小玄正愁沒借口跟她親近,怪叫一聲猛撲了過去。

  孰知水若早有防備,閃身一讓,蝶兒般向前飛去。

  小玄大呼小叫地在後邊追趕,驚得竹林中許多小動物四下逃竄。

  他們嬉鬧追逐,不知奔了多久多遠,眼前倏地豁然開闊,原來已出了竹林,只見前方環著一灣碧水,水中有塊陸地,上邊綠茵如毯,其間聳立著一棵徑達四、五丈,高逾百丈的奇巨竹子,枝繁葉密濃蔭森森,蔽蓋了周圍數十畝水面,最奇的是自它中部生出一道七彩光芒,弧空縱向遠處,正是先前在高崖上看見的彩虹。

  兩人剎足立定,面上俱是震憾與迷醉。

  「玉帶灣……我們到玉帶灣了!」

  水若歡叫了起來。

  小玄順著竹干朝上望去,仰得脖子都酸了,卻還是沒能看清楚太碧的最頂處,喃喃道:「不愧是十九靈脈之一,若是比高,就連我們逍遙峰上的夢巢都不如它哩……」

  「果然如我娘說的,這兒的確是天地間最美麗的地方之一。」

  才聽見水若輕輕歎息,碧色的清輝灑落在她臉上,染映得膚美如玉。

  「明明是一棵竹子,怎麼會發出彩虹呢?」

  小玄滿腹疑惑道。

  「要不它怎麼能成為十九靈脈之一呢,既為神物,自然有它的非凡之處。」

  水若卻覺得理所當然,她朝前奔去,跪在水邊,又是一聲歡呼,招手小玄:「快來呀。」

  小玄走過去,見她手掬一捧清水,輕輕地捂在自己面上,長長吐出一口氣兒:「好涼,涼到骨子裡邊去了。」

  小玄眼珠子一轉,居心叵測地誘惑道:「這麼好的水,倘若能下去浸一浸,那一定美死了。」

  水若心裡饞極,更覺得身上熱,用手朝自己脖子扇著風,咕噥道:「適才一路跑來,出了許多汗哩。」

  「若是能洗個澡就好了……要不,我們下去游一會?」

  小玄心懷不軌地試探。

  水若若有所思地瞧了瞧他。

  小玄心裡一陣發虛,臉上熱了起來。

  水若終於似給打動,點頭道:「好吧,這麼好的水,不下去泡一泡還真不甘心呢。」

  小玄大喜,萬料不到自己的奸計這麼容易得逞,死忍著才沒笑出聲來,忽見女孩的目光從自己肩上掠過,滿面俱是駭訝之色,顫聲叫道:「那是什麼?」

  他吃了一驚,急忙回頭,心中念如電轉:「莫不是又來了什麼惡禽怪獸?」

  忽地丹田一震,真氣盡閉,立時軟軟歪倒。

  「男女有別,這裡又無遮無攔,所以……只好委屈你一下啦。」

  水若笑嘻嘻地收回手兒,接道:「我先去洗,過會兒再來換你。」

  「你……你……」

  小玄撐目結舌地盯著她,呼呼地直喘粗氣,電光石火間心裡已罵了一萬遍:「小狐狸。」

  水若將他搬到一片濃蔭下,輕拍著他的臉柔聲道:「乖乖地躺會兒,我可能不會很久的。」

  說完,便輕哼著曲兒向水邊去了。

  小玄豎起耳朵,聽見一陣似有所無的悉窣解衣聲,接著水聲輕響,然後便聽見了水若的歎息般的歡呼。

  他轉動眼珠去瞧,只可惜無論如何努力,都看不見水裡的情形。

  「嗚……真可惡!我怎麼老是著她的道兒?」

  小玄回想起在山上時的日子,粗粗算來,中這小狐狸的計已經不止一百次了。

  耳中接連傳來水若發出的各種古怪聲音,似軟囈似嬌歎,只聽得小玄心旌搖蕩面紅耳燙,滿腦子胡思亂想起來。

  「等會她上來解開禁制,不管她生不生氣,我就這麼一撲……」

  他慾火焚身地意淫著,可是女孩卻似將他忘記了一般,久久不見過來。

  「喂!好了沒有?」

  小玄忍不住大叫。

  水若竟沒答應。

  「該輪到我啦!」

  小玄大聲抗議,卻仍不聞水若的聲音,他心裡納悶,猛然發覺,剛才聽見的各種聲響皆已無蹤。

  「這丫頭跑去哪了?」

  他倏地擔心起來:「賀天鵬說這谷中有許多靈禽異獸,不會出什麼事吧?」

  小玄愈想愈驚,急又大聲呼叫,但始終沒有任何回應。

  時間一點點流逝,他越來越著急,心焦火燎間,體內忽然似有什麼東西開如悄悄湧動,截然不同熟悉的真氣,他大感新奇,腦海靈光一閃,趕忙寧神靜氣去感應體內的變化。

  漸漸的,小玄有點掌握了體內的東西,開始嘗試著去控制駕御,倏地丹田一暢,真氣湧動,週身已恢復了力氣。

  他亦無遐去想到底是怎麼回事,爬起來就跑到水邊尋著水若,一眼就瞧見了水若脫下來的衣裳,一件件好好地懸掛在一根竹枝上。

  「衣服都在這裡,說明她還沒上來。」

  小玄望向水中的參天巨竹,忖道:「她不會是一時好奇,跑到太碧上去了吧?」

  當下顧不得賀天鵬的警告,折了幾截竹枝扔到水面,然後使出陸地飛騰術縱到了太碧所在的小島上。

  他瞧瞧眼前的巨竹,思道:「何不上去瞧瞧?」

  飛身游上了太碧。

  這登高一望,立時就有了收穫,只見她正扶著一截飄浮水裡的斷竹閉目養神,身上一絲不掛,裸著嫩肩酥乳,膚光如玉。

  「嘩,這丫頭脫得還真夠徹底!」

  小玄把眼睜得大大的,不住地猛吞水口,尚嫌瞧得不夠清楚,見一根長長的分枝正伸到水若的上方,於是躡手躡足地攀爬過去,果然如願以償,玉人身上一纖一毫俱入眼中。

  水若毫無覺察給人偷窺,仍美滋滋地瞇目養神,她原本就嬌嫩的肌膚經水浸泡,此時更是晶瑩剔透吹彈得破,到處散發著誘人水澤。

  「原來她跑到這邊來玩了,害得我擔心了大半天!」

  他心中埋怨,但很快就給迅速燃起的慾火焚燬,替而代之的卻是在慾望中悄生的邪念。

  小玄忽然想起了什麼,默念真言,從法囊裡摸出一條色彩不住變幻的物事來,正是他縱身一躍採得的彩虹。

  「這麼大,應該夠做幾件衣裳了,留一半給夭夭吧。」

  他撕下半幅收回如意囊中,將真氣注入彩虹,猛以一招「飛龍汲水」的鞭法甩了下去。

  水若在水中瞇目小憩,迷迷糊糊地正欲睡去,突聽頂上傳來一聲口哨,登給驚得睡意全消,才抬起頭,就覺腰間一緊,似給什麼東西捲住,「嘩啦」一聲水響,整個人已給提出水面。

  隨著千萬顆水珠散落,一具無比迷人的絕美胴體完全裸露在半空之中。

  小玄發力一提,便如釣魚般把女孩甩了上來,張臂將「美人魚」緊緊抱在懷裡,剎那軟玉溫香紛至沓來,水若驚得幾欲暈厥,如同魚兒落入了漁網,滑溜溜的身子男兒懷裡拚命亂掙亂蹦。

  小玄強橫地死死壓制,忽一下抱緊女孩的螓首,不由分說用唇罩住了櫻口。

  水若忽然掠見了一抹令她心悸的邪魅眼神,剎那呆住。

  小玄從她腰裡抽出彩虹的頭來,一圈一匝地纏繞到她身上別的部位。

  「你……怎麼是你?你……你怎麼……」

  水若這才瞧清楚了他,驚嚇中又多了無限的羞訝。

  「小狐狸!」

  小玄朝她壞壞地笑:「適才竟敢騙我哦……」

  「壞蛋!」

  水若咬著唇兒呻吟,赤裸涼膩的肌膚貼著男兒散透出熱力的衣服,繃緊的嬌軀驟然酥軟。

  「現在麼……」

  小玄低下頭,垂睨著堆擠在胸前那兩團搓酥滴粉的雪肉,忽爾笑容盡收,惡狠狠道:「瞧我怎麼收拾你!」

  (

  第三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