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二集:孤島春色 第七章 爭妍鬥艷

  「怎樣鬥?」

  小侯爺毫不示弱:「還比賽打骷髏麼?」

  「笨!你在這島上瞧見骷髏了嗎?」

  崔小玄道。

  方少麟世襲忠靖侯,更為統轄一方的大澤令,有哪個敢這麼跟他說話,壓住怒火道:「那你想比什麼?」

  小玄一臂抱胸,一手托著下巴道:「畢竟是同門中人,如果比拳腳打傷了你,只怕我得挨師父責罰哩……」

  「不用激我,比就比!」

  方少麟冷笑道:「還不定誰傷誰呢。」

  「還是不了,免得以後傳出去給人說是以大欺小恃強凌弱……」

  小玄搖搖頭,一臉不忍狀。

  方少麟氣往上衝,正要反唇相譏,忽聽小玄問:「你會游水嗎?」

  「會,要怎樣?」

  方少麟應,澤陽周邊有大大小小的湖泊,他自幼就喜嬉水,水性不是一般的好。

  小玄眼珠子一轉,指著與島對面的密林道:「那我們就比賽游水如何?誰先游到對岸就算誰勝,這次依然讓你用符。」

  「我不用符。」

  方少麟盯著小玄,有恃無恐道:「輸了怎麼辦?」

  小玄立時道:「你輸了,從今往後見了我就得喊師兄,並且……」

  他加重語氣道:「不許跟蒼蠅似的纏著我小師姐轉!」

  「好!」

  方少麟答應得很乾脆,針尖對麥芒道:「若是你輸了,亦得叫我做師兄,不過今後少在我跟前出現!」

  下了重注,兩人擊掌為定,並肩昂然走到伸出岸沿的台邊,下邊兩丈處就是清波蕩漾的湖水。

  小玄微笑道:「願賭服輸哦。」

  方少麟冷笑道:「只怕有人會後悔!」

  小玄打了個哈哈,道:「我數一二三就開始。」

  方少麟束衣捲袖,凝神準備,小玄懶洋洋地開始報數:「一……」

  「……二……三!」

  小玄的「三」字一出,兩個男兒幾乎同時躍出高台,如一雙矯龍般扎入水中,潛行數尺後方浮上水面,各自掄臂划水,轉眼已游離小島近十丈。

  方少麟水性極好,不久便已開始領先,此時他尚未出盡全力,回望拉下數丈距離的小玄,心中大為不屑:「原來只是這等水準,怎就敢來挑戰本令!」

  小玄的水性雖說也不錯,但畢竟只是在逍遙峰上夢巢之下的潭子中練就,速度遠不及方少麟。但他不慌不忙,一邊游一邊悄聚靈力,心中默念真言,使出了以前在山上嬉戲時水若偷偷教過他的一個水遁系法術--分水訣,立時人到水開,阻力大減,片刻間已追上了方少麟。

  正因為有這個妙術倚仗,小玄方才激誘方少麟比賽水性。

  方少麟大為詫訝,心中暗暗納悶:「這小子的速度怎麼突然大增,莫非又使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

  眼見他就要超過自己,不由一陣焦灼。

  小玄從他身畔輕鬆超過,突然掄臂大力一拍,掀起大朵浪花濺在小侯爺的臉上,猖獗笑道:「怎麼啦?莫不是抽筋了吧!」

  方少麟又急又怒,心想要是輸了,不但從此得叫這可惡的傢伙做師兄,還將失去親近玉人的權利,當下拚盡全力奮起急追,漸漸趕上了小玄。

  小玄吃了一驚,心中有些後悔:「看來激不得咧,這小子好勇,若我施了法術還贏不了他,那可真真笑死人了!」

  遂亦奮力前衝,無奈水性所限,始終拋不下對手。

  兩人極盡所能,體力消耗急劇增加,未過半程,皆已唇青面白狼狽不堪。

  「這樣下去可不妙……萬一他惱羞成怒又祭出什麼符來……」

  小玄心念電轉:「為了小婉不誤奸徒之手,小聖爺我只好再使出一點手段了!」

  他突地撤去分水訣,靈力運轉,飛快地重新捏起一個印法……

  方少麟見小玄忽然慢下,心頭一喜:「這小子的體力不支了!」

  正在高興,猛見周圍爆起了一圈水牆,觸著立覺如滾如沸,衝勢亦給巨大的水力阻遏,瞬給鎖困在水牆當中。

  火牢術。如意五行火遁系的中階法術,施放後會產生一個火焰圈,使中術之人如困牢獄。

  方少麟驚怒交集:,破口痛罵:「臭小子,你又使詐!」

  試欲突圍,卻給沸騰的湖水燙得縮了回去。

  「我們有限定不能施展法術嗎?」

  小玄笑嘻嘻道,重新施展分水術飛速朝前游去。

  火牢術產生的火圈厚薄與持續時間以施者的法力為定。小玄喜好御甲術與機關術,素來不務正業,功力自然有限,加上又是在與火相剋的水中施術,效果大打折扣,不過呼吸間,火力激起的水牆便消失了。

  但在這短短的時間裡,方少麟已給小玄拋下五六丈遠,眼見難以趕上,只氣得臉色鐵青,心道:「我不用符,你卻施法佔便宜,既然如此,那也怪不得我了!」

  當下探手腰畔,從法囊裡摸出一道符來,默念祭言,朝上彈去。

  那符飄到半空,驀地幻出重重疊疊如篆似畫的墨色圖案,詭異地拉捲成一條,驀如褪皮般從裡面爬出一條長逾三丈的銀鱗巨蟒,「噗通」一聲落入水中,以驚人的游速向小玄追去。

  沼澤王蟒符。召喚出一條沼澤王蟒,襲擊施符者指定的敵人,威力與時限以符體質材及煉符者的煉符水準為定。

  摘星子在離去前曾送給方少麟一套十分珍罕的召喚符,名曰:八荒十異。這沼澤王蟒符與他先前所說的金翅飛蠍符皆屬其中。

  小玄聽見水響,回頭一望,立時驚得魂飛魄散,沒命地朝前游去。

  沼澤王蟒力大無比,可以輕易地絞死一頭大象,倘若在陸上,小玄或許還敢與之一戰,可是此刻是在水中。

  符雖方便,可以交由他人使用,且對施符人沒有太多功力與法力的要求,但用符召出來的真獸或幻獸十之八九不會存在太久,小玄心存一絲僥倖:「只要拖到時限,這條怪物定會不攻自破!」

  孰知那條沼澤王蟒經過了秘法煉化,速度快得驚人,轉眼已追至小玄背後,倏從水中彈出,前端如弓昂起,張開可怖的血口迅猛地朝他噬去……

  「不好!這道符太厲害了……」

  方少麟還是頭一回使用八荒十異符,見狀陡然後悔起來,可惜已無從挽回。

  電光石火間,只聽「嘩」地一聲大響,驀從湖面暴起一個極巨的灰影,眨眼就將沼澤王蟒撲入水中,掀砸起萬千滴晶瑩水珠。

  小玄與方少麟目瞪口呆,猛見沼澤王蟒從水裡彈起,身上附著個巨型怪物,竟是一條體積比它更大的灰皮白肚鱷,兩者瘋狂地糾纏激鬥,把湖水攪得巨浪滔天。

  「這湖裡怎麼會有如此之巨的鱷魚?」

  方少麟面色發白。

  小玄卻是又驚又喜:「這是怎麼回事?啊哈,定是那小子召喚的大蛇驚動了這湖裡的精怪,結果自個兒打起架來了!」

  沒過多久,兩條怪物的激鬥漸漸分出了高低。鱷魚的體積雖巨,但無什麼特殊本領;而沼澤王蟒卻是經過秘法煉化,不單皮如鋼甲,且力氣奇大,在熬過最初的不利階段後,很快就佔據了上風,陡如游龍般一個大擺,身體似巨鏈般緊緊地捲住了巨鱷,竟將之整個舉出了水面。

  巨鱷在空中瘋狂地掙扎著,咬空的嘴巴發出一聲聲嚇人的脆響,四下亂拍的巨尾砸起大片大片水花。

  那情景駭人且詭異,方少麟額頭冒汗,心中連呼僥倖:「湖裡有如此可怖的怪物,我們卻還在這裡游水,阿彌陀佛,幸好它襲擊的是我召喚出來的幻獸。」

  沼澤王蟒不住收縮,絞得巨鱷掙擺漸弱,眼看就要取勝,孰料奇變倏生,沼澤王蟒身上的鱗片開始模糊起來,接著幻化成原先那些如篆似畫的圖案,不過這次卻不是收攏結集:,而是向四處急速飄散。

  「法符的時限到了!」

  方少麟面色微變。

  沼澤王蟒終於完全消失,得復自由的巨鱷摔回水中,憤怒的它似乎知道蟒怪的主人是誰,突然朝方少麟掠去。

  方少麟大驚,急忙轉身逃走,一邊拚命游一邊猛想法囊中有什麼可以脫險的符篆,但於慌亂間,腦子裡一片空白。

  「哈哈,追得好!這條鱷魚長得醜雖,卻是忠奸分明嘛,可愛可愛!」

  小玄幸災樂禍地遠遠瞧著,心中猶豫是該趁機游到對岸還是再看一會熱鬧。

  突見方少麟被巨鱷拱出了水面,在空中拋灑出一抹觸目驚心的殷赤。

  「不會這麼爛吧……」

  小玄怔了怔。

  落入水中的方少麟發出一聲慘哼。

  小玄緊張了起來:「這小子身上不是有許多符嗎?怎麼不拿出來用?看他的模樣不像個守財奴呀……」

  ******兩個女孩走到遠處,水若不著痕跡問:「適才在說什麼?」

  小婉抿嘴笑道:「他們在爭誰做師兄呢,小玄就罷了,那個做了大澤令的方少麟竟也像個小孩子哩。」

  「無聊!」

  水若哼了聲,臉上忽露出興奮之色,小聲道:「我發現了個好地方。」

  小婉道:「什麼好地方?」

  「別張聲,跟我來。」

  水若神神秘秘道,拉著她往樓後行去。

  小婉心中好奇,跟著她穿過抄手遊廊,又沿石徑繞過幾座高台,到了一片繁密青翠的小竹林前。

  水若停了一下,指著前方微笑道:「就在裡邊。」

  小婉左瞧右瞧,沒看出這片小竹林什麼異處,忍不住問:「裡邊有什麼呀?」

  水若道:「進去就知。」

  逕自往前,抬手撥開攔路的竹枝竹葉,沒入竹林中。

  小婉忙跟過去,在茂密的竹叢中兜頭蒙臉鑽了數步,前邊突然開朗,抬首望去,立時「嘩」地一聲叫了出來。

  原來在小竹林的懷抱中臥著個小小的潭子,四圍俱由白石砌就,接土的地方佈滿了嫩綠的苔蘚,到處瀰漫著一股蒼翠欲滴的清潤之氣。

  清碧如鏡的潭水更是迷人,在透入竹林的數線陽光下靜靜地倒映著四圍的翠竹,只是看了,便叫人沁涼到心裡去。

  小婉驚喜道:「好美的地方。」

  「我無意中發現的。」

  水若得意道。

  小婉環望四周,有些不解道:「這潭子絕非完全天然,四圍的白石定是人工所為,造在這竹林裡自是因為蔭涼幽靜,可為什麼連條小徑都不留呢?」

  「興許原來是有路的,但因荒棄太久,就給新生的竹子遮掩住了。」

  水若推測道。

  小婉伸長脖子朝潭心望了望,只見清碧之下是濃濃的暗綠,道:「這潭子好像很深呀……」

  「嗯,水這麼清,卻還瞧不見底。」

  水若接道。

  小婉盯著水面漂浮的數片竹葉,猶疑道:「連條小小的魚兒都沒有哦……我怎得這潭子有點怪怪的。」

  水若道:「這島上古怪的地方還少嗎?別理太多啦,我們快來享受享受,嗯……這裡雖然偏僻,卻不定會有人過來,好妹子你到外邊替我看著,我先泡一泡,待會就換你來洗。」

  小婉笑道:「啊哈,原來是找我做把風的呀。」

  「輪流嘛,待會我也幫你把風呀。」

  水若笑嘻嘻道。

  「好吧,你快點哦。」

  小婉爽快地應了,貓著身鑽出竹林去。

  女孩子素來好潔,水若此時已有兩天沒洗澡,只覺身上難受無比,當即飛快地褪衫解裙,迫不及待地步下潭去,足尖一觸到水,立感透骨的沁涼襲腿而上,歡聲一下輕呼,整個溜入了水中……

  不時嬉浴了多久,水若只覺遍體怡爽,小婉在外邊叫了幾次,她皆應道:「再泡一下下嘛。」

  「好久啦,再泡就脫皮勒!」

  小婉憤憤道。

  「好啦好啦,真的再泡一下就換你。」

  水若應付道,賴在水裡始終不肯起來,此刻她身上只有一條迷人的蔥綠束胸隨意圍著,肌膚如酥似雪,嬌態既憨又媚,可惜這一切無人得見。

  水若懶洋洋地靠在潭沿,舒愜中只覺一絲倦意襲來,不由兩眼發澀,迷迷糊糊地就要睡去,忽然間,一個身影不由分說地闖入思緒,某個離奇的夜晚驟在心海裡蕩漾開來,幕幕荒唐的、狂亂的情景接踵湧現,令得她一陣驚慌酥悸。

  「嗚……為什麼要想這個!」

  水若咬咬唇,心中的身影卻無可阻遏地逐漸清晰:「真該死……為什麼要想到他……他那麼壞……他那樣欺負人……」

  女孩不覺夾緊了腿,浸泡在清涼潭水中的身子竟然有點燥熱起來。

  竹林外的小婉手裡拿著一根小竹枝,正無聊地蹲在草叢裡撥尋蟲子,忽聽有人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她嚇了一跳,抬頭見是飛蘿過來,忙立起笑道:「師叔,這兒有個好地方哩。」

  「什麼好地方?」

  飛蘿面上微露疲色。

  小婉指著小竹林道:「裡面有一個很棒的小潭子,三師姐正享受著呢。」

  「好啊,我正想找個地方洗澡哩……你怎麼不跟她一起享受?」

  飛蘿問。

  「三師姐怕有人來,要我把風吶。」

  小婉噘著嘴兒道。

  飛蘿笑道:「這個還不容易,瞧我的。」

  只見她抬起一手,捏了個印法,隨隨便便就甩了出去,不知從哪突然湧來大片薄霧,不一會便瀰漫了小竹林周圍,霧中不時奇異地閃耀出一弧弧蚯蚓般的細小電火。

  「這是什麼?」

  小婉訝問。

  飛蘿微笑道:「是個小小的守護禁制,蘊有風、電二象,若是有人靠近,便會生出反應。」

  「這個不太好吧,若是師姐她們不巧路過……」

  小婉擔心道。

  「沒事,這個小禁制的威力十分有限,警告之用多於傷害。」

  飛蘿道:「好啦,這下我們可以放心地進去享受了。」

  水若見飛蘿同小婉進來,慌得身子一縮,躲入水裡:「啊,師叔……你……你來了。」

  「嗯,果然是個好地方。」

  飛蘿瞧瞧四周,面露歡喜之色。

  水若望向小婉,慌張道:「怎麼都進來了,那外邊……」

  「放心吧,師叔已在外邊設下了禁制。」

  小婉並膝跪下,探手在潭邊掬水,歡叫道:「真涼呀!」

  飛蘿懶懶地舒了下腰,嬌慵道:「噯,終於能洗個澡了。」

  說著開始松襟解帶,乜見水若縮著身子,只露個腦袋在水面,有點奇怪道:「怎麼啦?」

  水若支唔了半天,方才難為情道:「三個人一起……一起洗嗎?」

  飛蘿「哧」地笑道:「有啥好緊張的,不都是女人麼。」

  她邊說邊脫,舉手投足無不優雅迷人。

  「可……可是潭子這樣小……」

  水若拚命尋找借口。

  小婉亦開始脫衣裳,笑嘻嘻道:「再小也能容得下三個人,你要不願意,那就快點起來吧,反正你泡得夠久啦。」

  水若哪肯,只好不再吭聲。

  飛蘿裳裙盡褪,身上只餘一條細得不能再細的紫綾束胸,緊緊地縛著一對巨碩的雪乳,除了露出上邊兩弧飽滿的凸浮,下邊還擠溢出兩肚肥美的酥團。

  旁邊的小婉掠見,不覺臉上暈熱,心中好生奇怪:「這樣大……卻用那麼細的東西哦……」

  飛蘿緩緩浸入水中,舒愜地發出一聲輕歎,慵懶甜軟異樣撩人。

  旁邊兩個女孩聽見,俱禁不住一陣面紅心跳。

  「怎麼發出這種怪聲!」

  水若心裡悄嗔,自從那次瞧見飛蘿盯著小玄的眼神,她就對這個師叔的印象有些不爽。

  飛蘿反手到背後鬆開結子,然後輕輕一扯,將紫綾束胸拉了下來,剎那間,一對聳翹得驚心動魄的傲人美乳彈躍而出,滑似凝脂嫩若酥酪,巨如兩隻剝了殼的雪白椰果,半浸在水中凌波搖晃,迷人地蕩漾出圈圈漣漪。

  在她前方的水若目瞪口呆,好一會後,方纔如夢初醒般把滑落水裡的束胸飛快拉上,死死地摀住自己的胸口。

  ******「啊!」

  這時又傳來方少麟的一聲慘叫,小玄心頭劇跳起來,臉上的嬉色漸漸消失。

  巨鱷瘋狂地在浪濤裡躍出竄沒,方少麟則已不見了影子。

  「這小子雖然討厭,但畢竟是同門中人,不太好意思看著他完蛋吧……」

  小玄飛速朝方少麟游去,尚隔數丈,便已感受到巨鱷的驚人威力,道道惡浪帶著強勁的力道摔打在他臉上身上,散碎成千萬滴晶瑩剔透的水珠。

  小玄一時無法靠近,忽見巨鱷張開長吻朝什麼咬去,急忙揮臂一甩,八爪炎龍鞭驟從袖中疾旋而出,鞭首正中巨鱷左頰,在浪花中爆出一溜赤烈的火焰。

  這一擊著實不輕,立將巨鱷腦袋震歪,小玄趁機又加一鞭,重重地抽在它的背上。

  巨鱷狂嘶一聲,大半個身軀陷入水裡,翻騰滾湧的波濤卻將一個人從它身邊送了上來,正是渾身染血的方少麟,小玄揚鞭捲去,將之一把纏住,奮力拋向遠處。

  波濤突然裂開,巨鱷在離小玄不到一尺的水面暴出,張到極限的嚇人巨口怒噬而至。

  小玄沒想到它受了兩記重擊還能這麼快作出反擊,眼見閃避不及,千鈞一髮間揮鞭疾繞,將奪命的長吻死死縛住,但巨鱷衝力奇大,餘勢不止,硬如鐵石的吻端重重地撞在他胸口。

  小玄痛徹心肺,眼前金星亂冒,差點就要閉過氣去,但兩手始終不敢半點放鬆,仍將鱷嘴死死地勒鎖住。

  方少麟死裡逃生,本能地朝小島游去,迷糊中聽見一聲悶響,趕忙轉頭,正見巨鱷撞中小玄,心中一驚,就要趕去救援,但見周圍不斷有鮮血冒出,染得湖水團團殷紅,又覺身上處處劇痛,自知傷得不輕,心忖道:「眼下我自身難保,如何幫得了他,去了也不過是陪著送死……」

  方少麟在水裡一陣猶豫,忽又思道:「他一直都討厭我,卻還冒死相救,我又豈能棄他而逃?」

  想到此處,驀地一腔熱血俱往上湧,遂毅然轉身,朝小玄與巨鱷游去。

  巨鱷的長吻給炎龍鞭緊緊縛住,激得暴跳如雷,瘋狂地掙扎了片刻,倏將巨軀一擺,把小玄整個壓入水中,拱向不知幾深的湖底……

  方少麟奮力疾游,心中倏地靈光一閃,猛然記起身上帶著一道摘星子留給他的救命符,名曰阿修羅王之刃,據說能斬蛟誅龍,忙從法囊中摸尋出來,緊緊地扣在手裡。

  此際巨鱷已拱著小玄沒入水中,方少麟趕到之時,只瞧見水面疾旋著一個巨大的漩渦,他心頭一緊,大聲喊道:「你在哪裡?」

  但湖面上除了似在嗚咽的水聲與如同歎息的風聲,哪裡有人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