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二集:孤島春色 第十章 蕉亭銷魂

  夜空澄碧,月色如水,幾縷淡淡的雲絮靜靜地飄浮在天邊,令人無端生出一種寂寥之感。

  崔小玄趴伏在亭沿的石欄杆上,怔怔地盯著對岸的密林,在模糊的陰暗裡,彷彿隱藏著無數凶殘與邪惡的眼睛,正冷冷地注視著這邊。

  他終於忍不住開口:「怎麼回事,它們為什麼到現在還不進攻?」

  「不知道。」

  飛蘿斜倚著圍欄,臉偎著一邊粉肩,慵懶可人地半臥在石椅上。

  「它們究竟在等什麼呢……啊!敢情那些妖穢害怕這個小島?」

  小玄突想起在大殿中感受到的莫名敬畏。

  飛蘿回答依舊:「不知道。」

  「師叔……」

  小玄對她的態度感到十分不滿。

  飛蘿昨夜未睡,今兒幾乎又忙了一天,黛目如絲地瞇著,聲音細弱無力:「安心養養神吧,妖氣越來越重了,它們一定會來的。」

  小玄煩躁地坐下,交臂抱懷,百無聊賴地東張西望。

  亭子周圍堆青疊翠,其中一面最是繁茂,濃綠的芭蕉葉毫無章法地生長著,幾乎擋住了位於樓南的整條石廊。

  「水若就在那邊呢……」

  小玄想了想,便道:「師叔,這邊的芭蕉太多了,擋住視線哩,要不我弄掉一些?」

  亭子裡靜悄悄地無人答應,小玄轉頭瞧去,見飛蘿玉軀斜傾面伏於臂,原來已倚欄睡去了。

  皎潔的月光流瀉入亭,如一條薄薄的銀紗披灑在她身上,耀得肌膚如乳似酪,通體泛著一層如夢似幻的玉色光暈,令人疑是太真凌波廣寒歸來。

  小玄呆了呆,旋憶起那夜枕在自己腿上小睡的水若來,進而想到另一夜的荒唐與銷魂,不禁一陣口乾舌燥。

  「師叔的睡姿較水若又有別樣風情啊……」

  隔了好一會,他突然猛甩了下頭,硬生生將注意力扭開,跑出亭外,發洩似地用力去折拗那些遮擋住南面石廊的芭蕉枝葉。

  半炷香後,小玄回到亭內,猶不敢去瞧飛蘿一眼,遂將如意囊裡的東西搬出來整理,擺佈半天,發現自己只收集:到了兩副血骷髏的骸骨,心下老大不滿:「碰見那麼多稀奇古怪的妖怪,卻只有這麼一點點收穫……」

  繼而盤算:「倘若那些不知好歹的骷髏真的殺來,這回可得記住收集:多多的!」

  「小妖們,到時休怪本聖爺辣手無情啦!」

  他自得其樂地獰笑一聲,把兩副骸骨收回囊內,不意指尖碰觸到一個光滑東西,心中一動,忙將那物取出,卻是玉桃娘娘贈送的青瓷瓶兒,瓶中插著一枝莖身剔透嬌嫩如粉的獨蕾桃兒。

  「裡邊有個很好看的女孩兒啊……」

  小玄正感無聊,當即就想召出夭夭來:「喚她出來,或可陪我說說話兒哩,哦,她還不太會說話呢……那我就教她說吧,這也有趣得緊吶。」

  方要念動召喚禁咒,眼角閃掠見旁邊的飛蘿,遂又猶豫起來:「夭夭畢竟是精怪,倘若給師叔瞧見,不定會發生什麼事情哩……」

  想了半天,終究不敢,於是將瓶兒放在亭心的石桌上,俯到桃枝邊悄聲道:「我師叔在哩,你就不要出來了,只在這裡透透氣吧。」

  他不過是隨口說說,卻見枝首的桃蕾微微一顫,竟似在點頭答應。

  小玄心中喜訝:「難道不召喚出來,她也聽得見我說話?」

  當下趴伏桌上,對著瓶子小聲道:「敢情這樣你也聽得見,那我就教你說話好不好?嗯,就先教你怎麼跟人打招呼吧……」

  他有一句沒一句地說了許久,畢竟無人答應,漸漸覺得無趣,而對岸始終沒有絲毫動靜,心中再度焦灼起來,按不住起身踱步,路過飛蘿旁邊,目光登又溜到了她的身上去。

  「師叔的身材可真奇怪呢,跟水若她們大不相同啊,只有腰部差不多哩……」

  小玄平時看多了幾個師姐,不知不覺對比起來。

  飛蘿的腰肢雖然同樣纖細,但柔美的線條上下延去,卻在兩頭突然驚心動魄地膨脹,分而勾勒出飽滿如瓜的胸廓與渾圓聳翹的臀部。

  這時恰有一縷夜風入亭,吹拂得美人薄裳飄飄翻動,數處令人心跳的地方乍閃即逝。

  小玄使勁吞了吞口水,目光如鐵遇磁般給緊緊吸住,此際夜深露濃涼意侵人,但他卻感到週身發熱。

  「真是的,居然就這麼睡著了,不知她冷不冷呢?」

  小玄咕噥著脫下外袍,躡足走了過去,正要給飛蘿蓋上,忽見她螓首一歪,臉從臂上滑落,趕忙攔手接扶住,幫她緩緩放平身子,將袍輕輕蓋上,剛要覆及酥胸,倏地撐目結舌,僵住了手。

  原來石椅倚欄環成一圈,且又狹窄,飛蘿的嬌軀只能隨之彎曲,一時凹凸畢現,滾圓挺碩的美乳把鬆軟的胸襟高高撐起,半掀的領口將內裡春光洩露在男兒眼中。

  小玄幾乎忘記了呼吸,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美人繡襟之內,只見兩座腴潤如膏白膩若雪的乳峰嬌聳著,美肉從緊緊紮束的細帶上下擠溢出來,散發著無比撩人的彈力。

  仍是那條艷麗的紫綾束胸,但以這個角度,比白天的驚鴻一瞥更加要命,因為那峰頂的兩點凸突雖給裹住,可旁邊那兩環迷人的粉暈卻隱約可見,小玄拚命睜大眼睛,似給那嫩如蠶膜的嫣紅勾去了魂魄。

  「嗚……」

  他心底呻吟著,突然湧起一股無可遏制的慾望:「不知那束帶之內又是怎樣的?」

  小玄如中魔魘般慢慢俯下頭去,面龐幾乎貼到了美人的綿腹,但那條紫綾束胸纏縛得極緊,始終可恨地裹藏著峰頂那兩顆誘人的神秘東西。

  「看不見啊……天吶……真要命……弄……弄開……偷偷……偷偷瞧一下?」

  這念頭方閃,他立給自己嚇得半死,心中哀鳴道:「師叔你快醒來吧,要不……要不我就……就完蛋啦!」

  但美人依舊酣然甜睡,那條給撕去袖子的藕臂隨意而優美地垂著,無知無覺地繼續誘惑著跟前的男兒。

  「偷偷瞧一下就好……不……不行!萬一給發現,那就完了……不過……師叔對我好像挺不錯啊,就是發覺,該不會……不會宰了我吧……就……就一下……」

  他心中狂跳,只掙扎了片刻,理智就徹底給慾望制服了。

  小玄滿頭是汗,作賊般伸出手去,哆嗦了又哆嗦,指尖終於巍巍顫顫地搭住了美人的細細束胸,他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輕輕一勾,剎那間雪膩晃耀,一對絕美碩乳彈躍而出,兩顆無比迷人的紫葡萄終於清清晰晰地映入眼內。

  「天……太……太美了……太不像話了……」

  小玄的鼻血差點一標而出,忽聽一聲低呼,抬頭望去,便瞧見了已睜開眼睛的飛蘿,登時魂飛魄散。

  飛蘿雙顴俱暈,並沒任何動作,只咬著朱唇盯著跟前的男兒。

  「我……我……」

  小玄半天說不出話,猛然想起了自己的爪子,急忙收手,不想指尖搭著緊縛的束胸,立把美人扯帶了過來。

  飛蘿「嚶」地一聲,軟軟地撲在他身上,伴隨而至的是醉人心魄的縷縷幽香。

  「天吶,我在做什麼!」

  小玄只覺滿懷軟膩溫香,腦子裡一片空白。

  「小壞蛋!」

  美人似嗔非嗔,推著他的胸膛支起嬌軀,臉上染著驚心動魄的羞與媚,眸中儘是盈盈水波。

  小玄萬料不到她竟是這種神態,一時魂銷魄融。

  飛蘿仍盯著他,手指勾住給扯到乳廓之下的束胸,慢慢往上拉起,細細的紫綾勒入雪乳,彼此映襯,分外艷褻。

  小玄心中彷彿「轟」地炸開,只覺她那動作美不可言誘惑萬分,驀地朝前撲去,將美人緊緊壓在欄杆上,雙手亂尋亂竄,捋得滿掌肥滑軟膩。

  飛蘿嬌吟一聲,美目瞇了起來,兩手似推非推似拒非拒。

  小玄劇喘著,火熱的雙手一齊攀上了彷彿灌飽了濃稠酪漿的奶子,顫抖地揉捏捂搦,轉瞬間掌心就麻了。

  「小淫賊!」

  飛蘿嬌軀掙扭,似嗔若罵地又吐了一句,卻如火上澆油,惹得男兒愈加癡迷狂亂。

  小玄只感滑不留手,只好更加用力,指掌不住捏拿收放,貪婪放肆地領略著酥乳的驚人彈性。

  「喔……小……小淫賊你竟……竟敢調戲師叔……」

  飛蘿朱唇張啟,嬌顫著呼出甜燙的氣息,從紫霓勒子垂落的水滴紫玉在額前晃蕩個不住。

  又是一句小淫賊,既然她口口聲聲這麼叫,那還有什麼好顧忌的!加之小玄下午在水潭褻戲小婉,早就惹得滿身慾火,此刻索性豁了出去,竟然動手去剝她衣裳,一把扒下了她外邊的羅衫。

  「不怕我……我告你師父去?」

  飛蘿喘息道,似乎害怕給擠下狹窄的石椅,一雙酥潤藕臂勾住了男兒的脖子。

  小玄又掀開了她裡邊的銀菱雪底中衣,一臉蠻橫。

  「這神情……怎麼好像……好像……」

  飛蘿怔然瞧著男兒,芳心倏地一悸,身子陣陣發酥。

  小玄不由分說地繼續侵犯,將羅衫中衣一齊捋至絲帶猶束的腰畔,玉人的上半嬌軀已幾乎赤裸,雪晃晃地令人目眩。

  他百脈如沸,只瞧了兩眼,便已無法把持,復而撲身迫上,竟捧起飛蘿的雙乳烈如熾焰地吻咂起來……

  「唔……」

  飛蘿渾身發軟,心中驚疑不定:「不但長得像,神情像,竟連這……這樣兒也像……嗚……怎會有如此多的巧合?」

  小玄時左時右,輪流在兩座雪堆般的酥乳上吸含咂吮,舌頭猶在口中放肆地挑舔逗弄,將兩顆誘人的紫葡萄撩惹得勃然尖起,偶爾一露,便可瞧見其上的閃亮水光。

  飛蘿迷迷糊糊垂臉,睨見胸前情形,驀地春情暴發,嬌軀緊緊地貼向男兒,一隻玉手從底下摸去,哆嗦著去拉扯小玄的腰帶,忙亂中一時鬆解不開。

  小玄覺察,急忙用手幫她去解腰帶,不禁銷魂萬分:「師叔竟亦跟我胡鬧哩……」

  忽感一條嫩臂貼著肚皮滑入衣內,接著襠中驟暖,一隻滑膩軟綿的柔荑搭上了自己早已勃如鐵石的肉棒。

  他悶哼一聲,越發熾烈地咂吮口中的櫻桃。

  「這麼大……」

  飛蘿心頭一震,更加迷亂,玉手拿握著肉棒,輕輕柔柔地捋套起來。

  小玄激盪欲狂,竟用牙齒對著女人的奶頭輕輕啃嚙。

  「噯呀!唔……唔……啊……」

  飛蘿乍然失聲,此後嬌啼不住。

  「師叔好像喜歡這樣哩……」

  小玄昏昏思道,當下發揮他的聰明才智,花樣百出。

  飛蘿難奈地掙扭著,在男兒襠裡的柔荑情不自禁地用力收束,卻始終合不攏五指,只好以軟嫩的虎口環勒肉棒的冠溝,報復似地愈套愈快。

  「師叔……」

  小玄仿若哀嚎,臉上卻是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

  「嗯?」

  飛蘿抬頭瞧他,眉梢眼角俱是媚色,嘴角勾起一絲得意地微笑,底下的玉手變本加厲,竟不時用指尖去揉按肉棒頂端的豎眼。

  「師叔!我……我要……要……」

  小玄聲音陡然拔高,兩手用力地捏握美人粉肩,呼吸越來越急促。

  飛蘿以為他想要自己,暈透的嬌靨儘是春情,朱唇貼到其耳邊,細喘著膩聲道:「敢就來喲。」

  誰知話音方落,猛感箍住的巨棒突突怒跳,接著一滴滴發燙的漿汁勁射在手上,她微微一愕,即已明白,忙把玉手捋得飛快,食指搭住龜頸的繫帶,有節奏地一下下刁刁揉壓。

  小玄失聲悶哼,猛一把將美人摟住,死死地按在胸前。

  飛蘿小鳥依人地迎前貼偎,從他懷裡仰臉凝視,底下的玉手依舊套動不停,只是漸漸減緩了速度。

  小玄劇抖個不住,昏昏沉沉地乜著她那嫵媚絕倫的麗顏,只射得筋麻骨軟。

  終於風止雨住,飛蘿從男兒的褲襠裡抽出手來,放到面前一瞧,只見白絲纏繞狼籍不堪,頑心忽起,笑嘻嘻地張開五指,拉出道道長絲,細而不斷,顯然濃稠之極。

  通體舒泰的小玄鬆弛下來,無比感激地望著她,只覺這一刻親密無間。

  「這麼快……」

  飛蘿小小聲地咕噥,美目乜了男兒一眼,忽然吃吃嬌笑。

  勁頭過去,小玄心底開始發虛,慌慌問道:「什麼快?」

  「沒什麼。」

  飛蘿搖搖頭,貝齒咬住了笑,嬌軀從他懷裡溜出,不知從哪摸出一條碎花紫底汗巾,仔細擦拭指掌。

  「明明在笑我呢,怎麼卻說沒有?」

  小玄暗自納悶,一臉惶惑。

  飛蘿睨睨他的表情,「噗哧」一聲又笑了出來,而且這次笑得更歡。

  小玄見她笑得花枝亂顛,嫵媚中透出一股無法形容的妖嬈,不禁心迷神搖,膽子立又壯了起來,倏地朝前撲去,再度把美人壓在欄杆上,喝道:「到底在笑什麼?」

  「沒有啊,沒有。」

  飛蘿嘴裡雖說沒有,但卻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小玄眼珠子一轉,兩手突然往下竄去,捏拿住了美人的腰肢……這可是他在山上之時,對水若與小婉百戰百勝的撒手鑭。

  「啊唷!你……你還敢……還敢折騰人……」

  飛蘿如遭電殛般掙扎起來,高聳的雪峰晃蕩出一波波勾魂奪魄的迷人乳浪。

  「到底招不招?」

  小玄繼續呵她,趁機一飽眼福。

  「停……停!招啦招啦!招了呀!」

  飛蘿渾身繃凝,酸癢得差點湧出淚兒來。

  「快說!」

  小玄略略鬆手,瞧著她那嬌怯模樣,心中不禁一蕩:「這麼厲害的師叔,此刻竟是這個樣子……」

  「有人外面凶巴巴的,不料裡邊卻是個……是個銀樣鑞槍頭!」

  飛蘿喘著氣兒道,忍不住又咯咯地笑了出來。

  「銀樣蠟槍頭?」

  小玄苦思冥想,忽然有所領悟,俊顏倏地漲赤:「難道那……那個太快是件丟臉的事情嗎?」

  驀爾老羞成怒,逼住美人,再次放肆起來。

  「啊,你……你賴皮……人家不是說了嗎……」

  飛蘿又開始掙扭。

  小玄上下其手,四處出擊,蠻橫道:「你敢笑話我!」

  「明明就這樣嘛,我……我有亂說麼?」

  一說到這個,飛蘿就笑得厲害。

  小玄臉上更掛不住,倏一掌插入她的腰裡,闖入了褻褲之內,飛掠過一片柔軟燕草,揉到了一團饅頭似的豐腴凸物。

  飛蘿嬌軀一震,下體往後縮去。

  小玄豈容她逃,繼續往下追擊,指尖突然竄入一道嬌嫩溝縫。

  「啊……」

  飛蘿失聲嬌哼,居然止住了笑,如藕雙臂抱住了他的脖子。

  這一下出乎意料,小玄心頭劇跳,彷彿發現了世處桃源,環臂緊箍美人柳腰,凝神靜氣尋幽探秘,指尖觸著塊塊嫩如凝脂的潤滑軟物,暖乎乎黏糊糊的,轉瞬就染濕了幾根手指。

  飛蘿嬌喘細細滿面酡紅,醉蝦般地收著腹兒,無力地趴伏在他肩膀上。

  小玄既銷魂又得意,手指不住輕撥細探,忽然從凝脂堆裡揉出一粒花生米大小的圓圓肉兒來,雖亦嬌嫩,但卻軟中帶硬,蠕來滑去妙趣橫生。

  「唔……唔嗚……」

  飛蘿嬌嬌低哼,柔荑恣意地揉撫著男兒秀挺的軀體,先前突然中斷的情慾仿如爐膛內蘊蓄著暗火的炙碳,稍經一撥就騰竄而起,熊熊復燃。

  小玄忽感美人兩腿夾緊,指掌已給一注稠汁淋得熱膩黏滑,想起上回欺負水若之時,好像也有這樣的情形,心中似明非明興奮異常。

  飛蘿按捺不住,玉手悄悄往小玄底下一探,撈著不時何時又再勃起的肉棒,不禁驚喜交集:,遂松臂放開他脖子,逕自往後仰去,斜靠在欄杆上,兩腿撩人地微微分開,眸中水汪汪的滿是期盼。

  孰料小玄不解風情,一眼瞥見她那絕倫美乳,便又探手戲耍,玩得心野,竟然湊身過去,握莖牴觸,果然美妙絕倫。

  飛蘿通體如焚,卻又不好開口,只好如嗔似怨地盯著他,任由那令人心跳的巨碩肉棒在乳峰上恣意荒唐。

  小玄擎著怒杵,初時只在美人的雪乳上輕佻細點,但很快就難以自已,或搠或挫、或揉或鞭百般放肆。

  他興動欲狂,猛一下用力過頭,突然滑入了兩乳之間,棒底隔著幼嫩的肌膚犁在美人的胸骨之上,但覺軟裡透硬,痛快異常,爽得齜牙咧嘴直吸氣兒。

  飛蘿「嚶」地輕啼,忙以手自扶雙乳,從兩邊夾裹住了男兒的火燙肉棒。

  小玄美得渾身輕抖,忍不住就在深深的乳溝內抽送起來,通紅油亮的棒頭在雪堆似的肥乳中間時沒時現,將峰頂那兩顆勃翹的晶瑩葡萄扯帶得打圈晃蕩。

  飛蘿苦忍著難耐的飢渴,嬌捧玉乳勉力相承,心裡只盼身上的小淫賊快快玩膩自己的這個地方。

  小玄愈抽愈疾,在乳峰中間穿梭如飛,硬如鐵鑄的肉杵感受著兩邊的肥美滑嫩,領略著底部的嶙峋骨感,忽然間又生出一絲射意。

  飛蘿身上出了一層細細香汗,此際給粘滿白漿的肉棒反覆攪拌,兩隻腴乳已變得油光發亮潤如蜜浸,黏乎乎滑膩膩的無比可人,而那峰頂的兩顆紫葡萄則給襯得越發嬌艷欲滴。

  小玄忽然乜見她右乳奶頭下方的雪膚裡透出一絲淡青脈兒,若隱若現如蚓蜿蜒,心頭遽爾銷魂,精意急劇翻騰,底下的肉棒彷彿又暴漲了一圍,青筋怒浮如龍盤柱。

  飛蘿瞧得面燒心跳,終於忍不住開口:「好……好燙……還……還沒玩夠麼……」

  但小玄依舊埋頭馳騁,射意迅速清晰,殺氣騰騰的巨杵在谷壑中進進出出,去到盡時,朝天怒翹的棒頭幾乎頂著美人的雪瑩下巴,淫靡得令人迷醉。

  「你……你那晚怎……怎樣欺負水若的……」

  飛蘿只恨得牙齒癢癢,無奈之下只好加以「諄諄善誘」「嗯?」

  小玄爽得頭昏腦脹,猶未領會美人的意思。

  「壞蛋!已經很……很硬了……」

  飛蘿麗顏如火地嬌嗔,眸中滿是渴求與企盼,乏力的雙手幾乎再捧扶不住自己的碩乳。

  「嗚嗡」突然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浩長怪音蕩空傳來,震得整座亭子一陣發顫,正是那夜在古兵營外聽過的聲音。

  「啊?它們要進攻了!」

  小玄吃了一驚,抬頭望去,猛見右側湖面聳立著個無比巨大的模糊黑影,正一步一晃地涉水而來。

  飛蘿迷迷糊糊地急擺螓首,聲顫如泣道:「不要管!你快……快……要我……」

  這時夜空驟然一亮,數十道碧幽幽的詭異焰芒齊掠而起,映出了那模糊身影的駭人面目,原來竟是一座巨如高塔的骷髏,兩隻眼眶內各立著三名手持法器的骷髏術士,身上還攀滿了密密麻麻形形色色的骷髏戰士,俱著重盔厚甲,個個猙獰欲噬蓄勢待撲。

  「這……這是什麼?」

  小玄瞠目結舌,他早已箭在弦上呼之欲出,心神劇震之下,陽精驀如大江決堤,一瀉千里。

  飛蘿猝不及防,立給射得一塌糊塗,除了酥胸,面上髮梢皆無倖免。

  「怎麼又……又……」

  美人愕然僵住,掛滿白漿的臉上透出艷麗絕倫的暈紅,水波盈盈的眸中儘是嗔意,媚得驚心動魄。

  小玄狼狽萬分,只握住巨莖死死地抵著一團雪乳激射,怒漲的棒頭幾乎完全陷入了肥美的嫩肉之中,只能看見一絲絲白花花的稠漿從塞住的縫隙裡擠迸出來,很快就漫過了窩陷部位,順著已給壓揉得變了形的乳廓蜿蜒淌下。

  這時,如同高塔的巨型骷髏已經到達了小島岸沿,曲膝一蹦,輕而易舉就躍上了高逾四丈的檯面,登時爆出驚天巨響,足落之處,地裂石碎,震得整座小島微微一顫。

  幾於同時,攀附其上的近百個骷髏紛紛跳下,揮舞著各式兵刃,嘶吼著瘋狂撲向島心的閣樓。

  (

  第二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