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三集:骷髏魔軍 第九章 為美采虹

  「是那邊啊,快瞧那邊!」

  水若幾乎是跳著指著某個向方喊叫。

  小玄微一轉面,便眺見在極遠處有一棵高巨無比得難以想像的的奇竹,鶴立雞群般聳立在竹海中心,旁邊縱起一道絢麗絕倫的巨大彩虹,弧空跨過竹海,落到峽谷的一邊崖壁上。

  「從嚴格意義上說,下面才是真正的巨竹谷。」

  賀天鵬微笑道。

  「那棵巨竹,一定就是地界一十九靈脈中的太碧了?」

  小玄喃喃道。

  「這還用說,天地間除了太碧,哪裡還有這樣神異的的竹子!」

  賀天鵬冷聲道。

  「娘說的沒錯,這裡果然是天地間最美麗的地方之一。」

  水若如癡輕歎。

  「小小石碑,竟能將一個如此之巨的天地隱匿其中,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壺中日月須彌一芥?」

  小玄若有所悟地自言自語。

  「你就別自作聰明了!適才我不是說了麼,那塊石碑只是這裡的入口之一。」

  賀天鵬連嘲帶諷道。

  「不可能吧……那麼這巨竹谷又是在哪裡?難道有什麼法術能將這樣大的地方整個隱藏起來?」

  小玄忍不住爭辯。

  賀天鵬冷笑一聲,侃侃而淡道:「說你是凡夫俗子果然沒錯!其一,據在下所知,天地間不止有一種法術可將山川河流甚至日月星辰隱於虛無。其二,這巨竹谷並非用法術隱去,世人之所以瞧不見它,只不過因為它非天非地,而是天地之間的一道裂縫罷了。」

  「天地間的一道裂縫?一道裂縫就有這麼大?」

  小玄吸氣道。

  「這裡的確不小,但天地又有多大?你且說與我聽聽。」

  賀天鵬冷笑不住。

  小玄愕然一滯,天地多大,焉有人說得清楚。

  賀天鵬旋又輕輕地續了一句:「算啦,這些高深道理跟你說也是白搭,浪費口舌而已。」

  小玄給他接二連三的冷嘲熱諷嗆得面青面綠,心中勃然大怒,正要發作,忽見水若攔到跟前,悄悄在他手心裡輕捏了一下。

  「活該,誰叫你在車上先出語傷人,如今報應啦。」

  水若小聲笑道。

  小玄一見她那嫵媚笑靨,肚裡的氣頓消了大半,這一冷靜,方驚適才差點中計,險些就在美人面前小肚雞腸失了風度,於是再不理會賀天鵬的刺激與挑釁。

  「那條彩虹好美,我們過去瞧瞧好嗎?」

  水若生怕兩人當真鬧僵,趕緊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賀天鵬這回佔盡上風,心中暗暗得意,春風滿面道:「好啊,入谷正需從那邊下去,我帶你過去瞧。」

  又陪水若前面走著。

  接下的一段路,地勢開始微斜往下,轉了數彎,果然到達了彩虹的一端,只見整面崖壁給映耀得七彩繽紛,如夢似幻瑰麗異常。

  水若驟又輕呼,指著對面的崖壁叫道:「怎麼會這樣?真像是絲綢呀!」

  小玄凝目瞧去,見落到崖壁上的彩虹並不如常消失,尾部竟如實質般沿著崖壁飄垂而落,果似絲綢一般。

  「沒錯,這道彩虹不知何時已有,經年不逝,它可非同尋常彩虹,不知是不是因為太碧所生的原故,已經凝化成實質了。」

  賀天鵬微笑道。

  「真有這樣的?傳說天上仙子所穿,便是用雲霞做成的衣裳哩。」

  水若癡癡道。

  小玄亦給眼前的極致美麗迷壞,喃喃道:「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去幫你採一片來做衣裳。」

  水若甜蜜地睨了他一眼,卻知這不過是句玩笑話罷了。

  賀天鵬聽見小玄的話,心頭倏動,眼內掠過一抹詭色,忽道:「這個並非不可能,因為我就曾瞧見,這谷中有人穿過用這彩虹做成的衣裳。」

  「真的?」

  小玄面現興奮,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絕無半字虛假,哦,想起來了,就是這谷中少主的一個姬妾穿過,嘖嘖嘖,果真美極啦!」

  賀天鵬說得有眉有眼。

  水若聽得羨艷萬分,滿面饞色地癡望著眼前的彩虹。

  小玄心頭怦怦直跳,盯著對崖判斷了一下距離,估量約有十餘丈遠,悄自忖道:「這個倒不太難,只是下邊深若千丈,萬一跌下去可不是說笑的……」

  「唉,只是這種霞羽雲裳,豈是我等凡人能受用著的。」

  賀天鵬斜乜著小玄歎道。

  「水若這樣喜歡,我冒下險又何妨……」

  小玄手心微汗,旋又想起:「對啦,夭夭只有一件紗子,我若能弄塊彩虹回去給她做衣裳,哈哈,不知她會怎樣高興呢。」

  旁邊的水若微一側臉,瞥見他神情古怪,面上時而興奮時而緊張,心中吃了一驚,道:「你幹嘛?」

  話音未落,便見小玄躍出了懸崖,飛鳥般投向對面的崖壁。

  水若花容失色,迅提起水靈真氣,疾施弄潮之舞捲他,卻已落了個空。

  「乖乖等著,幫你採片彩虹做衣裳……」

  男兒的聲音從風中傳來。

  「傻瓜!」

  水若大叫,一顆心驟提到了嗓眼。

  賀天鵬卻是悄嘿一聲,心中狂喜:「臭小子,這下你可死定了!」

  似乎害怕什麼,不覺後退了半步。

  小玄運御離火真氣,藉著躍勢凌空滑翔,只覺無比的驚險刺激,就在勢盡力絕之際,終於掠到了對面的崖壁,急忙探手抓去,果真撕扯下一大片凝成實質的彩虹來,心中驀喜,人已向下墜落。

  水若驚得差點失聲,忽見男兒手臂一甩,一條赤色長鞭驟從袖中旋出,長眼般捲住崖壁上的一塊突出石頭,接著奮力一蕩,朝著這邊飛躍回來。

  原來這一切均是小玄躍出前就計算好的,委實步步巧妙,但亦凶險異常,只要哪個環節稍有差池,便將落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小玄大步飛跨,仿如踏風而行,週身衫飄帶舞,再經背後巨虹襯映,難得一見的矯捷俊秀。

  「原來小玄這樣帥的,以前怎麼沒發覺呢……」

  水若心醉神迷,目光似給粘住般緊緊追隨著心上人兒的英姿,真個越瞧越愛,見他就要躍回崖上,終於大大鬆了口氣,歡天喜地的伸手去接。

  豈料這時奇變突生,忽一聲清越嘹亮的唳鳴蕩空傳來,襲得三人魄動神搖,水若循聲望去,驟見一隻巨大無比的飛禽從彩虹中飛出,拖曳長長的絢爛尾焰疾撲過來。

  她稍微一愕,旋即驚悟,臉上血色盡失,急朝愛郎大喊:「快把彩虹扔了!」

  小玄人在空中,且背對巨禽,一時沒反應過來。

  巨禽眨眼間就到了崖前,竟是一頭通體帶焰的靈鸞,長近三丈的翅膀忽爾拍出。

  小玄驀感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掃來,頓給扇出老遠,在空中翻滾了兩下,便向萬丈深谷兜頭墜落……

  水若也給大風波及,整個人立時拔地而起,斷絮般飛跌出去,眼見就要撞到一根巨竹之上,忽然給人攔腰接抱住,不是賀天鵬是誰。

  巨鸞當空一旋,帶出個漩渦般的艷烈焰圈,厲鳴著向下追去,一波令人魂飛魄散的威煞爆炸似地向四周盪開。

  「天!竟是這等靈物,如此強大的威煞,只怕比三師伯的坐騎還要厲害!」

  水若心膽俱寒,掙扎喊道:「放手啊!」

  「別去!是守護太碧的七焰碧鸞,我們一百個都打不過它啊。」

  賀天鵬只緊緊地抱住她。

  「放手!」

  水若瘋了似地發喊,猛一記冰錐術刺開了男人緊箍的手臂,失魂落魄地朝崖邊飛奔去,撲到邊沿,正見到巨鸞流星般自空劃落,一頭扎入竹海之中,爆起大蓬如焰異光,整個人頓似傻了。

  賀天鵬追到旁邊,又將水若緊緊抱住,彷彿怕她跌墜下去。

  水若愣愣望著底下,驀地魂銷魄融肝腸寸斷:「他就是沒給那巨鳥傷著,此刻只怕……只怕也……也得粉身碎骨了……」

  賀天鵬探首俯瞰谷底,吸氣道:「這種專門守護神物的靈禽異獸,果然厲害得嚇人,今兒總算見識了。」

  水若乍然回首,淚流滿面地喊道:「你既知道這裡有那惡鳥,適才為什麼不說?」

  「我……我不知道你師弟會去碰那彩虹啊,它可是那頭神鳥平日嬉戲的地方,而且我以為他會曉得,神異之物大多都是有靈禽異獸守護的,豈能隨意去碰觸,唉……」

  賀天鵬滿臉無辜道。

  水若滯住,剎那間只覺無助之極,驀爾撲在男人肩上放聲大哭。

  賀天鵬心中一陣狂喜,銷魂蝕骨地斜睨著女孩兒的粉嫩耳垂,幾忍不住就要吻落下去。

  「我要去找他。」

  水若忽然抬起頭,無力地慟泣道:「賀公子,請你帶我下去找他。」

  賀天鵬用力點頭,面上也是一副悲痛之色,心裡卻在陰側側地竊笑:「還找得著麼,只怕那小子早已屍骨無存啦!」

  ******小玄魂不附體,在落入竹海中的瞬間,拚命揮甩纏繞臂上的八爪炎龍鞭,只望能抓住什麼減緩墜勢,旋聽枝桿折斷之聲辟叭亂響,身子果然稍頓了幾下,但仍重重地跌砸在地上,掀揚起大片枯葉塵土。

  他五臟似裂,週身劇痛,不知哪裡受了傷與傷得多重,只明白自己還活著,心中連呼僥倖:「阿彌陀佛!幸好這竹林夠密,否則小命不保哩……」

  頭昏腦脹間忽見頂上焰光大盛,心知不妙,奮力朝旁滾去,相隔僅瞬,背後便響起了可怖的無數竹木爆裂聲,艷絕的焰芒耀亮了大片幽暗竹林。

  小玄白著臉偷偷爬起,趁著混亂撒腿就逃,心中只盼那怪鳥沒瞧見。

  但那七焰碧鸞極是靈敏,立刻覺察,「嘎」地一聲厲鳴,拍翅掠回空中,低低地貼著竹林追趕獵物。

  小玄給它緊緊盯鎖住,沒命地東奔西竄,然而速度遠遠不及,不但無法擺脫,反倒給越追越近,幸有茂密竹林掩護,幾次皆險險躲過奪命撲擊。

  七焰碧鸞如影隨形,強大的威煞驚動了無數生靈,原本幽靜的竹海開始沸騰起來。

  「天吶!鸞鳥素來性情溫和,這只卻為何如此兇惡?」

  小玄稍微走神,腳下倏給什麼絆著,整個人朝前撲去,摔得個灰頭土臉。

  七焰碧鸞目光無比犀利,立即遮天閉日地自空撲下,一對巨鉤似的利爪疾剜獵物背心。

  「嗚……這次真的完了……」

  小玄絕望地閉起了眼睛,誰知奇變突生,身子忽給什麼提起,剎那間脫離了絕境。

  七焰碧鸞怒鳴著繼續追來,所經之處如颶風刮過,無數巨竹同向傾倒,在密密的竹海中形成一條奇異的通道。

  小玄暈頭轉向地抬頭,方知是一人提著自己奔行,速度快得驚人,似乎不遜頂上的巨鸞,心中狂喜:「看來我命不該絕!不知這救命恩人是誰?」

  正在歡喜,突聽那人罵道:「臭小子,差點就給你壞了大事!去死吧。」

  然後就給用力拋出,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遍體是傷,吃這一下,更痛得肝臟似移面青唇白,心中莫名其妙,又聽另一人叫道:「大伙仔細,那頭鳥兒到了!」

  其聲嫩脆嬌滴,竟似在哪聽過。

  小玄勉力朝周圍瞧去,發現自己竟是趴伏在一塊無遮無掩的空地之上,頓時魂飛魄散,但聽空中翅膀撲騰聲響,心知巨鸞已到了頭頂,不禁悲憤交集::「原來那傢伙並非要救我,而是想害死我呀!」

  勾魂厲鳴終於再度響起,七焰碧鸞遮天閉日地自空撲下。

  巨大的風力掀騰起大片塵土,小玄忽瞧見地上鏤刻著道道凹線,縱橫曲直地構成許多繁複無比的玄異圖案,他腦海裡一閃,立時明白自己站立在某個法陣之上,心中更是迷惑。

  「啊!小玄?」

  那個似曾聽過的聲音忽然叫道,千鈞一髮間,一條繡帶突然從旁飛至,在七焰碧鸞的爪子下捲走了小玄。

  七焰碧鸞再度失手,憤怒地疾追過去,就在這時,鏤刻地面的道道凹線乍然亮起,一座法陣無聲無息地倏爾浮現,將之困在當中。

  小玄給繡帶捲到一人腳邊,瞧見裙腳下露出半截繡鞋,心道莫非是只母的,抬頭望去,果然是個女子,身段十分惹人,只是面上攏著面紗,看不見面容。

  那女子也沒功夫理他,鬆了繡帶,雙臂隔空朝巨鸞曼妙掄舞,似在操控著什麼。

  小玄轉臉朝陣中望去,見那七焰碧鸞在空中左衝右突,卻似給許多無形且炙燙的絲線勒絆著,羽翎上現出一道道冒煙的傷痕,它急怒如狂,威煞愈盛,如有實質般向四周爆發。

  小玄抵擋不住,倏地渾身酥軟,這時才發現除了女子之外,旁邊還立著七、八個人,臉上俱蒙面巾,井然有序地均勻環布在陣子周圍,也正對著巨鸞揮舞手臂,人人紋絲不亂,似乎完全不受威煞影響。

  那七焰碧鸞久掙不脫,越發拚命亂掀亂撞,巨喙利爪瘋狂地亂啄亂抓,聲勢極是駭人。

  周圍人中漸有幾個身子輕晃起來,先前提來小玄那人大聲叫道:「大夥兒堅持住,這頭鳥兒就快不行了!」

  果不其然,那頭七焰碧鸞在又一輪的狂瘋掙扎後,終於露出頹勢,身上的焰芒暗淡了許多,開始有一根根燒焦的羽毛散落下來,所發的威煞也在漸漸減弱。

  「好可怕!這是什麼陣法?竟將一隻如此強大的靈禽折磨成這樣……」

  小玄瞧得心驚脈跳,手腳慢慢地恢復了力氣。

  又過一會,七焰碧鸞原本亮厲的叫聲暗啞下來,似乎變成了淒慘的哀鳴,翅膀撲騰得愈來愈慢,羽翎成撮成片地焦化掉落。

  先前發話那人忽轉頭對救了小玄的女子道:「它不行了,快動手吧。」

  那女子點頭道:「我數到三,你們就收陣,一……二……三!」

  「三」字一出,法陣周圍的其他人立時一齊停手,地面那些發亮的凹線頓然闇弱下去。

  那頭七焰碧鸞忽然覺得禁制盡消,急忙奮力騰起,想要逃離這個對它而言有如煉獄的地方。

  那女子兩手交叉抱肩,倏地向前曲膝俯身,姿態婀娜無比,驟見她背後碧影一掠,巨鸞便凝固似的停滯在半空,約隔一瞬,巨大的身軀方才轟然墜地,砸得地面劇烈一顫。

  「拿到了麼?」

  有人問道。

  那女子點點頭,將一隻灰青缽子遞與問話之人,道:「你們快撤,我隨即就來。」

  那人道:「莫留痕跡。」

  他掠了小玄一眼,帶領餘者飛奔離去,轉瞬便消失在茂密的竹林中。

  那女子從貼身法囊內取出一把碧幽幽的雙股長叉,在法陣上方來回馳縱,不一會便將鏤刻地面的所有凹線破壞得乾乾淨淨,然後向小玄走來。

  小玄心中一驚,不覺往後挪去。

  那女子輕笑一聲,將叉收回囊中,道:「你還這樣怕我麼?」

  小玄越發肯定聽過這個聲音,迷惑道:「你是誰?」

  那女子雙手繞到腦後,將面紗摘解下來,露出一張黛眉水目的妖冶容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