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四集:巨竹谷 第九章 美人之贈

  「放我下來。」

  婀妍忽道。

  小玄將她放下,哼哼道:「終於覺得……不好意思了吧。」

  「哦,原來你不樂意背我的!」

  女孩嗔目道。

  「誰樂意啊,那麼小氣……」

  小玄低低咕噥,對她的空空如也符始終耿耿於懷念念不忘。

  婀妍只覺好氣又好笑,臉上卻是一副緊張之色,道:「你走前邊,小心提防。」

  小玄瞧見她的神情,心中不敢大意,凝神向前走去。

  婀妍夾了道紫符於指,距他一丈跟著。

  小玄望望四周,疑惑道:「搞什麼玄虛……」

  「別說話,小心走。」

  婀妍立即截住。

  小玄強著道:「這裡離嶺峰已不到半里,一段小跑也就到了,何需這等陣仗,不如我們……」

  話沒說完,便聽旁邊草木輕響,即轉頭去,卻不見什麼東西。

  「來了,小心!」

  婀妍叫,指間紫光一閃,身子周圍倏現出四粒紫艷艷的光球,上下盤旋飛繞。

  「小心什麼?」

  小玄凝鞭於臂,微感有風撲至,略一遲疑,左臂乍然生辣,似給什麼劃著,血珠從衣服的裂口裡飛迸而出,卻仍一頭霧水。

  後邊的婀妍揚臂甩手,繞身盤旋的四粒紫光球中分出一粒,呼嘯直飛小玄身側,只聽「轟」的悶響,憑空炸起一團紫焰,隨即響起什麼生物的淒厲叫聲。

  電光石火間,小玄掠見紫焰團中現出一隻蜘蛛模樣的怪物,心中駭然,急也揮鞭抽出,將之撕扯成數段。

  婀妍將光球收回身畔,奔前瞧他手臂,問:「要緊麼?」

  小玄訝望著墜落地面的幾段尚在燃燒的殘軀,張大嘴巴問:「這是什麼鬼東西!適才為何看不見?」

  婀妍笑道:「是鬼蜘蛛,此類雖不似火蜘蛛有毒,也不如虎蜘蛛疾迅兇猛,但卻是這萬蛛嶺上最怪異也最難對付的一種,因為它有隱形之能,令人防不勝防。」

  「隱形?你怎麼不早說!」

  小玄瞠目結舌。

  「人家適才不是叫你小心嗎?」

  婀妍道。

  小玄這才瞧見她的變化,望著繞著她身子不住盤旋飛繞的四粒紫光球,呆了一呆道:「這是什麼兵器?看起來不錯啊。」

  「不是兵器,是符,喚做紫雷罩。」

  婀妍答。

  「符?好厲害,我曾聽我二師姐說有的符能當兵器使用,今兒總算親眼見識了。」

  小玄咂舌,又問:「它能持續多久?」

  「若是不收,它能持續半個時辰。」

  「能這麼久啊,極品極品……」

  小玄搓搓手,吞著口水道:「這符你有多少?」

  「你又眼紅啦?快走!」

  婀妍大嗔。

  小玄強壓下心頭貪念,繼朝前走,這回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每有風吹草動,即朝空處亂鞭一氣,怎奈那些鬼蜘蛛無形無跡,極難防備,身上接二連三掛綵,所幸後邊有婀妍盯著,紫雷發處,必有鬼蜘蛛給擊中現身。

  又走一段,沿途的鬼蜘蛛越來越多,有時竟有三、四隻同時襲擊,小玄手忙腳亂疲於應付,所學武技無處施展,加上週身辣痛,雖然皆是皮毛小傷,卻給惹得心焦氣躁,一見有鬼蜘蛛給婀妍擊中現身,必即上前加鞭痛毆,嘴裡大呼小叫:「有種就別鬼鬼祟祟,小聖爺爺把你們統統碎屍萬段!」

  婀妍卻是一言不發,只在後邊凝神跟隨,出手異樣冷靜狠辣。

  小玄忽有所悟,轉朝女孩大叫:「啊,我曉得了!原在你是要我當靶子,好誘它們出來給你打!」

  婀妍「噗哧」一笑,軟聲道:「沒辦法呀,這裡非得這麼過,本來我那只木鳳凰可以當誘餌的,可惜撞著埋伏毀掉了。」

  「哦,所以你就把我哄來當你的誘餌!」

  小玄漲紅了臉:「難怪我說你本事這樣大,為何還要我幫你!」

  「阿玄哥哥,這荒郊野嶺的,你若不幫便沒人幫我了。」

  女孩可憐巴巴道。

  「我幫你什麼了?我只不過是個肉盾!一個大笨蛋肉盾!」

  小玄氣乎乎道,冷不防背上又挨了一下,此時衣褲皆破血跡遍染,模樣異常狼狽。

  「沒有啊,你這就是幫我了,沒有你頂著,人家根本過不了這裡呢。」

  婀妍趕忙安慰,話語間已將偷襲小玄的鬼蜘蛛轟成火團。

  小玄一想也是,窩囊之氣頓時消了不少,心中冷靜下來,突地靈光閃過:「這些鬼蜘蛛擅藏形跡,而飛蘿師叔教我的無相之眼正是無上的偵測法門,不知能不能拿來對付它們?」

  他精神一振,當即施展無相之眼,頓見旁側隱隱現出幾隻鬼蜘蛛的身影來,心中大喜,怪叫一聲飛撲上前,八爪炎龍鞭自臂上疾旋而出,立將幾隻鬼蜘蛛擊成瘋狂翻滾的火團。

  婀妍一怔,見小玄箭步斜掠,鞭揮空處,登時光迸火湧,竟又把兩隻隱形的鬼蜘蛛擊打現身,疑惑道:「你……你怎麼……」

  小玄威風凜凜轉身,凝目望來,指她身側叫:「左後,三隻!」

  婀妍聞言即擊,御動紫雷朝他所指處亂拋一氣,但見紫焰頻爆,果然轟出三隻鬼蜘蛛來,大訝道:「你瞧得見它們?」

  小玄將幾隻鬼蜘蛛的殘屍撿起,收入如意囊中,得意洋洋道:「吾教神通無數,妖蛛的隱形之能不過彫蟲小技爾,豈能逃得過本小聖的法眼!」

  婀妍愣愣瞧他,不覺刮目相看,歡喜道:「原來哥哥有這麼棒的本領,那我們過這地方可就容易多了!」

  兩人繼朝前衝,鬼蜘蛛的速度與力量只屬尋常,並不比之前的鬼蜘蛛和火蜘蛛厲害,一旦無所遁形,根本無法對他們構成威脅。

  小玄一馬當先,仗著無相之眼大展神威,速度比之前的步步為營不知快了多少倍,半柱香後,兩人終於登上了萬蛛嶺的頂峰。

  峰頂險絕,放眼望去,但見底下雲霧滾滾竹海茫茫,偶有湖泊河灣點綴,如明鏡如珠璉,壯麗明媚,令人目清神越心曠神怡。

  「好美!」

  小玄大讚。

  「嗯,這兒是巨竹谷最美的地方之一。」

  旁邊的婀妍輕應。

  小玄忽然望見遠處有什麼物事高聳出竹海,極目眺去,竟似一座城堡模樣的宏偉建築,訝道:「那是什麼?」

  孰知半晌不聞回答,小玄轉頭,見婀妍也正凝眸其處,但眼圈卻是紅紅的,不禁吃了一驚,忙問:「怎麼了?」

  婀妍似乎強忍著,挨了片刻,倏地撲在小玄肩頭,放聲大哭。

  小玄大訝,趕忙撫慰:「莫哭莫哭,到底怎麼了?說出來我幫你。」

  「那裡就是巨竹堡,也是……也是我……我家。」

  女孩慟泣道。

  「你家?」

  小玄張大了嘴巴:「原來你就是巨竹谷裡的人,難怪對巨竹谷這麼熟悉,但……你為何要哭啊?」

  「我……我回不去……回不了家。」

  婀妍淚出泉湧,浸透男兒衣衫。

  「回不了家?」

  小玄急忙開動腦筋,運轉了片刻,突地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敢情你頑皮鬧了什麼禍,怕你爹娘責罰,所以不敢回去。」

  「不是哇!」

  婀妍跺足哭道。

  「那到底怎麼了?你先莫哭……」

  瞧她哭得有如梨花著雨,小玄心頭大疼,脫口道:「你快說什麼事,便是天塌下來我亦幫你頂著!」

  婀妍抬頭,淚眼模糊地瞧他,抽噎道:「真的?」

  「嗯。」

  小玄即應,應完就感一陣心驚脈跳。

  「你知道巨竹谷的主人是誰嗎?」

  婀妍問。

  「不太清楚,聽我師叔說,好像是七絕界的人。」

  小玄答。

  婀妍搖頭,道:「不是,巨竹谷的主人一直是靈竹族人,也就是我的族人……」

  她指著遠處的建築繼道:「這巨竹堡便是我們族人所建,已經歷了上千年的風雨。」

  「難怪看起來完全不像尋常城池,層層迭迭的倒似樓台多些。」

  小玄喃喃道。

  「因為巨竹谷出產寶瓶竹,且在製造工藝上有獨到之處,所以一直為外界垂涎覬覦,直至五年前,七絕界突然大舉偷襲,一夜之間幾乎屠光我族人,佔去了這個天地間最美麗的地方。」

  小玄張口結舌。

  「當時我正在師尊那裡學藝,因此才僥倖逃過一劫,可是我……我爺爺我爹娘都……都……」

  說到這裡,婀妍又泣不成聲。

  小玄聽得怒火中燒,道:「以前就聽聞七絕界無惡不作,果真一點不假,待我回去求我師父來幫你報仇!」

  婀妍搖頭:「你師父不肯的。」

  「我師父從來嫉惡如仇,怎會不肯?」

  小玄奇道。

  婀妍道:「我們靈竹族在你們玄教門人的眼裡都屬妖類,怎麼會肯。」

  小玄呆了一呆,心想也是,遂毅然道:「就算我師父不肯,我也一定幫你!」

  婀妍凝目瞧他。

  小玄一陣心虛,燒著臉道:「你嫌我本事馬虎,又只一個,幫不上忙是麼?」

  婀妍又搖頭,噙淚笑道:「你有這份心,我很……很高興。」

  小玄忽然叫道:「有了!七絕界雖然人多勢眾,不過我也有幾個兄弟姐妹,皆是妖王精首,麾下兵將無數,只要我去相求,他們一定肯幫忙的!」

  婀妍笑了起來,道:「不用啦。」

  小玄不解。

  婀妍道:「這些年來,已有許多人答應幫我,奪回巨竹谷只是遲早的事。」

  「原來這樣啊……」

  小玄道,心中不覺有點失落,再一想:「她師尊乃妖界之聖,只要開口,自是一呼百應,何需我幫。」

  婀妍瞧了瞧他,忽道:「阿玄哥哥,你陪我到此,其實就已經幫我很多了。」

  「啊?」

  小玄一怔。

  「跟我來。」

  婀妍拉住他手,轉身向峰頂中心走去。

  轉過幾坡林地,一座宏偉的巨大圓台赫然出現眼前。

  兩人走上台去,小玄見檯面鑄刻著許多符篆圖案,詫道:「這裡怎麼有個法陣?」

  「是守護禁制,你隨我過來。」

  婀妍道,帶他走到一處,足踏法陣某位,口中開始默默頌念。

  小玄東張西望,突聞轟隆悶響,只見圓台邊上陷下數個方坑,心正疑惑,猛見坑裡有什麼東西竄起,每坑數根,長近二丈如鉤似撓,接著從坑中爬出七、八隻龐然大物來,將他同婀妍團團圍住。

  「有埋伏!」

  小玄大驚,氣貫寶鞭。

  「別緊張,是守護入口的機關。」

  婀妍微笑道:「仔細瞧吧,它們就是你想看的頂級機關傑作——恐怖之足。」

  小玄定睛瞧去,見那些龐然大物果然是竹木造就,形如蜘蛛,通體虎紋,長肢如鉤般尖利,體型要比早先瞧見的毛總管的坐騎還大數倍,令人心驚膽寒,壓低聲音道:「這些東西好像要襲擊我們,幹掉它們麼?」

  婀妍笑道:「你麼,打不贏它們的,這八隻恐怖之足強大之極,不單力大無窮迅捷異常,且還殼硬件堅刀槍難入,更對大多數法術有抗性,是谷中最厲害的機關護衛。」

  「哪怎麼辦?」

  小玄白著臉道。

  「你瞧夠了沒有?」

  婀妍問。

  小玄見那些恐怖之足愈逼愈近,趕忙道:「夠了夠了!」

  婀妍手探腰側,不慌不忙地從小竹鞘中拔出一把短刀來,高高地舉在頭頂,口中唸唸有詞,登見那些恐怖之足停住了腳步,然後轉身,乖乖地爬回坑裡去了。

  「它們怎麼會聽你的?」

  小玄驚喜道。

  婀妍把臂放下,晃晃手裡的刀,微笑道:「它們聽的是我手上的這把刀。」

  小玄見那把刀通體碧綠,似是竹木雕就,除了光澤靈動,余皆樸實無華,訝道:「這個又是什麼寶貝?那些恐怖之足怎麼會聽它的?」

  「這把刀叫做解木令,也是用太碧上的靈枝所造,與那毛總管手裡的拘木令一樣,乃我巨竹谷鎮谷三寶之一。那些恐怖之足在點靈之時,便已給設下禁制,不得攻擊持有此物之人。」

  婀妍道。

  小玄問:「哪……三寶還有一寶是什麼?」

  「待會給你瞧。」

  婀妍蹲下身去,將手中的解木令插入一眼石縫,又聞一陣轟隆悶響,兩人所立處突然往下沉落。

  小玄尚未明白,落勢已經頓住,只見四周井壁現出幾個門道,婀妍拉著他走入其中一個。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小玄忍不住問。

  「一個放東西的地方。」

  婀妍答,轉了幾彎,兩人面前出現一扇大石門。

  婀妍上前,將手中的解木令插入門旁的一眼石縫,又聞轟隆沉響,大石門徐徐升起。

  小玄有所領悟,道:「原來這解木令是把鑰匙。」

  婀妍搖頭:「不,鑰匙只是它的一個功能,解木才是它名字的由來。」

  「解木?何為解木?」

  小玄問。

  「解木者,即是『天地之木,遇其即解』的意思。」

  兩人進門,婀妍拉著他朝前走去。

  「『天地之木,遇其即解』……這等厲害?」

  小玄咂舌,突然呆住,原在他處在的是一個極大的空間,眼所及處,放立著一排排竹禽、竹獸與竹人,數量怕是有數千之多,皆俱靜穆無聲紋絲不動,彷彿正在等待著什麼。

  「這……這裡……」

  小玄震憾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地方叫做神工井,是我族的秘密工坊和庫房,儲備著靈竹族人千百年來血汗與智慧的結晶。」

  婀妍緩緩道。

  小玄走到數排竹人跟前,依稀認出是早先遇見的槍卒。

  婀妍道:「這些已是成品,只要給它們披上護甲,再點過靈,它們就會成為一個個槍卒戰士。」

  「這麼多……」

  小玄訝歎,突奔到幾隻巨大的蜘蛛狀車輛之前,興奮叫道:「莫非這些就是虎蛛戰車了?」

  婀妍點頭道:「嗯,這一款便是我族為奉天侯特地打造的虎蛛戰車,最適合戰場上使用,每產一輛皆耗材耗時極多,珍貴非常。」

  小玄仔細觀察,愈看愈覺神奇精妙,心中無比歎服,眼角忽然掠見不遠處的一排高大竹獸,驚喜得又叫起來:「那些不就是螳螂工匠麼?」

  「那些也是成品,只差最後的點靈。」

  婀妍道。

  「點過靈它們就能動了是麼?」

  小玄興奮道:「你知不知道如何幫它們點靈?只要有了這些神奇工匠,我們便能採到足夠的寶瓶竹!反正這萬蛛嶺上沒什麼人來,我們偷採一點不會給發覺的。」

  「今日來此,就是要為它們點靈的。」

  婀妍頓了一下接道:「當日我族突然遭襲,倉促之下來不及為這些儲備點靈,族中的大祭司只好在逃出谷前暫封住這裡,以待他日回來啟用。」

  小玄道:「你是想要使用這些機關助你奪回巨竹谷麼?」

  婀妍點頭:「雖然已有許多人答應幫忙,但七絕界的實力非同小可,有了這些機關,我才更有把握。」

  「那要如何點靈?」

  小玄問。

  「需用木靈之源。」

  婀妍手探腰間,從小囊中取出一盞通體碧綠的竹筒小燈來,道:「就是這個,我族的三寶之一——啟木令。」

  小玄見那竹筒小燈並無什麼起眼之處,好奇又問:「怎樣用它點靈呢?」

  婀妍道:「只要我念動禁咒,它便會源源不斷地產生能與木感應的靈力,然後依照某種方法附入這些機關當中,它們便會『活』起來,就像我們之前碰見的那些形形色色的機關護衛。」

  小玄拍掌道:「早該這麼做了,這數千機關戰士一旦『活』起來,七絕界如何抵擋得住!」

  婀妍輕歎道:「當日遭襲,三寶之中拘木令被奪,而這啟木令卻給毀掉,靈力盡失,所幸殘骸為我族中勇士搶出,幾經輾轉送到我手中,這五年來,我師尊廣邀煉器名師,耗費珍材無數,至今方才修復,不過……」

  她頓了一下,目中現出堅毅之色:「這啟木令修好之日,也就是我族奪回巨竹谷之時!」

  「那我們快快開動!」

  小玄搓著手道,心想有這麼多螳螂工匠,采它兩、三百根寶瓶竹還不是片刻功夫的事。

  「嗯,不過這可急不來,點靈需時甚長,若要全部點完,恐怕得花十天半月。」

  婀妍道。

  小玄聽得心頭一沉,面色灰敗。

  婀妍瞧瞧他道:「你擔心寶瓶竹是麼?」

  小玄苦著臉道:「澤陽城日益險惡,恐怕等待不了這麼久……」

  「跟我來。」

  婀妍拉他又走,卻是轉入另一個大廳。

  小玄登時歡呼起來,原來廳中堆放著一堆堆已經砍伐好的寶瓶竹,成千上萬數不勝數。

  「我沒哄你吧?」

  婀妍笑盈盈道。

  小玄興奮至極,倏地轉身,抱住她就是狠狠一口,親在女孩額上。

  兩人俱是一愕,驀地滿面通紅。

  小玄異樣狼狽,這才想起眼下不在逍遙峰上,對方也不是偶爾給他這麼胡鬧的水若、小婉與摘霞。

  過了好一會,小玄方吶吶道:「對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幹這事還有故不故意的?婀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臉上似嗔似喜,目移它處道:「你去拿竹子吧,要走可以走了。」

  「哪……你呢?」

  小玄呆望著她長長的睫毛問。

  「我要留在這裡點靈,十天半月都不會離開。」

  婀妍道。

  「哦。」

  小玄含糊一聲,急忙去取寶瓶竹,忙了半個時辰,終於將三百根竹子收入如意囊中,轉身方見婀妍仍立原處,正呆呆地瞧著自己。

  「弄好了。」

  小玄道。

  「哦。」

  這回輪到婀妍只應一聲。

  「真是謝謝了。」

  小玄感激道。

  「不用。」

  婀妍道。

  小玄想想道:「如果需要幫忙,就告訴我,這幾天我會在澤陽城。」

  「好。」

  婀妍點頭。

  兩人一時無話,小玄尷尬道:「那……我走啦?」

  「嗯。」

  女孩應。

  小玄轉身,沒心沒肺就走。

  「等等。」

  婀妍忽叫。

  小玄趕緊回身,這才驚覺心中的不捨。

  婀妍從袖中取出兩道符來,遞與他道:「你不是想要空空如也符嗎?我也沒多,只能送你兩道。」

  小玄大喜,急忙接過。

  婀妍將空空如也符的施祭及解消禁咒傳述一遍,問:「記住了麼?」

  「記住了。」

  小玄應,笑得嘴合不攏,連道謝都忘了。

  「還有,這是解消勾魂蝶之法,你也聽好了……」

  婀妍將禁咒念了一遍,接道:「我已告訴你了,你肯不肯饒那姓賀的是你的事。」

  小玄點頭,道:「那傢伙雖然討厭,但無大惡。」

  婀妍似乎遲疑了片刻,又從懷中摸出三道符來,突然放指齒間,用力咬下。

  「你做什麼?」

  小玄吃了一驚。

  婀妍不答,將流血的指尖分移三道符上。

  血雖不多,但小玄卻瞧得驚心動魄悸動莫明。

  婀妍抬起臉來,將符遞與,靨暈似桃眸凝如水道:「這三道,也送給你要不要?」

  「這是什麼符?竟……竟然要用血染的。」

  小玄趕忙接住,只見符面圖紋呈銀,底色如雪,血一染上,鮮艷異常。

  「是傳送符,沒有禁咒,只要持符者以血點符,縱在天涯海角縱然遠隔萬里,也能瞬間到達用血開符之人的跟前。」

  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後邊幾不可聞。

  符自玉人懷中出,猶盈著縷縷醉人的幽香,小玄心中怦怦劇跳,脫口道:「竟有這樣的符,它叫什麼名字?」

  「叫做……相思符,書上說的。」

  婀妍聲細如蚊,滿面緋紅。

  小玄呆望著她,一陣魂悸魄動。

  婀妍羞不可抑,催促道:「你不是急著趕回澤陽麼?快走吧。」

  小玄點頭,腳下卻似給粘住般紋絲不動。

  「對了,這種符珍稀無比,你可別隨便亂用。」

  婀妍道。

  「哪……什麼時候用?」

  小玄茫然問。

  婀妍如嗔似惱地羞橫一眼,足尖忽蹺,嘴兒湊到了他耳邊。

  「想我的時候。」

  小玄心魂俱酥,抬眼望去,已見玉人翩然遠去,動人俏影頃刻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