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一集:出山 第八章 殺怪比賽

  崔采婷雖是散仙,修為卻達「朝游北海暮蒼梧」的飛仙境界,但因水若、小婉同小玄三人修為較淺,無法承受太厲害的飛行強度,故爾放慢了速度,直至午後才飛抵數百里外的大澤平原。

  眾人遙見底下一座城鎮,頗具規模,北面傍河,東南是大片阡陌縱橫的稻田。崔采婷問:「這是什麼地方?」

  雪涵曾到過這一帶,回道:「下邊是望澤,大澤平原邊上最大的城鎮之一,從南邊進入大澤的商旅多在此處歇腳。」

  崔采婷當即御劍落下,降在離城數里郊外的僻靜處,收起入夢,遙望坡下道旁有一家酒肆,道:「就從這一帶著手查探。據聞大澤中甚是荒涼,村鎮稀少,我們先去吃點東西,順便準備些乾糧食水。」

  眾人進了酒肆,要了茶飯,正吃間,忽聞門外人馬喧雜,店裡夥計料是來了大單生意,趕忙迎出招呼。

  只見從門口湧進來二十幾人,腰間背上俱帶兵刃,竟多是釘錘利斧之類的重型武器,且全是男人,瞧見眾姝,個個眼中一亮,面露訝異之色,有的自慚形穢不敢多看,有的卻目不轉睛甚是無禮。

  崔采婷、雪涵、李夢棠皆淡定自若地繼續吃飯,飛蘿旁若無人,小婉頰生輕暈,摘霞咬唇薄嗔,水若秀眉微蹙,似有怒色,小玄劍眉一挑,就要發作。

  崔采婷瞧著他道:「做甚麼?」

  小玄想起下山前對她做過的保證,一時僵住。

  崔采婷道:「這外邊自然沒山上那麼清靜,大家都老老實實地吃飯,倘若有誰惹事生非,定當責罰不貸。」

  小玄只好埋頭吃飯。

  那幫人粗著脖子向店家喊道:「不用問,有好的儘管上來!」

  分了五、六桌坐下,酒肆裡一下子變得十分擁擠。

  一個身型魁梧錦衣勁服的虯髯漢子似是他們的首領,金刀大馬坐在旁邊的桌子,肆無忌憚地盯著飛蘿。

  小玄眼角瞄見,心中生氣:「再瞧兩下,待會就把你的土豆眼變做熊貓眼!」

  虯髯漢子旁邊幾個同伴覺察,紛紛舉杯敬酒,有人笑道:「二當家,今次方小侯爺又提升了懸紅,每個骷髏頭能賞八兩銀子哩,只要我們仍能像上回那般收成,到時賺個盆滿缽滿,還怕沒有女人麼?哈哈!」

  其餘幾人陪著放聲穢笑。

  虯髯漢子仍顧死盯飛蘿,口水似都快流了出來,搖頭歎道:「便是白玉樓的頭牌,也不及這個萬一啊。」

  飛蘿似乎聽見,抿嘴一笑,放下筷子轉過頭去,朝那漢子嫣然嗔視,真個風情萬千嫵媚絕倫。

  幾個漢子登時呆住,剎那筋麻骨軟失魂落魄。

  小玄也張著嘴巴,傻在一旁。

  崔采婷忽然冷冷道:「誰要是胡亂傷人,就別跟我去玉京。」

  飛蘿眼中的煞氣一閃而逝,轉回臉來,笑嘻嘻道:「沒有啦,人家只是覺得那幾個傢伙挺有趣嘛。」

  幾個漢子半晌方回過神來,又有人道:「對了,我昨兒在鎮上聽說,有人打到了幾個赤骨骷髏哩,送去澤陽城,每個換了五十兩銀子呢。」

  小玄聽見「赤骨骷髏」四字,心頭驀動,瞧見雪涵同李夢棠對望了一眼。

  「一個換五十兩?你沒聽錯吧?」

  虯髯漢子瞪著土豆眼,似乎不大相信。

  「千真萬確,我是聽前日方從澤陽城回來的一個朋友說的,他跟我可是從小玩到大的鐵哥們,決計不會唬弄我的。」

  又有一個道:「我也聽說了,好像是有什麼人在澤陽城裡專門收購那赤骷髏哩。」

  「那幾個赤骷髏是在哪裡打到的?」

  虯髯漢子問。

  「聽說是在塹丘附近的古兵營。二當家,不如我們這次進去深一些,瞧瞧能不能也碰見這種好東西,要是運氣到了,打它個三、五十個回來,咱們就上澤陽城的神仙閣快活去,嘿嘿,到了那銷魂鄉,想要多水的美人都有哇!」

  「好!」

  虯髯漢子一拍桌子:「待會多帶些吃的,我們也到古兵營去!」

  幾人一齊舉杯,面上均露興奮之色。

  忽然有人吞吞吐吐道:「不知那些赤骷髏扎不扎手?我們……我們人手不知夠不夠?」

  旁邊一個粗聲哂道:「操,怯了?那就乖乖回家抱兒子去,跟著咱二當家還怕個鳥啊,沒出息!」

  先前那人漲紅了臉,怒罵道:「有備無患嘛,問兩句你急個啥?惹惱老子一斧劈了你!」

  兩人大聲對罵起來,虯髯漢子也不勸阻,只跟餘人碰杯痛飲,眼睛頻頻溜到眾姝這邊來,這次卻不單看飛蘿,還把李夢棠同程水若也用眼睛飽餐了一頓。

  「真可惡呀!竟敢這樣看水若……」

  小玄氣呼呼地猛吸麵條,肚裡暗暗算計如何教訓這個不知死的傢伙。

  眾姝吃罷,崔采婷吩咐李夢棠帶小婉和小玄去買了些乾糧,一行人隨即起身,出了酒肆。

  「這一帶果然有穢物了。」

  崔采婷道。

  雪涵道:「肯定為數不少,才會惹來這種大規模的獵捕。」

  「而且還出現了血骷髏。」

  李夢棠凝眉接道。

  「血骷髏?就是那幫傢伙說的赤骨骷髏嗎?」

  小玄興奮問。

  李夢棠點頭道:「既為赤骨,又有人收,八九不會錯,因為血骷髏的骨頭就是一種稀罕的法術材料。」

  飛蘿道:「血骷髏幾無可能天然生成,看來的確有人在此搗鬼了,無怪這一帶異象叢生。」

  崔采婷沉吟片刻,道:「我們去那古兵營看看。小玄,你去問問塹丘在哪裡。」

  小玄從店家處問明了塹丘的大致方向,崔采婷率眾人避開道路,施展陸地騰飛術馳掠而去。

  過了兩座村莊,坡嶺漸多,周圍越來越荒僻,再也不見房屋人跡,飛掠在最前邊的雪涵忽然停下,立在一片亂石崗上,餘人隨即剎足。

  小玄瞧去,只見亂石當中躺臥著一副副破碎的骷髏,橫七豎八殘缺不全,全都不見了頸上的頭顱,頗為奇詭,略數一下,叫道:「有二、三十具哩,敢情都是給人獵去了腦袋?」

  雪涵道:「嗯,且是碰上了老手,這些低等骷髏全無抗拒之力。」

  小玄奇道:「大師姐,你怎麼知道?」

  李夢裳道:「骷髏百殘不僵,對付它們最聰明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打斷脊樑骨,你瞧是不是這樣?」

  小玄仔細瞧去,果見那些骷髏的脊樑骨或碎或折,這才恍然:「原來如此。」

  眾人查探一番,並無其它發現,於是繼續朝前奔掠,不過十餘里地,居然接二連三發現已給獵去頭顱的骷髏,且數量越來越多,心中皆感詫異。

  李夢裳邊奔邊道:「想不到竟有這麼多人來這裡獵捕骷髏。」

  小玄本想大展身手的,不料卻給人家捷足先登,微感失望道:「照此看來,我們怕是找不到什麼活骷髏了。」

  旁邊的小婉「噗哧」一笑:「有活著的骷髏嗎?」

  小玄強詞奪理:「能動的骷髏就是活的。」

  忽聽前邊的水若冷冷道:「小婉,你沒聽說過嗎,曾有死人為了吵架突然就從棺材裡爬起來呢,既然死人都有活的,那活骷髏又有啥好稀奇呀。」

  小婉抿嘴笑道:「嗯嗯,受教啦。」

  小玄哪敢接口,閉上嘴繼續前奔,心中卻感一陣莫明歡愉。

  奔在最前的雪涵忽又停了下來,面色凝重地盯著前邊的繁密樹叢。

  後邊餘人隨之停下,鼻間均聞到一種中人欲嘔的腥穢氣味,飛蘿嗯了聲道:「這裡一定有什麼古怪哩……」

  斜裡走向一處,停在數棵爬滿籐蔓的大樹前。

  小玄忙跟過去,問道:「三十三師叔,這裡有什麼不妥嗎?」

  飛蘿指前面道:「你把這些籐蔓扒開。」

  小玄振臂一抖,八爪炎龍鞭從袖內如虹飛出,幾下便將糾結得厚厚的籐蔓絞碎撕開,陡然間濃稠得有如實質的腥穢迎面撲來,撞得他身子一晃,嘔意狂湧。

  「啊!」

  後邊的水若驚呼一聲,嬌軀頓僵。

  原來在幾棵大樹中間竟有個由成千上萬的人頭砌成的圓形池子,其內蓄滿了濃稠欲凝的烏赤血漿,漿面還飄浮著無數疑是心、肝……腸子等黏膩膩的內臟。

  眾人面色皆變得十分難看,小婉顫聲道:「這……這是什麼?」

  飛蘿乃陣法大家,一瞧之下,心中已隱隱明瞭,凝目道:「是個邪力場。」

  「聚怨拘靈陣?」

  李夢棠遲疑道。

  「嗯,難怪我聽人說青霓仙子見識廣博胸羅萬卷。」

  飛蘿欣賞道。

  李夢棠頷首道:「那些不過是別人的玩笑話,師叔切莫當真。」

  「走,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如果在距此七里處的艮位還有同樣的血池,八九便是聚怨拘靈陣了。」

  飛蘿說完,當先掠出。

  餘人齊施陸地騰飛術跟上。

  小玄猛記起水若最怕這些東西,轉頭望去,果見她面色蒼白,神情恍惚,忙悄悄放慢腳步,小聲道:「三師姐,待會你別站得太近。」

  水若依舊疾速飛奔,好一會後才幾不可辨地點了下頭。

  小玄忍不住又道:「昨……昨晚我……我……」

  水若溜過眼來,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

  小玄嚇得趕緊閉上嘴巴,埋頭前掠。

  叢林越來越密,根本無路可行。半炷香後,眾人果然在七里左右的艮位又找到一個一模一樣的可怖血池。

  「這聚怨拘靈陣是個什麼東西?」

  崔采婷問。

  飛蘿道:「九師姐,聚怨拘靈陣是一種魔化亡者殘骸的邪陣,乃根本教的秘術,自從骷髏老祖遭眾仙圍剿,給聚窟洲散人焚虛誅滅後,已有數百年未曾出現過了。」

  崔采婷道:「看來事情果真不簡單,有人在利用這個古戰場大肆做祟。」

  小婉道:「莫非那些被人獵去的骷髏頭,就是用來堆砌這種血池子?」

  「不是,骷髏是完全沒有血肉肌膚的。」

  飛蘿搖頭道:「而用來堆砌這些血池的人頭肌膚尚存,從腐爛的程度看,時間不會超過三個月。」

  小婉強忍嘔意望去,果見那些人頭與一路遇見的白骨骷髏大不相同,雖然腐爛,但皮肉猶余,有的還垂吊著掉掛在臉上的眼珠子,雪白著臉道:「難道有人在獵殺活人,用他們的……的頭顱來……」

  雪涵目蘊厲芒,淡淡道:「此是必然無疑的了,有人在用活人的頭顱、鮮血及內臟大施邪法,以魔化這一帶的遺骸。」

  「每一個血池皆是從陣央的主池接收邪穢之力,然後魔化方圓數里內的骨骸,此地曾為古戰場,遺骸無數,正是施展這種邪法的絕佳之地。」

  飛蘿停了一下,接道:「我們一路上看見的那些骷髏,八九就是由這些血池魔化的,只是不知又給什麼人誅伏了。」

  崔采婷沉吟問:「一個聚怨拘靈陣有多少血池?」

  飛蘿道:「不一定,這要看佈陣者的功力及主池的規模,小的不過三、五個,大的卻可達成百上千,能將整個大澤平原完全覆蓋。」

  李夢棠吸了口涼氣:「不計其他,單是那四十萬給屠殺的降兵遺骸,倘若皆給成功魔化,將是一場無法想像的浩劫。」

  小玄脫口道:「那我們趕快將這些血池子統統毀掉,叫他們奸計難成!」

  飛蘿望著他莞爾一笑,搖了搖頭。

  「豬腦!」

  水若心裡罵了一句,忍不住開口道:「倘若這裡有成百上千個血池,那該何時才毀得完?既然它們都是由主池提供邪力,我們將主池破掉不是即可嗎?」

  崔采婷微點了下頭,飛蘿笑道:「還是水若機靈。」

  小玄一拍腦勺,大聲道:「有道理!好主意!我怎麼就想不到?」

  眼巴巴地望向玉人,討好地諂笑,只盼她也能對自己笑一笑,哪怕只是弱弱的一下。

  水若輕哼一聲,別臉它處。

  崔采婷望飛蘿道:「你能找到主池的位置嗎?」

  飛蘿道:「試試看,隨我來。」

  話音未落,人已再次掠起,朝以此點為據的下一個艮位馳去。

  「咦?這裡有個湖。」

  飛蘿道。

  眾人眼前出現了個碧若翡翠的小湖,波平如鏡地悄躺在叢林的懷抱中。

  「快看快看,湖心還有個島兒哩!真美啊。」

  小婉讚歎道。

  隨著奔近,眾人瞧見小島上聳立著一座青色高台,台上有樓,流簷飛瓦,清怡飄逸,只是了無生氣,不少地方已經坍塌,到處垂掛著青蘿籐蔓。

  小玄奇道:「這是什麼地方?看起來不太尋常哩。」

  沒人回答這個問題。水若眼尖,指著一方道:「那邊好像有條橋兒。」

  眾人繞湖掠去,隨著角度改變,漸漸瞧清有一條吊橋自島上的高台延出,連向對岸的密林。

  「上島看看。」

  崔采婷道,朝橋頭馳去。

  眾人忽然隱約聽見一片異響,間中夾雜著人的呼喝,急循聲過去。

  穿過一片密密樹叢,眼前豁然開朗,赫見橋頭的空地上有數十名士兵與百多個骷髏廝殺正酣,場面既壯觀又怪異。

  骷髏的數量雖多,但皆赤手空拳,靠的不過是爪子與牙齒,顯然是最低等的骷髏精。

  而那些士兵全副武裝,頭戴鐵盔,身束重革,臂持圓盾,武器並非常見的柄刀,而是清一色的短斧,在激烈的戰鬥中始終保持著嚴整的隊形,鎮定而凶狠,人數雖少卻穩佔上風。

  雪涵凝目望去,見那些士兵所持的圓盾正面都鑄著一個怒睛獠牙的虎頭,道:「是皇朝正規軍的虎頭刀牌手。」

  李夢棠道:「這些刀牌手定有高人指點,全都把刀換成了對付骷髏更加有效的斧,且十分清楚它們的要害。」

  小玄見那些士兵果然盡撿骷髏的腰脊骨下手,幾乎數斧就劈倒一個骷髏,搖頭道:「根本就是屠殺呀。」

  心中一陣失望,看來自己又無法大展身手了。

  橋頭尚有十來名士兵沒有動手,並排護著一個器宇軒昂的年輕公子,肩披錦袍,頂束玉冠,濃眉星目,皮膚微黑。他面色平和,卻不怒自威,負手立在那裡,自有一股掩不住的雍容華貴之氣。

  骷髏一個接一個地倒下,場上只剩下數十隻可憐的骷髏東蹦西跳,它們絲毫不知恐懼,仍然本能地瘋狂攻擊闖入領地的外來者。

  飛蘿道:「這裡的骷髏不但引來冒險團隊的獵殺,還惹來了官兵的圍剿,看來難成氣候,若是那血骷髏的數量不多,我們大可袖手不管。」

  崔采婷道:「我們只去毀掉主池,餘下的妖穢就由那些官兵與獵魔者清理,走吧,繼續找主池。」

  眾人正要離開,突聽枝木折聲大作,只見對面的密林中猛竄出上百個骷髏來,來勢甚洶湧,一時將刀牌手的隊形衝擊得有些散亂,旋有四、五名士兵被撲倒在地,發出令人心悸的慘叫。

  旁邊的錦袍公子大聲叱喝,顯然是在指揮眾官兵保持鎮定恢復隊形。

  小玄立時來了精神,對崔采婷道:「師父,我去幫他們一下好麼?」

  崔采婷瞧那些刀牌手轉眼已穩住了陣腳,本想不允,但見他心癢難搔,終於點了下頭。

  小玄大喜,怪叫一聲,人如大鳥掠出,半空中赤鞭從袖中如龍旋出,立時穿透了一個骷髏的身軀,揮臂回扯,立時繃飛滿天骨頭。

  兩隻骷髏彈身跳起,向上抓來,四條骨臂倏地一緊,已給八爪炎龍鞭硬生生絞斷,接著「叭叭」兩響,也散做了無數骨頭,四下飛落,有幾根尚燃著火焰。

  小玄著地,揮鞭四甩,立時清出大片空處,威風凜凜地收鞭入袖,錯步傲立,一個給帶得旋轉不住的骷髏這才緩緩停下,突然「喀嚓」一聲自腰錯成兩截,散架般掉在地上。

  旁邊觀戰的錦袍公子露出詫訝之色。

  「哇!好棒呀!」

  小婉拍手叫道:「這麼厲害啦?小玄加油!」

  錦袍公子轉目移去,望見仿若天人的眾姝,眼睛登時一亮。

  小玄偷眼乜去,見水若正愣愣地望著自己,不由一陣歡喜得意。

  但骷髏們絲毫不懂恐懼,更不會給人面子,並沒讓他瀟灑太久,繼續嘶吼著潮湧掩上。

  小玄趕忙甩鞭,舞得如虹飛貫似焰騰空,幾乎每一出手,便有骷髏破碎或倒下,如入無人之境。

  那些虎頭刀牌手得了強援,更是如狼似虎勇不可擋,半盞茶間,又劈倒了數十個骷髏。

  錦袍公子忽然舉起一臂,打了個手勢,叱喝了聲什麼。

  眾刀牌手立時紛紛收縮,只守不攻,一點點從場中退下,團團護在那錦袍公子周圍。

  小玄心道:「搗什麼鬼……是怪我搶了他們的風頭麼?要讓我一個人對付這些骷髏?哼,難道小聖爺就怕了不成!」

  一振精神,猛提離火真氣,只覺手中的炎龍鞭越舞越順,痛快淋漓。

  錦袍公子拉開領口繫帶,甩去錦袍,張手接過手下遞上的一根烏黑長棒,倏從眾刀牌手頭上掠過,縱到場中,大聲道:「開始!」

  掣棒雷霆萬鈞般劈落,將一個骷髏的頭顱砸成兩半。

  小玄微微一愣,見他旋身疾掃,又把一個骷髏攔腰劈斷,叫道:「二比零!」

  這才明白他是要跟自己比試,好勝心陡盛,甩鞭殺向骷髏,欲與之一較高下。

  兩人各自奮勇,勢如風捲落葉,但聞脆響頻起,滿天散骨崩飛,骷髏們幾無一合之將。

  小玄所持的乃是仙家神兵,片刻後開始領先,得意笑喊:「九比六!」

  那公子哪甘落後,怒提真氣,大劈大掃,每一揮棒竟似夾著風雷之聲,威勢驚人,轉眼已將殺怪數目追近。

  飛蘿道:「不錯,這小孩的功力還行呀。」

  雪涵道:「棒法也挺好,只是怎麼有點眼熟呢……」

  小玄見他漸漸追趕上來,眼珠子一轉,歪念即生,倏揮鞭襲向那公子正要劈中的骷髏,捲住其臂,扯了過去。

  那公子一棒擊空,追目望去,見那骷髏已給小玄鞭成火團,微微一愣,氣得大叫:「搶我的怪!」

  縱掠到小玄身邊,向他跟前的骷髏搠去。

  小玄旋臂一圈,已將那骷髏捲開,甩在半空,一鞭擊成兩段,笑嘻嘻道:「你搶得過我麼!」

  那公子怒道:「走著瞧!」

  絲毫不肯示弱,奮力拚搶。

  但小玄手持的八爪炎龍鞭長逾兩丈,又擅擒縛,搶怪極為靈便,過不一會,兩人的差距已拉大到三十九比二十六。

  旁邊眾軍士見狀不妙,紛紛大聲怒叱:「媽的!搶怪呀,竟敢在小侯爺跟前耍詐!」

  「居然敢欺我們方小侯爺啊,待會定把你碎屍萬段!」

  「臭小子!找死呀你!」

  小玄哪將他們放在眼裡,向那方小侯爺道:「原來是個大官吶,不如別比了,下道命令叫我認輸豈不更易?」

  方小侯爺目中噴焰,朝旁暴喝:「統統給我閉嘴!」

  小玄嘴角掛笑:「還算有點氣量,不過本事可就馬馬虎虎啦。」

  出鞭越來越從容瀟灑,賣弄地耍一個金鐘倒掛式,將兩個撲空的骷髏鞭飛出去。

  方小侯爺額頭冒汗,眼見剩下的髏骷越來越少,心中大急,突然冷哼一聲,收棒立住。

  小玄落地,見他如僧入定,不禁奇怪:「敢情放棄了麼?嗯,差距這樣大,怎麼都追不回去了。」

  心念方罷,陡見方小侯爺揚起一臂,兩指夾著道墨色奇符,凌空一彈,墨符突地燃起,流星般射了出去。

  小玄驚疑不定:「這小子竟會用符呀?」

  猛見七八條黑影無聲無息地從虛空竄出,有人有馬,烈如將馳沙場,身上丫丫叉叉,尚未瞧清,瞬已掠過眾骷髏,一閃而逝。

  原本活蹦亂跳的骷髏忽然全都僵住,奇詭無比。

  「咦?伏兵符哦……」

  旁邊的飛蘿面現詫異。

  「喀嚓」一聲脆響,一個骷髏突然上下錯開,跟著其餘骷髏紛紛破裂,散架般盡數掉在地上。

  眨眼間,場上再無一個站立的骷髏。

  方小侯爺將棒一拋,負手轉身,朝目瞪口呆的小玄微笑道:「四十七比四十六,不好意思,你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