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四集:巨竹谷 第二章 鸞巢倒鳳

  小玄望去,見巨巢的一個角落裡躺臥著兩隻橢圓物事,通體青碧,週遭堆圍著青草翠葉,如非水若眼尖,還真難以發現。

  兩人走去,近前再看,小玄道:「好像是兩隻蛋哩……只是怎麼會有這樣大的?」

  忽同水若齊聲叫出:「我曉得了!」

  「這個巢就是那頭巨鸞的窩!」

  水若道。

  「而這兩隻蛋,一定就是那頭大鳥所產!」

  小玄道。

  水若接道:「那頭巨鸞千百年來經受寶鏡的照耀沐浴,所以生出了七彩焰芒,變得神異非凡。」

  小玄點頭:「因此它不能容忍有人染指寶鏡發出的彩虹,因此適才死追著我不放。」

  兩人對視一眼,忽地冷汗涔涔,水若吸氣道:「因為它已經死了,所以我們才能平安無事地登上太碧。」

  「僥倖!僥倖!」

  小玄抹汗道。

  兩人皆在慶幸,水若忽然叫道:「哎喲,可這兩蛋兒怎麼辦?還沒有孵出來就沒有媽媽了!」

  「它們不會沒有爸爸吧?」

  小玄東張西望,面現緊張之色。

  水若道:「我曾聽二師姐說過鸞的天性,它們性近鴛鴦,雌雄最是纏綿繾戀,成年後無不成雙成對,但亦因為如此,嫉妒心極重,雄鸞往往會敵視甚至殺死自己的子女,所以雌鸞一旦懷孕,就會立刻趕走雄鸞以防不測。」

  小玄一聽,這才放下心來,搖頭道:「天下竟有這樣的爹娘?那這兩個小傢伙可就糟糕了,老爹不在,娘親又沒了,如何孵得出來?可憐可憐!」

  水若凝視兩隻巨蛋,半晌無語,眼珠子突地一轉,滿臉興奮道:「不如我們將它們帶回去,然後再想辦法把它們孵出來!」

  小玄略一思忖,眨眨眼道:「好啊,我們就做它們的爸爸媽媽吧。」

  水若十分雀躍,用力點了下頭,應道:「嗯!」

  卻見男兒一臉壞笑,猛然醒悟自己上了此人的當,叫他白白吃了豆腐,驀地桃生雙腮,只羞得咬牙切齒大發嬌嗔:「你……壞蛋!」

  小玄湊前盯著她,笑嘻嘻道:「這可是你自個答應的,將來不許反悔哦。」

  「想得美你!」

  水若大聲道。

  小玄見她嬌羞滿面百媚橫生,心中倏蕩,猛又撲將過去,一把抱住,熱吻雨下。

  「放開我!」

  女孩佯惱。

  小玄俯唇其耳,柔柔低語:「我們也學它們的爸爸媽媽好不好?」

  水若一怔,道:「什麼?」

  「我們不單要收養它們的寶貝,還要有自己的……」

  水若耳心發麻,一時沒反應過來,迷糊道:「自己的什麼?」

  「我們自己的寶貝。」

  小玄噴吐著滾燙氣息說。

  水若心中一悸,身子陡又酥麻起來。

  「我聽鎮上的羅嬸說,剛才那樣就會有小孩的。」

  小玄邊說邊摸,兩隻魔爪再度在女孩身上亂竄亂探。

  羅嬸是千翠山腳小鎮上一個雜貨鋪老闆,那天為了哄小玄買她新進的春宮,於是大灌迷湯。

  「羅嬸怎麼會跟他說這個?」

  水若昏昏沉沉,腦子有如灌滿了漿糊,已經想不了任何東西。

  「羅嬸說,只要照著那本書上一頁一頁的做,便能生下小孩子,可惜你不由分說就把它撕了……」

  小玄吻吮著她的滑嫩雪頸,一隻手悄悄探到下邊,溜入了嬌嫩花底。

  「原來那……那壞書是她給你的!」

  水若恍然大悟,渾身發燙,嬌軀卻似給抽光了骨頭,軟軟盡由男兒擺佈。

  「不過,那冊書裡的內容我還記得,往後我們照著一樣一樣慢慢……」

  小玄話未說完,已見玉人站立不住,倏地往下就溜,趕緊一臂勾住,將她放靠在巨巢邊上。

  水若面如霞蒸,生怕愛郎繼續說那不堪話兒,忙用雙臂環住其頸,仰起櫻唇誘他來親。

  小玄乜見,忙俯熱唇去接,忽感塞入花底的手一滑,幾根在嫩蛤內嬉耍的指頭盡數濕潤,溫熱黏膩,心中欲焰頓似給油潑著,抵住玉人頂開其腿,挺杵殺上。

  怎麼又來了?水若心兒慌慌,卻戀先前滋味,半推半就便依了愛郎。

  兩人俱是青春年少,彼此情投意合,滋味新嘗,自是你貪我愛如膠似漆,遂於巨巢中再度顛鸞倒鳳,此番更是濃雲密雨甘之如飴。

  小玄百般聳弄,見玉人星眸半餳如蒙水霧,只覺勾魂奪魄,心中一酥,又將巨杵深刺,悄悄去尋那個銷魂窩兒。

  水若給他鼓搗得心如蟻行,遍體酸麻,難耐間折腰縮股,整個人幾乎給逼上了巨巢的邊圍。

  小玄見她體嬌軀柔,扭曲得異樣妖嬈,欲焰愈熾,勾探更急,他長碩過人,且已有了經驗,這回過沒多久,便已找到秘境,只是那寶器名喚「羞花閉月」自是隱秘難得,窩前壁肥肉厚,緊堆堆地阻著去路,遂將腰股一振,奮力一壓一挑,剎那間撬起花心,整個龜頭突入了玉人的藏蕊嫩窩。

  水若失聲嬌啼,雙臂兩腿皆盡收合,死死摟纏住男兒。

  小玄興極爽絕,細密抽送,初時動作尚緩,後來把持不住,幅度漸大,龜頭時時脫出嫩窩,但他已記得路兒,棒法亦漸嫻熟,不過再費些許功夫,便能掘得寶器。

  水若又繃又扭,內裡的嫩花心更是亂顫亂跳,不但雀巢鳩佔,叫那霸道的大傢伙拱得高高翹起,還給它反反覆覆地來回擠壓搓揉,早已腫脹如勃,倏地花眼悄綻,漿如蠶吐。

  小玄不知她已小丟,依舊勤勤懇懇地耕耘不輟,睨見玉人腰兒扭得厲害,胯線奇美,便勾起來看,迫得水若一條粉腿嬌嬌曲起,如粉膝蓋正巧抵在自己的腰眼上,只覺綺褻之極,突記起看過的春宮上有一頁所畫情景,好像叫什麼蓮塘盪舟,煞是誘人,遂將女孩翻轉,讓她趴在巢沿,從後聳送,果然別有滋味。

  此處離地高達數十丈,水若嬌伏枝葉簇上,望見底下,不禁芳心戰戰,顫聲哼道:「不要……人家不要這樣……」

  小玄卻覺新鮮有趣,且聳刺有勁,記記結實,粗喘著問:「這樣不好麼?」

  「看不見你。」

  玉人低低嚶嚀,頸紅耳赤。

  「不就在這麼,寶貝不怕。」

  小玄柔聲輕哄,笑著攬緊女孩,整個人密密迫上,從後貼住間不容髮,底下依舊抽拽如飛,反覆出入那奇嫩腴窩。

  水若猶慌,蚊聲道:「那你叫我。」

  她的肌膚本就白嫩,此際香汗薄罩,再給周圍的青枝碧葉一襯,更是幼滑如酥惹人萬分。

  小玄俯下頭去,唇貼其耳,聲聲「水兒水兒」輕輕叫喚,一手繞至前邊,捉住嬌翹俏乳,大力揉捏,擠得紅櫻桃般的奶頭兒奇形怪狀東倒西歪。

  水若慌亂漸去,餳眼再望,見底下水面平滑如鏡,倒映著週遭綠木天上白雲,青藍相間濃淡相宜,融融透透如夢似幻,不時風起,便見波光瀲灩,緩緩推過,彷彿蕩入心頭,正魂迷神醉,忽感男兒力道加重,酸美陡劇,不禁哼呀起來。

  小玄自後瞧去,見玉人俏臀刁翹,拱至極致,不時從幽谷中飛出絲縷濁露,滴濺在自己腹上,驀地百脈賁張,狼腰狠挺勇擺,將杵連連深送,把嫩嫩蛤唇揉入拉出,褻趣橫生,越發綺糜。

  整個巨巢俱是用太碧的活枝活葉纏結築就,葉大如荷,且如綢緞般又滑又軟,人臥其間,比在牙床錦被上還要舒服,水若趴在巢沿,失魂落魄地呆望著底下的夢幻美景,嬌軀隨著背後男兒的進退時起時落時凝時酥,快美欲仙,嬌哼聲次遞拔高,婉轉之處極是撩人,忽地驚覺,心中害羞,慌忙咬緊櫻唇硬生生剎住。

  小玄正聽得歡,焉肯善罷甘休,於是手扣酥乳,腰下著力,越發勇狠鼓搗。

  水若愈要強忍,那快美便愈益急甚,加上她十分不耐,驀又悄洩一次,其後小丟不斷,經由愛郎肉棒來回攪拌,花房玉蛤早已漿白亂掛糜膏遍塗,裡裡外外俱是狼籍不堪。

  小玄勇猛過頭,驟感精意翻騰,見她仍是咬唇死忍,銷魂中軟聲求道:「水兒快叫!我愛聽。」

  水若一聽,心頭陡酥,貝齒鬆開,嬌聲澀語如水流出,終於放任自己跌入那甜美瘋狂的慾海。

  小玄極力抽刺,出必至腦,入必盡根,突地肉莖暴漲數圍炙若火燎,又似前幾次的變化,急亂間丟失了藏蕊寶窩,一時遍尋不見,又求玉人:「我要那兒。」

  水若給他的火龍煨得如酥似化,迷迷糊糊似明非明,不由擺腰拆股,挪挪湊湊,乖乖將內裡寶窩送上相就。

  小玄倏感龜頭一酥,冠溝勒緊,驟又突入奇嫩花窩,喜極哼道:「就是這哩!」

  洩意愈劇,竟然得隴望蜀,顫聲繼求道:「我快……快……挨我緊緊的。」

  水若心領神會,但她大丟已迫在眉睫,委實又怕又愛,忽地把心一橫,反手扳住愛郎腰桿,咬緊牙根朝後靠去,翹臀又拋又搖,妖嬈至極。

  「水兒……」

  小玄悶哼,肉棒漲似欲裂,想起從前成日捉弄自己的刁蠻師姐這會竟然如此百依百順,不禁魂銷魄化。

  水若竭力磨湊,曲盡奉承,顧不得酸麻入骨,只將最美嫩處獻與愛郎,因為愛他,便要耍盡法寶用盡解數,嫵媚給他,妖嬈給他,不知他可曉得?

  火熱地包圍,窄緊地收縮,很快就把小玄逼上了銷魂蝕骨的極至,一下熬禁不住,波波燙精激射而出,如噴似注。

  水若只覺戶內好似熱油澆灌,驀地美到極處,尖啼聲中,已隨愛郎攀上那喜樂頂峰,花眼顫綻,玉漿迭迭甩灑,驚心動魄山崩海沸。

  小玄通體繃凝,把住蠻腰極力回拉,怒莖如柱,力透花窩,迎著股股黏熱的陰精研磨激射。

  水若軀攣如蝦,先還用手扳住郎腰,須臾雙臂俱軟,再也扳把不住,酥做一團,篩糠似地丟了又丟欲仙欲化。

  兩人交股繾綣,神魂渺渺間,水若忽似想起了什麼,嬌弱無力道:「壞蛋,你快去把我的衣服取來呀,倘若給什麼鳥兒野獸叼走,那就死了。」

  小玄這回心滿意足,爽聲答應,當即起身穿衣整裳,抖擻精神縱出巨巢,朝下躍落。

  下了太碧,掠過水面,上岸找到水若的衣裳靴襪,一股腦夾抱腋下,復朝太碧奔回。

  過沒多久,小玄回到巢中,卻見水若竟已睡著,模樣極是嬌憨甜美,哪裡忍心叫她,便把衣裳輕輕蓋其身上,坐下靜靜守候。

  水若本就貌美如花,此際彩虹映耀,益發艷麗奪人。小玄癡癡瞧著,回味先前銷魂,不禁疑真疑幻,繼而憶及逍遙峰上的日子,仔細一想,這俏師姐對自己的種種捉弄與嬉鬧,果似暗蘊情意,只是當時迷糊不知罷了,他拍了下頭,呵呵傻笑,滿懷柔情蜜情。

  癡迷許久,小玄想起寶鏡,轉頭望去,這回仔細打量,見那些鑲綴鏡邊的寶石光芒閃耀繽紛眩目,大多不識何類,唯獨認出其中一粒,似是傳說中的金罡髓,乃絕佳的聚靈之物,只饞得猛吞口水,怔怔忖道:「這面寶鏡渾身皆是罕世奇珍,怎奈不能碰觸,可惜呀可惜……」

  正在發呆,突聽天上傳來一陣聲響,似是大鳥撲翅所發,心頭陡緊:「不會是那兩個小傢伙的老爸回來了吧?」

  趕忙抬首循聲尋望,見一隻奇異東西從太碧不遠處飛過,有翅有尾,形若鳳凰,卻完全不像活物,通體灰白,週身叉叉丫丫稜角分明,不禁大奇:「這是什麼?」

  他眺目凝望,又見怪鳥背上綠影一點,似是人形,心中愈奇,再要細看,但那怪鳥已漸漸遠去。此人素來最喜稀奇古怪之物,不覺心癢難搔,回頭見女孩睡得正香,忖道:「看樣子水兒一時半會不會醒,我何不趕去瞧個明白再回來?」

  主意一定,遂躍出巨巢,從太碧急游而下,待掠過水面縱到岸上,已不見了那怪鳥的蹤影,當下疾提真氣,施展出本門的陸地飛行術,朝怪鳥飛逝的方向追去。

  小玄追了許久,始終不見怪鳥蹤影,心中焦灼,便縱身躍起,攀游上一棵巨竹冠頂,視野頓闊,又再瞧見那只怪鳥,原來它已降下高度,低低貼著竹海飛行,心中歡喜:「無怪我瞧不見它哩……」

  繼而忖道:「不知它為何要飛得這樣低,難道怕人看見麼?」

  他正要趕去,驟聞前方怪聲大起,只見從竹海中竄起道道青影,電掠撲向怪鳥,還沒瞧清楚,已見怪鳥掙扎著墜入竹海。

  小玄心下凜詫:「不知又是什麼厲害怪物?這巨竹谷可真是處處透著邪門喲。」

  他天性好奇,雖有怯意,但不瞧個明白怎能甘心,略一猶豫,便潛下竹海,小心翼翼地從地面摸過去。

  待到近處,只聽拍翅之聲此起彼伏,間中卻夾著「扎扎」「咯咯」的異響,似皮筋木軸絞轉所發,小玄越發好奇,藏在一棵巨竹後探頭窺望,近觀之下,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那些青影乃是一隻隻由竹枝竹片扎制的隼形飛鳥,正在圍攻先前那只灰白大鳥。大鳥形若鳳凰,看起來卻是木料所造,其上騎著一個綠衣女孩,已如風雨中的飄絮搖搖欲墜。

  小玄大訝,悄自忖道:「怎會有這麼多機關怪物?又在這裡打起架來?」

  那木鳳凰雖然體形較大,但形單影隻,而那些竹隼卻多達十餘隻,且只只喙尖爪利,飛速如電,早將木鳳凰抓啄得傷痕纍纍碎屑雨下,其上的綠衣女孩窮於應付,似欲從懷裡取什麼東西,只是無暇得手。

  那女孩約有十四、五歲年紀,秀髮俏盤,袖窄裙飄,細細蠻腰素錦環束,繫著一隻繡著竹子的小囊及一把像是裝飾用的竹鞘短刀,生得明眸皓齒顏若冰雪,模樣極是嬌美。

  小玄眼見險象環生,不覺為她暗捏了把汗:「不知這姑娘是何人?要不要幫她?」

  正在猶豫,已見女孩勉力從懷內掏出東西,卻是一道紫色符兒,孰知這時劇變陡生,坐下的木鳳凰「喀啦」一聲從中斷裂,將其拋摔落地。

  四周的竹隼立時疾翔掩上,只只喙利如刃,就要將女孩刺個千瘡百孔。

  小玄大驚,再也不及細想,自竹後箭步縱出,袖子揚處,帶著淡淡赤焰的八爪炎龍鞭呼嘯疾旋,剎那擊飛兩隻竹隼,趁隙展臂一把勾住女孩蠻腰,電光石火間脫出合圍。

  那些竹隼似有心智,餘者一齊調頭轉向,如影隨形地掩撲追殺。

  小玄邊戰邊退,一臂護著女孩,一臂疾揮勁甩,將炎龍鞭舞得密不透風,把一隻隻襲至的竹隼擊成朵朵火團。

  那綠衣女孩初時還一臉戒備,夾在指間的紫符欲發未發,但見小玄攻守自如,神色方才漸漸鬆緩。

  小玄見那些竹隼雖然兇猛疾迅,卻似為己所克,不覺越戰越勇,每發一鞭,必有一隻竹隼燃燒破碎,無意間瞥見臂彎裡的女孩仰起了臉,正凝眸望著自己,心中好不得意,出手更是異樣瀟灑。

  四周竹隼迅速漸少,眼看就要結束戰鬥,小玄佇足立定,逸然收鞭。

  「小心後邊!」

  女孩忽叫,最後一隻竹隼無聲無息地從後襲至,如刀利喙直插小玄背心。

  小玄頭也不回,將腕微抖,後邊霎爆起一團火焰,當那只悄襲的竹隼燃燒墜地,他已收鞭入袖,微笑地望著女孩。

  女孩也在望他,眸盈如水湛然有神,菱口一綻,聲音甜極:「謝謝哥哥。」

  小玄張了張口,竟一時說不出話來,原來適才驟然出手,真氣消耗頗劇,又為了保持神閒氣定的模樣,餘下的真氣都拿去硬撐了。

  「別說話,先歇會兒。」

  女孩嫣然道。

  斤兩給人瞧破,小玄老臉一紅,喘氣道:「請……請問姑娘……」

  「我叫婀妍。」

  女孩道。

  「阿妍?」

  小玄終於緩過氣來。

  「不是阿。」

  女孩搖頭,含笑糾正:「是婀,婀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