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四集:巨竹谷 第六章 誘捕

  「我要去的就是那個禁地,倘若你們怕了,此時仍可反悔。」

  婀妍笑道,面朝著賀天鵬,眼角卻瞟向小玄。

  賀天鵬盯著她問:「據我所知,但凡私入那禁地者,巨竹谷必定格殺無論,你要去那裡做什麼?」

  「這個可不能告訴你。」

  婀妍輕應,停了一下接道:「不過,你們要的寶瓶竹,眼下也只有到那裡才能取到。」

  賀天鵬愕住,隔了好一會,方似有所領悟:「你是想去那裡偷採?」

  「何需偷採!」

  婀妍哼。

  賀天鵬冷笑道:「去那裡偷竹,就算巨竹谷的人不會發現,但憑我們幾個,又能砍得了幾根比鐵還硬的寶瓶竹?」

  小玄雖然討厭此人,卻不得不承認他言之有理,因為粗粗稍算,要為近十隻開山神弩制做箭矢,最起碼也需要兩、三百棵寶瓶竹,而在沒半隻專門採伐的螳螂工匠的情況下,他們四個人幾乎不可能完成如此巨大的工作量。

  「這個不勞費心,本姑娘既已答應,便自有辦法,只要去到了那裡,我保證你們能取到所需的數量。」

  婀妍悠悠道。

  賀天鵬望向水若。

  水若卻悄拽小玄袖子,低聲道:「此行著實凶險,我們還是不去好了。」

  「不去的話,寶瓶竹便沒希望了。」

  小玄猶豫道,他望向婀妍,見她正悄睨著自己,目中似有深深企盼,心口一熱,思道:「她定是非常需我相助,既然如此,本小聖豈有退縮之理。」

  水若瞧瞧賀天鵬網住的赤蛛,怯色道:「可是這裡有這種這麼可怕的噁心東西,我的碧波刃又丟了……」

  「這個不用擔心,從這一刻開始,我便寸步不離你身邊。」

  小玄保證。

  水若聽得心甜,細若蚊聲道:「好吧,你這麼想要取到竹子,我……我陪著你就是。」

  小玄如沐春風,朝婀妍道:「繼續走吧,大家小心提防,莫要走得太快。」

  婀妍面露喜色,轉身又奔。

  賀天鵬瞧著水若道:「你受得了嗎?」

  水若見他滿面關切,心中感激,道:「有你們在,我便不怕。」

  稍頓一下低聲繼道:「謝謝你救我。」

  「這麼客氣幹嘛。」

  賀天鵬微微一笑,隨手將網中赤蛛收入腰間法囊,舉止極是瀟灑。

  一旁的小玄面青面綠,想起適才他把水若摟在懷裡,更是恨得牙齒癢癢,如非他真的救了水若,便要上前與之打架。

  賀天鵬又道:「這妖精行止詭異莫測,不可不防,我去警告她則個。」

  言罷,當即追上婀妍,與她並肩奔行。

  婀妍笑道:「少堡主有何見教?」

  賀天鵬一揚手中金網,淡淡道:「曉得它是什麼嗎?」

  婀妍掃了一眼,見那網絲如金,其上不時滾浮出若有似無的符篆圖像,道:「敢情便是大名鼎鼎的陷魔網了?」

  「看來你也頗有見識麼,不過只猜對了一半,這網的確是陷魔網,但卻是陷魔網之王,間中附有化妖、誅魔、煉鬼、鎖怪等諸般大禁制,專門用來對付妖魔鬼怪,叫做金剛陷魔網!」

  賀天鵬緩緩道。

  「聽起來很厲害哦。」

  婀妍吐吐舌兒。

  賀天鵬寒聲道:「你最好別在本少跟前耍什麼花樣,莫以為我不曉得你是什麼東西,要知捉妖降魔於我蕩魔堡不過是家常便飯!」

  「人家不敢啦。」

  婀妍做了個鬼臉。

  賀天鵬盯著她,忽有些猙獰地笑道:「任何妖魔,一旦落入其中,便只有乖乖地束手待斃,間中苦處,或可用死去活來方可形容。」

  「還有完沒完啊?」

  婀妍掠了他一眼,嬌笑道:「我勸你還是莫要嚇唬人,嚇壞人家你會後悔的。」

  她笑得異樣嫵媚,卻不知為何,竟令賀天鵬心頭微微一寒,但他嘴上焉肯示軟,冷笑道:「好啊,本少倒想瞧瞧怎麼個後悔法!」

  婀妍不再言語,笑容依舊繼朝前奔。

  此刻,後面的小玄也一言不發,不過卻是面色鐵青。

  「怎麼了?」

  水若覺察。

  小玄緊閉巴嘴,目光直視前方。

  水若莫名其妙,又問:「你幹嘛?」

  「那傢伙真真可惡!」

  小玄終於忍不住。

  「啊?」

  「我說那姓賀的是個卑鄙無恥的陰險小人!」

  小玄咬牙切齒。

  水若總算聽清楚了,笑嘻嘻道:「咦,我怎麼聞到酸溜溜的?」

  小玄漲紅了臉。

  水若盯著他,嘴角的笑意越來越盛,臉上有一點得意,一點歡喜,一點甜蜜。

  「我可告訴你,那傢伙真的不是什麼好人!」

  小玄幾乎想把先前賀天鵬與柳長青的對話告訴她,轉念卻想:「我若憑告狀勝了那傢伙,豈算本小聖的本事!」

  水若咬著笑,悠悠道:「唉,這下我可懂了,什麼叫做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你沒覺察麼?適才他居然……居然對你動手動腳!」

  小玄氣虎虎的。

  「什麼啊?他不是為了救人家嘛!」

  水若嗔道。

  小玄粗著脖子道:「那傢伙根本就是混水摸魚,趁機佔你便宜!」

  「豬頭啊你!」

  水若有點急了,臉蛋紅紅的。

  「哼!」

  小玄越想越惱,越惱就越往牛角尖裡鑽:「而你呢,卻還給人家哄得暈暈乎乎一個勁地道謝!」

  「你……你……不可理喻!」

  水若惱了:「不睬你了!」

  「不睬拉倒!」

  小玄即應,應完就悔。

  兩人各自梗著脖子朝前奔掠,半晌無語。

  又磨了一會,小玄幾乎想要投降了,忽見水若慢慢奔近,幾乎跟自己挨到一塊,趕忙把頭仰得高高的。

  水若瞧瞧他,目光似羞若嗔,卻仍默不作聲。

  小玄眼角睨見,氣惱登時消去了大半,艾艾道:「幹嘛?」

  「就算別人想怎麼有什麼,可人家都……都已經陪你……陪你……那樣……那樣子了,你還不放心麼?」

  女孩紅暈滿面,聲音幾不可聞。

  小玄驟如甘飴淋著,滿心甜透通體舒泰,一陣神魂顛倒。

  「好了沒?」

  水若瞪他。

  小玄傻笑不住,腳下輕快如飛。

  「輪到我問你了。」

  水若道。

  「問什麼?」

  「你是怎麼遇見那個妖……那個女孩的?」

  水若斜睨著他問。

  「就在林子裡唄,我回到太碧巢中,見你睡著,忽然聽見天上……」

  小玄當下把遇見婀妍的經過略說了一遍,因知她不喜妖怪,故而瞞去了婀妍師尊是妖聖那節。

  水若聽罷,秀眉輕蹙道:「不知她到底是個什麼人?怎麼處處透著邪門……」

  小玄道:「她是山精也好水怪也罷,我瞧她不像是壞人。」

  水若橫了他一眼,哼道:「對啊,你最會看人了,一看就知人家賀公子是壞蛋,而那妖精就是好人。」

  小玄滿面堆笑,不敢吱聲。

  「適才,你就是那樣一路背著她來哦?」

  水若臉上又浮現出似笑非笑的笑容。

  小玄趕忙解釋:「她跌傷了腳嘛,我又急著回來找你。」

  「可是她現在怎麼能跑這樣快?怎麼一點傷著的樣子都沒有?你別跟我說她已經完全好了。」

  水若冷笑道。

  小玄啞口無言。

  「好了,大英雄,你再跟我說說你是怎麼英勇救人的。」

  水若笑瞇瞇道。

  小玄這回終於學乖,只哼哼哈哈地含糊帶過。

  地勢越來越陡,竹林也越來越密,不時還會突然竄出一、兩隻火蛛突襲,四人行速大減。

  小玄緊緊跟隨在水若身邊守護,用八爪炎龍鞭將一隻隻突襲的火蛛抽擊成真正的著火蜘蛛,然後把屍體收入如意囊中。

  水若終於忍不住反對:「這麼噁心的東西,收集:那麼多幹嘛?」

  小玄道:「雖然眼下不知能將它們分解出什麼材料,但如此稀罕,多收集:點肯定沒錯,你瞧那姓賀的傢伙不是也在收集:嗎?」

  賀天鵬的金剛陷魔網果然厲害,看似隨意一撒,便必定有火蛛落入網中,無論如何掙扎,最終都難逃一劫。

  小玄捲回一隻已給燒成黑糊狀的火蛛,用手從鞭梢取下,收入囊中,酸溜溜道:「那傢伙的兵器雖然難看,但用來收集:東西還真不錯。」

  水若打了個寒戰,秀眉大蹙:「你非要用手不可嗎?」

  小玄拍了拍手,笑嘻嘻道:「不用手怎麼辦?你要噁心,那就別瞧,待會我找個有水的地方洗乾淨不就成了。」

  水若把臉轉向別處,忽覺上方似有什麼一晃,抬頭瞧去,登時發出一聲驚呼。

  小玄反應極快,聞聲迅速仰首,赫見一隻巨蛛自上垂下,差點就觸著自己頭頂,實時將腕一抖,炎龍鞭呼嘯著疾彈而上,正中其身,豈知僅僅抽起一溜火焰,並未如前鞭到就燃。

  巨蛛厲嘶著半空一滾,八足輪番襲至,如鉤亂搭。

  水若見情勢險急,鼓起勇氣揮袖疾掃,用水靈真氣將巨蛛扯著得稍稍一滯。

  雖只一瞬,但小玄已抓住時機,當即揮鞭連擊,分打巨蛛各足,爆出朵朵焰火。

  巨蛛八足俱給震開,破綻大露,又給小玄一鞭狠狠抽在腹際,狂嘶著墜地,長長利足亂鉤亂撓,情狀煞是駭人。

  小玄真氣注鞭,雷轟電閃般再加幾記重擊。

  這時賀天鵬與婀妍皆已趕至,方欲援手,已見巨蛛仰天倒翻掙扎漸止。

  「好厲害,阿玄哥哥真棒!」

  婀妍拍手歡叫,右手指間夾著一道紫符。

  小玄這才瞧清,眼前巨蛛與之前的火蛛大不相同,週身佈滿黑黃紋絡,體型也比火蛛大了近倍,訝然道:「這又是什麼蜘蛛?居然如此耐打!」

  婀妍微笑道:「這就是虎蜘蛛了,不但兇猛靈活,而且殼堅力大,乃萬蛛嶺蜘蛛中最厲害的一類,亦是巨竹谷所造的恐怖之足和虎蛛戰車的原型。」

  賀天鵬一震,大訝道:「虎蛛戰車是巨竹谷造的?」

  婀妍笑道:「少堡主與巨竹谷這樣熟,怎麼卻還不知?」

  賀天鵬寒目盯她,似乎若有所思。

  小玄聞言,趕忙將虎蜘蛛的屍體收入如意囊,意猶未盡地眺目四望,道:「原來是這麼好的東西,那得再收幾隻。」

  「走啦,前邊一段多的是,到時夠你收的。」

  婀妍催促,繼朝前去。

  四人又行,除了原先的火蛛,果然開始頻遭虎蛛襲擊,應付得頗為吃力,行速更是緩慢。

  小玄怕婀妍吃虧,幾步趕上,道:「別走太快,跟我們一起。」

  「嗯。」

  婀妍低應一聲,放慢了腳步,眼中滿是歡喜之色。

  一路上,賀天鵬手持寶網來回馳掠,似乎想在水若面前有所表現,除了應付突襲的蜘蛛,且去主動攻擊隱匿周圍的蜘蛛。

  水若見他驍勇異常,又將一隻可怖的巨大虎蛛捕入網中,忍不住歡叫道:「這只不會是蛛王吧?好棒!」

  賀天鵬聽見,心中更是來勁,出擊範圍愈擴愈大,一時攪得四下禽飛獸走。

  婀妍喊道:「你幹嘛?這一帶危險得很,小心惹來蛛群!」

  賀天鵬微微一笑,揚著手中寶網道:「放心好了,我這神兵,用來對付成群結隊的妖物,恰可一顯它的真正威力!」

  他邊說邊撒網,每朝竹簇草叢隨手一拋,拽回時就必有收穫,正在瀟灑得意,突見竹簇中竄出一道白影,堪堪躲過陷魔網,閃電般弧空掠過,穩穩地釘附在一棵寶瓶竹的主桿上。

  眾人十分意外,定睛瞧去,卻是一隻大小如掌的奇異蜘蛛,通體晶瑩,白如寒玉,腹側竟是透明的,裡邊似有液體在微微晃蕩。

  水若睜大眼睛訝道:「這是什麼?」

  賀天鵬又一網撒去,誰知那蛛倏化白光,彈躍到了另一棵竹上,彷彿在戲弄想捕捉它的人,並不逃遠。

  「好快!」

  小玄躍躍欲試,提鞭就要過去,誰知卻給婀妍悄悄拉住袖子,轉臉瞧去,見她微搖了下頭。

  「怎麼了?」

  小玄問。

  「不要惹它,危險。」

  婀妍小聲道。

  這時賀天鵬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睛盯著玉蛛,神情似乎有點驚疑不定。

  那蛛穩絲不動,通體泛溢著近乎妖異的迷人光澤,與青翠欲滴的竹干相互映襯,宛如一隻妙手天成的精美雕像。

  水若奇怪道:「怎麼不捉它了?這只蜘蛛好漂亮。」

  「可能是食腦蛛,會隔空吸食腦髓的。」

  賀天鵬面色凝重道。

  「啊?」

  水若一驚,生怯道:「那別碰它,我們快走吧。」

  卻聽婀妍「噗哧」一笑,道:「不懂就別裝懂了,什麼食腦蛛呀,食腦蛛才不是這樣的,食腦蛛雖然也是白色且透明,但頭部生得奇大,而它這模樣,絕對是酒蛛無疑。」

  小玄問:「酒蛛又是哪一類蜘蛛?」

  「酒蛛麼,乃蛛中異品,數量最稀,傳說是由不同蛛類雜交所產,受水精月華潤澤而生,天生不食葷腥,只喜歡採擷各種花木漿汁,如釀酒般造蓄腹中,因此給人名為酒蛛。」

  婀妍娓娓道。

  賀天鵬一聽,心中定了許多,自我解嘲道:「原來不是什麼魔物惡物,難怪我蕩魔堡的典藉中沒有記錄。」

  「身為蛛類,卻不食葷腥,那豈不像是人類的和尚麼,世上竟有這麼奇怪的小東西。」

  小玄笑道,心中卻不解婀妍適才為何警告危險。

  水若即道:「什麼和尚呀,這麼難聽,說它像蜜蜂不好麼?」

  婀妍瞟了賀天鵬一眼,輕哼道:「酒蛛怎麼不算魔物?它的魔力才不可思議哩,據傳若是用其為餌,輔以符篆,便能引誘各類妖魔精怪,任之如何機警狡猾,縱在千里之外,到時也會渾渾噩噩蠢蠢欲動地趕赴聚來。」

  賀天鵬一聽,不覺怦然心動,暗思道:「能引誘各類妖魔精怪?這不正是我蕩魔堡夢寐以求的東西嗎?」

  婀妍接道:「我還聽人說,因為它常採花木的漿汁為食,所以用其入藥,不但能輕身健體,且還最養容顏。」

  水若聽見「最養容顏」四字,秀眸登時閃閃發亮。

  「噯,走啦,這麼可愛的小東西,我們就不要傷害它了。」

  婀妍轉身欲行。

  「等等,既為魔物,且又如此稀罕,我們豈可輕易錯過。」

  賀天鵬貪念已生,提著陷魔網躡足向那酒蛛慢慢掩去。

  「喂!你……你就忍心去傷害它?」

  婀妍叫。

  「別吵!降妖除魔乃我蕩魔堡義不容辭之責,而且本堡要集:齊天下魔物做標本,眼下正缺這個。」

  賀天鵬頭都不回地應,逼至酒蛛數尺之距,倏地一網撒出,孰知又是撲了個空。

  那酒蛛似是知道危險,蹦躍得越來越快,開始朝竹林深處逃去。

  賀天鵬焉肯放過,提起真氣大步疾追。

  其餘三人只好跟隨其後,此段地勢起伏極劇,且草叢高密腐木縱橫,愈是險惡難行,小玄持鞭緊護二女,不敢絲毫懈怠。

  賀天鵬邊追邊撒網,然卻連連落空,心頭火起,腳下奔得更急,大喝道:「小畜牲,不信今日你逃得掉!」

  水若見他越奔越遠,身影時見時失,而周圍蛛網四飄蛛影重重,異常之陰森可怖,心中害怕,朝前大喊道:「要不別追了,這兒好像有很多蟲子!」

  小玄笑道:「不怕,我有在呢。」

  「我怕他一個人吃虧哩。」

  水若總是一副熱心腸。

  婀妍忽然笑道:「姐姐說得沒錯,我們不要跟得太近,那傢伙有苦頭吃了。」

  「你說什麼?」

  水若吃了一驚。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他一定要糟糕啦。」

  婀妍話音未落,便聽一聲驚叫,正是賀天鵬的聲音。

  水若俏臉發白,急道:「定是出什麼事了,我們快去幫他!」

  心中雖然害怕,卻率先就朝發聲處掠去。

  小玄急忙跟上,緊護玉人。

  「你師姐還挺講義氣的嘛。」

  婀妍笑嘻嘻道,右手指間又多了一道法符。

  小玄面色鐵青,講義氣是不錯,但是對那姓賀的卑鄙傢伙講可就大大不妙了。

  三人奔到發聲之處,卻不見賀天鵬的影子,水若掌攏嘴旁大喊:「賀公子,你在哪裡?」

  「我……我在……在這!」

  賀天鵬的聲音傳來,竟是悶糊不清。

  三人四下張望,忽聽婀妍道:「瞧,前邊好像有個坑。」

  小玄同水若循她所指望去,果然在腐木草叢間看見一個黑洞洞地小坑,水若飛步奔去,快到旁邊之時,倏地腳下空軟,整個人往下就陷,發出一聲驚呼,後邊的小玄大驚,即刻揮鞭甩出,捲住了水若有蠻腰,巧勁一發,便將玉人凌空扯起拽回,穩穩地接抱懷中。

  水若面無血色,緊摟著愛郎的脖子抖個不住。

  小玄輕拍其背安慰:「沒事沒事。」

  婀妍凝目地面,沉聲道:「這地面有蹊蹺。」

  這時又傳來賀天鵬的聲音:「我掉下邊了,動不了,快幫我!」

  婀妍緩步踏前,倏地飛鷂般翻空躍回,道:「下面是空的。」

  小玄道:「我瞧瞧。」

  放開水若,照前方地面一鞭抽下,只聽枝木折聲脆響,竟然抽出一條大溝來。

  「這……這是什麼鬼地方?你們快點行不行!」

  賀天鵬的聲音再度傳來。

  「你急什麼急,誰叫你充好漢!」

  小玄喝,示意二女退後,心中捏了個「攪海勢」掄起八爪炎龍鞭朝地面兜頭四劈,登見草飛木折塵土潑揚,竟然將一大塊地面揭皮般掀了起來。

  孰料不掀不知,一掀全都嚇了一大跳,原來腐木草皮遮蓋住的竟是一個極巨的大坑,隨著陽光照落,只見底下又有不少高大竹木懸壁而生,枝幹間赫然結著一張大得匪夷所思的蜘蛛網,而賀天鵬就似昆蟲般掉在其上,身體、四肢及頭俱給牢牢地粘住,眼巴巴地動彈不得。

  「我的天!怎麼有這樣大的蜘蛛網?」

  小玄吸氣道。

  賀天鵬這時才瞧清了自己的處境,頓時臉全白了。

  水若卻是渾身發軟,驚半晌說不出話來。

  「肯定是什麼蛛王蛛後的窩。」

  婀妍道。

  「快救我!」

  賀天鵬又再大叫催促。

  婀妍蹲下身子,雙手支頷笑嘻嘻地瞧他,一臉幸哉樂禍道:「少堡主,您的陷魔網不是專門對付天下妖魔的麼,怎麼今兒自己倒給網住了?」

  「這會說什麼笑!你們快想辦法啊。」

  賀天鵬怒道。

  「咦,這人想要別人救他,卻怎麼半點不懂禮貌?不如我們不管了吧。」

  小玄慢悠悠道。

  「你……你……」

  賀天鵬氣得臉色由白轉青。

  忽然間,猛一股中人欲嘔的腥風滾湧而起,只見陽光未照及處似有什麼在動,整張巨網都晃蕩了起來,片刻之後,從黑暗中慢慢出現了一個奇巨的身影,隨著移近,四人終於瞧清,原來竟是一隻巨似小山的可怖虎蛛。

  眾人面色齊變,賀天鵬更是驚駭欲絕,張嘴傻了好一陣,驀地嘶聲大喊:「救我!快救我上去!」

  水若滿面急色,顫聲道:「怎麼辦?我們快想辦法幫他呀!」

  小玄卻咦了一聲,指著巨蛛叫道:「你們快瞧它的頭頂!」

  餘者望去,這才注意到巨蛛頭頂有個什麼東西,凝目一瞧,赫然發現竟是那隻玉色酒蛛。

  賀天鵬首不能動,只有斜目盯著,驟又暴凸著眼珠大叫:「是那……那隻小畜牲!它……它……原來它是在引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