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散仙 第二集:孤島春色 第一章 各顯玄通

  突然出現的藍色崑崙奴實在太過顯眼,三騎骷髏騎兵烈風般衝了過來,長達丈二的烏黑鐵槍分別刺向巨人的不同部位。

  「古勒普普。」

  飛蘿嬌吆一聲,看似渾渾噩噩的崑崙奴突然動了,側身出臂,迅如閃電般將一個骷髏騎兵從馬背上叉了下來,重重地揉入土中,接著一個大旋身,巨肘把另一騎衝到身旁的骷髏騎兵連人帶馬撞離了地面。

  第三個骷髏騎兵趁空突入,一桿鐵槍正中崑崙奴的脅下,誰知只沒寸餘,兩股突逢的巨力竟使長長的槍桿發生了彎曲。

  崑崙奴收臂一夾,把那不肯放手的骷髏騎兵猛扯下馬,縱上一跺,踩碎了戴著戰盔的骷髏頭,兩手一抄,又將披罩著烏甲的骷髏馬捉住,整個舉過頭頂,三兩下撕得粉碎,彷彿許久沒有這般痛快過,仰首狂嗷了起來。

  骷髏戰車上的赤甲將軍倏地轉身,崔小玄眼前寒光一掠,胸口森然如割,大驚之下疾抖手腕,八爪炎龍鞭如火龍般飛旋而回,只聽「鐺」得一聲大響,人魔兩個各自震開。

  赤甲將軍身子一蹲,似乎把力道轉嫁給了底下的戰車,三匹高大的骷髏馬齊歪向一邊,直至奔出十幾丈後方才平衡過來。

  小玄則如風箏般飛了出去,落地後猶不能遏制地連退數步,只覺週身氣血翻騰,底頭瞧去,見胸前的衣衫已給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所幸未傷肌膚,不覺冷汗涔涔。

  赤甲將軍黑洞洞的眼眶內射出一道凶殘厲芒,惡狠狠地鎖住了小玄,另一隻手搭上刀桿,穩住了顫個不停的長柄大刀,腳下發力,透過戰車傳向三匹骷髏馬,驅策它們調頭轉向,威武猙獰地衝向目標。

  小玄還是頭回遭遇如此勁敵,心中激起一股爭強的鬥志,振鞭迎上。

  斜裡殺出兩騎骷髏騎兵,風馳電掣地突刺過來。

  小玄於半空一個旋翔,炎龍鞭再度飛出,超過兩丈的長度顯出優勢,在長槍刺到前,將一個不知閃避的骷髏騎兵扯下馬去,側身讓過另一桿槍,重重鞭向第二個骷髏。

  那骷髏提盾迎擋,連人帶馬晃了一下,居然沒摔出去。

  小玄落地,沉軀怒鞭,連抽三下,才將那骷髏騎兵硬生生擊倒下去,心中暗凜,赤甲將軍已經殺奔到前,由三匹裝甲骷髏馬牽拉的戰車雷霆萬鈞地撞了過來。

  那情勢根本不容硬撼,小玄箭步竄出,遊走旁側,一面散發著恐怖氣息的斑斕大刀隨形抹來,他疾提離火真氣,人在半空如龍翻旋,一連幾個變幻騰挪,居然無法擺脫追擊,心念電轉,甩鞭迎上,只聽一串令人酸牙之聲,炎龍鞭已纏住了大刀,鞭頭飛旋不住,順著刀桿噬向赤甲將軍。

  赤甲將軍急揮長刀,卻見小玄隨勢蕩曳,甩之不脫,纏夾著赤焰的鞭頭眨眼已襲至握柄處,掀掉一片護手,繼彈向面門,耀亮了一張邪惡的骷髏怖容。

  眼見無法避開,赤甲將軍回臂格擋,遮住沒有護甲的面容。

  小玄將腕暗抖,炎龍鞭立鬆開了刀身,趁敵視線被阻,鞭頭改扎其心窩,「砰」的大響,爆出一團飛焰。

  赤甲將軍身軀劇震,只是晃了一下。

  小玄呆了一呆,人已落到戰車之上,瞥見赤甲將軍胸前的護心鏡不過多了幾條裂縫,趕緊奮力加鞭,抽得焰光四迸,俱中敵軀。

  赤甲將軍左搖右晃,突用刀桿一撐,將身子硬生生頓住,獰笑聲中揮刀反擊,攔腰橫削。

  小玄有些措手不及,差點就給逼出車外。

  「這些東西身上的盔甲定是經過邪法強化,不要硬拚!」

  飛蘿的聲音遙遙傳來,就這片刻間,她已驅御崑崙奴擊倒了七、八個骷髏騎馬兵,但那五十幾名虎頭刀牌手早給屠殺過半,餘下的二十幾人總算聚結到了一起,互依著苦苦支撐,至於古兵營中的群雄,此際連慘號聲都稀疏了。

  小玄聞言念轉,立時變換鞭勢,將抽擊與甩刺改成拖割纏繞,果然大見成效,鞭上的炎龍麟片或勾或刮,扯帶得赤甲將軍前俯後仰站立不住,倏地一聲裂響,左肋處已給撕掉大幅赤甲,露出裡邊的血紅裸骨。

  小玄覷機掩上,鞭似火龍般掠過破處,抽得血骨冒起一溜赤焰。

  赤甲將軍狂嗥一聲,傾肩猛頂,烈不可擋。

  兩個極近,小玄閃避不及,只好收臂護身,劇震中喉頭一甜,已給撞出車外,飄飛老遠。

  一騎骷髏騎兵飛馳趕來,烏亮的長槍毒蛇般疾竄他胸膛。

  小玄方要迎擊,驀覺一口氣轉不過,手上已慢了些許,偏偏人還在半空,變勢不能,驚得急提離火真氣聚護胸口,一弧熟悉的碧色陡從眼角掠過,沒入骷髏騎兵的骨臉,將之從馬背上劈飛出去。

  「水華斬!」

  小玄心頭一喜,落地時果見程水若提著碧波刃從旁縱過,殺入骷髏群中。他鬆了口氣,用手背拭抹嘴角的粘膩,方知適才嘔了血,正想運功自療,驀感煩惡盡去,整個人如沐春風之中,轉頭望去,卻是李夢棠俏立背後,正隔空施展木華術為自己療傷。

  崔采婷率領眾徒趕到,望見眼前慘象,無不訝異凜然。方少麟從來視兵如子,看見刀牌手傷亡過半,更是大怒,擎棒殺入戰團。

  「這些骷髏怎麼都穿盔甲呀……還會……騎馬的?」

  夏小婉悚然道。

  雪涵俏容籠煞,沉聲道:「全是魔化過的血骷髏,且訓練有素,大家小心。」

  她束起右邊羅袖,從法囊中取出只金光燦爛的小圓盾掛在藕臂上,心中捏訣,倏地金光一閃,人已瞬間消逝。

  數騎骷髏騎兵突見有道金光落在中間,不由分說一齊挺槍搠去,猛見金芒暴起,幻出一面若有實質的巨大光盾,將數桿利槍皆盡格開,一個纖俏身影現於盾後。

  雪涵將掛著小金盾的藕臂一旋,逕達丈許的巨大光盾立時跟著變化,由豎轉平,邊緣斜斜一削,兩顆骷髏頭便離軀飛去。

  餘下三騎不知死活的骷髏騎兵收槍重刺,光盾的角度又再變幻,剎那已將他們連人帶馬整齊削斷,響起一片十分難聽的割骨之聲。

  眨眼間,五騎全副盔甲的血骷髏人仰馬翻,散架般摔沒於塵土之中。

  小玄瞧得心馳神搖,咋舌道:「太厲害了,難怪大師姐在外邊的名頭如此響亮!」

  赤甲將軍發現了更厲害的敵人,驅策戰車殺奔向雪涵。

  崔采婷道:「這個我來收拾,你們去對付其它妖穢。」

  話音未落,人已飄飄升起,看似緩慢,卻一下子就到了骷髏戰車的上方。

  赤甲將軍猛生警兆,抬頭望去,只見一個白髮美人姿若天仙地飄浮頂上,他已魔化至高階,具備了尋常骷髏沒有的七情六慾,心中突然生出一絲從沒有過的無名驚懼,怒嗥聲中,揮起斑斕大刀望空斬去。

  崔采婷拂袖虛空一引,正是如意五行中水系絕技弄潮之舞,只不過威力比水若強了近倍,立將大刀卸開,趁隙穿入。

  赤甲將軍眼前驀花,心知不妙,足下發力,戰車登如旋風般轉開,但他的右肩還是一下劇震,手中的斑斕大刀幾乎脫手而出,乜目一瞧,只見肩甲穿了窟窿,金芒如水似電般在赤甲上流蕩傳開,異樣絢爛。

  崔采婷在快要落地的時候曼妙一翻,人如鷂鴿般翔空追去,並指如劍,前端帶著淡淡的金芒。

  赤甲將軍揮刀狂舞,寒光如匝護住全身,但在崔采婷掠過的一瞬,刀光立散,整個高大的身軀搖搖欲墜,差點就跌下戰車去。

  小玄遠遠望見他腹甲上多了個穿透的小洞,洞周圍的赤甲竟呈金色,由深至淺,蔓延了近碗口之大,駭歎道:「這就是金遁系的頂級絕技點金訣麼?果然無堅不摧啊!」

  李夢棠點頭道:「嗯,但亦極難修煉,大師姐至今無法突破第三轉。」

  她的療傷術造詣非凡,片刻之間,小玄已經完全復元,振臂甩了下炎龍鞭,笑道:「二師姐,我好了,只要有你在,受多重的傷都不怕哩!」

  李夢棠收功,微笑道:「妖穢好多,我們快上吧,小婉、小玄你們倆從左邊包抄,摘霞跟我沖右邊。」

  餘下三人應了,小玄當先掠出,逕向水若奔去。

  李夢棠從法囊內取出一把與她幾乎等高的碧色長弓,帶著手持拂塵的摘霞馳向另一邊。

  夏小婉提著一柄短錘跟在小玄之後,奔到骷髏群前,猶豫了一下,收步立住,將短錘放入法囊,從裡邊換出一支通體烏亮的笛子,試了幾下音,開始嗚嗚地吹了起來。

  方少麟屢次衝殺,皆無法突到那群被包圍的刀牌手前,反給數騎血骷髏纏住圍攻,殺得汗流浹背,幾次擊中身披盔甲的骷髏騎兵,均不能重創它們,愈鬥愈是心驚,想要施符,卻連半點機會都沒有。

  正在暗急,旁邊的地面陡然凸拱,八個無比粗壯的怪物從掀翻的泥土裡爬出,搖搖擺擺地站了起來,每個竟高達丈許,比那些騎著骷髏馬的血骷髏還要高出三分之一。

  方少麟大吃一驚,心中連連叫苦:「我的天!這些血骷髏就已經吃不消了,怎又鑽出幾個大傢伙來?」

  誰知一個怪物猛撞向旁邊的一個血骷髏,把它掀下馬去。

  周圍數桿烏槍飛刺而至,一齊深深扎入那怪的身軀,那怪掙扎起來,身上泥沙俱下,有的部位已給扯帶下大片土塊,卻猶悍然不倒,不住揮拳反擊,另外七個怪物也動了起來,紛紛襲向身旁的骷髏騎兵。

  「起了內哄麼?」

  方少麟目瞪口呆,一時空暇下來,覷機砸倒了一個正與怪物狠鬥的血骷髏,忽見小婉立在十餘步外橫笛吹奏,心中大是奇訝:「這時候她怎麼還有閒工夫吹笛子?」

  那些怪物個個力大無比,抗擊力也極強,在二十幾騎骷髏騎兵的圍攻衝擊下,終有兩個倒了下去,散做數灘土塊,但骷髏們卻為此付了沉重的代階,有十餘騎人仰馬翻,根本不成比例。

  小婉頂上現出一縷淡淡的白氣,正是靈力消耗的跡象。

  方少麟望見,忽然有所省悟,殺到她身邊問:「這些怪物是你召喚出來的?」

  小婉依舊吹奏,嫣然點頭。

  「是土精吧?」

  方少麟訝道:「我的天!你一次能召喚出八個土精?」

  小婉又點了下頭。

  方少麟凝目瞧去,越發覺得這個女孩俏麗可人,慇勤地提棒守在她身邊,不再衝遠,大聲道:「我幫你護法!」

  小婉笑望他一眼,繼續吹笛子,又從土裡召喚出兩個土精,將土精的數目重新補充至八個。

  雖然每一個土精的威力都遠比不上飛蘿的崑崙奴,但對付骷髏騎兵卻綽綽有餘,而且數量一多,在群戰中效果更佳,局面已呈一面倒之勢。

  小玄衝到水若身邊,笑瞇瞇道:「多謝三師姐救我。」

  大發神威,一下子鞭倒兩騎擎槍亂搠的血骷髏。

  水若壓力驟減,冷冷道:「誰救你了,我只是喜歡打妖怪!」

  「我也喜歡打妖怪啊,咱們一塊兒打。」

  小玄趁勢糾纏。

  水若道:「你去別的地方打,別來跟我搶。」

  她刀法曼妙而凌厲,但力量略顯不足,往往數刀都無法劈倒那些身著重甲的骷髏騎兵,只得不惜花費真氣,頻頻施展一擊必殺的水華斬。

  「我們雙劍合璧,不是更厲害麼?」

  小玄有了八爪焰龍鞭,攻擊力大幅提高,明顯超過了水若,賣力地左右衝殺,持護玉人。

  「誰跟你雙劍合……合……誰要你幫,你很了不起麼!」

  水若見他打怪的確大佔上風,俏面似有惱色,竟在激戰中忽將碧波刃收入法囊,一騎血骷髏趁空殺至,長槍疾刺她胸口。

  小玄大驚,急忙縱身掠去,硬擋在水若身側,一招「怒龍鬧海」猛生生把那騎風馳而至的血骷髏連人帶馬鞭成火團,因真氣提得太急,消耗頗劇,喘息道:「怎麼了?」

  水若不答,探手入懷,從衣襟裡掏出一物,雙掌合住,結印於胸前。

  小玄只好死守著她,一時束手縛腳,十分吃力,而那些骷髏騎兵攻勢一暢,輪番衝殺,威力倍增。

  水若瞑目觀心,櫻唇似在默念什麼,身前忽現出道道淡藍氣流,時急時緩地盤旋聚集:,周圍的氣溫驟然下降。

  小玄在她旁邊,不覺冷得打了個哆嗦,眼角瞄她施法,心中大感詫異:「是要使用冰漩術麼?但印法不太像呀……難道她最近學了什麼新法術?」

  淡藍之氣愈聚愈多,凝郁的中心竟隱隱映透出一張怪獸的臉來,有虯有鱗閉著眼睛。

  小玄瞧見,不由一呆,差點就給一桿烏槍挑中。

  「疾!」

  水若嬌喝一聲,臂分袖舞,美若彩蝶展翅,團聚的淡藍之氣驀然飛散,在她身前已多了頭大小若牛、頂上有角、週身披麟的怪物。

  小玄仔細看去,竟是只通體透明的淡藍色麒麟,如冰雕就,似正埋頭酣睡。

  「寶貝起床勒。」

  水若嬌吆,輕拍了其頂一下,叱道:「去!」

  麒麟突然睜目,竟是猙獰無比,暴如奔雷地縱起,瞬將七、八步外的一個血骷髏撲下馬去,幾下掏扒,掀飛滿天赤骨。

  旁邊的骷髏騎兵掣槍搠去,卻見藍影一閃,麒麟竟已抱住了血骷髏,「喀嚓」一口咬碎了戴盔的骷髏頭,底下的骷髏馬承受不住重量,驀爾跪地趴下,但聞折裂之聲此起彼伏,不知有多少根骨頭斷碎。

  小玄瞠目結舌,問道:「這是什……什麼怪物?」

  「什麼怪物!」

  水若瞪了他一眼,面有得色地接道:「是冰麒麟啊。」

  小玄見她高興,忙順勢道:「它是真獸還是幻獸?」

  水若手仍結印,邊運靈力邊道:「從前是真獸,現在只是幻獸了。」

  小玄一聽,立時明白這冰麒麟是用已亡的靈獸煉就,說話間,見它又撲倒了兩騎骷髏騎兵,吞著口水道:「真厲害吶,是從哪裡弄來的……也幫我尋一隻好麼?」

  「想得美呀,師父說這寶貝是獨一無二的,上哪找去。」

  水若又橫他一眼,哼道:「就是有,我也不幫你找!」

  小玄方知這是師父賜她的出山寶物,猛見她胸前多了一枚用墨繩繫住的胸墜,正是昨晚在她身上看見的冰藍色玉麒麟,驀地冷汗涔涔:「原來她昨晚就帶著這個寶貝哩,幸好我封了她的泥丸宮,否則這小惡婆一怒之下招喚出那大傢伙,還不把我一口吞了……」

  突有一騎骷髏騎兵從黑暗裡衝過來,水若正運靈力,又在跟小玄說話,毫無防備。

  小玄吃了一驚,急忙攔去,但鞭勢未展,根本阻擋不住雷霆萬鈞的衝擊。

  馬蹄濺起的沙石如刀子般刮掠過兩人的肌膚,水若猛然驚醒,揮指游移,急召在十幾步外廝殺的冰麒麟回來救援。

  小玄眼見不妙,卻不肯躲開,猛提離火真氣,護住全身。

  冰麒麟風馳電掣地奔了過來,但卻鞭長莫及,此際尚餘三、四步之距。

  兩隻撲騰的骷髏馬蹄突破小玄的防守,蘊蓄著千鈞之力踢向他胸膛。

  水若眼角掠見,突然嬌叱一聲,吐了個「臨」字,只見冰麒麟大口倏張,通體驟亮,一股藍晶晶的華光噴灑了出來,剎那間,就要踏上小玄胸口的馬蹄突然頓住,整匹骷髏馬同其上的血骷髏都被凝結成冰雕似的塑像。

  「是冰焰!這傢伙竟能放出冰焰……真是頂級幻獸哇!」

  小玄又驚又喜,奮起一鞭,立將血骷髏與骷髏馬擊得如冰破碎,晶瑩剔透的冰晶夾雜著部分尚未冰化的骨頭散落了一地。

  這種功法似乎極耗靈力,水若頭頂白氣縷縷,嬌靨也變得有點蒼白,忽然兩手一合,將胸前的胸墜夾住,口中唸唸有詞。

  只見冰麒麟慢慢伏地,冰晶般的身軀忽然化做了道道淡藍之氣,流聚向水若緊合的掌縫,轉眼不見。

  水若嬌喘吁吁地將麒麟墜塞入懷內,身子微微一晃。

  小玄趕緊扶住。

  水若立把嬌軀一縮,豎眉道:「別碰我!」

  小玄手足無措,只好道:「快坐下歇歇。」

  水若本不願聽,但她先前頻施水華斬,後又召喚冰麒麟,真氣與靈力皆耗費極多,委實有些支撐不住,終還是盤膝坐下,運功返元。

  小玄持鞭緊護玉人,雖然近處已無骷髏騎兵,但仍不敢離開半步。

  他趁空放眼四周,見眾姝各展玄通,骷髏騎兵越來越少,盡殲已是為期不遠,那為首的赤甲將軍與崔采婷乍分乍錯,身上的厚厚赤甲破碎不堪,左邊護肩不知所蹤,護心鏡也掉掛胸前,狼狽萬分。

  崔采婷喝道:「伏誅吧!」

  人飄空中,合掌結印,並聚的四指白芒映耀,周圍隱隱閃現出玄奧的金色符篆,正是點金訣中的伏魔絕招--鑄魔印。

  赤甲將軍揮刀欲迎,忽似勇氣盡失,倏地驅策戰車調頭就逃。

  崔采婷天仙般飛落,白芒掠過,竟將包著魔化裝甲的戰車轟截下半段來,深深地陷在土中,絲絲金色的殘符光影猶不時閃現。

  赤甲將軍死死抓住車首,懸著兩腿,顛簸急竄。

  突然右側金光大現,卻是雪涵斜裡截出,與她臂上小盾同形的巨大光盾飛旋割至。

  赤甲將軍急忙閃避,驀地厲嚎,只見右肩護甲分瓣飛起,巨大光盾已陷骨鋸入,數息方逝,血紅色的骨屑紛揚如粉,詭怖之極。

  雪涵眨眼掩至,掛著阿金盾的藕臂一振,逕達丈許的巨大光盾再次出現,赤甲將軍心膽俱裂,猛朝前方怪嘶一聲,隨即伏身趴下,緊貼車身。

  黑暗中現出點點微晃的幽光,陡聞「蓬」地輕響,幽光忽地拉成長線,瞬化做上百道碧色流星電掠過來,齊射向飛馳中的雪涵。

  「地獄之焰!」

  小玄大驚,提鞭衝去。